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

    四周一片竊竊私語, 有人站出來明確指認,那路星河這次肯定是進不了出道組了, 也就等于少了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與路星河關系好的, 替他惋惜,關系不好的,心中忍不住高興。

    白晝沒立刻回應,而是問駱樂意, “還有呢?”

    少年在她目光中,稍有猶疑片刻,然後嚅囁開口, “沒、沒了,就听到這些。”

    半晌, 她看著那少年,有極短一瞬, 眼底似乎流露出些許失望, 隨後消匿不見,只是笑了笑, 問他, “證據呢?你有證據嗎?”

    駱樂意怔了一下,他當時听到那些對話,心里緊張得不行, 又怕被發現, 倉促就跑走了, 況且練習生身上基本沒手機, 都上交保管了,他除了自己听到,也根本拿不出什麼實質性證據。

    但她這一問,駱樂意似乎有點明白她的抉擇了。

    白晝並非是一昧地包庇路星河,也不是黑白不分,其實剛才,就已經想好了兩種解決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公開這件事,認可駱樂意的說法。

    但她給過駱樂意機會,讓他把事情說完,比如,路星河這麼做的緣由。可是他沒有說,他只選擇說出路星河違反規定,卻不說那些緣由。

    的確,路星河是違反了練習生合約,但並不是因為原則性問題,並不是私心作祟,而是確確實實的家庭有困難,而且,在沒有傷害公司利益的前提下,他外出工作,也都是非行業內的工作。

    這是可以被諒解的,說白了,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有人要針對路星河,這件事足以讓他失去這次出道竟演的機會。

    但如果有人要保他,這件事,那也就不算什麼事兒。

    駱樂意只把對路星河不利的說出來,卻沒有把听到的緣由坦白,或許是他沒听全,也或許是他不願說。

    但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如果剛才駱樂意說全了,那麼白晝會坦白這件事,會給路星河一定懲戒,給大家一個交代,但總選竟演依舊照常進行,如無意外,出道名額還是有路星河。

    可駱樂意沒有,他沒有說出那些隱情,那白晝也就沒有說出來的必要了。

    所以,她選擇了另一種處理方式。

    對,那就是包庇路星河。

    這世間可以相對公平,但不是絕對公平的。立場不同,觀點也會不一樣。

    在和路星河存在競爭關系的那些練習生來說,這樣很不公平,如果路星河淘汰了,那麼他們就多了一個出道位的機會,或許足以改變一生軌跡。

    可白晝需要站在更高的,決策層的角度來看,看綜合實力,考慮未來發展,推斷他們所能創造出來的商業價值,花了大量精力財力物力培養出道後,所能帶給公司的回饋。

    顯然,路星河要比鬧事的這幾個人加起來,還要有商業價值得多。

    她是商人,不是什麼正義使者,維護不了世界和平。

    他們追夢,她造夢。

    可是,你得明白,得看清楚,自身是否有那個實力,能夠與之匹配。

    她站在駱樂意面前,十六歲的少年還不是很高,她踩著高跟鞋,也就稍低小半個頭而已,四目相對。

    “或許是,听錯了吧?我怎麼不記得有這回事?”

    雖然她也可以說出那些隱情,但效果不同,如果是駱樂意說出全部隱情,那麼她不會否認,但駱樂意不說,那就干脆直接否認。

    因為,反正最終結果,是不可能淘汰路星河的,不是原則性錯誤,只要有同情心和同理心,都會選擇原諒,當然,被嫉妒蒙蔽雙眼的人不算。

    既然說與不說,最終結果都是沒什麼改變,那現在她沒必要承認這件事,將來作為別人攻擊路星河的一個借口。

    白晝又坐回椅子上,長腿交疊,手肘擱在扶手上,“當時在天台,我只是給路星河作了些心里開解而已,並沒有你說的這回事。”

    路星河愣住,忍不住想站出來,“白PD......”

    卻被白晝揚聲打斷,“你安靜。”

    她瞥一眼過去,氣勢威壓,“我在講話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斷。”

    等路星河垂下頭時,她才轉過眸子,掃視在場所有人,繼續道,“今天的事情,我非常生氣,這種關鍵時刻,你們的心思不放在竟演上,不放在舞台上,而在私下鬧事,還是你們覺得,這樣鬧一下,明天就能取得好成績了?”

    “再說一句不好听的,就算路星河明天不參與竟演了,你們就能確認,自己明天一定能站到出道位上去?”

    “我作為你們的總負責人,作為《華芒寶藏箱》的制作人,作為比你們年長的姐姐,我希望的是,能帶領你們,走得更遠,站得更高。”

    “你們在追夢,我亦然。你們的成功,就代表了我的成功,所以,我們理應是一體的,因為我們都有同樣的目標。”

    眼神威懾,氣場全開,她出身以及成長經歷,也算從小到大見識了不少風浪,再大的場合都不露怯,工于心計這種小伎倆,更是手到擒來。

    在這群小男生面前,運用自如。

    “你們都還年輕,機會還有的是,華芒不是只推這一個團體,接下來還會繼續培養人才,新的男團,或者SOLO出道,只要有實力的,華芒都會盡全力培養,”

    不是空口畫餅,這本就是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說到這兒,她站起身,緩步走到駱樂意跟前,目光凌厲,“你們想過如果有一天,機會就擺在眼前時,自己是否有那個能力和實力,去把握住這個機會呢?”

