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白晝微愣, 眸底快速閃過一抹精光,但卻揚起一副笑臉, 似乎帶點兒好奇, 問他, “哦?是誰呀?”

    聞嘉木對上她的視線, 倆人誰也不退讓, 眼神較上勁兒似的。

    白晝看似淡定,但其實心里還是有些發虛, 琢磨著聞嘉木到底知道關于傅時夜的多少事情,在想他會不會無聊到, 為了整她, 而去干擾傅時夜。

    于是,愈發盯緊聞嘉木的細枝末節,連一丁點兒細微表情都不放過。

    半晌,他緩緩一笑, 開口,“別以為薄易回國,就有人給你撐腰了。”

    故意吊人胃口般,聞嘉木同樣將白晝的反應看在眼里, 她在緊張時, 表面裝得一本正經的淡定, 但手指總會不自覺地開始捻著什麼東西。

    在听到薄易的名字後, 明顯稍稍松了口氣, 或許她根本沒注意, 但其實,聞嘉木要比想象中更了解她。

    白晝輕哼一記,並不贊同他的說法,“就算沒有薄易哥撐腰,我也不會怕誰。”

    松懈下來,她想了想,又道,“跟你商量件事兒唄?”

    難得今天倆人沒有見面就吵,趁聞嘉木這會兒看上去好說話,不如試試看能不能和談。

    關于解除婚約的事兒,無非兩種法子,要麼跟聞嘉木和談,兩人心平氣和把這事兒解決了,也不影響兩家生意往來。要麼撕破臉,讓兩家長輩看清楚,把這倆湊一對是多錯誤的決定,但事關聞氏和白氏兩家關系,又牽扯生意上的合作,如果鬧到這一步,她下場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她想試試,看能不能跟聞嘉木私下把事談妥。

    聞嘉木稍稍坐起,靠著床頭,不冷不熱地瞥她一眼,卻說道,“忽然想吃隻果了。”

    白晝听出他的意圖,有些無語,“聞嘉木,你可真......容易招人煩。”

    “可是能怎麼辦呢?”他無所謂地聳了下肩,“你還是只能乖乖來這兒陪著我。”

    說完,指了指果盤里的隻果,“削隻果。”

    白晝很想彎腰去撿剛才滾落在地的隻果給他,第一次削那麼干淨圓潤的隻果,都沒來得及嘗一口。

    撇嘴,坐回一旁的小沙發,從新開始削一個紅艷艷的隻果。然後一邊說,“我覺得吧,就不要幼稚地拿什麼婚約這種事來做文章了,都老掉牙的梗了,老提這個有什麼意思?不如......”

    “我覺得很有意思啊。”他不緊不慢彎了下唇角,清瘦俊美的臉龐,帶著點邪惡的笑,“有這婚約在,你在國內就不敢找小男朋友。”

    說到這兒,他忽然頓了頓,“怎麼,已經有新男朋友了?”

    “還沒有,不過,很快就要有了。”她深吸口氣,壓抑住火氣,“所以,這事兒早晚要解決的,我是覺得,不能因為咱們倆互看不順眼,就影響兩家的關系,”

    “白晝,你真挺貪心的。”聞嘉木視線落在她身上,她正垂眸削著隻果皮,這回實在沒什麼耐心,一圈皮削下來,果肉所剩無幾,差不多快成隻果核了。

    “你要真想毀了這個婚約,有的是辦法,最直接的,就是放棄你繼承人的身份,無論你要做什麼,他們都挾制不了你。”他冷冷勾笑,“可你又想享受著家族的蔭庇,又想獲得自由的人生,世上哪有這麼好事呢?”

    她手中水果刀一頓,半圈隻果皮斷裂,隨即輕呵一聲,“你也是夠無聊的,就為了整我,就算一直討厭的人,也能答應訂婚,可是...... ”

    白晝聲音冷下來,跟聞嘉木真的是好難和平相處,不往對方身上插刀子,真的會手癢。“您這身子骨,能堅持到那時候嗎?”

