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 46 章

    白晝這會兒和導演制片人等坐在一起, 是摘了墨鏡口罩的,露出一張精致漂亮的小臉,素顏都能讓人驚艷的程度。

    一般工作人員中極少有這樣的高顏值,哪怕女明星,大部分也不敢素顏示人,其實五官差異不大, 但是由于這個職業長期帶濃妝,脫離濾鏡後,皮膚狀態實在不算多好。

    但白晝她們這類千金小姐們不同,不需要每天濃妝艷抹,而且從小就是嬌生慣養長大的, 早早開始各種昂貴保養品伺候著, 她們這圈子里, 除了個別天生膚質粗一些的,其它大部分名媛, 各個都是一身細膩白皙的瓷肌。

    有時候,金錢是真的能堆砌出美貌來。

    白晝跟導演和制片人坐在一塊兒, 龔書意不知曉她的來頭,只是看這顏值,本能以為是新人演員, 頓時眼一橫, 估計當她是抱導演或制作人的大腿才能在這兒坐著。

    “說得好像你會拍一樣, 不知道有什麼知名作品, 說出來讓我去觀摩一下。”

    龔書意說完, 導演和制作人同時轉眼瞪過去,要不是看著投資人的面子上,這配角早就換掉了。“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這段戲你不能這麼演,到底能不能好好配合了?”

    “導演,我一直都是這麼演戲的,怎麼,現在才嫌我演得不好?想換人了?換她是不是?”龔書意視線瞪向白晝。

    白晝不接話,只是看著不遠處,和另一個男演員在候場的傅時夜,臉色明顯不怎麼好。

    雖然只是幾分鐘的鏡頭,但是這個女配角的不專業,在他們的演技烘托下,差距就更明顯了。

    她將劇本往膝蓋一擱,懶懶勾了下唇角,“這電影投資這麼大,挑選演員就這麼隨意的嗎?”

    導演皺眉,被質疑挑選演員的眼光,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也明白,這話說的是龔書意。

    一旁的監制怕這倆人起矛盾,連忙湊近白晝,小聲說,“這是柏意的林總捧進來的,而且龔老師在偶像劇方面人氣不錯,就幾分鐘的特寫鏡頭,就不用那麼嚴謹了吧......”

    本以為用投資人作為借口,說服白晝別太針對龔書意,結果監制話沒說完,白晝直接將劇本往旁邊一甩,“不用那麼嚴謹?林總的錢是錢,我們華芒的錢,就不是錢了?”

    她壓根兒沒有壓低聲音的意思,一句質問,引起諸多視線看來。

    監制一時不好開口,人華芒傳媒是大頭,投進來的錢的確不少,要是對質量和角色存疑,的確可以提出來。

    傅時夜也從那邊走過來,齊一鳴見一時半會兒沒開機的意思,連忙往他肩頭披了件厚外套。

    傅時夜看了眼白晝,再看向導演,“管導,這條重新拍一次吧,實在不行,可以不抓取正面,拍背影也行。”

    主要是龔書意面部表情太僵硬,還在用演偶像劇那套來拍電影,又擔心上鏡不夠美,明明應該是灰頭土臉的形象,她現在除了口紅是用的無色唇膏,顯示一下虛弱外,妝容精致得可以去走秀了,睫毛美瞳必不可少。

    在整個影片里格格不入。

    可傅時夜的話,讓龔書意立馬不滿,“你什麼意思?要掐掉我的正面鏡頭?我進組時可是說好的,明明有正面特寫!”

    傅時夜一貫的冷臉,連看都沒看龔書意一眼。

    龔書意又轉身面向導演,“導演!林總投資的時候可是說過的,我有幾分鐘的正面鏡頭!”

    導演一時有些為難,內心極度認同傅時夜的話,也知道龔書意這種表演形式入鏡困難,說了無數次都不肯改,可是柏意的投資人也的確不好開罪。

    “這個......”導演正要開口,被白晝打斷。

    “所以現在是怎樣?”她倏地站起身,語氣很冷,“讓我們華芒一線的藝人,在這兒陪一個小配角浪費時間?到底能不能拍了?不能拍就換人。”

    她原先抱著看戲的心態,可這會兒脾氣也上來了,因為心疼傅時夜,本來這段時間他就很忙,一邊要拍戲,一邊還有年底的各大晚會舞台要籌備,居然因為這麼個小配角,浪費時間。

    “換人?”龔書意冷笑,“那得問林總同不同意了。”

    倆人正面嗆上,導演和制片人都有些頭疼,一邊是華芒,一邊是柏意,兩大投資方,都不好得罪。

    結果白晝轉頭看了看龔書意,忽然一笑,“是嗎?那咱們就問問看好了。”

    說完,揚了揚手機,問︰“你打還是我打?”

