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傅時夜喉結微動了下, 一個翻身,順勢壓過去,薄唇壓上去,凌亂了氣息。

    顯然在晨起時的反應,尤其明顯。

    許久後,待白晝有些喘不上來氣, 抬手開始推搡他時,才將人稍稍松開,聲音輕微帶著沙啞,“今天不用去公司?”

    小姑娘這會兒腦子有些七葷八素,思緒一片迷茫, 眸里帶著點兒粼粼波光, 又清又媚的模樣。

    直到听見他那句問話, 白晝才陡然醒過神,“要去, 一會兒還開會呢。”

    說著,她就要撐身坐起, 卻被箍著腰再次壓下,他低頭,張口在圓潤肩頭留下一圈印子, 牙齒叼著點皮肉, 有些細密的疼痛, 白晝忍不住一聲輕呼, 伸手推他。

    他眸子沉了沉, “玩我?”

    白晝略略心虛,原本推他的手改為揪著他胸口衣服,語氣帶點兒撒嬌的意思,“剛才沒忍住嘛......”

    耳邊听得傅時夜不輕不重的一聲,“是嗎?那我這會兒也不想忍了。”

    “不不不,不行。”白晝偏頭躲開他的吻,然後伸手捧著他的臉,認真道,“哥哥,你得忍住。”

    傅時夜單手撐在她頸側,一手已揉上雲團,盯著她,面色有些不善。

    白晝將他手移開,然後貼過去在他嘴角輕啄一下,笑得狡黠,“哥哥,一會兒我還得出席公司高層會議呢,你不是要去新藍衛視彩排嗎?”

    本來行程就忙,她不過是陳述事實。

    “一會兒洗個澡,就趕緊下來吃早餐哦,昨兒我定了東福記,應該馬上就送早餐過來了。”說完,白晝快速掀開被角,溜了出去。

    留下臉色愈發黑沉的傅時夜。

    等收拾好,坐到餐桌上時,已是半個小時後了,白晝抬眼,瞅向此刻衣冠楚楚的男人。

    猜他應該是沖了個冷水澡,或者硬壓下去的,自己解決沒這麼快。

    莫名有些心疼,又忍不住想笑,但嘴角剛翹起,便收到傅時夜警告的眼神,白晝立馬拉直唇線,斂起笑容,將一杯早餐奶遞過去,換上滿臉關懷,“怎麼看起來臉色不大好?先喝杯牛奶吧。”

    其實她多少存了點兒故意報復的心思,前幾天那回,他自己在床上什麼個德行,心里沒點數嗎?

    傅時夜不做聲,喝完半杯牛奶,擱下杯子,開始吃早餐。

    瞧著好像真生氣了?白晝想了想,移過去坐在他旁邊,沒骨頭似地往人肩頭趴,嬌氣地放軟了嗓子,“哥哥~生氣了呀?”

    傅時夜抬手隔開她,面上毫無波瀾,“別挨著我。”

    白晝因他這話,腦海里冒出一個[莫挨老子.jpg]的表情包,嘖。

    隨後就見傅時夜轉頭看過來,面無表情的吐出幾個字。

    “不想去公司?”

    “不......還是想去的。”白晝略頓,默默坐回原位,干笑兩聲,“事業要緊嘛。”

    ****

    Jusnipei正規一輯發行後,二十四小時點擊一路飆升,再加上背靠華芒這顆大樹,推廣力度是非常不錯,引起相當大的關注。

    雖然大部分點擊進來的,都是因為封面上七個美少年的超高顏值,但點進去後,基本對一輯是紛紛認可的,從MV制作的精良程度,歌曲中毒般的旋律和超燃的電音,以及整齊的群刀舞。

    無論視覺還是听覺都給人震撼一擊。

    當然,雖然目前這關注度,和一二線藝人還沒法比,但新出道的階段來說,卻已經是名列前茅了。

    畢竟這世上沒有一蹴而就的好事,得一步一步慢慢來,才能走得更穩更高。

    白晝剛翻看完最新的線上數據,喬可遇就火急火燎地找過來,“老大,我們好不容易跟新藍衛視那邊接洽的一個項目,被A.G那邊截胡了。”

    “截胡?”白晝皺眉。

    “對,應該白昊的團隊操作的,在跟我們搶項目,本來這事兒還在接洽中,他們不知道怎麼搭上那邊負責人的線,還在網上找大V爆料,說華芒旗下的A.G女團,可能參與錄制新藍衛視的元旦晚會。”

    本來A.G就先出道幾月,人氣目前肯定要比Jusnipei高,雖然是她們這邊團隊先談的,但最終選擇權在新藍衛視。

    若是不同公司,對方可能怕得罪華芒這種大公司,不會輕易更改,但如今,是自家內部搶奪資源,新藍衛視選誰都不會得罪華芒。

    如此一來,新藍衛視必然會選擇一個話題度和人氣都相對更勝一籌的A.G女團。畢竟Jusnipei這才剛出道,一輯反響不錯,但時間太短,還無法在大眾面前引起多大的反饋。

    對于白昊的這種操作,白晝倒是沒說什麼,圈子里資源就那麼多,不去搶不去爭取,資源是不可能主動砸你頭上來的。

    只要不是使用惡劣手段,正常競爭那是常態。

    白晝擰眉,“金芒衛視的元旦晚會不是也在邀人嗎?他們怎麼不去試試那邊?”

