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喬可遇︰【那我們官博上是不是也轉一個?】

    白晝︰【不轉, 我們不引導方向,免得被懷疑買營銷, 你安心過年假吧,目前形勢很穩定。】

    Jusniper這邊的情況, 足以讓白晝快樂地度過新年,現在該頭疼的是白昊。

    A.G現在的風評可不怎麼好, 大多是因為對JS表現得太主動,被罵倒貼, 或者游戲環節表現太做作被罵。

    反正, 一旦失去路人緣, 大家想要罵你時, 什麼事都能成為借口,不管你實際錯沒錯。

    直到白家的新年團圓宴席上,白昊依舊頭痛。

    白晝倒是開心愉悅地給各位長輩敬酒,老爺子對她最近的表現算是滿意,少不得夸贊了兩句,順便問了她之後的工作計劃,“听說你又要策劃一檔新節目了?”

    白晝︰“提案已經通過董事會審核了,年後就開始籌備。”

    老爺子點點頭, “嗯,不錯, 你舅爺爺說, 布莉娜對你的贊譽很高啊。”

    白晝偏頭瞧了眼某人的臉色, 笑容更燦爛了, “因為不想讓爺爺失望嘛,家族培養我這麼多年,總得拿出點真本事來,否則,就成了虛有其表了。”

    對于幾個孩子中,這回僅有白晝得了老爺子夸獎,白赫東神色也頗為自豪,可隨後,白明就笑吟吟開口了,“閃閃,看來在華芒玩得很開心啊。”

    一句話不咸不淡,不動聲色間就挖一個坑,暗指白晝去華芒是在玩。

    白晝放下筷子,認真看向白明,“小姨,我沒有在玩,我很認真對待這項工作。”

    頓了頓,補充道,“就像未衡表哥一樣,都是在認真工作,怎麼能說是在玩呢。”

    她話音一落,斜對面的白赫樓就接話道,“是啊,明這話不對,閃閃去華芒後工作態度可是很認真的,晰晰啊,你是姐姐,以後閃閃在工作上有什麼不懂的,要多教教她。”

    白晰本安靜地在用餐,忽然被提到,便抬了下眼,對白晝一笑,“好的。”

    這回,換白明冷哼了,她這二哥也是有趣,明顯就是想拉攏白晝這邊一起對付她罷了。不過,他家那閨女白晰學的是珠寶設計專業,手頭上那間珠寶公司雖然做的不錯,但和娛樂行業並不相通,還教人呢。

    “晰晰辦事是穩妥,也應該多抽些時間多教教昊昊,好像昊昊最近遇到點兒小麻煩是吧?”白明指的是這次JS和AG的輿論事件,也在暗指你自己親兒子在華芒混得可不怎麼樣,還有空夸別人。

    白昊皺眉,“沒有麻煩,一點小事而已。”

    白明笑得溫和,“是嗎?我看最近網上對你帶那個女團罵挺厲害的,要需要幫忙的話,就跟家里說,別硬扛著。”

    這小姨可真煩,專會揪人錯處,盯上就不放。白昊有些無語,也懶得和她解釋。

    在對于白明的態度上,白晝倒是難得和白昊同一個態度,“小姨,娛樂圈的事兒你就不懂了,黑紅也是紅嘛,再說了,我和昊哥哥是公平競爭,我們不靠家里的關系也能把工作做好。”

    不等他人回答,白昊就冷哼一聲,抱怨︰“還什麼公平競爭,舅爺爺一路給你亮綠燈。”

    白晝瞥他一眼,難得幫他說次話,結果對方還不領情,知道白昊指的是新節目的事兒,她策劃的Jusniper新團綜被公司通過,而之前白昊就想做團綜,但好像提案沒通過。

    “我的提案都是走常規程序,上交董事會定奪的,你如果也想做,也可自己策劃上交董事會啊。”

    白昊一噎,“嘁,誰稀罕啊,我們A.G可不靠綜藝,我們靠音樂實力。”

    白晝呵呵一笑︰“那行啊,等著看你們的音樂實力哦。”

    ****

    年初一到初三,是要陪白老爺子過年,之後兩天白晝去秦家待了兩天,陪陪母親和外婆。

    相對于在白氏祖宅的緊張氣氛,秦家的氣氛可就溫馨多了,外婆慈愛,舅舅也是個好脾氣的,舅媽性格開朗,除了表哥秦守是個智障外,其它都相當完美。

    “你是豬嗎?你先來救我啊,就你那技術還跟人剛槍呢?”

    “我救你干啥?救你得跟你一塊兒死,我把他打死了舔完包再救不行嗎?”

    “別搜了先跑毒啊,找輛車......”

    “秦守你腦子有坑吧?”

