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 58 章

    攝影師跟在白晝身後, 這圈子里的人對鏡頭基本不陌生,並且也知會過平時也會拍攝一些他們在公司訓練一類的素材, 幾位成員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白晝和喬可遇出現後,大家很自覺打招呼,大家都恭恭敬敬喊白PD,也就陸之南和司承琛倆人膽子大臉皮厚,一口一聲姐姐,嘴甜得不行。

    “姐姐,要跟我們一起鍛煉嗎?”

    “不了,我怕你連基礎的跑步都贏不過我, 打擊你脆弱而幼小的心靈。”白晝挑眉,揚了揚手中的任務卡。“我宣布一件事。”

    聞言, 大家紛紛放下鍛煉器材, 轉頭過來。

    “下期節目錄制完以後,也籌備了關于SJ7的團建活動,那麼現在每人可以寫下對團建的期許,我們會盡可能的, 酌情滿足大家的期許和要求。”

    說完,喬可遇開始發給大家紙和筆。

    “可以思考一下, 然後寫好後交給節目組。”

    這話一出,現場倒是一陣熱鬧歡呼。到底是還愛頑鬧的年紀, 即便進入這個光怪陸離的圈子, 強迫自己成熟起來, 懂事起來, 但其實, 在他們這個年紀, 愛頑鬧是天性。少年們尤其興高采烈, 行程通告自從出道以來就安排得很滿,而平時哪怕不上通告沒有硬廣拍攝的時候,也要在公司練習室日復一日的練習,能有這樣難得的機會,自然是欣喜的。

    看著少年們漾著笑意的眉眼,白晝亦不自覺彎起唇角,經紀人和藝人想要走得長遠,最舒服的狀態就是成為朋友,能互相信任互相倚靠,而不是只有利益關系,互相戒備算計。

    宣布完後,她也就沒繼續再多待,囑咐幾句後打算要回辦公室,還有幾個策劃方案沒看,那邊熱鬧還在繼續,白晝為了繞開攝制組的鏡頭,並沒從來時的方向出去,轉而朝另一邊方向,打算從側門出去。

    在過了轉角,是另一塊區域,可抬眼就看見,前方正在健身的傅時夜。

    白晝呆愣了一瞬,也僅僅一瞬,便假裝若無其事的挪開視線。

    臨近夏日,晴朗的日光照耀在玻璃窗,在前方投射下一片微微耀眼的光芒,而傅時夜就在那片光芒之中。一身運動裝,既清爽,又恰到好處的露出流暢的肌肉線條,黑色的運動發帶下,額間的汗珠都在散著光一般。

    白晝有些猶豫,是若無其事的繞開,還是打個招呼呢?如果不打招呼就這樣直接走掉,可能情況不妙,可是......如今愈發難做到,在大庭廣眾,假裝不熟的客套。

    就在她猶豫不決時,傅時夜倒是先偏頭看向她,然後漫不經心帶上幾分輕笑。

    好像前些天生氣的人不是他。

    其實在舞台上很少見他笑的,或者說,在白晝印象里,傅時夜並不愛笑。但他笑時的眼楮,是白晝見過最漂亮的眼楮。

    漂亮,好看,勾人......凡是這類的詞大抵是都可以用上的,他眼型狹長,笑時眼底有一條細細的臥蠶,偏偏眼尾微微上挑,眼波流轉間便是風情,可不笑的時候,又因為稜角分明,在造型加持下,就極其冷酷凌厲。

    的確是很適合站在舞台上的人啊,那張臉無論在MV鏡頭還是電影鏡頭下,都能同時兼具風流神韻和稜角分明,又可以魅惑眾生,又可以冷峻鋒利。

    所以,他這一笑,倒讓白晝挪不動腳步了。

    心底開始掙扎,要不干脆就......公開吧,反正,是不會再和他分手,何必彼此折磨呢?大不了遇神殺神,遇魔弒魔。

    只是,不待她掙扎完開口,傅時夜卻先開口了。

    男人一挑眉,道︰“見到哥哥怎麼不叫人?”

    “?”白晝當場一愣,心態差點炸裂。

    好不容易掙扎半天鼓起勇氣想......去他/媽/的勇氣。

    臉色幾經轉變,由紅到白,由白到黑,最後咬牙切齒蹦出一句︰“......我和裴家沒關系,別亂認親戚。”

    秦奕心和裴雲盛是初戀沒錯,現在各自離異想要重新組建家庭也沒錯,可畢竟不是還沒公開說嗎?也沒在一個小本本上啊!哪門子的哥哥?!

    傅時夜倒是很淡然,看她黑臉,反而笑意加深,關了運動器械,拿起一旁的毛巾拭去額頭的汗珠,“嗯?又不是哥哥了?”

    微挑的尾音顯然帶著幾分調侃,听起來心情確實不錯......白晝有些不能理解,他這突然的轉變是為什麼?秀眉一擰,正要開口,傅時夜卻沒給她機會反擊。

    “昨天齊一鳴不在,麻煩白PD了,改天請你喝咖啡。”說完,將毛巾往脖子上一搭,接過助理遞來的礦泉水,轉身走了。

    剛走過來的齊一鳴還未及反應,但也听到最後那句話,表情古怪地看了白晝一眼,也只能跟在傅時夜身後離開。

    留下白晝頓在原地。

    他這客套......是什麼意思?

