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 49 章

    而他臉還未湊近時, 白晝已經眼疾手快地, 揮手出去。

    啪一聲, 聞嘉木白皙的俊臉上,立刻印出五指紅印。

    雖然一只手腕被他抓住,但另一只手沒忍住,想也沒想,就揮了出去。

    聞嘉木偏了下頭, 沒動,低眼看向她, 眼神微微有些變了。

    白晝看得出他臉色不好,但氣勢絲毫不弱, 完全沒有一點心虛地瞪回去︰打的就是你,看什麼看。

    靜默半晌,氣氛冰到極點,但聞嘉木難得沒發火,緩緩松開她手腕, “算了。”

    少見他這麼大度, 白晝更感詫異,而聞嘉木接著一句。

    “看在我們將來會結婚的份兒上,我容忍你。”

    白晝︰“???”

    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是什麼意思?眼神明顯在說︰看在你以後是我新娘的份上,這次就赦免你。

     !簡直無語。

    “那您千萬別容忍我。”白晝忍不住再推他一把, 拉開距離, 一臉警惕, “聞嘉木,我勸你恢復正常,我不吃這套。”

    聞嘉木看著她,莫明其妙地笑了下,緩緩道,“我發現,你這個樣子似乎比生氣的時候,更有趣。”

    白晝差點沒忍住一拳就招呼上去了,果然,就是想換著法子捉弄她是吧?

    至于聞嘉木說的喜歡,不好意思,一個字不信。

    再說了,這世界上,喜歡你晝姐的人多了去了,難道姐姐我還挨個喜歡回去嗎?

    抵達洪福園陵後,白晝和聞嘉木下車,同行過去,跟在長輩們身後。

    倆人氣壓都很低,誰也不跟誰說話。

    但不少視線掃過聞嘉木的臉,再用異樣的眼神看向白晝。

    沒辦法,聞嘉木這種常年不曬太陽的病嬌死宅,皮膚白得快趕上女孩子了,她其實沒用多大力,但他臉上的紅印就是那麼明顯。

    被好幾道奇怪的視線看來看去,白晝心里有些煩躁,忍不住又轉頭瞪聞嘉木一眼。

    剛好對上他看來的視線......他居然還有心思笑?

    真夠陰險的。

    大意了,沒料到聞嘉木也有這麼不要臉的一面,為了整她,簡直不擇手段。

    白老爺子自然也注意到聞嘉木臉上的巴掌印,臉色沉下來,正要朝白晝開口,卻看見小姑娘下石階時,腳下高跟鞋輕輕一崴,下一瞬,被聞嘉木伸手扶住。

    老爺子頓了頓,忍下話,轉開視線。

    白晝被他扶著站穩後,就要甩開聞嘉木的手,卻被他用幾分力攥住。

    耳邊傳來他低聲一句,“不想挨罵的話,就配合一點。”

    呵......從小挨罵長大的,我會怕挨罵?白晝剛要反駁回去,轉眼瞥見許未萱的扭曲的小臉,心思一動,開始心安理得地讓聞嘉木扶著。

    看著許未萱一副氣得咬碎銀牙的小模樣,心情瞬間好上不少。

    ****

    年假還有兩天結束,白晝前段時間工作安排得滿滿當當,這連著玩了幾天,反而整個人越來越沒精神,居然開始思念工作了?

    每天打打游戲,或者跟朋友們出去聚餐,要麼在微信群逗逗Jusniper的小男生們,

    白晝︰【孩子們,好多天不見,有想姐姐嗎?!】

    李明亮回復最快︰【老大,矜持一點】

    江鈞︰【沒】

    魏星洲︰【想了】

    路星河︰【同上】

    陸之南︰【想了的話有紅包嗎?】

    司承琛︰【姐姐,快發個紅包我就告訴你實話!】

    白晝︰【[微信紅包]李明亮不許領!】

    李明亮︰【晝姐!我想死你了!好想好想!我也要紅包!】

    白晝︰[微信紅包]

