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 56 章

    後座一直沒說話, 也沒動靜, 即便不回頭, 也能感覺到兩道視線直射過來。

    白晝僵硬地坐著, 然後盡可能地縮進座位里,完全不敢轉頭, 就側眼朝傅時夜瞪去——沒事兒干嘛給她系安全帶啊!

    但傅時夜卻很坦然,若無其事的模樣,問了地址,發動車子, 駛出停車場。

    傅時夜話向來不多, 也就謝小眉問個什麼, 他才回答幾句, 若是謝小眉不問,車內就陷入安靜。

    而平時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白晝, 許是做賊心虛, 從方才傅時夜給她系安全帶起, 就莫名有些不敢隨意開口說話, 生怕被看出點什麼來,直到謝小眉cue到她名字。

    “你倆同一家公司, 平時應該來往也多,閃閃啊,下回來奶奶家吃飯, 就把阿夜一道抓過來, 每回盼著他回家一次, 就跟盼星星盼月亮似的。”

    “啊?呃......”一時間她也不知該答應還是婉拒,該說好還是不好......

    還沒等她回答,謝小眉又已經拋出下一個問題來,“閃閃,你們公司是不是管得很嚴啊?藝人都不讓談戀愛的?”

    嗯?話題這麼跳躍的?奶奶還追星啊?

    白晝想了想,回答道,“因為是公眾人物嘛,感情生活自然會被很多人密切關注,新人的話合約都是有寫明幾年內不能談戀愛的。”

    “那咱們家阿夜都入行這麼多年了,應該過了這個期限了吧?”果不其然,謝小眉話題又轉回到傅時夜身上,“這都二十五六了,還沒處過對象呢......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他如今這咖位,公司還會管著他不讓處對象嗎?”

    “這個......”白晝悄悄瞥了眼傅時夜,小心翼翼應付謝小眉的問題,“他現在的個人感情生活,公司自然不會再干預了。”

    “這樣啊。”謝小眉點點頭,繼續追問,“那他在公司有沒有關系比較親近的女藝人啊?或者女工作人員?”

    “這......”白晝一噎,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斟酌著道,“奶奶,我不是傅哥哥的經紀人,不大了解這些,那個......您直接問他不就好了。”

    “悖  細宜嫡廡  乙膊揮玫醬Υ蛺恕!斃恍:計財滄歟  酚佷鄖剞刃謀X梗 巴閑攣諾故嵌啵   褪敲揮姓夥矯嫻模 闥嫡U飧瞿炅淶哪昵崛耍  淮Ω齠韻蟀.....”

    白晝越听越心虛,頓時慶幸自個兒是坐在面前,這份尷尬她們看不見。心底還默默接謝小眉的話︰奶奶您就別擔心了,您孫子處對象了......早在十七八歲就談了。

    秦奕心笑著寬慰老人家不要急,“他身為藝人,也是對工作負責,對粉絲負責,現在重心在打拼事業,再過兩年也不遲。”

    謝小眉搖搖頭,突然又問,“你說,他有沒有悄悄談個女朋友什麼的?瞞著不讓人知道的那種。”

    完全忽視正在開車的正主兒。

    隨著她這一問,白晝心頭一緊,下意識轉頭看向傅時夜。

    後者依舊巍然不動,面上毫無波瀾,車技相當穩。

    秦奕心笑著回答,“不會的,阿夜是個善良正直的孩子,要是真談戀愛了,肯定不會瞞著大家。”

    謝小眉︰“那什麼娛樂圈不是不能讓粉絲知道嗎?知道了就影響不好什麼的。”

    白晝一顆心上下起伏,也不敢搭話,只能悄悄感嘆,奶奶懂得還挺多。

    而不待她松口氣,傅時夜卻忽然開口,“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瞞著,只是有的人,生怕見光,不許公開。”

    謝小眉一听,嗯了一聲表示疑惑,“瞞著什麼?”

    “呃......奶奶,他應該是說,娛樂圈的一些cp情侶檔,一開始不是有意要瞞著不說,就是,就是那個時機還不成熟。”白晝連忙插話,“畢竟公眾人物嘛,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很多時候是不能率性而為,要考慮的事情特別多。”

    說完,偏頭看寫傅時夜,微微一笑,“對吧,傅哥哥。”

    可傅時夜卻是輕嗤一笑,“但也有的人,就是故意瞞著不說。也許......”

    頓了頓,“有的人就單純的玩玩而已,不想長久,也不想負責。”

    謝小眉一听,連連皺眉,“還有這麼壞心眼的人吶?”

    “嗯,有這麼壞心眼的人。”傅時夜淡淡嗯了聲,車子駛入停車場,“奶奶,娛樂圈很復雜的,一些資本家的手段層出不窮,最終被迫害的,被欺騙的,還是藝人。”

    停下車,傅時夜單手解開安全帶,“不過別擔心,被騙多了,也會有學聰明的那天。”

    說完,下車甩上門,然後幫後座的兩位長輩拉開車門。

    白晝坐在副駕駛,眼風掃過傅時夜的身影,不由得咬牙,內涵誰呢這是。

    ****

    一頓午飯,各懷心思,之後告別了謝小眉與秦奕心,剩下倆人單獨返回公司。

    傅時夜看了看白晝,然後將車鑰匙往她懷里一丟,“你開車。”

    瞧著男人長腿一跨,已經率先坐進副駕駛室,白晝高揚一邊秀眉, ,現在連紳士風度都懶得維持了是吧?

