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 57 章

    沒記錯的話, 內圈還有名字縮寫。

    款式其實很簡潔, 不是什麼特別的款式, 所以一時間她並不敢確認,但看到戒環,的確想到之前他們買過一對情侶戒指。

    沒忍住好奇,拿起戒指低頭去看, 指環內刻的字母的確證實她的猜想,他還留著。

    只是......她的那只戒指, 卻早就不知道丟哪里去了。

    什麼時候丟的都不知道, 等想起來找的時候,就已經找不到了。

    思緒正出神, 不經意抬眼,卻對上傅時夜的視線,頓時心頭一凜,捏在指尖端詳的尾戒, 連忙握入手中, 然後往旁邊挪了一步。

    被工作人員擋去視線,才緩緩松了口氣,不知為何,方才那一眼讓她莫名有些心虛。

    這不是在華芒, 普通的工作人員並不不認識白晝, 見她跟傅時夜一起來的, 多半是以為她是助理或工作人員。

    又恰逢白晝今兒穿的運動裝, 馬尾一扎, 就現得年紀。中途還被指使了兩回,讓她給傅時夜遞東西,白晝鮮少參與這些部分,一時新鮮,竟然也沒發脾氣,忙前忙後完全投入小助理的角色中。

    剛坐下來歇口氣,那邊又是一陣輕微騷動,白晝連忙起身,過去一看,“怎麼了?”

    有人回答︰“傅時夜方才拍攝時,不小心被道具劃破手了......”

    “什麼?!嚴重嗎?”聞言一驚,三步並作兩步沖過去,當下情急,一把抓過傅時夜的手,“怎麼回事?他的手怎麼能受傷呢?道具組不事先檢查的嗎?後面的拍攝怎麼辦?”

    一連串的厲聲質問,震得旁邊工作人員一愣一愣的,還連連道歉。“G,那個誰,拿一個下創可貼......”

    傅時夜坐在高腳凳上,由她抓著手打量傷口,著急和擔憂是裝不出來的,但看她著急的模樣,莫名心情很好。

    于是配合地張開手,給她檢查傷處。

    旁邊已經有人快速的抱了醫藥箱過來,傅時夜淡淡道,“不用創可貼,影響拍攝效果,劃破點皮而已,消下毒就行了。”

    傷口的確不是很嚴重,估計是什麼拍攝道具有什麼鋒利處,不小心在右手食指上劃破一條小口子,白晝皺著眉,先幫他消毒後,因為正在拍攝中,創可貼的確不方便,只得囑咐一句,“那行吧,一會兒拍完了再貼。”

    這輪結束,還剩兩套衣服沒拍,傅時夜去了更衣室,白晝正彎腰站在電腦前,看剛才拍攝的一組照片,然後跟攝影師溝通,使用道具盡量多注意。

    剛說兩句,就听見傅時夜喊她過去,她回頭看了眼,站直身,朝更衣室那邊走過去。“怎麼了?”

    傅時夜沒說話,指了指襯衫扣子,再揚一揚手。

    即使一個字沒說,白晝也get到他什麼意思了,正要皺眉,如他所說,就破點皮的小傷,就到解不開扣子的程度了嗎?

    “不是,就這點......”

    沒等她一句反駁的話說完,就被旁邊負責服裝的女孩打斷,並毛遂自薦道,“時夜哥手受傷了,不方便的話我幫你吧?”

    “不用。”白晝幾乎是下意識反應,就脫口而出。偏頭看了看那女孩,眼神明顯有點不和善起來,“我們公司的藝人,我會處理好,這位姐姐,您先去忙吧。”

    那女生撇撇嘴角,嘟噥一句走開,“現在公司看管藝人跟管男朋友一樣嗎......”

    傅時夜沒開口,只是站在原處,看著她幾經變化的臉色,似笑非笑。

    白晝回過頭,瞪他一眼,然後拎起要換的那套服裝,把人推進換衣間,將衣服掛好,伸手去幫他解扣子。

    這個系列的拍攝,幾套都是偏正裝類型,雖然都是西服類,但卻通過不同的搭配,穿出不一樣的風格,或高冷禁欲系,或高級又性感,或沉穩干練......每種風格,他都駕輕就熟。

    傅時夜此時身上一件黑色的手工襯衫,扣子系到領口,鼻梁上架著無鏡片的銀框眼鏡,不笑時,就高冷又十分禁欲系的模樣。他個子很高,白晝雖然也不矮,但沒穿高跟鞋的話,也要低他整整一個腦袋。

    她抬手解扣子時,微微仰著頭,燈光下,明眸皓齒,肌若白瓷。隨著紐扣解開,露出男人精致的鎖骨,再往下,肌理清晰的胸膛,即便美色當前,可白晝卻目不轉楮,利落地解開襯衫紐扣,到最後兩顆時,才緩緩開口。

    “如果我不在場......”

    隨著話音落,解開最後一顆,她抬眸,雙手抓住衣領,微微用力一拉——褪下那件手工襯衫。

    “就算手斷了,扣子也要自己解,知道嗎?”

    傅時夜只是淡淡動了動眸子,看著她取下衣架上的另一套服裝,“公司現在連這都要干預嗎?況且,你也不是我的經紀人。”

    穿上另一件藝術風格的淺灰色系襯衫,白晝站在他跟前,正在系紐扣,指尖時而觸踫到腹肌,都能感覺出緊實的肌理,她頓了頓,也未抬眼,“我現在是以經紀人的身份在和你說話嗎?”

    “嗯?”他緩緩一聲似有疑惑的嗯,然後挑眉,“不是經紀人?那是什麼?”

