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 50 章

    年假結束, 又再次開啟忙碌的工作日程。

    Jusniper的幾個行程通告由喬可遇和李明亮在跟, 白晝這這段時間以來, 全心撲在新節目上。

    按照她的構想, 本意只是給Jusniper拍一個團綜或者紀錄片,但在跟公司團隊幾番討論下來, 構設倒是越來越大。

    算是一種全新的大膽挑戰,由Jusniper七名成員共同擔任MC,一檔綜合挑戰、逃脫、游戲類真人秀。每期會邀請不同嘉賓, 每期都有不同的任務, 這無論是對Jusniper來說, 還是對華芒來說,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戰。

    首先,Jusniper七人是唱跳偶像歌手, 非專業主持人,在主持方面肯定是弱項,所以,得詳細規劃,這檔綜藝如何開展,如果費盡千辛萬苦拍出來後, 連回本都不行, 那不就白忙活了嗎?

    連續一個月, 團隊經過專業的可行性分析, 最終通過多方商榷, 定下節目主旨和市場定位。白晝又要馬不停蹄地去拉贊助, 談合作平台,以及尋找合作的團隊。

    華芒傳媒在影視制作方面是行業標桿,但在綜藝電視節目方面,並不算強項,所以這個項目要單獨做起來是相當困難,必須得尋找更專業的合作方,專業的導攝團隊。

    雖然出品人和總制片人是掛的郭鴻博和李捺的名字,但白晝仍然擔任實際上的總PD職務,概括制片人兼導演,從大的商務宣傳,內容運營,節目闡釋,確定鏡頭到財政監督預算,制作設備,各項技術等等全都要過問。

    即使她學的是相關專業,又自己混過娛樂圈,但實際上這些事情真正上手做時,還是累得夠嗆。

    盡管舅姥爺郭鴻博一直在給她提供公司上下的鼎力支持,如果真做成了,這也是華芒近兩年的全新突破。

    忙了將近兩月,一切籌建就緒,節目定名為《榮耀少年》,等Jusniper近期兩個通告趕完,差不多就要正式開錄。

    這兩月Jusniper的各種行程也是忙得不可開交,《Show Time》連續蟬聯了五周的第一順位,打破ShowTime的最高紀錄。

    根據media Traffic運營的United World Chart榜單最新一周數據顯示,Jusnipei首張專輯以總計2203000張販賣量連續四周佔領全球銷量榜第一位。

    自出道以來,可謂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黑馬,意想不到的成長速度。

    這樣的成績也讓白晝心里有底氣不少,在爭取資源時,口吻都能強硬許多。

    四月初,陪秦奕心過完生日,白晝這幾天都住在秦家,剛好工作告一段落,只等下周《榮耀少年》開錄。

    車上,白晝乖乖地穿著小裙子,讓自己看上去名媛淑女些,坐在秦奕心身邊。

    “媽媽,你的老師是不是就是那個,以前國家隊很厲害的那個歌唱家,叫什麼謝小眉的那位老前輩?她會不會很凶啊?”

    秦奕心笑她,“不會,老師很慈祥,也很喜歡孩子,以前我每年去拜訪老師的時候,你是從來不願意去的,這次怎麼突然感興趣了。”

    白晝撅嘴,“那時候小嘛,□□歌的老前輩對我來說,哪有小伙伴們有吸引力,而且,以前你自己也沒想過,又一天老師可能會成為未來婆婆吧?不然你肯定抓也要把我抓去拜訪的呀~”

    “又胡說。”秦奕心伸手戳了戳她腦門。

    白晝抱著她胳膊,笑嘻嘻,“哎呀媽媽,害什麼羞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是談過戀愛的大姑娘了,外婆總在我面前夸裴叔叔多好多好,人又踏實可靠,對你又貼心,還是人民解放軍,嘖,果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

    秦奕心嗔她,“你這丫頭,一會兒在裴爺爺和謝奶奶面前,可別瞎說。”

    白晝︰“知道啦知道啦。”

    軍區大院內,裴家是一棟獨立的復式小樓,裝修風格簡單大方,亮堂堂的,一看就很有革命氣息。

    但其間不乏有許多令人眼前一亮的小細節,還有種滿花花草草,生機勃勃的院子,都是奶奶謝小眉的杰作,這是位相當熱愛生活的老藝術家。

    秦奕心和謝小眉在客廳說話,裴老爺子帶著白晝四處參觀。

    白晝在一間有門匾的房間內,門口題字寫著‘功過堂’,房間里沒有任何家具擺設,四面都是展櫃,細細看下來,幾乎佔滿一整面牆的,各種獎狀,還有展櫃里的獎杯和勛章。

    有謝小眉從藝生涯得到的各種獎項,也有裴老爺子戎裝生涯的大小勛章,還有兩個兒子和孫子的各類勛章,還真是根正苗紅的一家子,為國立功,保衛祖國。

    白晝邊看邊感嘆,說實話,她身邊沒有從軍的朋友,也沒見過這麼多勛章,都是國家褒獎幾等功幾等功的,一面驚嘆,一面回頭問裴爺爺,“爺爺,這為什麼叫功過堂啊?應該叫功勛堂才對。”