    她這話,讓人一愣,意思是,現場打電話問柏意的林總能不能換人?

    這誰敢打啊?

    龔書意僵了一下,她和柏意的林總,是哪種見不得人的交情,只能自己知道,總不能當著大庭廣眾撒嬌央求吧?

    結果就在她遲疑時,白晝已經開始翻通訊錄了,“既然你不敢,那就我打吧。”

    導演和制片人對此都不阻止,兩邊都是不能得罪的,不如讓兩虎相爭,自斷勝負。

    傅時夜在旁邊椅子坐下休息,也不插話,捧著齊一鳴遞來的一杯熱水慢慢喝著,但眼神明顯帶著點兒笑意。

    小野馬的爆脾氣又上來了,這回看看誰倒霉吧。

    隨著電話接通,白晝直接開了免提,“林叔叔,下午好啊。”

    “喲,你這丫頭還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柏意林總的聲音傳來,導演和制作人都是听得出來的。

    龔書意立馬豎起耳朵,猜測眼前這漂亮的女孩,和林總是什麼關系,莫不是新歡?那自己不就危險了?

    “你張姨前幾天還抱怨說,你都好久沒來家里吃飯了。”而且听林總這語氣,似乎挺熟稔的,林總的夫人,不就姓張嗎?顯然不是龔書意想象中的那種關系。

    白晝笑著回應,“行,忙完這段時間就去蹭飯,對了林叔,今天是有工作上的事兒找您。”

    她看了眼龔書意,繼續道,“我在《青鋒》的劇組里視察,您也知道,我們華芒對影片質量要求嚴謹,我想林叔選擇投資《青鋒》肯定也是看中這個劇組的嚴謹態度,但今兒吧,遇到一點小問題,有位女演員呢,不肯好好配合,但想著這是您舉薦的人,還是得請示一下您,看看怎麼處理這件事兒。”

    白晝這番話說得還算是客氣,電話那頭,林總沈默了一下,隨即笑開,“什麼演員敢這麼大牌?我這人吧,有時候就是熱心腸,看到不錯的就喜歡舉薦給導演,舉薦的人多了有時候自己都記不清,這拍電影呢,你們華芒和管導才是專業的,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成,有林叔這句話,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白晝說完,視線掃向龔書意。

    後者顯然瞬間明白自己的處境,內心開始糾結,她要不要出聲提醒一下林總,可是那些暗中的交易,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她還在這個圈子混,就不能得罪這些資本家。

    這邊片場,導演制作人等雖然都在旁邊,但卻沒一人敢吱聲兒,只能听見林總繼續跟白晝寒暄。

    “這一晃幾年,你都能獨擋一面了,什麼時候我家那丫頭能有你一半的本事,我這個當爸爸的,做夢都要笑醒。”

    柏意的林總,和白氏合作還是不錯的,他女兒林涂也算白晝的朋友之一。

    白晝笑著回應,“兔兔還是很優秀的,您得多鼓勵她。那林叔,改日我再去拜訪您和張姨,就先不打擾您了。”

    又客套兩句,掛了電話,偏頭看向導演,“管導,林總的意思,大家也听到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這話一出,也就敲定了龔書意的結局,要麼好好配合,要麼直接換人。

    “龔老師,麻煩你一下,咱們這段得重拍。”導演這回也不需要看誰面子,直接頒布施令,“化妝師呢,按要求重新做一下造型,被關押幾天的俘虜能是這樣的形象嗎?”