    白晝低頭看了眼時間,換個口吻,溫和下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但是,回去請每位練習生,自覺寫一份檢討,明早統一交給喬助理。同時,調整好自己的心情,認真對待明天的總選竟演。”

    班里的優等生和後門生,因為一點小問題起了爭執,為什麼絕大多數老師,都會偏袒優等生呢?

    因為這些小問題,不是原則性的問題,不是重大過失,沒有上升到人品人格的程度。

    而優等生能考第一名。

    但差生能嗎?或許也能,但可能性極小。

    這事算告一段落,由生活助理安排大家陸續返回宿舍,之後再加以安撫,又交代了明早特定給他們豐盛的營養早餐,剛柔並濟,打一巴掌再給顆糖,手段老套但勝在好用。

    當然,白晝自己也舒了口氣,幸好只是個十六歲的練習生,沒有太深的心思,如果是其他有心人,必然會有更周密的計劃和安排,到時恐怕就不好處理了。

    當晚,在公司開會到凌晨,除了第二天的總選很重要,接下來的行程通告更重要。確認出道組後,立馬要投入首張團專的錄制,能否一炮而紅就看接下來這幾個月了。

    次日,《華芒寶藏箱》總選,全程是直播方式進行。

    總制作人和考評團的分數,和粉絲投票的分數,最終排名前七位,獲得華芒新男團出道位。

    很多人沒想到的是,一個娛樂公司內選男團,居然在網上有這麼高的關注度,主持人是華芒的王牌主持,更有傅時夜這種咖位擔任推薦官,引來大波流量和熱度。

    直播時全程彈幕刷屏。

    【哇,名副其實的寶藏箱男孩啊,為什麼不能增加名額,干脆前十幾位,啊不,前三十幾位一起出道吧!】

    【啊啊啊被江鈞哥哥帥到昏厥,聲音好听到讓我耳朵懷孕!】

    【陸之南是什麼絕世小可愛!臉蛋天才啊!弟弟沖鴨!】

    【魏星洲,路星河,出道吧!雙子星!是我平庸生活里的熠熠辰星!】

    【TO︰沈亦凱and沈亦煬,亦心一意,永不放棄!】

    【路星河沖鴨!前路坦蕩,再無風霜!】

    【我不是追星,我只是在陪伴我喜歡的少年長大,司承琛,姐姐等你長大!】

    【凜冬散盡,星洲長明!魏星洲這顏我能舔一輩子!】

    【......】

    中場休息時,幾人在休息室喝水,白晝看著手機,工作人員在群里瘋轉的彈幕截圖,哭笑不得,“這什麼啊?星河抖落三分,你的溫柔恰如其分,銀河由此誕生......現在這屆粉絲都這麼優秀的嗎?彩虹屁吹得太上頭了吧。”

    旁邊的助理李明亮立馬反駁,“這種程度完全是小意思好嗎,要說吹彩虹屁最厲害的,還數宇宙團家的粉絲,那簡直了,完全是一副︰哥哥請看,這是我們為你打下的彩虹屁江山......”

    “哈哈哈哈沒毛病!”對于他這話,白晝和喬可遇完全認同,Universe的粉絲的確太有名了,每次應援都超級硬核,常常令對家望而生畏。

    白晝看完彈幕截圖,又翻了會兒評論,沒看幾條就笑起來,“現在的粉絲真的太可愛了太有才了,你們看這條,老公的腿不是腿,是塞納河畔的春水,老公的背不是背,是保加利亞的玫瑰,老公的眼楮是夜空恆星,閃閃發光勾人魂,老公的腹肌是丘陵?這什麼怪物?老公的手指是麻醉針,踫一下便沉醉......確定不是喝多了嗎?”

    喬可遇和李明亮邊听邊笑,可笑到一半,突然看見一個人影就站在身後,嚇得笑聲變了音,“哈哈哈哈哈——傅時夜?”

    “不是,這個老公說的不是傅時夜,是說江......”白晝一邊解釋一邊轉頭,在看清身後的人時,一頓,後面的話趕緊成,“我是說,傅老師的粉絲都,太有才了......”

    白晝略微尷尬地干笑幾聲,喬可遇和李明亮也很捧場的跟著笑,唯獨傅時夜淡定地站在哪兒,似笑非笑得看著她。

    輕咳一聲,“那個,馬上就開錄了,你們先過去提醒大家做好準備。”

    等指使走喬可遇和李明亮,白晝立馬換上乖巧的笑容,沖傅時夜甜甜一笑,“哥哥,我也過去了,晚點見。”

    說著,放下礦泉水就要出去,到底是公眾場合,她不敢跟傅時夜單獨帶一塊兒。

    但她剛拉開一條門縫,背後就伸過來一只手,將門按住,黑影籠罩下來。

    低沉的聲音似低音炮響在耳畔,“剛才喊誰老公?”

