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白晝不要他抱, 按住被子, 囁嚅道, “你出去, 我還沒穿衣服呢......”

    這會兒身上就一件寬松的白T恤, 雖然倆人更過分的事兒都做了,但畢竟時隔幾年,再次坦誠相見, 多少還是有些小別扭。

    她都能感覺到臉頰冒上的熱氣,這一刻,莫名希望自己臉皮夠厚, 或者皮膚黑點兒,臉紅也看不出來的那種。

    可偏生她是冷白皮, 還相當嬌氣, 有時稍微重點一捏都能出紅印兒。

    傅時夜動作一頓, 垂眼,視線掃過小姑娘松垮的領口,白皙細膩的肌膚上,滿是紅紅紫紫的痕跡, 仿佛無聲控訴他昨晚的獸行。

    他眸光動了動,然後起身, “先去洗漱,衣帽間有換的衣服, 收拾好出來吃飯。”

    等人出去後, 白晝才掀開被子起身, 傅時夜187的個子本就很高了,家居T恤寬松,她穿起來就跟短裙似的,能蓋住大腿一半。

    這會兒好歹沒有清晨醒來時那麼難受了,雖然渾身依舊酸軟,但能正常活動。

    該去健健身了,她想。

    好歹她也是有好些年舞蹈功底的人,哪怕根許未萱打架,都沒覺著自己體力不行過,但傅時夜總是有本事,能讓她在體力這方面自嘆不如。

    傅時夜在明嶼公館這套房子很大,二層的獨棟別墅,明嶼公館是出了名的安保嚴謹,在對業主隱私方面保障極高。

    臥室很大,左側有獨立浴室,右側是更寬敞的衣帽間。

    她一面理著有些凌亂的長發,踢踏著拖鞋走進浴室,愣了愣,寬敞的台面上擺置著嶄新的洗漱用品和毛巾浴巾,甚至還有一套未拆封的sk-Ⅱ,細致到,牙膏的牌子,漱口水的牌子,浴帽浴球,甚至發夾都有......

    不像是今早剛去買的。

    如果,是提前準備好的......那是什麼概念?他就那麼有把握,她某天會住在這里?

    一時間,白晝表情有些難以言喻。

    不知道該感慨他體貼,還是老謀深算。

    一邊敷著神仙水,一邊窺著鏡中的自己,雖然累是累,但氣色卻莫名的好,膚如凝脂,顏如渥丹,的的確確的明艷動人。

    也難怪總有人說,愛情是女人最好的保養品。

    腦子里胡亂想著,很快收拾好,她底子好,膚色又白,平時不是什麼宴會或重要場合,基本不需要怎麼化妝,今天只是後台彩排而已。

    走到傅時夜的衣帽間,寬敞大氣,這派頭,還真不輸她白京王府的衣帽間。

    環顧一周中央的台櫃,各式腕表,領帶,以及設計獨特的珠寶飾品,頂燈照射下,熠熠耀眼。

    但其實,舞台之下,傅時夜很少佩戴飾品,雖然機場時尚和舞台穿搭隨隨便便都能引領潮流,可他私下卻是個極其簡單的人。

    抬頭掃視幾面的衣櫃,又是一愣,有半面牆的櫃內,都掛著女裝,她隨手拎了幾件看,全是她的尺碼和風格,還都不是小品牌。

    不過,以她這種常年混跡時尚圈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這些衣服並非都是當季新款,也有前兩年盛行的經典款。

    顯然,這不是最近才入手的,又拉開旁邊的幾個抽屜,忍不住深吸口氣。

    抽屜里整整齊齊的內衣褲,都是簡單舒適款,杯/罩大小......好吧,他一直都知道。

    腦海里漸漸冒出一個想法,輕輕一個寒顫。

    他以前就有的習慣,看見好看的,覺得適合她的,就會買下送她,好像那種,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捧到她跟前。

    所以,傅時夜是篤定了,她早晚有一天,會回到他身邊是嗎?

    想到昨晚他沒有正面回答的問題,“那你為什麼不來找我?”“忘了你當初為什麼要離開我了嗎?”

    之前她還猶疑過,傅時夜會不會已經把她放下了,已經徹底走出那段感情了。

    可現在,她敢肯定,如果不是自己主動回國,傅時夜肯定早晚會去找她的。

    按照她對傅時夜的了解來看,他起先會忍著,克制著,積攢時間和勢力,等有一天控制不住了,有足夠的能力了,肯定會,親自去把她抓回來的。

    帶著說不清的復雜情緒,白晝嘆口氣,開始挑裙子。

    可脫下那件寬松T恤後,身上一片片的曖昧痕跡,實在慘不忍睹,誰看見都得多想。連後背都布滿吻痕,昨晚瘋狂的畫面再度閃現......