    大家看戲的眼神紛紛投來,龔書意一時間有些難堪,她從出道起,背後就有金主撐腰,雖然不算大紅大紫,但一直也不需要瞧誰臉色,最近輾轉搭上柏意的林總後,還拿到這種頂級制作的電影資源,雖然只是一個配角,但在履歷上來說,含金量和那些無腦網劇,可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

    可是這個劇組,不僅不對她格外照顧,還總是挑挑揀揀,嫌棄她演技不行,簡直欺人太甚。

    一怒之下,龔書意撩挑子不干了,“不拍了,你們愛換人就換,一個配角而已,姑奶奶我還嫌屈尊了呢。”

    看著人甩手走後,導演和制作人也是很無語,在這個圈子里,鮮少能遇到這麼不帶腦子的人了。

    仗著運氣不錯,一直有金主撐腰,還沒被社會毒打過,才能這麼不知天高地厚。

    白晝簡直要忍不住笑了,真的,腦子這種東西,都成稀缺資源了嗎?她以為,能進這個圈子的,至少最基本的要求,應該就是人要聰明吧?

    雖然只是一個小配角而已,但這種大制作電影,哪怕只是一個小配角,龔書意不拍,還有大把的人搶著要拍。

    齊一鳴悄悄靠進傅時夜耳邊,小聲好奇,“這位到底什麼個來頭啊?回去後你給我透透底唄。”

    也好讓他有個心理準備,以後一不小心戀情曝光了,他得有應對的預案啊。

    ****

    白晝在劇組待了三天,算是分隔四年後,首次全程陪同傅時夜一起工作。

    其實和好後,看似兩個人感情很好,但也都知道,橫隔在彼此之間的,還是有看不見的阻礙。

    現在他們就像剛戀愛那會兒,留給彼此的是最好的那面,生怕一不小心,就再度失去。

    但接下來的年關,確確實實的忙碌,忙得沒有閑心去想那些事。

    傅時夜除了拍戲,還有春晚的邀約,而白晝這邊,得跟進Jusniper的行程活動,雖然是剛出道不久的新人,但接下的通告不少。

    另外還得籌備年後的二輯,以及團隊打算策劃制作一檔團綜。

    而年前還要錄一檔《周末娛樂家》的節目,當時應下,並不知道同期錄制的還有A.G女團。

    等到了和策劃團隊踫頭會議時,白晝看著會議室里的白昊和一排端坐好的A.G女團,不動聲色輕輕皺眉,帶著少年們在對面空位坐下。

    周末娛樂家的模式是由采訪加游戲環節組成,中間穿插嘉賓節目表演,大部分的重點是在嘉賓和主持人的游戲互動環節,以輕松搞笑和娛樂為主。

    策劃部門安排的游戲,是男女生分組搭配的形式,來完成游戲環節,最終選出一組獲勝隊伍。

    白晝看了眼對面的人,觸到白昊那隱含深意的目光,眸色一轉,抬指點了點桌面,“對于貴團隊的策劃能力我相當認可,只是有點小問題,我們怕是不能用這種男女生搭檔的CP組合模式來錄制游戲,我覺得直接兩個組合之間的PK會更合適。”

    策劃人看了眼白昊那邊,轉頭對白晝笑著解釋,“這也是為了節目的趣味性,觀眾們喜歡看,再說了,組合對戰的話,女隊不是吃虧麼?而且A.G這邊也都同意了......”

    听了這話,白晝挑眉,微笑回應,“首先,在我們團隊評估來看,Jusniper的粉絲並不喜歡看這種互動,其次,不早八百年前就在說男女平等了嗎?怎麼女隊就吃虧了?A.G九個人,我們七個人,而且四個游戲中,只有一個稍微跟體力相關的,其它全是需要動腦答題,覺得吃虧是因為沒腦子嗎?”

    她全程一副笑吟吟的模樣,看起來很好說話,可說出來的話,卻絲毫沒有留余地。

    “這個......”節目制的負責人有些為難,看向白昊那邊,“說實話,我以為兩邊都是同一個公司的,應該很好商量,怎麼......”

    明顯的影射,白晝緩緩收斂了笑意,也懶得繞彎子了,直截了當指出,“是同一個公司的,就必須要捆綁營銷麼?”