    裴老爺子雖從軍幾十年,但為人並不嚴肅古板,相反,給白晝感覺是個相當有趣又和藹的老爺爺。老人家年輕時高強度訓練和執行任務時受的各種傷,上年紀後,身體各種毛病也就多,從前年退休下來,如今休養在家。

    “人生在世,誰能無過呢?都是有功有過的,你看,這櫃子里,還有爺爺當年寫過的那些檢討呢。”

    “真的嗎?”白晝好奇湊過去,發現那幾格櫃子里,還真是有好些篇檢討。

    老爺子也是有趣,但凡別的人,只怕藏都來不及,他還將這些檢討都收藏起來,“裴霄?這是小學的檢討嗎......”

    裴老爺子順著她視線看過去,“裴霄啊,那是爺爺的大孫子,現在總參一部任職,一會兒就回來了,別看他現在凶巴巴不苟言笑的,小時候也是個調皮蛋,可能鬧騰了,你看你看,這好張紙,都是他的檢討呢......”

    爺孫倆聊得甚歡,裴家爺爺不像白茂德那麼威嚴,待小輩們極為溫和。還給白晝介紹後院里,自家種的小菜園子,“丫頭你看,這有豌豆,還有萵筍和菠菜,都是我和你謝奶奶自個兒種的。想當年,爺爺還在部隊那會兒......”

    謝小眉瞅了眼後邊菜園子里的倆人,不禁搖頭,“你看你看,老頭子一講起以前在部隊那些事兒,就滔滔不絕的,恨不得講個三天三夜,可得把你家丫頭煩著。”

    秦奕心陪著老師坐在院子里,一塊兒摘著四季豆,“不會,閃閃沒听過這些,听得新鮮著呢。老首長平易近人,哪個小輩不喜歡他?”

    這會兒時間還早,家里就兩位老人家在,但白晝倒是一點也不無聊,她還真沒見過自己種菜的院子呢,老爺子教她挖萵筍,平日里什麼都不會做的大小姐,這會兒玩的新鮮得很。

    謝小眉在國家音樂學院執教多年,當年也是秦奕心的恩師,秦奕心可謂是她最喜歡的學生,天賦高,學習好,如果不是當年那樁聯姻退隱,秦奕心若是一直不放棄事業發展的話,如今的成就肯定超過她這個老師。

    當年秦奕心和自己兒子戀愛那會兒,謝小眉就高興的不得了,但沒想到陰差陽錯的,倆人生生錯過那麼些年。

    “G,我去打個電話問問,都快中午了,雲盛和裴霄怎麼還沒回來呢。奕心你先坐會兒。”

    秦奕心忙道,“沒事老師,你別跟我客氣,又不是第一回來。”

    謝小眉起身去客廳打電話,秦奕心獨自坐在庭院里,靜靜地摘著一籃子新鮮的四季豆。

    裴霄回來時,推開大門,就看見庭院里的石凳上,一個婉約的側影。

    女人雖至中年,但保養得不錯,一眼就能看出優雅知性,春日陽光臨近午時,暖洋洋地照射下來,落在她米色的毛衣裙上。

    她一定是位慈愛的母親,裴霄想。

    可惜,卻不是他的母親。

    他的母親,在他還小的時候,就和父親離婚,遠赴國外生活,也拋棄了他。

    察覺到有人進門,秦奕心轉頭看去,年輕的男人,一身正氣凜然的軍裝,站在門口,有些逆光,看不清帽檐下那雙眼楮,但卻能感覺道冷漠的視線。

    她微微一笑,站起身打招呼,“是小霄回來了。”

    裴霄看著她,沒有應聲,給人的直覺就不怎麼和氣,顯然對她是不歡迎的。

    氣氛一時間顯得有些尷尬。

    好在謝小眉已經打完電話出來,忙道,“小霄回來了,餓了沒?快去樓上換身衣服,你爸和堂弟也快到了,咱們馬上就開飯。”

    見到謝小眉,裴霄才稍稍斂眉,“不換了,吃完飯就要走,下午還要去部隊。”

    謝小眉又道,“這麼忙啊?那先去洗手,客廳有水果,餓了先吃點兒。”

    這會兒,裴老爺子也剛好帶著白晝從菜園子那邊過來,看見裴霄,老爺子指著人對白晝道,“你瞧,那個老擺著張臭臉的家伙,就是檢討書的主人。”