    倆人電腦打游戲,全程吵個不停,秦奕心時不時在旁邊斥責一句,“閃閃,怎麼能這樣說表哥呢。”

    老太太光是看著倆孩子玩的開心,自己也就開心,連忙維護,“阿守本來就沒有一點兒哥哥的樣子,小孩鬧著玩呢,你別總說閃閃。”

    她就一兒一女,兒女也都只帶了一個孩子,對著唯一的孫子和外孫女,老太太一直是溺愛得不行。

    沒一會兒,舅媽端著果盤出來,招呼秦守和白晝,“哎喲你倆打一上午游戲了,快去洗手來吃點水果,休息下眼楮。”

    游戲里白晝剛被扶起來,秦守坐著車上等她補血,結果白晝也不用急救包,一個手榴彈扔過去,把秦守連人帶車給炸了。

    秦守拍著鍵盤叫起來,“我去,你也太狠了吧!”

    “果然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看我下回還救不救你......”

    白晝︰“十局有八局都是我救你好嗎?!”

    秦守推開鍵盤,“不打了,走走走,吃水果,一會兒叫晴晴上線一塊玩兒。”

    白晝點頭,坐在外婆旁邊,拿起一塊火龍果,“行,我發信息問她玩不玩,讓薄易哥也來。”

    “他來?不行。”秦守立馬拒絕。

    白晝睨他,“你就會欺負晴晴,還不許人家哥哥來幫忙啊?”

    秦守立馬反駁,“不是,每回有他都降低我的游戲體驗你知道嗎?還得強制要求我們照顧你一個人,好的裝備還得給你,不要他來!”

    兄妹倆見面就懟個不停,一家人早就見怪不怪,但倆孩子隨口一聊,總能讓大人們扯到別的方面。

    舅媽︰“這小子,天天一口一個晴晴的,又跟人青梅竹馬長大,要是喜歡就追回來唄。”

    秦守嚇得一抖,手上的一片芒果啪嗒掉地上,“什麼?我瘋了?會喜歡那個女魔頭?”

    他這反應讓家里一眾人笑開。

    老太太想了想,搖了搖頭,“薄晴那丫頭是個好丫頭,但就性子太強勢,不體貼人,以後啊我們阿守還是找個脾氣好的,知冷知熱的人照顧他,我才放心。”

    白晝插嘴︰“人晴晴還看不上他呢。”

    頓了頓,老太太又道,“不過薄家那小子,倒是不錯,人品樣貌,各方面都好,對咱們閃閃也不錯。”

    舅媽也點頭,“這倒是,薄易那孩子脾氣好,一直對閃閃多有照顧,是個會心疼人的。”

    見老太太又把話題轉到薄易身上,秦守連連搖頭,“你們都什麼眼光啊?薄易哪里好了?一張撲克臉,外頭誰不怕他啊?”

    老太太瞥他一眼,“你懂什麼,人家那是可靠,反正怎麼想,都比聞家那個合適多了,奕心啊,你怎麼看?”

    秦奕心看了看自己女兒,嘆口氣,沒說話。

    白晝見話題扯自己婚事上,咽下芒果肉,連忙做個禁止的手勢,“打住打住,不管是聞嘉木還是薄易哥,都不是我喜歡的那款,你們別再亂點鴛鴦譜了。”

    秦守打擊她,“你喜歡的?那些小白臉小鮮肉啊?”

    白晝不屑和他爭辯,“嗤~我喜歡的人又man又帥,簡直A爆了好嗎?”

    秦守直翻白眼,“我看是B爆了吧,C爆了也行......”

    白晝踢他,“滾!”

    ****

    晚上,白晝黏著要和秦奕心一起睡,在被窩里講母女間的貼心話。

    “媽媽,你會和裴叔叔結婚嗎?”

    秦奕心一愣,“怎麼這麼問?”

    白晝抱住她胳膊︰“就覺得你們的緣分好神奇啊,當年被迫分開了,隔了幾十年,又再次走到一起......”

    “外婆跟你說的?”秦奕心轉頭,看著女兒,心中難免有些唏噓,好像不知不覺中,孩子真的長大了。她和裴雲盛的事情一直沒跟白晝細說,怕孩子接受不了,也怕會傷害到唯一的女兒。

    白晝靠在媽媽肩膀,認真回答,“我問過了,裴叔叔是很好的人呢,之前我爸對你不好,如果你跟裴叔叔在一起會很幸福的話,我肯定支持你的。”

    “媽媽,不要太在意旁人的看法,為自己活一回吧。”

    秦奕心有些動容,其實和孩子說這些似乎有些難為情,但是,白晝對她的理解和自持,是比任何人都重要的,“謝謝你寶寶,媽媽知道了。”

    “不客氣,咱倆誰跟誰呀是吧。”白晝笑嘻嘻窩進秦奕心懷里,“等過段時間,我也會帶我喜歡的人來給媽媽看的,你肯定也會很喜歡他,他特別好。”

    秦奕心笑著摸了摸她腦袋,“好,你喜歡的媽媽都喜歡,只有對你好就行。”

    頓了頓,她有忍不住擔憂,“但是聞家那邊......”