    往事不堪回首,頭痛。

    最後只能挑了套BF風休閑款西裝,磚紅色,時尚帥氣,搭配波浪長卷,又不失女人味。

    從珠寶台拎了兩個金屬手環戴上,這才下樓。

    飯菜已經擺在餐桌,三道家精致的常菜,一眼就知道是出自傅時夜之手,他的廚藝是沒得挑。

    傅時夜穿著家居服,正在落地窗前接電話。

    領口寬松,輕而易舉就能看見鎖骨周圍的咬痕......白晝坐在餐桌前,頭疼扶額。

    傅時夜掛了電話,在對面坐下,“齊一鳴早上已經跟你助理做好交接了,一會我們直接去彩排現場。”

    白晝咬著筷子,嗯了聲,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怎麼也有點戀愛腦了?滿腦子都是傅時夜傅時夜的,正事兒忘得沒邊兒。

    傅時夜正往她碗里夾菜,白晝突然問︰“哥哥,我們這算是,合好了嗎?”

    下一秒,他眼神看過來,白晝被那眸光一看,立馬接著道,“那個,我們的關系,還是需要保密吧,雖然我不是藝人了,但你現在階段爆出戀情也不好。”

    “一會兒我讓司機過來接,咱們分開走。在公共場合,也還是不要過多接觸比較好,還有......”

    她還沒說完,被傅時夜打斷,“我為什麼不能爆出戀情?”

    白晝︰“爆出戀情,會影響事業的......”

    傅時夜看著她,淡定否認,“我不在乎。”

    他今年雖然才26歲,但早就不在流量明星的行列,歌手加演員的身份早就得到各界認可,從Universe出道後,一手包辦團隊的詞曲,每年光是版權費都相當驚人,算是新生代歌手領軍人物。

    從前年開始接觸大銀幕,從配角開始,到去年主演電影取得不斐成績,今年有部待上映的賀歲電影,以及已經確認年後開機的新片子,傅時夜早就已經一步步脫離流量明星的稱號。

    能連續佔據著這幾年頂流的位置,實力絕對是夠硬的。

    “但是我在乎呀。”白晝是絕對不可能同意曝光戀情的,“我不想你因為我被罵,我不想影響到你。”

    頓了頓,又補充道,“而且,我也還有事情沒處理好。”

    那什麼開玩笑式的口頭婚約,以及關于繼承權的事情,傅時夜那邊只是粉絲和輿論的壓力,反而是她這邊,麻煩挺不少的。

    傅時夜看了她一會兒,忽然笑了,“你在害怕?”

    “不怕。”白晝立馬否認,還安慰他,“你也別怕,我會保護你的。”

    以前是她的問題,不夠堅定,思想不成熟,但現在不會了。

    傅時夜擱下湯匙,原本想說的那句‘那些事情我會解決’的話,被咽了下去,笑意有些忍不住,嘴角彎了彎,“好啊,你保護我。”

    白晝看著他面上的笑,又眩暈了一秒,連忙垂眼盯著碗。

    沒事笑那麼好看做什麼。

    但能感覺到,傅時夜心情很好,也不再和她計較公不公開的事了。

    隨後他問︰“彩排完後,我在停車場等你?”

    白晝搖頭,“不行,今晚加班,而且明天有一場硬仗要打,新團出道後連著要跑幾個通告,我得跟著,這幾天會很忙。”

    想到之後的通告,白晝忽然抬眼,眸子閃著熠熠的光,看向傅時夜,“哥哥,之前跟你提過的,晚會同台的事兒......最近不是快元旦了麼,元旦晚會的時候,提攜一下師弟團?”

    有現成的資源不用當她傻的嗎?的確,一雙赤拳打天下很厲害,也很值得敬佩,但是,她並不絕得借助人脈資源有任何不對。

    在這個世界上,有實力的比比皆是,但未必各個頭能出人頭地,但沒實力有資源的,雖然很讓人看不起,但不否認,人家就是有那本事走上捷徑。

    可是,如果有實力,又恰巧有資源,那為什麼不用呢?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白昊橫插一腳的話,按她最開始的計劃,絕對會動用家里的資源造勢,《華芒寶藏箱》的熱度必然還能再上一個台階。

    資源和人脈,不本來就是實力中的一部分嗎?

