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 42 章

    這話吧, 看似開玩笑,可這語氣偏偏不是開玩笑的語氣。

    白晝當即就不客氣回一句,“不好意思啊,我來,是看你笑話的。”

    白昊身後跟著A.G九人女團和幾個助理,白晝身邊站著Jusnipei七個少年和助理們, 就氣勢上,兩方不相上下。

    早就听聞這兩位不怎麼合得來,但就這麼明目張膽的針鋒相對,還是少見的。

    白昊︰“口氣倒是不小嘛,那怎麼《周末娛樂家》的通告, 這麼容易就被我拿走了?”

    聞言, 白晝忍不住呵一聲, 敢情又是他搞的鬼?

    《周末娛樂家》算是老牌節目,每周一期, 基本邀請的都是當紅流量,本來白晝跟對方負責人都談得差不多了, 結果對方突然變卦,之前還費解,搞了半天, 又是白昊中途截胡。

    但輸人不輸陣, 氣勢上不能弱。

    “我不要的東西, 你要拿就拿唄。”白晝聳肩, 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但今晚的第一,不好意思,我們拿定了。”

    白昊笑得拍手,“行行行,一回就看你怎麼打臉了。”

    “走了,我們先去化妝間。”她懶得搭理白昊,偏頭對Jusnipei的成員說了句,率先越過人朝里走。

    白晝能這麼橫,但其它人不能,特別是這些剛出道不久的新人們,是不敢對經紀人擺什麼臉色,紛紛鞠躬打招呼,禮貌但疏離,客氣一下而已。

    A.G女團也紛紛回應問好,她們畢竟是藝人,就算經紀人表現出對Jusnipei的不喜,但她們又沒有討厭Jusnipei,而且都是差不多年紀的青春少年少女,見到顏值高的異性,是很容易產生好感的。

    等進了化妝間,造型師和化妝師開始給少年們做妝發。

    白晝坐下就拿出手機,不知道在給誰發信息。

    旁邊幾個少年邊做妝發邊聊天,“說真的,我一開始以為,白昊經紀人和小白姐姐是兄妹呢,名字很像......”

    白晝眼也不抬,插一句,“是啊。”

    幾人有茫然看向她,“啊?”

    “那是我堂哥。”白晝邊打字應。

    司承琛拍桌,“還真是兄妹啊?果然我沒猜錯。”

    “血緣上是這樣。”白晝發完信息,將手機望旁邊一丟,“但關系上不是。”

    “關系上,我和他是宿敵,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那種。”白晝站在魏星洲身後,說完,朝化妝師道,“可以給他在這里勾一個十字架,或者什麼簡單精致的圖形,對,就是這個位置......”

    魏星洲在鏡子里對上她視線,忍不住問,“你剛說什麼第一拿定了,要我們票數比AG低怎麼辦?”

    “呵,朋友。”白晝拍拍他肩膀,一副胸有成竹的氣勢,“咱們今天就是奔著第一名來的。”

    來上這個節目的基本都是偶像愛豆,唱跳藝人和歌手們,相對來說都是比較年輕化的,同期嘉賓名單都提前知曉,不存在來個大佬壓陣。

    而且她剛才還讓人打听了,今天現場差不多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女觀眾,所以,在這樣的優勢群體里,先不說歌曲舞台實力,哪怕是往台上一站,Jusnipei引起的尖叫也要比AG高的多。

    異性相吸的本質道理,而且Jusnipei的確也算完顏團,各個成員全都顏值在線。

    再說舞台實力和主打歌曲,雖然都是同公司制作,但是老實說,A.G的舞台比不上Jusnipei的舞台。

    她仔細了解過A.G,里面不乏有實力強硬的,但當時白昊為了搶佔市場先機,為了趕在她推出男團之前,很草率地就選出了出道成員,單個看顏值都挺好看,但綜合實力就很多跟不上隊的。

    有的個人風格太鮮明,有的光有顏值實力不夠,成團後也沒那麼和諧。

    而Jusnipei雖然比女團晚出道兩個多月,但這兩個月他們可沒閑著,內選比賽和高強度訓練,以及白晝挑人時的各方面考量,就成團後的人氣一路猛漲的勢頭來看,各界對這個新團的期待值是很高的。

    白晝給少年們的態度,很明確,“你們只需要記住,今天,必須拿一位。”