    喬可遇搖頭,“金芒胃口大,只要Universe,但目前國內就傅時夜和閔 辰,閔 辰的行程對不上,傅時夜已經答應了新藍衛視。”

    “听說A.G團隊已經去接觸過了,金芒衛視直接回答的就是,只要Universe,別的不要。他們台平台大,邀的都是高人氣的,就算需要陪襯的新人,也是捧他們台自己的人。而華芒一直合作關系比較好的都是新藍衛視這邊。”

    “行吧。”白晝擱下筆,拿出手機,“我再試著聯系一下新藍衛視這邊的負責人。”

    她正思索著有沒有什麼人脈,能和新藍衛視搭得上話,並且不會在她和白昊之間搖擺的,薄家兄妹並沒有娛樂圈產業,聞家倒是有,不過肯定是幫白昊的,說不定這次就有聞嘉木在搞鬼。

    否則就白昊自己,恐怕很難截胡成功,畢竟她們這邊已經談得差不多了,新藍衛視對華芒這個新男團其實還挺看好,否則這會兒不至于搖擺不定了。

    想了半天,還真沒有什麼不會被發現的助力,正要嘆氣,剛出辦公室門的喬可遇又轉進來。

    “老大老大,新藍衛視定下來了!定了Jusnipei!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白晝一愣,看了看手機界面,還沒撥出的電話,“定什麼?”

    “元旦晚會啊,說是安排在中間部分的時間段,給Jusnipei安排了一首歌的時間。”喬可遇有些興奮,她夢想就是成為職業經紀人,之前做過兩年時間的助理經紀,如今有機會,擔任Jusnipei男團的經紀人之一,自然是全心全意想把這個團帶好。

    不過,喬可遇對此有些疑惑,“不過,說來也奇怪,本來看起來A.G贏面會更大的......”

    剛提出疑慮,李明亮也敲門進來,“老大,傅時夜工作室那邊聯系我們說,元旦晚會上跟Jusnipei有個互動環節,需要溝通一下,這事兒是你們談好的嗎?”

    聞言,喬可遇也是一懵,然後下意識轉頭看向白晝。

    白晝倒是鎮定自若,從听到傅時夜這名字,大概就猜到是什麼個情況了。

    之前她就跟傅時夜提到過,當時他一直沒表態答應,但這種事上,他是不可能真的坐視不理的。

    所以新藍衛視在Jusnipei男團和A.G女團之間糾結時,必然是傅時夜那邊說要Jusnipei男團,還設計了互動環節,也就是要提攜師弟團的意思。

    “之前總選的時候傅時夜不是擔任的推薦官嗎?現在提攜一下師弟團,也沒什麼奇怪的。”白晝一本正經的解釋兩句,怕喬可遇再追問下去,挑開話題,“這事兒還沒跟Jusnipei的成員說吧?跟他們交代一下,然後和傅時夜工作室那邊對接一下台上互動的詳細安排。”

    並且對喬可遇強調,“畢竟是第一次上這種大型晚會,又是直播,如果唱劈了對吧?如果發生忘詞這個又該怎麼回應,通稿都要提前備好,整個風格和宣傳方案要明確,點位和內容你要安排好。”

    她們一向是不打無準備的仗,前期準備工作做得好,當天才不會慌。

    新藍衛視的元旦晚會,可以說是群星薈萃,熠熠星光。

    官媒已經預先發送了一組Jusnipei少年們的精修圖預告,雖然目前人氣不高,但顏值很能打,看圖點贊的人還是非常多。

    兩輛保姆車在入場口停下,Jusnipei的七位少年相繼下車,一道走上紅毯,妝發精致,統一制服吸楮又帥氣。

    其實目前認識他們的人並不多,大部分媒體連名字都喊不上來,但不得不承認,這組新男團顏值太硬核了,隨便拍個生圖都帥到飛起。

    白晝她們團隊是帶了御用的攝影師,一路跟拍,等晚會結束後必然需要一組熱圖做宣傳。

    七個少年雖然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大型晚會,但經紀人和助理全程跟著,打氣和鼓勵,給少年們足夠的安全感,紅毯上完全不露怯,表現非常不錯。

    陸之南甚至還對著白晝所在的位置,悄悄比了個耶,團里他年紀最小,也不想江鈞和魏星洲他們那麼端著,玩心未泯。

    白晝失笑,也不說他,畢竟雖然是一個團體,但她更希望每個人性格分明,有獨立的個性,將來就各人發展規劃上,也更有利。

    他們的節目是安排在一個抽獎環節後,傅時夜擔任開獎嘉賓,屆時會引出Jusnipei,同時介紹是華芒全新推出的新人男團,開獎之後,緊接著就是Jusnipei的舞台表演。

    也算是借助傅時夜的人氣,為Jusnipei打開一個路人緣的局面。

    至少,在今晚過後,能有更多的人,知道有這麼一個偶像團體的存在。

    元旦之夜的效果,顯然是比團隊預期的還要好,Jusnipei正規一輯上線後,在一個星期內,已經快速沖上各大音樂榜單的前幾名。

    當晚,白晝來不及等晚會全部結束,Jusnipei舞台結束後,一切事情就交給喬可遇和李明亮了,她得急忙趕回祖宅,連傅時夜的壓軸節目都沒能現場觀看。

    畢竟元旦這晚,白氏的家庭聚餐,她可不敢借口工作不回去。

    難得幾大家子齊聚,老爺子還是非常開心的,紅光滿面,剛好白晝這回動靜搞得不小,還被老爺子當面夸贊,惹得白昊翻了一晚上的白眼。

    白晰和白未衡倒是紛紛含笑敬酒,跟她道賀,但那笑容,客套得一眼就能看出。

    晚餐後,白晝每回自己房間,她習慣了晚睡,院里四處溜達一圈,消完食,還打算去書房找爺爺聊兩句,卻意外在書房外,听到老爸的聲音。

    她不敢出聲,好奇貼在門上去听。

    “爸,我家那丫頭,和聞家小子不怎麼合得來,我看這婚約,要不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