    你已領取紅包︰0.01元

    李明亮︰【???!0.01你也好意思發?!】

    白晝︰【那這樣,你隨便發個數,我肯定回你一個後面多加個零的數。】

    李明亮︰【[微信紅包]來,怕你啊 】

    白晝已領取微信紅包100元

    白晝︰【謝謝李助理的紅包,新年快樂!】

    白晝︰【啊手機沒電了,我關機了,拜拜!】

    李明亮︰【???】

    緊跟著被少年們一連串的【哈哈哈哈】刷屏——

    逗完李明亮,白晝愉快的返回主界面,點開傅時夜的對話框。

    那麼多天沒見面,當然少不了跟傅時夜發發信息打打電話,不過他回信息是真的惜字如金,幾個字幾個字的往外蹦,最後白晝忍不住打電話過去,但一般還是她自己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白晝想了想,編輯一條信息過去,【今天又有人跟我表白了......[美女的煩惱.jpg]】

    發完看著屏幕,居然沒有立馬回復?再發一條過去。

    【本來不想告訴你的,怕你有壓力,畢竟,雖然你女粉絲多,但是我的追求者也很多哦~】

    還沒回復?呵,傅時夜。

    【認真想一想,那個人也蠻帥的,他還想親我來著......】

    傅時夜︰【我來找你?】

    白晝看著屏幕,差點笑出聲,連忙打字過去,【不用,我打了他一巴掌】

    傅時夜︰【地址】

    白晝一慌︰【真的,我真打了】

    傅時夜沒再回,白晝剛松一口氣,下一秒,他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完了,這種玩笑開不得,忘了傅時夜那狗脾氣了。

    電話接通,聲音放軟,“喂,哥哥~”

    男人低沉的聲音從手機傳出,“在哪里?”

    “我在家啊。”白晝老老實實解釋,“剛跟你開玩笑的,這不是你半天不回我微信嘛~”

    傅時夜︰“我過去,還是你出來?”

    “......我剛真開玩笑的。”听著他這語氣,白晝開始琢磨,開個玩笑至于這麼大反應嗎?

    “嗯?”男人一個語氣詞的反問,都顯得極有氣勢。

    白晝“......我去找你。”

    行吧,言不由衷就是她本人了。但掛完電話,想到要見到好些天沒見的人,又難掩雀躍的心思,立馬從床上翻爬起來,開始化妝換衣服。

    下樓跟管家打了招呼,中午不在家吃飯,從車庫挑了輛車,直奔傅時夜家。

    明嶼公館是一如既往的安靜,白晝直接輸密碼進去,在書房找到人。

    傅時夜今天穿的很休閑,淺灰色的毛衣,坐在窗戶旁厚厚的地毯上,旁邊有一壺茶,和兩本書,添了幾分平時不常見的溫潤清雋。

    冬日里的懶陽在他頭頂映射出一圈光暈,抬眼時,略窄的雙眼皮褶起,烏黑的瞳孔像夜空摘下的璀璨星辰,眼神深邃又深情。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呢。

    “哥哥~”

    傅時夜放下吉他,伸手接住撲進懷里的人。

    小姑娘眼里亮晶晶的,漾著光,她似乎永遠都是明媚的,熾熱的,朝氣蓬勃的。

    傅時夜撥開她額頭兩縷跑亂的碎發,“想親你的那個人,打他了嗎?”

    嗯?開口就是這種問題嗎?白晝摟著他腰,眨了眨眼,乖巧點頭,“打了。”

    “怎麼打的?”傅時夜低頭看她,面上表情很淡,看不出喜怒。

    白晝干脆伸手,在他臉上輕輕一拍,示意,“這樣打的。”

    傅時夜眼神依舊毫無波瀾,頓了會兒,抬手揉了透她發頂,“很乖。”

    “那我這麼乖,有沒有獎勵啊?”白晝感覺他不像生氣,但也沒有很明顯高興的情緒,她跪坐著,撲過去摟著人腰身,下巴擱在他胸膛上,目不轉楮地盯著眼前一張俊臉。

    傅時夜︰“要什麼獎勵?”

    白晝想了想,抬起小臉,笑吟吟看著他,“你親親我。”

    說完,視線轉到他耳朵上。

    ......現在耳朵居然不紅了?