    一個女團,一個男團,中間還安排曖昧的游戲互動,傻子都知道打的什麼主意。

    “貴節目之前婉拒了我們,這會兒又找上門來,不就是有這方面的意思麼?當然,如果是我猜錯了,那我道歉,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頓了頓,白晝又看向白昊,“我想,A.G的團隊應該也不願意吧,大家都是想靠實力獲得大眾認可,都是不願意搞這些捆綁營銷的。”

    白昊對上她的視線,梗著脖子回到,“那當然不願意了,我們走的就是實力路線。”

    得到他的回復,白晝聳肩,“那就對了,既然雙方都不願意捆綁營銷,還是更改一下,別弄什麼男女搭檔了。”

    節目組依舊很為難,“不是,兩位經紀人,這就是個游戲互動,我們肯定不會亂發什麼通稿的,而且這所有游戲項目都設定好了的,如果要改得全盤推翻......您看這多麻煩不是......我們保證,絕對不會故意亂剪輯,就是正常玩游戲。”

    “別不是不敢吧?”白昊剛被白晝的反問將一軍,這會兒思緒繞過來,開始反擊,“妹妹,你對你這些隊員,這麼沒信心啊?還是說他們對我們家A.G有什麼企圖?就是一個綜藝錄制而已,你在擔心什麼呢?”

    白晝差點氣笑,企圖?分明是你們對Jusniper有企圖吧?

    正要反駁,忽然被旁邊的魏星洲在桌子底下扯了扯衣角,白晝下意識轉頭過去。

    魏星洲悄悄指了指手機,示意她看手機。

    白晝疑惑,打開手機,就看見Jusniper的工作小群里的消息,眸光微動,隨即輕笑著放下手機,看向節目策劃人。

    “那行吧,只有後期不亂剪輯,不故意朝某方面引導,我們這邊是沒問題了。”

    事情也就敲定下來,各自回了酒店,明天正式開錄。

    回去後,白晝又跟大家一起簡潔的開了個討論會,並且叮囑喬可遇和李明亮,錄制時要把Jusniper盯緊點兒,別讓人落單了。

    然後又對Jusniper的少年們道,“明兒你們自己也要多注意,盡量和對面保持距離,別被拍到什麼不好的鏡頭。”

    喬可遇皺眉,“我總感覺有點問題,這安排分明就是想捆綁營銷,咱們不該答應的。”

    白晝冷哼了聲,“那也得看他們團隊有沒有那個本事。”

    李明亮也在旁邊插嘴,“怕什麼,我覺得魏星洲他們這主意就挺好。”

    喬可遇還是有些憂心︰“但是,如果他們反其道而行之,不是要那些曖昧鏡頭,而是說Jusniper沒有紳士風度,對女生不照顧,借此來黑我們怎麼辦?”

    陸之南安慰她們,“放心姐姐們,我們心里有數,絕對不會中計的。”

    李明亮也覺得不是什麼大事兒,笑嘻嘻錘了陸之南一拳,道,“不過你們這群人小鬼大的家伙,想的點子也挺絕的,我都開始期待明天了。”

    白晝一揚下巴,“不虧是我帶出來的人......智商隨我。”

    李明亮,“是是是,厚臉皮也隨你。”

    白晝故意瞪他,“怎麼跟你上司說話的?”

    幾個少年也開玩笑,“你完了哥,得罪上司,以後怎麼混。”

    “開玩笑開玩笑嘛......”李明亮立馬慫,“來來來,咱們把作戰計劃再詳細安排一下,明天錄制可別出岔子了——”

    ****

    第二天錄制現場,本期主嘉賓就是Jusniper男團和A.G女團。

    舞台上,三位主持人站在中間,左邊是清一色大長腿高顏值的帥哥們,右邊是長腿細腰的漂亮小姐姐們,畫面可以說是極度養眼。

    因為場地和舞台布置的原因,要先錄制兩個組合分別的舞台表演,然後采訪完,各自要下台去換輕便的運動服,再錄下半場的游戲環節。

    舞台表演率先進行錄制的是A.G女團,歌曲是甜蜜風格,粉白的校服套裝,雖然是冬天,但仍不畏嚴寒地穿了短裙,露出一雙雙漂亮的大長腿。

    風格不突出,但也不會出錯。

    不過Jusniper的舞台就比A.G燃多了,金屬電音,整齊又帥氣的群刀舞,A爆的迷彩作戰服,輕而易舉地點燃全場,就從現場的觀眾反應來看,高低立現。

    接下來是錄打招呼和采訪的環節,一開始問題都是挺正經的,但快要結束時,主持人拋出最後一個問題。

    “據我所知,A.G是Jusniper同公司的師姐團吧?那麼想問問Jusniper的成員們,個人最欣賞的,是A.G的哪位成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