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我代表華芒傳媒娛樂有限公司, 正式宣布,男團Jusniper正式出道。”

    Jusnipei,分別有June、Junior和sniper的含義,七位少年狙擊手們,像六月的陽光一樣火熱,每一槍, 都能精確地狙中心髒,也可以簡寫成JS7。

    在火熱的掌聲和歡呼聲中,少年們站在舞台上,深深鞠躬。

    無聲的感謝,感謝舞台, 感謝粉絲, 感謝這個夢想啟航的地方。

    未來的路還很長, 現在,才正式邁開腳步。

    他們一定會, 一步一步,走到更高更遠的地方去。

    ****

    華芒傳媒本部 - 企劃會議室

    喬可遇將文件遞給白晝, 提出疑惑︰“Jusnipei官宣出道的新聞,昨天一直佔據熱搜,但這並不是我們公司操作的, 按道理來說, 就算《華芒寶藏箱》熱度挺高, 可畢竟只是公司內選的一個出道實錄, 目前粉絲絕對到達不了霸佔一整天熱搜的程度。”

    “感覺有點不大對勁。”李明亮接話, “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比如對家要搞我們?”

    白晝接過數據報告看了下,略沉思後,隨即放一旁,“沒有什麼對家會傻到這種程度,砸那麼多錢給對手買熱搜,既然目前對我們沒有壞處,那這件事就先不用管。”

    她拍了拍手,把所有視線集中過來,“今天的會議,主要說兩件事,關于JS7團體未來發展和規劃,以及個人的整體形象定位會。”

    在總選過後,出道人員確定下來,白晝沒有再繼續待在練習生分部,後續培養新人的事還是由原先的團隊負責,雖然也挺不舍那些孩子們,但她不是職業培養新人,這次花大量的時間精力,待在練習生分部那麼長時間,不過是因為和白昊關于華芒控制權之爭。

    同時算是試水,讓爺爺看看她的能力究竟到什麼程度。

    接下來她會直接以JS7主經紀人身份繼續跟進,直到明年底,看新人獎花落誰家。

    離開分部的時候,她只帶走了喬可遇和李明亮,這兩人工作上很得力,又跟了她一段時間,磨合得差不多,避免到本部又要重新選擇助理。

    喬可遇擔任JS的宣傳經紀,同時兼任她的助理,李明亮作為男生,擔任生活經紀和助理。

    本部的團隊比分部更加專業嚴謹,連會議室都要寬敞明亮許多。

    白晝例行開場,“首先,感謝本部的A&R團隊,商務總監,時尚總監和執行經紀,各位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會議,雖然JS7成功出道,但是接下來,我們要面臨的挑戰,還是相當困難的。”

    “眾所周知,目前國內行情,在偶像團體這方面,還是相對薄弱的,我們華芒也曾推出過偶像團體,但結果都看到了,沒有達到預期目標。當然,Universe是海外引進的不算在內,除了華芒,國內大大小小的娛樂公司,每年推出的男團女團多不勝數,但大部分團現在,連存活下來都是問題。”

    “所以JS7是華芒全新的一個挑戰和嘗試,如果前期局面沒打開,那麼接下來面臨的,依然是生存戰,沒辦法,目前整個圈態鏈就是不如海外,他們已經成熟的運作和產業鏈,而我們甚至連專業的打歌舞台都沒有。”

    “但是,這個市場必然會發展起來,現在各家娛樂公司都紛紛向這塊蛋糕伸手了,而我們,要想吃到這塊蛋糕,就要強勢地去侵佔市場,所以我們需要去打開一個新局面。JS7就是我們的精銳部隊,吸取前面先鋒部隊的經驗和教訓,JS7,必須一炮而紅。”

    只有JS7成功了,她在華芒的位置才會穩。

    “A&R這次制作的兩首歌,質量是相當好的,我希望在兩周內,錄制完音軌和MV,在元旦的時候推出。商務這邊,盡最大努力談兩個國民度高的綜藝......”

    這樣的會議,這段時間基本上是不間斷在進行,一個全新的團隊包裝和宣發,給公司也帶來一股新鮮血液,時間緊迫但大家卻信心滿滿。

    連續的連軸轉,導致好幾天都沒機會見著傅時夜。

    她有空時,他在忙,等他空了,她又在忙。

    這天開完會,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白晝想了想,沒有回白京王府,調轉車頭,朝明嶼公館駛去。

    最近白京王府安靜地不行,方氏母女肯定是不可能住進來的,自從媽媽回秦家後,平時就她和老爸倆人,白赫東也經常都是加班,回到家基本都很晚。

    一個人住城堡的日子還真孤獨。

    每次回到家,除了管家就是保姆,還不如去傅時夜那里。

    車子行駛在寬闊馬路,她忽然想到什麼,撥通電話,沒兩聲,就被接起。

    白晝率先開口,“薄易哥。”

    “嗯,不容易,還能想到給我打電話。”薄易的聲音通過手機傳出來。

    他那邊有小提琴聲,白晝猜他或許還在什麼酒會上,因為薄易在家的話,絕對不會有任何聲響,更沒有听音樂的習慣。

    “這不是最近太忙了嘛,要是不忙早就找你喝酒去了。”白晝在他面前一向笑嘻嘻慣了,哪怕薄氏集團的人總說自家老總是個冷門閻羅,可在白晝這兒,薄易就是鄰家大哥哥。

    薄易聞言輕笑,“行,等你喝酒。”

    寒暄兩句,白晝切入正題,“對了,薄易哥,昨天熱搜的事兒,是你弄的吧?”