    傅時夜顯然是听見剛才她念的那些段子,手臂壓著門,將她圈在方寸之間,輕輕低頭,看著白晝斜後方的側顏。

    背後抵著的胸膛灼熱,她沒法轉身,只能稍微朝他偏頭,“沒有,我就念了一段粉絲發的評論......”

    傅時夜︰“再念一遍。”

    白晝︰“......?”

    不是,現在這姿勢,不大合適吧?

    她試圖講道理,“咱們先站好,一會兒有人進來怎麼辦?”

    “進不來。”傅時夜一貫的惜字如金。

    也是,倆人都站在門口,而且他手還壓在門上,就算外面有人想進來也推不開......但如果真有人來,發現他倆單獨在休息室也不大好吧?

    “可是,萬一被人看到,很容易誤會的......我們還是先出去吧......”白晝想拉門,但被傅時夜抬手按在肩頭,止住動作。

    “再念一遍。”傅時夜按住她肩,將人轉過身來。

    被迫轉身的白晝,迎著看著他目光,忍不住拿手機擋去半張臉,不是......當著他面,念這個也太羞恥了吧!

    “不念行不行啊~”

    傅時夜輕笑一聲,拿走她手機,劃開解鎖,點出剛才頁面,遞給她,“什麼時候念完什麼時候出去。”

    “......”不用質疑,他的確干得出這事,白晝妥協,認命地看向手機屏幕,“老公的腿不是腿,是塞納河畔的春水......”

    面對著他念這種羞恥的彩虹屁,實在太考驗臉皮厚度了。

    白晝只感覺畫面有些不忍直視,心中只想揪出寫這段話的網友,不打一頓一不解氣。

    “老公的背不是背,是保加利亞的玫瑰,老公的眼楮是夜空恆星,閃閃發光勾人魂,老公的腹肌是丘陵......”

    隨著她聲音越來越小,傅時夜也漸漸低頭,越靠越近,直到她能感覺呼吸近在咫尺時......

    耳麥忽然響起場務的吶喊,“白PD,馬上下一階段錄制了,請盡快返回評審團。”

    嚇得白晝一驚,在傅時夜沒反應過來時,抬手在他胸口一推。

    “哥哥我先走了!”

    還沒親到,小姑娘已經奪門而出。

    看著她跑遠的背影,傅時夜有些失笑。

    回到評審台時,白晝心跳都還未曾減速,砰砰直響,啊——又不是沒親過,但是這種情況下,搞地跟偷/情似的,賊TM刺激。

    李明亮剛給各個評委換上一瓶新的水,轉頭看見白晝,疑惑問了句,“白PD,你臉怎麼這麼紅?”

    白晝余光掃過走過來的傅時夜,趕緊側頭,然後一派正經的回答,“剛才補了下妝,可能腮紅掃多了吧。”

    其實,她演技還真的挺可以的。

    總選竟演仍在繼續,其實在竟演開始前,內部可以說基本已經有個大概名單了,這場竟演,也可以算是畢業匯演,給這段時間一個結果和交代。

    在現場粉絲狂熱的呼喊聲中,主持人拿到最終名單。

    幾十位練習生一身制服正裝,個個風華正茂,氣宇軒昂地站在舞台上,等候最終結果的宣布。

    “下面,我宣布,《華芒寶藏箱》本次出道名額——恭喜第一位出道成員,江鈞!”

    “實力Rapper,唱跳全能,獨具一格的硬核RAP贏得所有人的認可。”

    “第二位出道成員︰魏星洲!被評為‘音色流氓’的天籟之音,也是高票當選門面擔當!”

    “第三位出道成員,歌聲和舞蹈都像太陽一樣熾熱又耀眼,綜藝技能滿點的新星愛豆,司承琛!”

    “第四位和第五位出道成員比較特殊,是我們的雙胞胎兄弟沈亦凱、沈亦煬!他們的雙人舞蹈實力無人匹敵,恭喜!”

    “第六位出道成員︰曾被點評‘最干淨的聲音’,夢中的白襯衫少年,鄰家學長路星河!”

    “最後一位,他就是——我們的老ど陸之南,有著臉蛋天才之稱的天才少年,RAP實力強勁,舞蹈天賦極高,未來可期!”

    “下面,有請節目制作人,白晝PD宣布,華芒新男團的最終團名是——”

    隨著主持人話音落,聚光燈打下來,聚焦在白晝身上。

    她站起身,依舊背對鏡頭,面前的七個圓台上,少年們眉目疏朗的模樣。

    璀璨燈光灑落在發梢間,耀眼到極致的少年們,眼里都閃耀著光,視線紛紛集中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