    扣子系到剩最後兩顆,這類襯衫寬松,並不需要端正規矩的系完,白晝停下手,微微一揚下頜,稍稍踮腳,湊近他耳畔。

    “哥哥,我是在教你,男孩子在外面,要保護好自己。”

    隨著尾音落下,手下毫不留情,在他腰間一擰,力道可不小,明顯听到他嘶一聲,倒吸一口涼氣。

    然後立馬轉身去拉門,等傅時夜反應過來要捉她手時,白晝已經靈巧地閃身到門外,回了他一個挑釁的眼神,扭頭就走。

    想逼她說女朋友是吧?她偏不說。

    拍攝漸入佳境,傅時夜一貫是工作起來就極其認真的人,白晝遠遠坐在一邊,看著鎂光燈下的人,忍不住摸出手機來,打算悄悄拍幾張私照。

    也不由得再次感嘆幾句,簡直是移動的畫報啊,隨隨便便一站,拍出來的照片都有範兒,不需要刻意折騰擺姿勢。

    唉,也不看看是誰挑中的男人,這眼光,能差嗎?

    剛暗中有點兒小得意,斜眼瞟到斜側方也有人在偷拍,頓時擰眉,收起手機,走過去,她因為靠後些,走近了那女生也沒發現有人走到身後了,也或許是拍得太專注。

    但白晝看清照片時,不由得火冒三丈,這人偷拍也就算了,為什麼還總把一些令人想入非非的部位放大拍?冷然出聲,“偷拍的照片刪掉。”

    “我......”大概沒料到突然有人過來,那女孩也是驀然一驚,被嚇了一跳,定了定神後,強硬道,“你、你不也偷拍了嗎?”

    白晝坦然得很,點頭,“我是拍了,但你不能拍!刪掉,立刻。”

    但听她這麼一說,那女孩兒也倔起來,握緊手機,“憑什麼你可以拍我不能拍?”

    齊一鳴進來時,剛好听到這幾句爭論,良好的職業素養以及處理公關的能力,即刻體現出來,稍微隔開白晝,站在那位女生面前,禮貌客套卻不容反駁的伸手,“不好意思,那是工作室發微博需要用到的,這位小姐,麻煩配合一下工作,偷拍的圖片刪一下。”

    有齊一鳴出面解決,白晝也懶得再和人爭論。轉身走回之前的座位,莫名就開始有點生悶氣。

    傅時夜人氣高她一向知道,但是每次有女生對傅時夜想入非非時,她就尤其不高興。自己的所屬物總被人惦記的感覺?

    公開戀情的話......之前不是沒想過,最開始擔心影響他的事業,但後來也明白,傅時夜並不擔心這件事,雖然公開戀情必然會受些影響,但他完全不在意這些影響,並且,也有足夠的實力不去擔憂事業受阻。

    但其實,白晝更擔心的是自己的問題,白家,聞家,只怕都不會罷休。這些事情不處理好,公開戀情只會令雙方都陷入艱難的險境。

    再然後,是難以面對秦奕心和裴雲盛。

    越想越煩躁,最後干脆起身朝外走去,反正齊一鳴已經過來了,這里也不需要她盯著。

    她剛出門,那邊還在拍攝的傅時夜,恰好掃過一個眼風,捕捉到白晝出門離去時的背影,頓了一瞬,又若無其事的轉開,重新看回鏡頭。

    ****

    次日去公司時,收到團隊的一個提案,說是按照慣例,Jusniper成團也有段時間了,應該有一次正式的團建活動,主創團隊早就一直通過,就等白晝拍板。

    她自然是沒什麼意見,讓喬可遇和李明亮去安排。

    在文件上簽了字,白晝發問,“這事兒弟弟們知道嗎?”

    喬可遇道,“還沒說,因為不知道提案是否通過,怕提前告知他們最後沒成,小孩子會失望的。”

    白晝聞言輕笑出聲,“你還真當他們小孩兒啊?都是經歷過海選廝殺出來的孩子,怎麼可能真的什麼都不懂。”

    話是這麼說,但面對十七八歲的那些少年們,總難免會當成家中的小弟弟,總覺得還沒長大,還不懂事。

    其實這些孩子,看似光鮮亮麗,但也多半缺少社會經驗,他們每天接觸的是練習室,音樂和舞蹈,並沒觸及太多社會的險惡。尤其是的運氣好實力不差,簽到正規大公司的,公司基本都有一套完整的訓練流程,比很多在娛樂圈單打獨斗的藝人,要有保障得多。

    喬可遇也笑,然後遞給她一張手卡,“那麼白PD,作為節目總負責人,這件事話要麻煩你去通知一下大家,這次團建安排在奧亞島,和當期節目行程一起,錄完節目就去團建,然後也會拍攝部分素材,放進紀錄片里。”

    白晝低頭看一眼手卡,寫的是宣布團建活動的一些官方台詞,正要皺眉,喬可遇立馬補充——“放心,不露臉,只拍遞任務卡的背影。”

    搖了搖手上的任務卡,白晝聳肩,“行吧。”

    正要轉身往訓練室去,又被喬可遇一把拽住,指了指腕表,“這個時間段,是健身課程,在三樓健身房。”

    倆人一路搭電梯下去,攝制組的已經在準備,大概是要拍一些成員們平時訓練的素材,用來剪輯。

    還沒走進去,遠遠就能看見,跑步機上的大長腿,和溢滿屏幕的青春荷爾蒙氣息。

     ,年輕帥氣的小鮮肉......

    倆人不自覺掛上一臉慈母笑,對于一個顏控來說,這樣的場景,完全就是福利現場好嗎。

    就連最瘦的路星河都有點小肌肉,更別提身材一向優秀的江鈞和黃金比例的魏星洲,陸之南雖然年紀還小,但個子高又結實,嘖,看看,她選出的都是什麼神仙男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