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一更,稍後還有

    似乎也察覺到倆人之間有些不對勁,白晝的確沉默地有點久了。

    傅時夜正要開口, 白晝卻揚起笑容, 朝裴霄轉頭, “當然見過,我們一個公司的。”

    說完, 又朝裴家爺爺奶奶解釋︰“我也在華芒工作,從事幕後,和傅時夜算是......同事。”

    簡單兩句話, 卻是心中經過無數掙扎可反復猶豫後, 表明出她的決定。

    見白晝不打算在大家面前承認倆人的真實關系, 傅時夜臉色頓時沉下來。這話一出口,即刻就代表了她的態度, 如果現在不照實說, 往後只會更難說出口。

    謝小眉也驚奇道,“那敢情你倆早就認識啊?”

    傅時夜︰“我們......”

    “我們不僅早就認識, 還合作過呢。”白晝再次搶在他之前開口,一個眼神掃過去,看向傅時夜, 眸里卻沒有絲毫笑意。“我帶的那個團體Jusniper,之前跟傅老師有過舞台合作,還要多謝傅老師,幫忙提攜後輩們。”

    她面朝傅時夜走近兩步, 皮笑肉不笑, “只是以前怎麼沒听過, 傅老師原來,應該姓裴的麼?”

    傅時夜看著她,然後輕輕皺眉,“我姓傅。”

    他自然听出白晝話里的質問,可這回答,卻讓裴家幾人頓時臉色微變。

    謝小眉連忙轉開話題,催促道︰“好了好了,菜都上桌了,快去洗洗手,咱們開飯,不然一會兒菜都涼了。”

    等相繼入座時,白晝被裴爺爺喊過去,在他身邊位置落坐,顯然老爺子挺喜歡這晚輩的。而傅時夜,想也沒想,坐過去拉開白晝身邊的椅子,坐下。

    白晝略微一僵,都不敢朝他看一眼。

    或許是隱瞞倆人關系的心虛,無論旁人一個眼神或者一句話,都會在她心里被放大,生怕被看出點什麼端倪。

    但好在,裴家沒有白家祖宅那些繁瑣規矩,一家人吃飯時,氣氛很是和睦,並不在意誰該坐什麼位置。見大家沒在意這邊,白晝下稍稍側頭看他一眼後,隨即撇開臉,一副倆人不熟,關系疏遠的樣子。

    視線時不時落在斜對面的秦奕心和裴雲盛身上,白晝在心底無聲嘆息,媽媽和裴叔叔在一起的樣子,的確和跟爸爸在一起的樣子大有不同,這會兒,眼楮里都是帶著真切笑意的。

    裴雲盛待秦奕心的確極好,體貼又耐心,听說都是認識很多年的老同學了,這也不存在裝不裝樣子,況且,老人常說,看一個男人值不值得托付,看他父母就知道。

    裴老爺子和謝小眉倆人教養出來的兒子,想必也都是不差的。白晝莫名想到傅時夜曾經跟她提到父親的那些事情,想起他說爸爸是英雄時的眼神。

    這會兒坐在這兒,卻心緒難安,這種腦殘劇情節,也真的太狠了吧,電視劇都已經不這麼演了。

    坐在傅時夜另一邊的謝小眉,熱情高漲,不停地給大家布菜,生怕孩子們沒吃飽似的。重點關心對象,就是傅時夜和白晝倆人。

    一個是長大後才認祖歸宗的親孫子,一個是有可能成為兒媳的愛徒的女兒,極大可能也就是孫女兒了。秦奕心和裴雲盛的事情,雖然沒明說,但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等倆人慢慢相處,放下憂慮,水到渠成地走到一起就好。

    “閃閃丫頭啊,多吃點兒,瞧你瘦得。”

    “謝謝奶奶,您也吃。”白晝捧著碗,卻食欲不佳,明明都是些愛吃的菜,這會兒吃在嘴里,如同嚼蠟。

    她極力忍住不去看身邊的傅時夜,只覺得坐在這飯桌上,也是坐如針氈。

    旁邊的裴老爺子,到底是幾十年風風雨雨經歷過來的,自然看出白晝的心不在焉,以為她初次來拜訪難免不自在,不免要多關心她些。

    “閃閃丫頭也是獨生子女吧,你們這代啊,就是獨生子女多,不像咱們以前,一家子兄弟姐妹,熱鬧得很。”

    “我這兩個孫兒都要大你好幾歲,以後啊也可以把他們當哥哥,都是自家兄妹。”

    白晝聞言,眼角抽了抽,一時不知如何接話,只好笑了笑。

    自家兄妹?......抱歉,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听到兄妹這個詞了。

    默默扒著碗中米粒,但身邊的視線讓人有些難以忽視,然而,除了身邊這道視線......她抬眼,對面裴霄一臉不善,眼神冷冽。

    很明顯的敵意。

    也是,如果秦奕心和裴雲盛再婚了,那就等于,裴霄有了個後媽?而她,有了個後爸?

    唉,頭痛。

    本來之前就認真思考過,她也知道裴雲盛有個兒子,也做好了跟這位繼兄和平相處的打算,可是......往往事不如人願。

    怎麼想,都沒想到傅時夜居然和裴家有這一層關系。這下她還哪有心思去和繼兄好好相處,真是煩死個人。

    連坐在對面的秦奕心,都察覺她的不對勁了,“閃閃,怎麼了?”

    “啊?”白晝恍然抬頭,“哦,就是那個,想到公司還有好多事,在想怎麼處理......”

    秦奕心疑惑,“之前不是說今天可以不用去公司嗎?”