    “這是Jusnipei的首戰,結果只能贏,所以,請拿出你們百分百的狀態出來。”

    什麼樣的經紀人,帶出什麼樣的團隊。

    在信心方面,Jusnipei基本都是朝白晝靠攏的,她給少年們灌輸的概念也是︰我們態度謙卑,待人和悅,但是在心底,你永遠要相信,自己是最強的。

    “好,拿第一。”

    “放心吧PD,今晚我們肯定拿第一回來。”

    “小白姐姐,你和小喬姐姐呢,就在台下安心坐著,看我們如何打敗對手就行了。”

    白晝笑著點頭,“行,我在台下等你們好消息。”

    節目正式開錄,一共八個打歌舞台,除了Jusnipei和A.G兩個團,其余六個舞台,有四個是單人SOLO,有兩個是三四人的組合,也都是當下人氣不錯的。

    但說實話,單人SOLO除非是像傅時夜那種有硬核實力的,否則和團體battle現場唱跳舞台,是真的有點吃虧。

    《Show Time》今晚的陣容,可謂是顏狗福利。

    Jusnipei雖然是首次打歌舞台,但表現卻是當晚最亮眼的存在,全團清一色180 的大高個,整齊的黑色迷彩制服,攻氣十足的群刀舞,節奏盡在掌控中。

    十五至十九歲的少年們,皮膚也正是膠原蛋白充足的時候,舞台妝不需要多厚,輕薄更顯好膚質,男生的妝感不濃,精致即可。

    配合舞台加強了眼線,一如團名狙擊手的整體硬朗帥氣風,但又因各人五官和眼神,衍生出不同風格,或冷冽英挺,或陽光清雋,或溫潤澄淨。

    即使1080P的高清畫質鏡頭里,也是360°無死角。

    拿到當晚最高票,其實對白晝來說,不算有多驚喜,這本就在她預設範圍,要是他們連這個都達不到,那才會令她驚奇。

    但網絡人氣票選和現場實名投票,都是和第二名拉開較大差距,這點無疑是令人高興的事情,實力這東西,究竟有還是沒有,大眾的眼楮還是雪亮的。

    回到後台時,白昊剛訓完人,A.G的成員一個個耷拉著腦袋,在助理和保安的保護下,朝棚外走去。

    白晝向來不是什麼善良小仙女人設,這會兒既然踫到了白昊,少不得上前嘲笑兩句,“剛才是誰說要看我打臉來著?”

    問完,還拍了拍白昊肩膀,“臉疼不疼啊?”

    周圍沒人敢吱聲,更不敢笑,畢竟也很難說得清,這倆堂兄妹到底是鬧著玩兒還是真的有仇。

    白昊氣的不行,“你,你給我等著!”

    看著人甩臉就走,白晝心情莫名地好,她這堂哥吧,欺負起來挺有意思。

    《ShowTime》是每周直播,當晚結果出來時,網上就掀起一股對Jusnipei的討論熱潮,目前市場上很多MV拍攝制作精良,但實際現場live卻未必能達到那種效果。

    但很顯然,Jusnipei是獲得了現場觀眾的一致好評,還上了一個不小的熱搜。

    首戰告捷,為了給大家鼓勁兒,白晝干脆帶著全體成員去聚餐,算是給少年們的獎勵,接下來通告行程只會越來越多。

    這邊結束後,就有正式的記者招待會,又要準備去錄《idol放映室》,之後會面臨更高強度的練習,除了年關有個短暫的假期外,他們的行程基本是被安排得滿滿當當。

    ****

    在《idol放映室》錄制結束後,第一階段的宣發也做得差不多,接下來更多的是商務方面的接洽,和各種拍攝。

    白晝給Jusnipei的規劃是以長遠來打算,並不急于一時的功利,實力和音樂作品才松重中之重。

    這幾天JS在公司錄音,白晝終于得了空閑,就被薄晴拖去聚會上。

    她的確很久沒和薄晴、秦守他們聚一聚了,而且薄易回國這段時間,總說邀請他喝酒,但一直沒抽出空,想想還挺慚愧的。

    露天party上,十幾個男男女女,基本都是京貴圈里有頭有臉的公子千金們。

    好友們瞅見許久不見的白晝,嘖嘖感嘆,“可以啊你,現在天天帶著一群小鮮肉,春風得意啊。”

    “誒誒誒,你團里那些弟弟們,都從哪兒挖掘的?我勒個去,這顏值也太可了吧!”