    “那不正好,所以你就多多祈禱,祈禱我趕緊死,你就解脫了。”這樣的話,聞嘉木說的極其輕松,仿佛死,只是一件平淡無奇的事,他看著白晝手中快要削好的隻果,被她削得實在慘不忍睹。

    “算了,突然不想吃了。”

    “聞嘉木!”白晝捏著隻果站起身,有些咬牙切齒,“你玩兒我呢?!”

    聞嘉木淡淡抬眼,不辨情緒,“對啊,玩你。”

    噗——她一刀插在隻果上,往垃圾桶一扔,扯了張紙,兩三下擦淨手,甩臉,揚長而去。

    聞嘉木懶懶靠在床頭,眼風都吝于給一個,隨著足音遠去,四周漸漸寂靜下來,最終,他視線落在先前,從白晝手里滾落的那顆隻果上。

    其實,她用心的話,削得也還不錯。

    可惜,她是懶得費一分心思在他身上罷了。

    但沒關系啊,孽緣又如何,總歸是要糾纏在一起的命運。

    我的余下的人生或許不長,所以,現在就更應該活得任性坦率,更應該肆意妄為,不想放手的,那就抵死不松手。

    余下的,咱們各憑本事好了。

    ***

    薄易回國時,薄晴和白晝親自去機場接機,把大佬的排面安排得妥妥的。

    當晚,一場名流晚宴,在圈里盛傳開來。

    說起來,薄家這位長子,也算個傳奇人物,這些個豪門世家,多少都有那麼些狗血劇上頭,親媽早早沒了,後媽上位,還生了個爭奪家產的弟弟。

    老爸對已故妻子留下的孩子,雖說不上不好,但一心撲在事業上,多少是缺少陪伴的,薄晴幾乎是她哥帶大的,在她心里,這世上的最親近最信任的人,也只有薄易一個。

    至于她爸,現在身子骨不行了,躺在醫院,她也極少去看望,反正有後媽和小兒子左右伺候,也用不上她。

    薄易太過聰明能干,一直都是薄家老太太欽定的最佳繼承人,如今薄總病倒,薄氏的家業基本全掌控在薄易手中。

    小後媽自然不甘心,當初好不容易費勁心機將薄易調遣出國,開拓海外市場,本以為能讓自己的兒子替代薄易的位置,可惜,薄老太太坐鎮,絲毫松口的意思都沒有。

    小兒子雖然勤勉,可卻不是什麼商業奇才,在薄易面前,連對手都稱不上。

    如今薄易回國,誰都知道,薄氏家主早晚是他囊中之物。

    所以,其實聞嘉木那話也沒說錯,如果薄易要為白晝撐腰的話,的確是不容小覷的一股助力。

    接風宴在萬余園舉辦,薄晴親手籌備,白晝也跟著出不少力,她和薄晴私交甚好,薄易也算她半個哥哥。

    待客時,薄晴直接拖著她一起迎賓,意思很明顯,讓大伙兒明白明白,咱們這私交好到跟一家人似的。

    薄易是今晚的主角兒,亦是人氣王,一身昂貴的高定西裝,舉手投足間,你都能看到他頭頂那金光閃爍的標簽︰霸道總裁,青年才俊,鑽石級男伸。

    其實薄易性格並不算霸道,甚至待人接物相當溫和有禮,謙謙君子做派,可他這種地位的人,身上總是有股,無法忽略的凜冽氣勢。

    若擱在古代,那鐵定是指點江山的帝王將相。

    來的賓客里,白家三代子孫全員到齊,白晰和白未衡都出現了,自然少不了白昊和許未萱,再加上白晝。

    要不是這兒是萬余園,否則都要以為是家庭聚餐了。

    聞嘉木也有出席,白晝還挺意外,前兩天還在醫院躺著的人,今天瞧著倒是又一副人模狗樣......呸,精神抖擻的樣子了。

    薄晴和白晝穿著高跟鞋站了一晚,這會兒累得找角落躲著,坐在軟椅上,舉杯一踫,免不了洗涮一頓來賓。