    抓著鑰匙,坐進駕駛室,倒不急著啟動車子,她偏頭看去,盯了他一會兒,才開口,“你......還在生氣?”

    男人沒說話,緩緩掏出墨鏡戴上,然後點了點腕表,淡淡開口,“我下午有個封面要拍,快來不及了。”

    白晝微微抿唇,看了看他,然後啟動車子朝拍攝地駛去。

    到了地點,白晝一面熄火,一面深吸一口氣,在傅時夜要推車門時,她忽然開口,“對不起。”

    傅時夜手一頓,沒動,也沒回頭。

    白晝繼續道,“上次我......我不該亂發脾氣,也不應該故意躲著你。”

    轉眸去看,傅時夜依舊沒轉身,白晝頓時生出幾分委屈,都道歉了還想怎樣?!正要再開口,傅時夜也同時開口。

    “齊一鳴和助理都不在,你跟我一起進去吧。”

    白晝︰“???”

     ,她都主動道歉了,不僅連點表示都沒有,還給她安排工作?

    傅時夜已經推門下車,看著他的背影,白晝咬咬牙。因為他經紀人和助理都不在身邊,也的確不能丟下不管,最後氣歸氣,也只得跟著人一路去了攝影棚。

    什麼嘛,現在脾氣是越來越大了是吧?還哄不好了?

    倆人一路進去,攝影團隊白晝剛好也認識,雖然傅時夜身邊跟著的不是齊一鳴和之前的助理,但也知道白晝是華芒公司的,其他人便也沒多問,趕著拍攝,直接先去做妝發。

    那邊負責人過來跟白晝打招呼,都是這個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合作的機會,能拓展人脈的時候自然不能錯過。

    “白PD難得今天這麼有空,還來跟場。”負責人遞給她一杯黑咖啡,笑著問,“你跟傅時夜看上去,倒是挺熟啊。”

    “啊?也沒有很熟,完全不怎麼熟。”白晝沒多想,隨便找個借口應付過去,“只是,想邀約他上節目來著,剛好一鳴哥有點事兒,我就順路當回司機。”

    “你現在那個新節目啊?”對方負責人搖了搖頭,“算了吧,這幾年除了跟團活動以外,他單人基本不接任何綜藝真人秀,好多老牌綜藝都沒請動他。”

    白晝客套一笑,“嗯,有所耳聞,不過我也就是想想而已。”

    “你呀,想都別想。”負責人想了想,趁機道,“G,我剛好認識一個新人男演員,長得帥,演技也好,給你引薦引薦,看看有沒有機會上你們節目,那小伙子的確不錯......至于傅時夜,王牌綜藝都看不上,新節目怎麼可能請得動他。”

    “白PD都沒邀請我,怎麼知道我不會去?”倆人正閑聊著,卻不知何時傅時夜來到身後,突然冒出一句,倆人俱是一驚,回頭看去。

    他剛好換了拍攝的衣服出來,寬松的復古西服,里面沒搭襯衫,胸肌在西服深V的領口若隱若現,極具野性的大背頭,臉上的妝感很薄,但輪廓感很強,本就立體的五官,更顯鋒銳。

    造型師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很擅于打造出男性又man又高級的性感,帶著攻擊性的帥氣,令人難以移開視線。

    白晝愣了一瞬,但意識到旁邊有人,也就只能假裝不經意地移開視線,輕咳一聲,順著他的話接道,“呵呵,那邀請你,你就去錄嗎?”

    她認為本就是商業性客套一下,雖然一開始的確考慮過邀請傅時夜,團隊里有有人去接洽過,但似乎傅時夜工作室直接就拒絕了,說檔期調不過來,以及沒有考慮參加真人秀。

    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他的確沒接過這種真人秀。即使在綜藝節目爆紅的當下,他的大部分精力仍然是放在音樂創作和電影上。

    而白晝也沒單獨私下跟他提過,不想靠關系讓他破例。之後就沒在思考過這事兒,所以這會兒提及,她也並未當真。

    “嗯,去。”而傅時夜卻認認真真的回她,“你那邊團隊直接和齊一鳴接洽行程。”

    旁邊的負責人都懵了,直到傅時夜走開,站到鏡頭下,才拍了拍身邊的白晝,“你不是說和他不怎麼熟嗎?這麼容易就答應參加真人秀了?”

    “呃......”白晝也沒反應過來,這人怎麼回事兒?不是冷戰嗎?不是還生氣嗎?怎麼又突然主動答應錄節目?“可能,一時興起了吧,誰知道呢......”

    說完,對負責人客套一笑,就打算溜一邊兒去,正好那邊工作人員對傅時夜說了句什麼,就見傅時夜皺眉,不大願意的樣子。

    白晝正要過去問,就听見傅時夜喊她名字,微微一頓,連忙過去。

    原來在導演要求他摘一下脖子戴的項鏈,化妝師要去幫忙摘,他不同意,等白晝過去時,直接自己抬手摘下,遞給她。

    “幫我拿著。”

    “哦。”白晝伸手接過,然後退出鏡頭外。

    卻听見旁邊小助理低聲討論,“這是不是傅時夜一直戴著那條,墜子藏在衣服下看不見的那個項鏈?”

    “好像是吧,那麼多粉絲扒都沒扒出來......”

    聞言,白晝好奇低頭,垂眼看向手心,方才都沒注意傅時夜遞給她的是什麼鏈子......等看清手中的那項鏈後,白晝愣住。

    與其說是項鏈......其實是一條精致的鏈子穿著一尾指戒。

    嗯,還是情侶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