第60章 第 60 章

    客氣, 疏離。

    盛夏的態度,白晝並沒太意外,倒是孔雅皺了皺眉, 但到底都不是年輕氣盛的時候, 也都在娛樂圈打拼多年的人, 情緒隱藏的極快。

    孔雅怕白晝尷尬,連忙跟著舉杯,“咱們一起喝一杯, 是好多年都沒聚一聚, 以後有機會是該多聚聚。”

    白晝沒開口,只是仰頭將一杯紅酒飲盡,盛夏看似笑吟吟,但眼底卻沒什麼笑意,只是小抿了一口,便放下杯子。

    看著盛夏放下的酒杯,白晝沉默了一下,但到底沒再說什麼, 算了,有些事, 也不強求了。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很奇怪,有些人或許在曾經的某一段路程,成為你生命里相當重要的一個人,但或許, 後來走著走著,卻走散了。

    大家有不同的際遇, 不同的生活圈子, 不同的朋友, 也就很難,再重新走到一起了。

    白晝情緒不怎麼高,但也不算低落,就正常吃飯喝酒,跟孔雅聊兩句,跟SJ7的少年們說說笑笑,只把白昊和聞嘉木當透明人。

    偏白昊時不時說什麼,總要故意帶上她,即便白晝一副懶得搭理的模樣,他也不在乎,自顧以挑釁白晝為樂。

    聞嘉木倒是難得沒跟她唱反調,全程很少開口,頂多和王可他們喝幾杯酒,面對盛夏時不時遞過來的東西,接了,但也沒過多的回應。

    這操作,倒是讓白晝有些看不懂了。

    不過,她倒也沒有很好奇這兩人之間的關系。

    一頓晚餐,大家吃得各懷心思,還不等結束,白晝卻接到薄晴的電話。

    “去門口接你?”听完薄晴的話,白晝不由得挑眉,“你來干嘛?”

    “當然是來旅游放松啊。”薄晴毫不客氣,“快來門口接我,找不到路了。”

    旅游是假,看熱鬧才是真啊吧。

    白晝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大小姐,您倒是架子大,還得我去門口迎接是麼?自己讓司機把車開進來。”

    白晝報了地址,果斷掛了電話。和薄晴之間,是完全不用客氣的,互相擠兌開玩笑,互相指著鼻子罵傻/b都不會生氣的那種。

    薄晴一來,場面就更熱鬧了。

    薄氏集團的大小姐,沒人敢怠慢。

    況且,她還非常精通于,笑嘻嘻地和白昊互戳痛點,當然,也不忘‘問候’一番聞嘉木。

    幸好薄晴對一直沒機會見面的SJ7少年們更感興趣,沒太多閑情和白昊持續抬杠,讓戰火升級。

    幾個回合後,重心便轉移過來,和SJ7的少年挨個打招呼認識一番。

    就那股熱情勁兒,讓白晝不得不防。

    在薄晴一個勁兒朝魏星洲和江鈞舉杯時,將人攔下,“他們明天還有拍攝,不能喝多。”

    薄晴輕嗤一聲,放下酒杯,“小氣。”

    白晝懶得搭理她,轉頭對幾人道,“如果吃好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拍攝,別玩太晚。”

    這話一出,少年們如獲赦令,紛紛起身打招呼道別。

    盛夏和孔雅也沒多待,導演制作人之間談的話題,她們插不上,再加上白昊和聞嘉木在,時不時說到一些商業上的事。

    方才鬧哄哄的氣氛,漸漸安靜下來,白晝不是不想走,不過白昊一直對著汪導獻殷勤,擺明了想挖人,自然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只是大家明天都還有工作,喝酒不能盡興,又聊一陣,差不多也都打算各自回房間休息。

    薄晴顯然是臨時起意,跟過來湊熱鬧的,白晝不指望她會想起提前訂好酒店房間,干脆將自己的房卡丟給她。

    “我們沒住那邊酒店,和王總汪導他們,都定的這邊的別墅套房。你先上去,我還有點事兒。”

    薄晴也不問她什麼事,接過房卡應一聲,“得 。”

    轉身就走,相當瀟灑。

    薄晴的確是臨時定機票過來的,剛下飛機,又一路打車到度假村,到地方就趕上燒烤BBQ,這會兒只想趕緊去美美的泡個澡。

    反正人都來了,有的是熱鬧可看,不急于這一時。

    幾個導演制作人也都離場,打發走薄晴,白晝徑自朝聞嘉木走去,顯然倆人有話說,在聞嘉木面前,白昊是相當听話,看一眼白晝,識趣地挪地方。

    四周靜下,聞嘉木依舊坐在原位,背靠著藤椅,單手搭在原木桌上,有一搭沒一搭轉著酒杯。

    瑩瑩燈光下,照舊是那副白玉生輝的模樣,燒烤的煙火氣絲毫沾染不到他身上。

    白晝站在旁邊,沒打算坐下好好說話,直截了當的開口,“你來這兒干嘛?跟蹤我?”

    聞嘉木聞聲,這才側頭看向她,神情淡然,“踫巧來這談個生意而已。”

    那還真是太巧了。

    不等白晝開口,聞嘉木又加一句,“你有被迫害妄想癥?”

    “......”你才被迫害妄想癥。

    白晝並不打算深究他是不是真的踫巧來這兒談生意,但既然提到生意,輕咳一聲,趁機道,“聞總既然來談生意,不如順便跟我談筆生意?”

    聞嘉木微微挑眉,示意她說下去。

    見他似乎有興趣听,白晝直言,“關于訂婚的謠言,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和你訂婚,況且只是爺爺那輩的口頭約定,這都什麼年代了,還玩什麼指腹為婚嗎?如果是擔心兩家之間的合作,我們可以做個交易......”