    顯然白晝是沒機會問出疑惑,這會兒附近全是人,還有攝像機在,抿了抿紅唇,只能收斂起僵硬的表情,火速撤離健身房。

    直到回到辦公室,仍舊沒想明白傅時夜的意思,索性一個電話打過去,剛響鈴一聲,就被接通,這點小細節,卻讓她心情沒來由的好上幾分。

    開門見山的語氣,也放軟許多,沒有那麼冷硬,“......你剛才,什麼意思?”

    “嗯?”傅時夜的聲音從手機傳來,“想了想,你不想公開戀情的原因,我能理解了,同時也發現,不公開戀情,有時候也挺有意思。”

    他這解釋說了跟沒說一樣,但偏偏白晝就從他的語氣里,似乎听出來什麼,明白了大半。

    聊了幾句,白晝自以為恍然大悟的掛完電話。

    許是因為昨天她因拍攝時,無意識展露出的,對他的佔有欲吧,而這種佔有欲,卻剛好給了他安全感,白晝是在乎他的,這段時間別扭的原因,和感情無關,只是因為外界因素導致。

    這一點,就足以讓傅時夜轉變想法。

    不過這樣也好,給她時間去想辦法,到底怎麼處理這件事,在不傷害到任何她在意的人的情況下,讓大家都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她不想影響到媽媽和裴叔叔的幸福,但也不想再次和傅時夜錯過,同時,爺爺和聞嘉木那邊......

    如果只是單純的用孫女的身份去請求爺爺,老爺子最後想必也不會非得逼迫她嫁給聞嘉木,只是,很顯然這樁婚約的解除,勢必會讓人拿來大做文章,于繼承權之爭,她就會大大的失利。

    倒也不是,非得去掙那些東西,但是,如果不去爭,就是咽不下那口氣。

    是人,就都會有野心的,而白晝,還有與野心相匹配的能力。如果有幸能成為繼承人,那麼將來能擴展的版圖,能創造的事業高度,都是無法估量的。

    她很清楚,自己不適合安穩平淡的生活。

    ****

    SJ7的團建安排在鄰省一個新建的度假村,原因很簡單,有合作贊助關系。

    度假村方面提供給節目中一切便利和優惠,同時節目組也要承擔宣傳的任務,合作共贏。

    而本期嘉賓,恰巧請到的是久未蒙面的孔雅和盛夏。

    當時看到這個提案時,白晝本有猶豫過,但摒除私人原因,能同時邀請到她倆錄制這期節目,話題度和熱度的確是很可觀的。

    而白晝在工作上,一向不參雜私人感情,所以,有了這趟行程。

    古河山莊度假村雖是新開發的,但古河這一帶其實還相當有名,也算國內知名的旅游勝地,而這個度假村的投資人也是大手筆,最後落成的古河度假村,絕對算得上五星級。

    白晝沒有和SJ7的少年們同車,反正那邊有喬可遇和李明亮跟著,也不會出差錯。少年從出發就要進入節目拍攝中,不僅要拍《榮耀少年》,還有團建實錄,任務是相當繁重。

    不過相比較其它的拍攝工作,團建總的來說是相當輕松的,沒有台本沒有導演安排,跟拍VJ所采集的素材也會看著剪輯一部分,作為粉絲福利發放。

    白晝和另外一個制作人王可,是自己開車,就提前一些到了,看著前方大巴停下,少年們神采飛揚地從車上下來,不僅對視一笑,感嘆一聲︰年輕真好。

    同行的制作人笑完又道,“小白,你也是個年輕人,別一副老氣橫秋的口氣說話。”

    白晝哈哈一笑,聳肩,“做到這個位置上,就不能太把自己當年輕人。”

    從進公司以來,她到沒有可以扮成熟,只是也不會像以前那麼隨性,二十幾歲的女孩誰不愛美,當季潮流新款誰不愛?就好比剛隨同少年們一起下車的盛夏和孔雅,和年輕的弟弟們在一起,打扮都是青春活力系,即便相差好幾歲,說是妹妹也毫無違和感。

    但白晝在工作中,她就不能任性,在公司里,服裝配飾素來以突出氣勢和大氣為主。

    不過,就衣品上,在名媛圈內,白晝基本不會輸任何人。

    “我們先進去吧......”白晝推了推鼻梁上墨鏡,招呼王可先走,可轉個身,卻意外看到熟悉身影,當時愣住。

    “他們怎麼在這里?”

    順著她視線的方向,王可轉頭去看,“哦,白昊啊,好像是A.G女團要在這兒拍攝MV吧,前兩天听誰提到過。嘶,至于他旁邊那位,看著來頭不小啊,感覺有點眼熟......”

    何止眼熟,白晝沉下臉,看了看白昊,以及他身旁的,聞嘉木。

    冤家路窄這種事,發生的幾率真是大到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