    白晝順著看去,門口的軍裝男人個子很高,寬肩長腿,背脊筆直,或許因常年訓練,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冷著臉,看上去有些難以接近。

    不過,看著顏正條順的,白晝也就配合點點頭,夸一句,“挺酷的。”

    可視線對上,卻能明顯感覺到,對方不怎麼友善,冷冷看了她一眼,走進去了。

    裴老爺子撇嘴,對白晝道,“咱不理他,那家伙在部隊待慣了,跟木頭人似的,無趣得很。”

    白晝笑著點頭,裴家爺爺可真好玩兒,謝奶奶人也好,雖然這家大孫子有點減分,不過總體還是很好的,媽媽如果真的和裴叔叔在一起了,肯定也會很幸福的。

    謝小眉喊來家政阿姨把摘好的一籃子四季豆拿走,轉身招呼人先進客廳坐,“咱們先去客廳坐會兒,雲盛和阿夜他們也馬上到了。”

    白晝先扶著裴老爺子進去,秦奕心跟著後面幫謝小眉收到庭院里石桌上的東西。

    想到什麼,偏頭問道︰“阿夜是雲靖的那孩子嗎?”

    謝小眉點頭,有嘆氣,“是啊,唉,這孩子從小沒見過我們,他媽媽臨終前才能讓孩子認爺爺奶奶,但這孩子不親我們啊,對他來說,爺爺奶奶和剛認識的陌生人一樣。我們這心里頭啊,對他總覺得虧欠,想彌補也不知道怎麼彌補。”

    秦奕心安慰道,“當年雲靖執行任務犧牲,那也是誰都無法預料的意外。老師,你也別太難過了。”

    “這麼多年了,再難過也過去了,就是心疼我這小孫兒,從小就沒父親......”提到這些往事,謝小眉只有嘆息,“如果當年,我和老首長不反對雲靖和傅聆結婚的事,說不定,這孩子也是從小在我們身邊帶大的,不至于在外頭受那些苦......”

    秦奕心對此也是感概萬千,安慰了好一陣,待老人家情緒平靜,倆人才進客廳。

    家政阿姨已經在往餐桌上菜,裴雲盛還沒回來。

    幾人坐在客廳沙發,老爺子慣例過問裴霄一些近期工作的情況,裴霄端正筆直地坐在沙發,挨個回答。

    白晝無聊地托著腮,正猶豫要不要掏手機出來玩玩,但是好像有點不禮貌。

    門口處終于傳來動靜,是裴雲盛的聲音,“爸,媽,我們回來了。”

    隨後,另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爺爺,奶奶。”

    聲線低沉,清潤又好听。

    白晝聞言,抬頭——

    看著門口進來的倆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

    傅時夜?

    對上她的視線,傅時夜也是一愣,顯然沒料到白晝會在,但僅僅短瞬,隨即恢復常態,挪開目光。

    裴老爺子和謝小眉連忙笑呵呵起身,卻是掠過了裴雲盛,朝小孫兒熱忱招呼,“阿夜回來了,最近是不是工作特別忙?累不累啊?怎麼看起來又瘦了些?”

    謝小眉拉著人好一陣端詳,旁邊裴延也忙道。

    “要不等忙完這段時間休個假,回家住些時候,讓你奶奶多做點好吃的,給你補補身子......”

    裴老爺子說完,又興高采烈地介紹,“誒,對了,阿夜,這位是秦奕心阿姨,你奶奶當年最喜歡的學生,這是秦阿姨的女兒,白晝,小名可好听了,叫閃閃,比你小三歲,叫妹妹。”

    謝小眉也笑呵呵道,“其實啊,大家應該應該都認識我們阿夜,現在可是國民偶像,喜歡他的小姑娘特別多......閃閃,你應該認識吧?你們年輕人喜歡上網,網上好多他的新聞來著。”

    被點到名的白晝,視線仍舊沒從傅時夜身上移開,但臉色已然有些不好,是在極力忍住,才保持著理智和清醒。

    從剛剛從傅時夜進來時的反應,白晝就明白過來,他好像並不意外。

    以白晝的聰明,就已經將一些畫面結合想通了,那次吃飯,見到秦奕心和裴雲盛那次,傅時夜應該就已經知道這麼個關系了,但他卻什麼都沒說。

    所以,現在是什麼個情況?傅時夜本應該姓裴?而她媽媽可能會和他大伯結婚?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傅時夜和她,就成了親戚?

    以前私下總喊他哥哥,這回,還真他媽要成她的哥哥了?

    白晝正在驚愕之際,被秦奕心輕輕拍了拍肩頭,詢問她︰“怎麼了?”

    顯然是剛才過久的直視,和表情有些不對,白晝回過神,緩緩站起身。

    裴霄似笑非笑看她一眼,“你們家不是開傳媒公司的嗎,沒見過明星?”

    大家聞言,轉頭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