    薄易︰“嗯,禮物,喜歡嗎?”

    白晝笑開,“哈哈哈我可太喜歡了,你都不知道,今天白昊見到我,臉都快氣歪了,說我買熱搜,但查我帳面,清清白白的,他再氣也沒話說了,G,早知道就該再氣他一句︰你讓你姐給你也買去啊。”

    要不是現在每筆資金走向,都被那麼多雙眼楮盯著,不然她早在第一期就開始買熱搜了,誰還缺這點兒錢似的。

    听著她嘰嘰喳喳說著,薄易也跟著彎了下唇,“這會兒忙完下班了?”

    “嗯,正開車回家呢。”白晝一面講電話,一面將車駛入明嶼公館的車庫。“不跟你說啦,我到家了,等忙完這陣,請你喝酒去。”

    “好。”薄易應著,掛了電話,回到客廳沙發坐下。

    “小易啊,女朋友催你回去了?”白赫東擱下酒杯,問。

    薄易拿酒給他再次斟上,“伯父說笑了,我哪來的女朋友。”

    平時寡淡的面上,難得帶著幾分笑意,和白赫東捧杯,品酒的心情都愉悅了許多。

    可倆人又好幾杯下肚,之前在電話里說到地方了的人,卻遲遲未進來,良久,他忍不住輕輕擰眉,問道,“伯父,閃閃最近都很晚才回來嗎?”

    “她啊。”白赫東抿口酒,有些嘆息,“自從上次跟我吵了一頓後,最近吃早餐連話都懶得跟我說,這些天不是又在忙她那什麼新男團嗎,回來得越來越晚。”

    白赫東話音剛落,管家就過來轉告,說接到白晝的電話,今天開會忙得太晚,去朋友住,不回來了。

    白赫東听完也沒說什麼,孩子長大了,他也管不住了。

    薄易壓了下眉,靜默幾秒後,擱下酒杯,站起來告辭,“今兒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伯父休息,改天再來跟伯父喝酒。”

    白赫東對薄易倒是很喜歡,年輕有為,模樣好,人品也好,如今就有這般成就,將來薄氏在他手上發展更是不容小覷。

    薄易告辭出來後,回頭看了眼白京王府,嘴角拉成直線,那丫頭方才還騙他說回家了。

    果然是長大了,膽子也越來越大。

    ****

    傅時夜這幾天,基本都在錄音棚忙到很晚,回到明嶼公館時,已經十二點多。

    保姆車在門口停下,齊一鳴正給他交接事兒,卻看見傅時夜家客廳亮著燈,挑眉問,“你家怎麼亮著燈?誰在啊?”

    傅時夜跟著轉頭,瞧一眼便移開視線,“沒誰,走的時候忘記關了。”

    表情淡定,沒有絲毫波動。

    齊一鳴將信將疑,“是嗎?”

    傅時夜嗯了聲,朝他揮了揮手,“明天不用來接,我自己開車過去。”

    “行。”齊一鳴應道,打著呵欠關上門,讓司機開車走了。他這幾天也卻實累得不行,要往常那勁兒,肯定是要跟進去看看的。

    傅時夜進門,視線便搜尋屋內,一樓雖然開著燈,但卻沒有人,二樓有電視機播放的聲音。

    換了鞋走上二樓,一眼就看見小客廳的沙發上,白晝抱著抱枕,窩在沙發睡著了。

    顯然洗漱過的,長發還有些濕潤,穿著霧霾藍的睡裙,露出一截縴細白嫩的腿,好在雖是冬夜,但屋子里暖氣開得很足,睡得還挺沉,似乎最近是真累了。

    一張小臉洗去鉛華,白淨又純真。

    她的可塑性很強,上妝時能又御又颯,卸妝後的乖巧樣子,也能懵懂且純情,像個不諳世事的孩子。

    傅時夜沒出聲,在她跟前頓下,安靜的看了好一會兒,才稍稍俯身,在女孩兒額頭輕輕一吻。

    然後拿來靜音吹風機,動作輕柔地將她尚且濕潤的長發吹干。

    此時的白晝,像洋娃娃一樣乖巧又精致,不吵不鬧,也不會突然消失。

    這樣真好,就這樣安靜地待在他身邊,哪兒都不去。

    Aurora,要一直這樣,乖乖地待在我身邊,知道嗎?

    如果你再什麼說要離開的話......我不會再心軟的。

    ****

    次日,白晝醒過來時,整個人陷在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冬日,暖陽,柔軟的棉被,睜眼就能看見一張帥氣得無可挑剔的臉,側耳能听見他胸膛強有力的心跳。

    她昨晚好像在沙發等著等著就睡著了,什麼時候被他抱到床上的,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白晝稍稍偏頭,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俊臉,滿心滿意的愉悅涌上心頭。

    太煩人了,一大早就接受這種帥氣暴擊。

    她剛一動,傅時夜也醒過來,未睜眼,只是搭在她腰上的手臂稍微收力,將懷里的人摟緊了些。

    “醒了?”男人的嗓音,帶著剛睡醒時的微微沙啞,性感到能讓耳朵懷孕。

    他手臂收緊時,白晝才發覺,腰以下光/裸細膩的觸感,不用多想,也猜到身上的睡裙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因睡姿翻滾卷到了腰間。

    男人的手掌緊密貼著後腰,輕輕摩挲著,帶著點兒癢意。

    她抬眼,看著眼前的盛世美顏,最後視線落在他修長頸脖上,漂亮又誘人的喉結近在眼前。

    白晝舔了舔唇,咽了下口水,然後一口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