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

    她一路小跑進去,在他身邊停下, 從身後一把摟住他的腰, 撲在那寬闊背上。

    傅時夜煮了水餃,正在調醬料, 被她撲來, 手上的碟子一晃, 幾滴醬料灑落在干淨的流理台上。

    他穩住身形, 將調料碟放好,低眼看這摟在腰間的手, 輕輕皺了下眉, 眼底有些隱忍克制的神色。“站好。”

    “我想抱抱你......”白晝埋頭在他後背,聲音悶聲悶氣地傳來。

    話音落下不到三秒, 她摟在他腰間的手臂就被拉開,細腰被男人一把攬住,將人抱上流理台坐著, 隨之壓下來的唇, 帶著強勢地侵略性。

    白晝輕唔了聲, 然後抬起縴細胳膊,攬住他脖子,整個人貼上去, 主動回應。

    果然, 他之前的神色, 就是想要親她時的表情。

    突然熾熱糾纏的氣息, 似星火燎原般, 熊熊燃燒起來。

    她今日穿的短款夾克上衣,抬臂時,露出一截白嫩細腰,他滾燙的手掌,便順著腰線,摩挲而上。

    暖光中,親吻相擁的兩人,彼此糾纏。

    旁邊鍋子里,開始咕嚕咕嚕撲開,水滾了出來,將人驚擾。

    傅時夜停下,稍稍松開她,氣息輕喘,偏頭看了看,伸手關掉火。

    白晝卻沒松開勾住他頸脖的手臂,問他︰“傅時夜,我們算和好了嗎?”

    男人垂下眸子,平復下呼吸,神情恢復寡淡,“不算。”

    “......”白晝瞪他,控訴,“你手都伸衣服底下去了!”

    他淡定將手從她腰上挪開,“你不是說要重新追我,追了嗎?”

    白晝憤憤咬唇,現在不正在追著嘛!

    她抬手掰過他臉,目光落在男人的唇上,因之前的親吻,唇色紅艷,泛著潤澤的水光,朝他湊近幾分,“那繼續......”

    話音落下,還不待有所動作,肚子卻不合時宜地響了兩聲。

    白晝一愣。

    對視上傅時夜略帶調侃的目光,略微尷尬地撇開臉。

    他難得地輕笑了聲,將她抱下流理台,轉身揭開鍋上玻璃蓋,拿出碗筷。

    白晝這才注意到他煮了什麼,“餃子?是冬菜香菇肉餡的嗎?”

    一時口快,說完才注意到傅時夜頓了一下,然後斂去笑意,將餃子撈出,“不是,超市買的速凍水餃。”

    餃子本沒什麼獨特的,但白晝剛好愛吃,以前在海外時,她最喜歡傅時夜煮的餃子,據說是跟他媽媽學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覺得那餡的味道特別好吃。

    她眨眨眼,“好幾年沒吃過冬菜香菇肉餡的餃子了......你下次能......”

    在傅時夜視線看過來時,她輕咳一聲,立馬換成,“好的,我知道了,等追到你再說。”

    倆人懶得去餐廳,就坐在中島台的高凳上,熱騰騰的餃子蘸著醬料,不知道是她太餓了,還是因為是傅時夜煮的,反正就覺得味道很好。

    吃飽喝足後,白晝破天荒地,主動說要去洗碗,她從來沒洗過碗,但傅時夜看都沒看她一眼,自顧收拾了碗碟去流理台清洗。

    白晝偏著頭想,其實他在舞台上和生活中還是很不一樣的。

    舞台上的傅時夜,遠離人間煙火,有一身極有攻擊性的不羈傲骨,大家把他奉上神壇,他就成了王。

    而生活中的傅時夜,除了性子冷些,其實很會照顧人,他會做很多事情,從來不會因為自己的成就,就端著架子,以前倆人在一塊兒時,他甚至還會幫她洗貼身衣物。

    想到曾經的某些畫面,白晝小臉一紅,視線從他身上移開,輕咳兩聲,跑去冰箱拿水喝。

    一瓶冰水剛拿到手上,還沒來得及擰開,就被一只手伸過來,拿走。

    “喝溫水。”傅時夜將那瓶冰水放回去,用玻璃杯重新倒一杯溫熱的水遞過去。

    白晝乖巧接過,“哦。”

    他拿上外套,朝門口走去,“送你回去。”

    白晝抱著水杯,坐在沙發上不動,歪著腦袋,小聲道,“我不想回去......我和我爸吵架了......”

    她從小就鬼精靈,千人千面,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可是以前性子 ,不懂得示弱,不像許未萱,特別會跟長輩們撒嬌賣萌,小時候為此吃了不少虧。後來明白了,該示弱的時候,就一定不要死 。

    她也學會了裝可憐,這招在傅時夜面前尤其好用。曾經她很得意的就是,傅時夜那種鐵石心腸的人,只會對她心軟。

    “他肯定還沒消氣,我今晚回去,肯定要被罵......”白晝小心看著他的神色,緩緩提出,“你家這麼大,肯定有空房間吧,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傅時夜沉默,半晌,沉聲問她,“你確定?”