    白晝打斷她,“哎呀您就別擔心了,我會想辦法處理的,您別老操心我的事,放寬心,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戀愛。”

    ****

    初七這日,按慣例,要去洪福園陵祭拜奶奶。

    只是,白晝沒想到的是,聞嘉木居然也一同前往。

    當拉開車門,看見聞嘉木時,白晝愣了一瞬。倆人單獨一輛車,這樣的安排,簡直司馬昭之心。

    但這種場合,她只能默不作聲,坐上車。寬敞豪華的商務車中,隔板阻擋了前方司機和管家的視听,固定的桌面有點心和咖啡。

    聞嘉木今天一身黑西裝,短發搭理得很精致,他活得永遠都是那麼一絲不苟,除卻發病時在醫院躺著,會稍微憔悴外,平時任何時候看見他,都是一副儀表堂堂。

    白晝私下不止一次吐槽︰又不是明星藝人,那麼在意形象,活得真累。

    “你怎麼來了?”

    聞嘉木搖了搖杯中咖啡,眼也不抬,淡淡回她,“以我們的關系,我去祭拜奶奶,有什麼問題嗎?”

    我們的關系?什麼關系?白晝剛想反駁,但一時詞窮。

    這話雖然在她感覺有些不對,但也不一定是那種意思,既可以是他們有婚約的關系,也可以說青梅竹馬的情分,亦或是聞家和白家的關系。

    畢竟白奶奶也算看著聞嘉木長大,也挺喜歡這孩子。所以,聞嘉木一起去祭拜,也沒什麼奇怪的。

    白晝看了看聞嘉木,心里一直琢磨著怎麼解除這個婚約,幾欲開口,卻欲言又止的模樣,直到聞嘉木看不下去。

    “你想說什麼?”

    “......”小姑娘眼珠一轉,忍不住兵行險招,稍稍側過身子,轉向聞嘉木,“我忽然在想,你一直不肯提出解除婚約,是因為什麼。”

    “之前吧,我覺得你是故意在惡心我,但後來一想,不會有人這麼無聊吧?為了氣人,所以答應訂婚?這惡心別人的同時,不也惡心到自己了嗎?所以,我有了另一個猜想......”

    她故意頓住,遲遲不說下文,聞嘉木轉眸,看了看白晝,忽然勾唇,“什麼猜想?”

    白晝對上他的視線,“聞嘉木,你不會是,喜歡我吧?”

    她本來穩操勝券,打算用激將法惡心一下聞嘉木,眼神直視給他點壓力,可惜,聞嘉木看回來的眼神,更加直勾勾,一雙深潭似的眸子,讓她開始有些發虛。

    聞嘉木並沒有避而不答,就那樣直勾勾地看著她,然後點頭,“對。”

    白晝一愣,“什麼?”

    他似笑非笑的反問回去,“我就不能喜歡你嗎?”

    雖然沒幾次好好說話的時候,每次都是吵架,雖然以前總覺得她很煩,但是不可否認,白晝的確從小到大都是有名的美人兒,明眸皓齒的,漂亮得很直接,不需要慢慢發覺,她就是那種第一眼看過去就很漂亮的人。

    雖然從來沒給過她什麼好臉色,但聞嘉木也從不否認,白晝的確是他們這圈子里,很有個性的存在,她勇敢,大膽,張揚。

    像夏日里最刺眼的烈陽,而他不一樣,他像一潭沒有生機的死水,越接近白晝,就越被她的光芒炙烤,干涸得越快。

    所以很討厭她,想要遠離,卻又更想要接近。

    從小就用很惡劣的態度對她,或許是小男生的自尊心作祟,或許是愚蠢得不懂如何表達,確又想引起她的注意,或許,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動搖。

    他這樣的人,可能隨時會死去的人,怎麼能配得上她呢?

    聞嘉木的回答,讓白晝不可思議的笑了下,本以為他會一如既往的被惹生氣,會用更難听的話反駁刺激她。

    這是打算轉變新的策略了?

    “聞嘉木,你是有多看不起人?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你覺得這種話我會信?”

    用一連串的質問,掩飾方才微微一瞬的慌亂。

    聞嘉木︰“是嗎?”

    他緩緩將咖啡杯放回去,然後再次轉頭看她,忽然,朝白晝的方向俯身過去。

    雖然豪華版奔馳商務的空間寬敞,但到底只是一輛車,轉瞬間聞嘉木已近在眼前,白晝下意識地伸手,格擋在他胸前。

    “你干嘛?!”連聲音都掩不住的詫異,聞嘉木的轉變實在令人措手不及,“別逼我動手啊,你未必打得過我......”

    “不是不信嗎?”聞嘉木垂眼,看著她,“或許,我們接個吻,就能感受出會不會心動了。”

    ???

    不是,你他/媽有毒吧?誰要跟你接個吻啊?!

    白晝一臉見鬼了的神情,“你吃錯藥了?”

    聞嘉木瞥了眼她抵在胸口的手,伸手扣住縴細手腕,拉開,朝白晝俯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