    “也不是不行。”傅時夜吃好後,擱下筷子,對上她視線,“看你表現,有好處的話,我考慮考慮。”

    白晝︰“......?”

    忍不住撇了下嘴角,哼,他變了!以前說什麼他都會直接說好的。

    ****

    抵達公司搭建好的舞台現場時,已經兩點半,喬可遇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看見白晝來了才松了口氣。

    “老大,你都快消失一天一夜了,再不出現我真要報警了。”

    白晝干笑兩聲糊弄過去,總不能說談戀愛去了吧。倆人快速交接了一下工作,和現場的工作人員打好招呼,一旁後場彩排的練習生們紛紛鞠躬。

    “白PD好!”

    “PD姐姐好!”

    “小白姐姐~”

    白晝微笑揮手,給大家打氣後,回到主控台。

    喬可遇突然道,“對了,不用執行B計劃,不知道誰聯系的,今天一早齊一鳴聯系我們,說傅時夜會擔任這次特邀嘉賓,PD,是你去聯系的嗎?”

    “啊,對啊,我聯系的。”白晝扭頭看向監控屏幕,正和現場導演溝通舞美視覺問題,那邊突然發出一陣喧鬧。

    幾人回頭,就看見傅時夜,身邊圍著幾個工作人員,正朝這邊過來。

    之前為了錯開時間,白晝先讓司機來接的,走時傅時夜還沒換衣服,這會兒看他,是一身黑西裝,休閑時尚款,搭配並不嚴肅。

    但他這種身高骨相優越的衣架子,隨便怎麼穿有股風流倜儻的俊朗。頭發也用定型噴霧打理過,精致帥氣。

    但是,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白晝不由得多打量幾眼,一不小心對上他的視線。

    連忙挪開。

    下一秒,反應過來,傅時夜的內襯跟她磚紅外套撞色,脖子上的鏈條跟她腕上的手環是同系列。

    白晝頓時生出一點兒緊張感,不會被人看出來吧?

    現場導演和監制,以及其它主考官紛紛起身打招呼,“時夜啊,沒想到把你給請來了。”

    “可不是嘛,也是我們團隊失誤,等到最後幾天才想到這個提案,臨時邀人檔期本來就不好調,咖位大點的又看不上咱們小節目,總之,感謝傅老師百忙之中來救場!”

    幾個人圍上去握手,被經紀人齊一鳴攔下,跟他們熱情握手。“小意思小意思,都是華芒的同事。”

    白晝作為制作人,當然不能置身事外,但也不往前湊,懶得和人擠。

    等傅時夜走近時,才乖巧微笑,一副不是很熟的客氣招呼,朝他伸手,打著官腔,“辛苦傅老師了。”

    齊一鳴職業病,伸手就要去和白晝握手。

    當傅時夜經紀人這麼多年,很了解他,雖不說有潔癖吧,也不跟人擺架子,但是作為經紀人,齊一鳴是非常盡職盡責,能不勞煩傅時夜的,他基本都代勞了。

    但這回,他手剛伸出去,就發現傅時夜已經搶先一步,握住了那只縴秀白淨的手。

    齊一鳴在倆人之間來回看了眼,伸出去的手尷尬停在半空,轉而拉起旁邊喬可遇的手,握住,“喬助理,辛苦了辛苦了~”

    喬可遇突然被拉起手,愣了一下︰“......不,不辛苦。”

    傅時夜握著白晝的手,不輕不重捏了下,“很期待和白PD的合作。”

    白晝笑著,在無人注意時瞪他一眼,收回手,坐回主控台。

    有什麼好期待的,今天彩排,明天錄制就完事。

    適時,現場導演把台本遞過來,“時夜啊,這個你看一下,流程很簡單的,就是和主持人配合互動一下,舞台上面你經驗足。”

    現場導演跟傅時夜合作過幾回,對他的能力很相信,覺得也沒什麼需要格外交代的,這種錄制流程,都是在傅時夜熟悉的範圍。

    傅時夜接過翻閱一遍,然後拉開白晝身邊的凳子,堂而皇之地坐下,“有些沒看懂,白PD幫我講解一下?”

    白晝轉頭,拿眼神問他︰你是認真的嗎?

    但傅時夜抬指點了點台本,一副真的不懂要听她講解的樣子。

    白晝深吸口氣,湊近他,低聲警告,“傅時夜,你給我適可而止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