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 59 章

    “什麼?!”手機傳來薄晴尖銳的細嗓, “你在古河度假村遇到白昊和聞嘉木了?”

    白晝呼出一口氣,盡可能平靜的回答,“遇到不是重點。”

    薄晴︰“那重點是......?”

    白晝揉了揉額頭, 聲音听起來有些喪, “重點是, 這個度假村的投資人是聞嘉木。”

    薄晴有些沒領會到好姐妹的意思,不得不再次追問,“所以?”

    “而這此行程, 從頭到尾我對這件事毫不知情, 之前簽約的時候,投資方那邊是一個毫無關系的人,任誰也不會聯想到聞嘉木身上去,這說明什麼?”

    听到這,薄晴總算反應過來,“說明他故意的?”

    “對!就是有意隱瞞。”白晝咬牙,“如果知道這度假村是聞嘉木的,我肯定不會簽, 現在,合同也簽了, 人也到了,拍攝也開始了,好家伙,聞嘉木就出現了。”

    薄晴一邊快樂吃瓜, 還要一邊安慰閨蜜,“反正拍攝也就兩三天, 忍忍就算了唄。”

    可顯然白晝就沒這樣的心情了, 揪著頭發直皺眉, “可是團建答應要再玩三天的,算下來得一周時間,也不知道他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煩死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小白總,遇事不要慌,見招拆招嘛,他能拿你怎麼辦?”薄晴捧著手機,換個姿勢,“畢竟在我心中,論武力值,你可是在聞嘉木之上,他還能吃了你不成?”

    “也有道理,我干嘛怕他呢?”一通抱怨完,再听薄晴的一番分析,白晝漸漸從憤怒中恢復理智,“說不定再氣一氣他,聞公子忍無可忍,一怒之下解除婚約,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對嘛,你得打起精神來,听我說......”

    ****

    第一天的拍攝任務比較簡單,要等嘉賓熟悉場地後,才會有游戲環節,不過導演團隊都是提前過來踩好點,安排妥當的,交接起來相對輕松。

    白晝沒有一直待在錄制現場,去的時候大多也是遠遠看著,反正姐目效果有專業導演把控,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她沒必要去摻和。

    況且,也是有點不知如何跟盛夏相處。

    孔雅和她關系一直不錯,即使中間很長一段時間不曾聯系,但同時,她再次出現後,第一個知情者也是孔雅,這就顯得,好像她和孔雅兩個人,把盛夏和閔南珠排斥在外。

    也難怪盛夏對她態度不好了。

    之前的事,她差點還以為,盛夏是不是對傅時夜......後來和孔雅聊天時,拋出這個疑惑,孔雅听後卻是一臉復雜地看著她,說,“與其說她對傅時夜有意思......不如說,那是想故意讓你難受。”

    白晝不解,“什麼意思?”

    “之前我也沒想明白,但是後來,我想明白了。”孔雅想了想,告訴她,“咱們當時在海外訓練,那批人里,能有幾個像你這樣的?一個都沒有,大部分孩子都是普通家庭,也有一些家境好些的,可和你這種情況,到底不一樣。”

    “大家是拼了命的想出頭,想成為拔尖兒的那一個,而你輕而易舉地就能做到,所以當時暗地里不喜歡你的人很多,但盛夏永遠都是那個幫你說話的人。”

    “你也知道,她家境不好,走這條路幾乎是沒有退路的。你突然的離開,團隊面臨解散,毫無背景的她,很可能就斷送了演藝生涯。在這個圈子里,沒有點資源人脈,沒有點背景,光靠努力就想要出頭,簡直難如登天。這些對你來說唾手可得的東西,對盛夏來說,為之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

    “你的離開對我們的沖擊都不小,對她來說,可能比我和南珠都要嚴重,曾險些退出演藝圈。我知道你托關系拜托過社長,關照我們,盡可能的給我們資源。可大中華區的公司,和海外的公司畢竟只是合作關系,這這種險惡的圈子里,競爭實在太大了,總公司的話,天高皇帝遠,實際起不了多大作用......後來,我們各自有了不同的發展領域,我在泰國那邊行程不少,南珠好歹在海外有些基礎,一直堅持做原創音樂,也小有起色。盛夏回國內轉戰影視,從配角開始摸爬滾打,才漸漸有了名氣。”

    Fairypink雖然曾見也紅極一時,但是到底時間太短,打下的基礎薄弱,這圈子里不乏這種爆紅又消匿無蹤的例子。

    “咱們四個人,盛夏是最重視這個團體的人,而那個曾見一起吃苦一起拼搏,承諾要一直走下去的好姐妹,突然消失,起先是擔憂,可後來才知道,是國內財閥家的小公主,來體驗生活......你的體驗生活,卻差點毀了她的生活,所以啊,她氣你恨你。”

    “但至于盛夏對傅時夜......”孔雅頓了頓,擰眉,“在你不曾出現的這些日子里,她基本不和大家聯系的,即便有時候傅時夜閔 辰他們看著過往情分上,想帶她一把,她也多半不領情。”

    白晝听完,久久未曾言語。

    她還能說些什麼呢,抱歉有用的話,那還要警察干嘛?