    沒等白晝說完,就被聞嘉木開口打斷,“如果是這件事,那就沒有談的必要了。”

    他單手撐桌,起身要走。

    “等等!”白晝一把拉住他胳膊,“我說這人怎麼這麼難溝通啊?”

    挪步擋在他跟前,白晝秀眉一擰,干脆道,“我有喜歡的人,我也不會為了利益卻搞什麼連姻,與其之後大家鬧得難堪,為什麼不......”

    “喜歡的人?你手下男團里的?”聞嘉木再一次打斷她的話,“我記得有個姓魏的,看你眼神就很不一般,原來不是我的錯覺。”

    “什麼鬼?”一再被打斷話語,白晝有些煩躁,“能不能別瞎扯別的。”

    “不是他的話,那是......他?”聞嘉木本是低眼看著她,但最後那個他字時,視線卻已經越過白晝。

    白晝尚未get到聞嘉木口中那兩個‘他’分別指誰,可意識到他眼神是看向自己身後時,莫名愣了下,幾乎是下意識的,先松開攥著他胳膊的手。

    回頭。

    便看見傅時夜。

    他戴著帽子,黑色休閑西裝,搭配休閑牛仔褲,這樣寬松的搭配,對身高要求很苛刻,個子高的人穿就像畫報的模特,若是矮些,恐怕就不是這效果了。

    這樣的困擾顯然不會出現在傅時夜身上,以他那優越的身高,完全是行走的衣架子,穿什麼都帥氣。

    齊一鳴推著行李箱,跟滋在他身後,倆人不知是沒看見這邊的人,還是刻意裝作沒看見,目不斜視的,從庭院柵欄外的林蔭小道經過,進了旁幢別墅。

    不可能沒看見,白晝絲毫不抱僥幸心理。

    即便方才是背對著的,但她很篤定,傅時夜能認出自己來,就好比哪怕光線再暗,看不清人臉,但她能一眼認出,那就是傅時夜。

    不過,現在問題已經不是看沒看見,而是,聞嘉木那話里的意思,好像是知道了什麼。

    但仔細想想,也沒有太驚訝,以聞嘉木的本事,知道她和傅時夜的事,也不足為奇,畢竟這麼久了,雖然有刻意隱瞞,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

    不止聞嘉木,她想,白赫東和老爺子那邊,也不可能全然什麼都不知道。

    “是誰和你沒關系。”白晝退開一步,瞧著聞嘉木,一字一句,“不過,如果你為了對付我,而對其他人下手,那就有失小聞總的風度了。”

    言外之意,咱倆的事兒,咱們自己解決,不要殃及其他人。

    聞嘉木理了理方才被她扯拽的衣袖,“有沒有關系,不是你說了算。”

    撂下這句話,聞嘉木也不再多言,轉身走出庭院。

    白晝在原地待呆了會兒,有些煩悶。

    本來就是來拍攝個綜藝節目,順便團建,給團隊放個小假,輕松玩幾天的,結果,這會兒倒有點武俠小說里的味道。

    各路高手齊聚,總覺大事不妙。

    先不說別的,就說傅時夜和聞嘉木這兩人,白晝就極其不想他倆撞上。

    倒不至于怕傅時夜吃虧,但很顯然,一定是會有麻煩事的。

    而她,討厭麻煩。

    ****

    回去時,薄晴還在浴室泡澡,放著音樂,還時不時傳來幾聲完全不著調的哼唱。

    心情是真的好。

    還沒來得及放下手機,就傳來微信震動,是喬可遇問她,薄晴找喬可遇要江鈞和魏星洲的微信。

    不給。白晝很快回復過去,然後丟開手機,走到浴室門外,敲了敲。

    薄晴愉悅的聲音立馬響起,“沒鎖門,要進就進。”

    看到白晝就是一頓數落,“哼,沒義氣,還不讓喬助理推微信給我,小氣鬼!”

    白晝也不和她客氣,推開門,環胸靠著門檻站著,“隨便其它哪個公司的小鮮肉,你要看中了,我都可以幫你,但是我手下這個男團不行。”

    薄晴不以為意,“干嘛啦,有好東西也不跟姐妹分享,我能吃了他們不成啊?”

    “他們現在剛步入正軌,事業處于上升期,還需要靠流量吃飯,不可以談戀愛,更不可以跟你談戀愛。”白晝可不是和她開玩笑,這個團是她耗費心血打造出來的,自然不允許輕而易舉地就出什麼亂子。

    “而且他們是一個團體,不是solo藝人,不僅要為自己負責,也要對整個團體負責,一個人爆出戀情緋聞,是有可能影響整個團的。”

    況且,薄晴什麼尿性她很清楚,認真是不可能,頂多一時新鮮,玩幾個月,便是分手的下場,SJ7的弟弟們要小好幾歲,而且都是很早就開始做練習生,說實話,社交圈的相對封閉和狹小的,基本上都沒談過戀愛,在感情方面,根本不可能像薄晴這樣游刃有余。

    年少時期的喜歡和愛戀,總是容易沖動,且易燃易爆炸的。

    薄晴輕輕嘁一聲,“我就是看他們可愛,想和交個朋友而已,你至于這麼防狼似的防我嗎?”

    說到這兒,突然想到什麼,朝白晝拋個媚眼,“別不是自己看中,想私藏吧?”

    “交朋友?你那眼珠子一轉,我就知道你想打什麼鬼主意了。”白晝砰地拉上門,再次叮囑,“別怪我沒警告你啊,就算欲求不滿,也不能對我手下的孩子們下手,否則我可是會翻臉的。”

    “噯,去哪兒?一起泡澡啊~”

    “沒空,您自個兒慢慢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