    “晝姐,從今以後,你就是我晝姐,團里的弟弟下回帶出來一起玩兒啊。”

    也有男生表示不滿,“不是你們都什麼眼光啊?這種小奶狗,有哥哥我得勁兒嗎?”

    “就是,除了臉一無所有。”

    但這種時候,基本開口的會成為女孩們集火的對象,“滾滾滾,也不瞧瞧你們那磕磣樣兒......”

    “就是就是,除了錢啥都沒有,偏偏我們最不缺的也就是錢了......”

    “晝姐,來,敬你一杯,把魏星洲的微信推給我唄~”

    “我也要!我要江鈞的微信!晝姐,啊不!哥,晝哥哥!給我江鈞的微信吧求你了!”

    “......不是你們能爭氣點兒不?”薄晴翻了個白眼,一聲鎮壓全場。

    然後擠開薄易,坐到白晝身邊,摟著人脖子,“我晝姐一個電話,直接全隊叫過來!”

    末了,眨巴著眼楮望向白晝,“對吧?”

    “呵呵。”白晝拍掉她的手,滿臉嫌棄,“你們一個都甭想,我不會讓弟弟們羊入虎口的。”

    “不是你這日子怎麼回事兒啊?好東西不能獨吞!”薄晴說著轉頭尋求盟友的幫腔,“秦守,你說說你表妹啊,她藏那麼多小鮮肉還不肯和我們分享......”

    秦守秒慫︰“別,她不是我妹,她是我哥,我哪管得了她啊。”

    其實薄晴說完自己就絕對不對,不應該找秦守幫忙,應該找自家老哥。雖然血緣上秦守才算是白晝的哥哥,但實際上,白晝更听薄易的話。

    “哥,你管管閃閃,她小氣!”回身去搖薄易的手臂。

    薄易淡定抽出手,一把推在她額頭,“別鬧了。”

    “閃閃那是工作,作為經紀人,得保護自己的藝人,你們提這要求是在為難她。”

    這明顯在偏幫白晝說話,有其它女生不滿了,“怎麼能是為難呢?就一起參加個party嘛,認識一下而已,不經常也邀請那些小明星藝人一起聚會麼......”

    白晝立刻反駁,“G,性質不同啊,那有的人是自己願意多接觸這些社交,自己非要往名利場擠,有的人呢,就是單純的唱歌做音樂,演戲拍劇,不是人人都想走這些捷徑的啊。”

    她話說得含蓄,但大家也都明白她什麼意思。就像這群千金們鬧著讓她帶人來認識,心里頭打的什麼主意大家都懂。

    “反正呢,我帶的人,我得罩著,我們Jusnipei是走實力派路線的。”白晝率先警告,“先說好啊,誰敢打我的人的主意,那可就是跟我過不去了。”

    眾人無論是開玩笑還是試探,也知道見好就收,紛紛嘁了聲,“沒意思沒意思......”

    “就是,小白自從開始去家里公司上班後,越來越假正經了。”

    白晝笑嘻嘻道,“哎呀,這不是得長大,得成熟嘛,來來來我敬各位一杯。”

    都是一群人熟人,開點無傷大雅的玩笑,又是一陣嬉鬧。

    白晝已經喝了一輪,她酒量不算太差,但也算不得好,再次舉杯時,被薄易伸手攔下,拿走酒杯。

    “好了,今天不能再喝了。”

    他今天是被薄晴直接從公司拉出來的,鼻梁上還架著一副細框金絲邊眼鏡,看上去很有幾分斯文敗類的味道。

    酒杯被拿走,白晝敢怒不敢言,砸吧一下嘴,改喝果汁兒。

    正要說什麼,就接到喬可遇打來的電話,說是《周末娛樂家》那邊節目負責人,又來聯系Jusnipei的檔期,“咱們這邊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白晝皺眉,搞不懂這節目組怎麼反復無常的,之前因為A.G截胡,跟這邊談著談著沒了下文,這會兒怎麼又主動來邀約了?