    盡管難受,但是得承認,的確因為自己給她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和沖擊,雖然事情非她所願,但不可否認,是她的責任。

    一天錄制完畢,也到了傍晚,按照慣例,在晚餐時,導演制作人團隊和嘉賓們一塊用餐,聚一下,同處一個圈子,能多擴展些人脈的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白晝猶豫了很久要不要去,即便她不去,也沒人敢多說什麼,只是......也不能一直這樣避著,總要去面對。

    洗漱後換下白日里的正裝,套了件寬松版莫蘭迪色系的豆沙綠T恤,短褲也是慵懶bf風。私下聚餐,沒有攝像頭,自然妝發都省略,不過對于白晝來說,素顏的狀態比明星藝人還抗打。

    畢竟明星藝人可能因工作原因,經常長時間帶妝,而白晝她們,到沒有這種苦惱,天生底子好的,又有優渥條件保養的,膚若凝脂這個詞,真不是書上才有。

    所以即便素顏,坐在在淡妝的孔雅盛夏身邊,卻絲毫不會被比下去。膚白貌美,唇紅齒白,狀態是真的很好,不愧是天生美人骨。

    藝人和工作人員是住在酒店的,而白晝和制作人以及導演,倒是另外住在這邊的小別墅區。有寬闊的庭院,綠枝繁花,擺設厚重藝術氣息的原木桌,配上藤椅,夜晚有微風習習,四周的燈飾也很工藝,趣意盎然。

    SJ7的少年們因為錄制收尾,來得稍微晚些,陸之南打頭陣,進來時一臉驚嘆︰“哇,完全是偶像劇里的場景啊......”

    司承琛立馬接話到,“怒那啊,你一個人住這兒會不會無聊,要不我搬過來陪你啊?”

    白晝挑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和汪導、王制作人做鄰居,來嗎?”

    “呃......”司承琛立馬搖頭,“轉頭一想,咱們團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還是不能拋下兄弟們......”

    江鈞毫不客氣戳穿他,“怕導演就直說,別拿團魂說事兒啊。”

    汪導在圈子里名聲大,但總是一臉嚴肅表情,在工作中也是除了名的嚴謹,一些還年輕資歷淺的藝人,總是會對其有著不知名的敬畏,不敢接近。

    拍攝中少年們性子跳脫,汪導倒是正好整治他們,比王可他們用哄的還有效。

    後面魏星洲和沈亦烊、沈亦凱幾人也相繼過來。

    白晝之前嫌棄王可嘮叨,就沒跟導演制作人坐在一塊兒,左手邊是孔雅,而盛夏在坐斜對面。右手邊的座位就還空著,陸之南本來是要直奔而去,奈何司承琛要搶,倆人素來愛打鬧,還在這邊拉扯時,倒是魏星洲直接走過去坐下了。

    陸之南和司承琛對看一眼,好家伙,被魏星洲搶佔先機。還真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啊。

    大家對他倆打打鬧鬧早就習以為常,人到齊就開動,這一吃起來,氣氛也漸漸活躍起來,一片歡聲笑語。

    白晝和孔雅本就很能聊,只是她心里中惦記著,怎麼能跟盛夏緩合一下關系,時不時眼神瞟過去。

    可不待她有所行動,庭院柵欄外,卻有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白昊彎腰撐在柵欄上,揚聲笑,“ ,BBQ啊?王總,汪導,喝酒也不喊我,不夠意思啊。”

    說罷,自行推開柵欄走進庭院,視線轉向白晝,“妹妹,不介意我找汪導喝幾杯吧?一直很想跟汪導合作,又被咱們白PD搶了先,下回汪導可要給我一個機會,合作一次。”

    跟白昊同行的,還有MV導演和制作人,以及,聞嘉木。

    不過好在場地夠寬,即便加了幾個人,也不顯擁擠,陸之南幾個倒是懂得看眼色,紛紛起身讓了出靠外的位置,坐到一旁去。

    白晝全程沒說話,看著幾人寒暄,慢條斯理敲著杯壁,懶懶開口,“咱們自家公司聚餐,小聞總也有興趣湊熱鬧?”

    “這可不是湊熱鬧。”白昊率先接過話,“這場地可都是聞總提供的,怎麼說,也要請聞總喝幾杯不是?”

    “對對對,人多熱鬧人多熱鬧。”那邊王可朝白晝使個眼色,連忙打圓場,“坐坐坐,大家隨意,千萬別客氣。”

    白昊和白晝之間的爭鋒相對或陰陽怪氣,大家早就見怪不怪,雖然剛開始不知道,可這麼長時間,但凡有些人脈資源的管理層,對白晝和白昊的身份,也知道得八九不離十了,只是這倆小祖宗要玩,大家也就陪著作戲,假裝不知道而已。

    聞嘉木在盛夏旁邊落座,盛夏自然而然地幫他倒上酒,絲毫沒有生疏。白晝瞟了一眼,便移開視線,看來盛夏和聞嘉木的關系,比她想象中,還要好得多。

    她雖然挪開眼,可聞嘉木毫不掩飾看過來的視線,實在令人難以忽視,白晝皺眉瞪回去,偏對上聞嘉木那瞧不出情緒的眼神,毫不避讓,她也只得皺眉,再次轉開。

    白昊倒是和導演制作人們聊得歡,場上氣氛看起來還是挺正常,並沒有尷尬冷場,白晝想了想,朝盛夏舉杯。

    “前幾天微博投票,你的新劇熱度一直高居不下,恭喜啊。”

    她主動打破和盛夏之間的沉默,似乎讓對方有些意外,只轉頭看著她,並沒有立馬舉杯。

    孔雅有意撮合兩個昔日好姐妹冰釋前嫌,連忙笑著附和,“夏夏,小白都主動敬你酒了,可不能不給面子啊。”

    盛夏緩緩一笑,伸手拿起酒杯,和白晝對視的眼神,卻並沒幾分笑意,“我怎麼會不給面子呢,白PD如今可是炙手可熱,握著華芒諸多資源,您哪是我能得罪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