    ***

    萬余園的清晨,很是寂靜,可這份寂靜並未維持多久。

    在白晝和薄晴醒來後,陷入吵鬧中。

    昨兒傅時夜還是沒有同意,不讓她留在明嶼公館,說實在的,白晝一直沒搞明白,傅時夜到底什麼個意思,明明在乎她,偏偏要做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

    白晝不滿輕哼,行吧,看你能忍多久。

    她到底也沒回白京王府,倒不是怕白赫東,就是不想去影響自己心情。干脆去萬余園找薄晴,反正她從小在這兒也是常客。

    薄晴一般都是晚起,不像白晝還要去公司,必須得吃早餐,還非得把她也拖起來吃早餐。

    坐在餐桌前都還在暈神,桌面擺著保姆做好的豐盛早餐,旁邊電視放著早間娛樂新聞。

    正吃著,播到了Universe的新聞,是近日傅時夜和閔 辰的一個采訪,不知道前面說了什麼,就看見閔 辰輕輕往傅時夜肩頭一靠,台下的粉絲立馬尖叫,熱烈到幾乎快蓋過了主持人的聲音。

    薄晴嘖嘖幾聲,捂著臉,一臉姨母笑,“雖然一個是我男朋友一個是我情人,但是,真的太般配了......誒誒,你知道網上那個超話吧?十不離九,十九CP的熱度可是從來沒下去過。”

    白晝翻個白眼,“哪里般配了?他倆都是男的好不。”

    薄晴不以為意,“那又怎麼了,愛情是不分年齡性別的,再說了,你看他們倆,從出道至今好像就沒有和哪個女明星傳過緋聞,說真的,他倆不會真的喜歡男人吧?”

    “不可能。”白晝回答得很篤定,傅時夜在床上什麼德性她很清楚,閔 辰也絕不是GAY,這些她敢肯定。

    薄晴據理力爭,“出道至今零緋聞,身邊好友全男的,這可能性很高好嗎!”

    白晝輕哼一聲,“那是因為,哥哥為我守身如玉。”

    她放下勺子,拿起一旁餐巾擦了擦嘴,擺好架勢,打算跟薄晴坦白和Universe的關系,可還沒開口,薄晴就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站起身。

    “你還是繼續做夢吧。”說完轉身朝樓上去,“我再睡會兒,你趕緊上你的班去吧。”

    白晝︰“......”

    不信拉倒。

    -

    車子剛駛出萬余園,手機就響起,接通後,眉頭不經意一皺。

    等到醫院時,聞嘉木還沒醒,她看見聞鴻德,點頭問好,“聞叔叔。”

    聞鴻德似乎守了一夜,神色有些憔悴,看見白晝,勉力一笑,“閃閃來了啊,又麻煩你跑一趟,其實不過來也行,你爺爺對你太嚴格了。”

    白晝對聞鴻德印象是非常好的,任何時候對孩子們都是和顏悅色,是個很好的長輩。抬手扶著他坐下,“沒事的聞叔叔,我也應該來看看,您都守了一夜,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來照顧嘉木哥哥。”

    “也好,正好公司里還有些事要處理,那就麻煩你閃閃。”聞鴻德想了想,倒沒推辭。

    送走了聞鴻德,白晝看著仍舊沉睡的聞嘉木,難得沒有擺臉色,因為傅時夜的關系,她今天心情不錯。

    其實聞鴻德並不需要時刻親自守在這里,專職護工,保姆,保鏢,守著的人夠多了,但可惜,都不是親人。聞嘉木沒有兄弟姐妹,母親早逝後,就和父親倆人,他們家似乎也沒什麼親戚。

    白晝在病床旁的沙發上坐下,瞅了眼一旁的果盤,居然有了想動手削隻果的閑情逸。

    聞嘉木甦醒過來時,剛睜眼,就看見不遠處,柔白色的沙發上,白晝正低下眉眼,靜靜地削隻果,她大約沒怎麼動手干過這些事,小刀用得也不是很順手。

    削得磕磕絆絆的,但因為認真用心了,削出來的隻果倒不至于慘不忍睹。

    他沒出聲,靜靜看了會兒,嘴角蔓延一抹笑意,連自己都未曾察覺。

    滴滴——滴滴——

    突然響起的心率監控儀,倆人都被嚇一跳。

    白晝手里的隻果咕咚滾落地面,她站起身,疾步過來,看著儀器有些不知所措,“這是怎麼了?醫生,醫生呢——”

    她揚言要喊醫生,聞嘉木伸手攥住她手腕,輕輕皺眉,“別喊。”

    “但是這個儀器......”一直在響,沒問題嗎?

    聞嘉木垂了下眸子,掩去眸底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開口,“機器故障而已,不用管。”

    深吸口氣,調整呼吸頻率,盡可能控制住心跳。

    白晝︰“......”

    是嗎?

    雖然疑惑,但既然聞嘉木都這樣說了,她也就不再堅持,不是有句話叫久病成醫嗎?聞嘉木應該對自己身體狀況很清楚吧。

    聞嘉木看了看她,轉開話題,“你看上去心情不錯。”

    “是嗎?還行吧。”白晝放在一心關注響個不停的儀器,也沒注意到手腕還被他攥著,這會兒反應過來,連忙掙開。

    聞嘉木收回手,輕輕笑了下,但眼底卻沒什麼笑意,“讓我猜猜看,你是因為誰,心情才這麼好呢?”,,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