    在她視線移開那剎那,傅時夜眼神明顯變得幽深許多,只可惜,白晝視線轉太快,沒看見。

    她話音落下,傅時夜扶在她背後的手掌就微微用力一托,隨即低下頭去。

    唇齒相觸,傅時夜算克制力道了,但依舊吻得很重,總帶著股強勢又霸道的氣息。

    白晝下唇被他吮得有些發麻,偏頭躲開,然後抬手推他,有些不滿地抱怨,“不是這樣親。”

    一般親近時她極少有叫停的權力,但如果她乖的時候,傅時夜心情好,就會對她百依百順。

    被推開時,傅時夜輕輕皺眉,看著她。

    白晝重新捧住他臉,很有耐心地再次糾正,“你輕一點兒,溫柔一點兒,接吻不要這麼用力。”

    其實四年前,就教過他無數次,但傅時夜卻永遠學不會似的,他的吻就跟人一樣,又凶又狠。

    偏偏所有人都只看見他屏幕上,那副高冷禁欲的模樣。

    這樣一想,又有點莫名的小開心,世人看見的傅時夜,只是其中一面,而他更多的,不為人知的那些面,只有她一個人知道。

    “重來。”傅時夜拉開她的手,再次低頭。

    “唔......別咬,唔......”白晝不知不覺中,攥緊了他胸前的衣服。

    這狗男人就是故意的吧,越不讓他用力,他就吻得越狠,白晝耐心差點被他磨光,被勒得呼吸愈發困難,“你......停下,到底會不會啊......”

    傅時夜笑著松開她,待人喘口氣歇息一會兒,“剛才是練習,現在可以驗收了。”

    白晝︰“......?”

    想躲但躲不開,差點忘了,獅子是不會吃素的。

    一個纏綿的深吻下來,白晝有些七葷八素的,也不知缺氧導致,還是被傅時夜撩暈了頭。

    這狗男人,越來愈會了。

    後來,傅時夜靠著落地窗,白晝靠在他懷里,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白晝隨手拿起傅時夜手邊的紙張,好像是曲譜,應該是他方才寫下的一些靈感片段,“你之前在寫曲子嗎?我會不會打斷你靈感了?”

    傅時夜低頭看著她,語氣認真又正經,“再親一會兒,靈感會更多。”

    白晝︰“......!”信你個鬼。

    干脆轉移話題,“哥哥,你這幾天都在家嗎?沒出去玩兒啊?”

    傅時夜點頭,“嗯,初幾錄完通告後,就休息了。”

    白晝又問,“你不回家嗎?”

    見傅時夜微愣,白晝又道,“爺爺奶奶不是在國內嗎?過年應該回家陪陪老人的,就像我爺爺,還有外婆,一到節假日就特別重視,因為家里的晚輩們都會放下其他事情,回家團聚,老人家就特別高興。”

    “別看我爺爺平時凶巴巴的,過年這段時間,兒孫們都圍著他,他可高興了。”

    傅時夜安靜地听她說著,最後摸了摸她腦袋,“嗯,過兩天就去看爺爺奶奶。”

    不知想到什麼,白晝突然坐直,“明年,明年我要跟你一起去?”

    傅時夜一愣,“嗯?”

    小姑娘沖他笑得又甜又暖,“明年我去你家給爺爺奶奶拜年,你也來我家拜年,好不好?”

    傅時夜落在她頭頂的手,僵了一瞬,才把人重新摟入懷里,“好。”

    他知道這句話的含義和重量,所以才震驚和動容,新的一年明明才剛開始,卻已經無比期待下一個新年。

    白晝掙開他手臂,將人拉起來,“走,咱們出去玩兒,這麼好的天氣,待在家里多浪費。”

    傅時夜不置可否,其實只要和她在一起,任何時候都不會覺得是浪費。但白晝說要出門,那就出去。

    即便他的身份,出門並不方便。

    因著放年假,經紀人助理都不在身邊,倆人吃過午飯後,全副武裝,興沖沖地出了門。

    當然,全副武裝的主要是傅時夜,黑色大帽檐的羽絨服,帽子,口罩,墨鏡,圍巾。

    好在冬天冷,被嚴嚴實實裹得不露一寸肌膚,也不會像夏天那樣顯得怪異。

    白晝換了件跟他同款的羽絨服,石英粉,一頭烏黑長發扎成高馬尾,精致漂亮又朝氣。

    倒不敢真的往鬧市區跑,開車去了郊區一個景色好,人不多的地方。

    但能這樣穿著情侶裝,大搖大擺的出門,感覺特別好。

    連登山這種無聊的運動,都不覺得無聊了。

    剛到半山腰時,有個漂亮的空中玻璃棧道,四周青山遠黛,有紅楓和綠葉,也有山頂堆雪的枯枝。

    白晝站在玻璃棧道上,笑容明朗。

    傅時夜心下一動,拿出手機,對準白晝,“別動。”

    白晝疑惑,“你要拍我嗎?”