    不過《周末娛樂家》算是比較有國民度的老牌綜藝了,能上自然是好事兒,雖然這態度有點兒迷,但這對Jusnipei來說是個機會,她這會兒有點暈乎,也沒多想,“那就答應唄,曝光的好機會,干嘛不答應。”

    喬可遇應該也是覺得上這節目曝光度不錯,並無異議,“行,那我回復那邊負責人了。”

    掛了電話,白氏順便掃了眼微信,剛才party開始時,少不了一波名媛合影的現場美照,往朋友圈發了幾張,這會兒已經收到好多點贊。

    順手點進去看看,就看到傅時夜居然也給她點贊了!

    心中一緊,在沙發上立馬坐直,後知後覺地回憶,剛才的照片好像都是女孩子吧?連秦守和薄易都沒機會出鏡,更別提在場的其它男生了。

    不過傅時夜只是給她點了贊,並沒發信息,一小時前的點贊,知道她在外面玩兒......到現在也沒法個信息打個電話問一下,不合理啊。

    點進傅時夜的朋友圈,還是空白一片。

    想了想,試著點開齊一鳴朋友圈,半小時前一條微博,兩張路透圖,配字是【連夜拍攝,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收工(大哭.jpg)】

    點開大圖來看,是傅時夜的一張側顏,和一張背影圖,好像是在一個拍攝場地,因為是夜色下隨便用手機拍攝的,有點模糊,看不怎麼清楚。

    但白晝還是一眼認出傅時夜的身影。

    奇怪,他最近在拍什麼?這麼晚還沒收工?試著小窗給他發個消息。

    閃閃︰【哥哥,你還沒回家嗎?工作結束了嗎】

    沒有回應,難道還在拍攝?正猶豫要不要問一下齊一鳴,但是這麼晚了,用什麼理由問呢?齊一鳴應該還不知道她和傅時夜的關系吧?

    薄易轉頭看見小姑娘捧著手機發呆,挑眉問她,“怎麼了?”

    “啊?”白晝回過神,“沒事啊,我就看一下朋友圈誰給我點贊了。”

    小女生就喜歡拍拍照發發朋友圈,薄易輕笑搖頭。

    剛說著,微信叮一聲,白晝連忙點開,傅時夜回消息了。

    傅時夜︰【還在拍攝】

    閃閃︰【拍什麼呀?怎麼這麼晚?】

    傅時夜︰【劇組提前開機,已經進組拍三四天了】

    閃閃︰【(驚訝.jpg)怎麼在年底提前開機?在哪兒拍啊?出省了嗎?】

    白晝頓時瞪大雙眼,傅時夜都進組幾天了,她居然一無所知?!最近的確忙得有點天昏地暗,雖然對經紀人的職責不陌生,對娛樂圈也不陌生,但也算是第一次自己親自捧人,一時間工作緊湊起來,還是稍微有點兒手忙腳亂,適應了一段時間。

    導致她都沒什麼時間去找傅時夜,最近好些天沒見了,只知道他年底的通告和行程安排得很滿。

    傅時夜︰【在靜北影視城】

    白晝剛要打字,傅時夜又發來一句︰【我這邊又開拍了,你早點休息,別玩太晚,晚安。】

    一句別晚太晚,讓她心頭一動,他在熬夜工作,而她在喝酒聚會......

    看著靜北影視城幾個字良久,又點出去,再次翻開齊一鳴的朋友圈,反復看了看那兩張路透圖,然後腦子一熱,忽然站起身,“你們慢慢喝,我先回家了朋友們,明天還有工作呢。”

    薄晴轉頭看她,一臉驚訝,有些不敢置信白晝居然也有為了工作而提前結束聚會的一天,“真的假的?你這就走啊?”

    白晝已經彎腰拿起包,對她們揮了揮手,“下次再聚,今天我請客,大家玩的盡興,拜拜。”

    薄易跟著站起身,“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你喝了酒又不能開車,我司機一直在外面等著呢,薄易哥你們繼續玩兒,走啦。”白晝連連擺手,溜得比兔子還快。

    身後還有薄晴和秦守他們的嘲笑聲,“小白這是要改邪歸正啊?工作有這麼大魅力嗎?”

    薄易看著她的背影,微微眯眼,直覺她的反應有點大,不像平時,手機慢悠悠在手中轉了幾圈,發了條信息出去。

    白晝飛快跑出來,直到坐上車,才松了口氣。

    對司機直接道,“先不回白京王府,去靜北影視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