    “嗯......本來不用去的,剛臨時收到消息,下午得去趟公司。”

    “是嗎?”秦奕心難掩疑惑,現在孩子大了,陪伴的時間也越來愈少。

    倒是裴老爺子呵呵一笑,“年輕人就是該好好奮斗,好好做事業,那趕緊吃飽,下午才有精神好好工作。”

    一頓飯下來,看似和樂,實則白晝心不在焉。

    午飯後,白晝便要告辭,裴家老爺子和謝小眉都不舍,但不能耽誤孩子工作,只得叮囑以後常來。

    倆人起身要送出門口,白晝連連擺手,讓長輩送像什麼話,倒是傅時夜站起身,“我正好也要去公司一趟,一起走吧。”

    他素來不會在家多待,謝小眉倒也沒挽留,怕惹孩子不高興,便接道,“那成,你倆也順路。”

    一路出來大門,倆人沉默不語。

    院子外道路寬闊,這大院里都是獨棟小別墅,面積寬闊,足以看出職位都不低。

    裴家大院前停著數輛車,白晝本與秦奕心同來,這會兒打算直接把車開走,再打電話讓司機來接人就是。

    看也不看傅時夜,徑自走向車子,卻被人攥住手腕。

    傅時夜攔著人,“坐我車走。”

    “放開。”白晝想也不想,就甩手掙開。她這會兒冷靜不下來,也不想和傅時夜吵架。

    “我們談談。”傅時夜自然不會就這樣松手,白晝的劣根性他很清楚。

    白晝偏開頭,“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松手。”

    倆人拉扯時,身後忽然響起一道聲音,“看起來,你們關系,也不簡單啊。”

    回頭,就看見剛出大門的裴霄。

    其實,如果他默不作聲,或許這兩人根本不會發現他,但作為軍人,光明磊落是品性,不屑于偷听牆角。

    白晝暗自抽手,這回傅時夜倒沒和她較勁。

    裴霄也是冷淡性子,跟誰都熱絡不起來,和倆人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對于白晝,他忍不住明確表露出,並不歡迎她和秦奕心的意思。

    不過,別看成天在部隊待著,就以為他嘴笨,一旦開口,那可謂是相當毒舌,“真不明白你在想什麼,居然會同意這種事,這麼急著找繼父,你親生父親知道嗎?”

    傅時夜聞言皺眉,出言警告,“裴霄,別亂說話。”

    白晝目光冷冷看去,本來心里就有氣,被他這話一激,只會更甚。

    但人的成長,似乎有時候就是一件事,一句話的瞬間,或者,當明白自己並非可以一如以為那般為所欲為時,本身就是一種成長。

    對待許未萱,白昊或者聞嘉木他們,白晝可以毫無顧忌,因為心中沒有顧慮,可面對裴霄,她卻不能。

    因為知曉,如果她和裴霄鬧得很難看,秦奕心就會難做。

    她在乎母親,所以就有了軟肋。

    面對裴霄,就不能無堅不摧。

    白晝極力壓抑著怒氣,冷聲輕哼,“我挺喜歡裴爺爺和謝奶奶的,還有裴叔叔,但是你吧,還真讓喜歡不起來。”

    裴霄並沒有興趣和她打太極,言辭明確,“沒打算讓你喜歡我,而且,我也不想平白無故多個妹妹。”

    他態度很明顯,不支持裴雲盛再婚。

    白晝深吸一口氣,顯然無法再繼續溝通下去,怒火就要壓抑不住。但眼看傅時夜沒有先走的打算,又怕他再糾纏會被裴霄看出端倪,剜一眼去,拉開傅時夜的車,坐了進去。

    白晝沒打算和裴霄抬杠,這點倒是讓傅時夜意外,但同時,更加皺眉。

    她都肯忍氣吞聲,那就說明,有多看重秦奕心和裴雲盛的事情。

    傅時夜冷冷看來裴霄一眼,繞過車身,坐上駕駛位,驅車離開。

    路上,白晝一言不發,直到認出行駛路線是回他家時,才忍不住開口,“我要去公司。”

    傅時夜不答,沉默開車。

    “傅時夜!”她忍不住提高音量,“我說我要去公司。”

    他眸光一定,干脆在一條僻靜路上,靠邊停下。然後轉頭看向白晝,“那就在這兒說。”

    白晝坐直,“你瘋了?被媒體拍到怎麼辦?”

    傅時夜︰“那就回家,你選。”

    白晝氣急,伸手拉門,但忘記車內下鎖根本拉不開,又回頭瞪傅時夜,“你現在別惹我,我這會兒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吵架。”

    傅時夜看了看她,不再說話,啟動車子,徑自朝明嶼公館駛去。

    白晝的反抗直接被無視,等車子停下,她卻不下車了,“大白天的我們一塊兒進去,你是覺得狗仔都失業了嗎?能不能不鬧了,被拍到怎麼辦?!”

    傅時夜俯身過去,替她解開安全帶,“被拍到就公布戀情,這不挺好。”

    他下車,直接繞到另一側,拉開車門,攥著人手腕拉下來。

    白晝捂著臉,四下環顧,“我自己走,你松手!”

    懶得與她爭論,傅時夜徑自拖拽著人進門,他這會兒臉色相當冷,連耐心都少了幾分。

    關上門,他垂眼,“上次沒和你說,是因為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大問題,你想你母親後半生能有歸宿,裴家的確是不錯的選擇,但是,這跟我們倆在一起,並不沖突。”

    白晝差點氣笑,“不沖突?他們倆結婚,那我們成什麼了?堂兄妹!”

    傅時夜皺眉,扳正她肩,再次糾正,“我姓傅。”

    “戶籍也不在裴家,我只是會定時去看望老人而已,不算裴家的人。”

    白晝推開他,“那也掩蓋不了你們是血緣親屬的事實!”

    傅時夜看了她一會兒,臉色陰沉開口,“所以呢?又要和我分手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