    “嗯,設個手機背景。”傅時夜舉起手機,但在按下那一瞬間,白晝忽然轉身。

    拍出的照片是女孩的背影,哪怕穿著羽絨服,也不顯臃腫,只露了一點側顏,轉身時馬尾甩出一個漂亮的弧度,陽光正好,灑落在她身上,像山間的精靈。

    拍完,白晝去看他手機上的照片,“原來我的背影也這麼好看......”

    但一抬眼,見傅時夜皺眉不悅,白晝連忙摟住他腰,解釋道,“如果不小心被你工作人員看到手機怎麼辦?反正你知道這背影是我就好啦,而且你看,這張拍得特別有意境啊,非常文藝小清新......哥哥拍照超好看!”

    好不容易哄著傅時夜將手機放回兜里,白晝轉身就發現新的趣事,扯著傅時夜袖子,“你看你看,那邊白馬城廣場有活動,好熱鬧的樣子,我們也去看看吧?”

    白馬城廣場正在舉辦的游園活動,大家都帶著各種動物的面具,可愛又好玩,重點是,面具一戴,誰也不認識誰,太適合他們玩了。

    爬了一半的山也不爬了,倆人又原路折返下山,去廣場買面具。

    白晝在攤前猶豫不決,小鹿的面具好看,粉紅豬的面具也可愛,啊——都好喜歡!

    在她糾結來糾結去,遲遲下不來決定時,傅時夜直接拿了兩個付錢,拉著人就走。

    白晝都沒來得及看清,他到底拿的什麼動物的面具。

    等戴上後,她轉頭,看著傅時夜的面具,再看看鏡子里自己的面具,發出靈魂質問。

    “為什麼別的情侶都是戴什麼小兔子,小貓咪,小熊......而我們,戴牛頭馬面的頭套啊?”

    傅時夜︰“因為特別。”

    白晝︰“......”牛頭馬面的組合,能不特別嗎?

    生活不易,小白嘆氣。

    雖然戴著滑稽惡搞的面具,但不妨礙白晝的好興致,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明目張膽的牽著傅時夜在廣場瞎逛。

    前面過來一組南瓜馬車,和游園會的各種穿動物裝的演員,白晝和傅時夜也停下腳步,遠遠地看熱鬧。

    他們並不往人群里擠,大家都湊前面去圍觀時,周邊便空蕩下來。

    白晝轉頭,雖然隔著面具,但感覺到傅時夜好像是想事情,她捏了捏他手,問︰“在想什麼?”

    傅時夜稍微側過頭,牛頭面具朝向她,“在想有一天,不用戴面具,和你一起站在陽光下。”

    白晝也轉身朝向他,“會有那一天的。”

    “嘿!”一道聲音突然打斷倆人說話,“小哥哥小姐姐,可以給你們拍張照嗎?”

    一個圓臉小姑娘揚著笑容,舉著手中的單反,看上去挺專業的,應該是攝影發燒友,“你們的面具很好玩兒。”

    傅時夜沒出聲,他的聲音辨識度很高,不能被認出來。于是白晝點頭,“好啊,要擺什麼姿勢嗎?”

    “你們隨便就好。”小姑娘並不要求他們擺什麼特別的姿勢,舉起單反聚焦。

    白晝和傅時夜隔著面具,對看一眼,倆人牽著手,面對面站著。

    她還沒想好擺什麼姿勢時,傅時夜已經微微俯身,牛頭的面具和馬臉的面具,就接吻的姿勢,被相機抓拍下來。

    天穹蔚藍,寬闊的廣場上,游園會的隊伍和人群背影被虛化,成了遠處的背景。

    照片里,男生個子很高,微微朝女生彎腰,女孩即使穿著羽絨服也顯得縴秀,情侶裝的羽絨服,惡搞的牛頭馬面頭套,此刻也現得甜蜜又可愛。

    隔著面具的親吻,雖然看不見倆人的臉,但這張照片卻莫名的,看著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