    不知怎的,倆人開始給今天在場的小帥哥們排名,估計是閑得慌,嘮到這事兒上了。

    “聞嘉木,薄易哥,然後是白未衡,白昊,張亦承......”白晝想了想,覺得自己排得還算公允,絲毫沒有參雜個人恩怨。

    薄晴對此還算認可,但又提出不一樣的見解,“我覺得,不能光看臉,得算綜合分數。”

    白晝不解,“嗯?”

    薄晴︰“單看臉的話,聞嘉木的確排第一,但是吧,綜合來看的話,那身體素質啊能力啊都得算上,肯定是我哥第一,首先,高大帥氣對吧,然後還身強體壯的,在那方面,絕對碾壓聞嘉木那病秧子啊......”

    “......”听著她刻意加重語氣的‘那方面’,白晝開始懷疑薄晴這丫的在ghs,但是又沒證據,忍不住翻個白眼,“你能不能正經點兒?”

    薄晴相當坦然,“我怎麼不正經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考慮問題就是要全面......”

    話音剛落,就被一道人聲打斷,“你倆躲這兒說什麼悄悄話呢?”

    來人一身筆挺西裝,溫潤的聲線極為好听,幾乎不用抬頭,就知道是薄易。

    “哥,我們在說......唔......”薄晴正要跳起來,被白晝一把按住,順便把她要脫口而出的話給捂了回去。

    控制住了薄晴,她才對薄易彎眉一笑,“薄易哥,我們在夸你厲害呢。”

    薄晴好不容易掙脫好友的魔爪,憋著口氣,但由于感覺得到了認可,于是興奮抓著白晝的手,“是吧?承認了吧?我哥就是最厲害!”

    白晝︰“......”

    呵呵,如果你指的是那方面最厲害的話,那我是真不知道,不敢隨便評價。

    不想再和薄晴辯解,轉頭問薄易,“你在這兒躲懶沒問題嗎?大家今晚可都是專程為你而來。”

    急著結交薄氏新家主,自然要跑快點,晚了不就被人搶了先。

    薄易在她們旁邊沙發坐下,伸手拿了杯香檳,抿一口,“該打招呼的都打了,我總得歇口氣吧。”

    白晝嘖嘖感嘆兩聲,調侃他,“瞧瞧,這即將走馬上任的新家主,氣勢就是不一樣,連喝酒的姿勢,好像都要比別人帥那麼一點兒呢......”

    “自信點姐妹,什麼好像,請去掉好像這個詞。”薄晴在旁邊立馬糾正。

    “......”行吧,不跟這哥控狂魔計較。

    薄易輕笑,听她倆拌嘴,薄晴是他當女兒一樣帶大的妹妹,雖然只小七八歲,但他這個哥哥,還真有點亦兄亦父。

    而白晝也是從小看著長大的,加之兩個小丫頭交情好,感情自然不一般。經常有人開玩笑說薄易有兩個妹妹,以前他總是默認,後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會糾正,只有一個妹妹。

    另一個,是鄰家妹妹。

    白晝剛咬了一口糕點,又嫌不好吃,丟回一旁碟子里,沒注意到嘴角沾了糕點屑沫。

    薄易稍稍俯身,抬手揩了下她嘴角碎末,問,“剛才看你和聞嘉木那架勢,你倆又吵架了?”

    “嘁,跟他吵?降低我水準。”或許是經常受照顧多了,白晝也沒覺得有何不妥,在她心中,薄晴是她最好的姐妹,薄易也可以算是她半個親哥了,反正受他照顧那麼多年。

    薄易看著她,忽然道,“你不是想解除跟聞嘉木的婚約嗎?我有辦法,要不要听?”,,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