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 23 章

    少年抬眼, 猝不及防地,撞進一雙美到驚艷的眼眸里,若星辰閃耀, 致使他心尖砰地一跳。(搜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網)

    不知是緊張所致,還是其他什麼。

    她說,“那麼好听的聲音, 那麼好听的歌,只唱給空蕩蕩的地面听嗎?看著面前的人,以後會是你最喜歡的人。”

    他心跳突然漏一拍,耳中有些空鳴,仿佛只能听見她的聲音。

    “這些人是觀眾,是粉絲,在目光只注視著你的人,你要喜歡這些人,不要害怕。”

    ......她說的,只是觀眾而已啊。

    少年復又垂下眸子, 靜默一瞬, 再次抬眼, 看向她的目光,即便仍有緊張,但卻堅定許多,“我知道了, 我會努力做到的。”

    白晝點頭, “很好, 那就在即將到來的月末考評中,展示給我看。”

    少年抿唇,如果你也一直看著我的話,我肯定會做到的,不再畏懼鏡頭,不再躲避別人的目光。

    “白PD,我會做到的。”

    -

    “這次考評過後,會淘汰一部分人吧?”

    “肯定會,公司也不會白白養這麼多沒法出道的練習生,只會挑最優秀的出來。”

    “所以,那就讓自己成為最優秀的那批人啊,討論這些有什麼用?抓緊時間多練習吧。”

    “這次的規定,是有機會可以向出道組的成員發起挑戰,如果我們贏了,就可以替換掉他們,你們想挑戰誰?”

    “肯定不選江鈞哥,他實力太強了,挑戰他肯定贏不了......”

    “對對對,選他不就等于自殺嗎?”

    “我想選魏星洲,預備出道組的人里面,他練習時間的最短的。”

    “但是人家天賦高啊,感覺在幾個vocal里,他絕對排前三,不對,前二吧,也就路星河有得一拼......”

    休息室內,大部分少年們都聚集在一處,七嘴八舌在討論著。

    關于出道位的競爭,誰都想要贏,也只想要贏。

    白晝站在門外看了看,沒有進去,也給孩子們一點休息放松的空間,她一去,這群少年們肯定立馬緊張。

    轉身朝另一邊走去,卻在經過隔壁空曠的練習室,看見陸之南獨自坐在角落,垂著頭,看不清表情。

    “為什麼一個人在這兒發呆?不跟哥哥們一起嗎?”

    陸之南靠著牆坐著,直到一雙白鞋進入視線,他才聞聲抬眼。

    或許一直在低齡組練習的緣故,年紀尚小的孩子們,總會額外被寬容些,D組的男孩子大多沒有對白晝有什麼害怕緊張的感覺,相反,這位PD姐姐還蠻有趣,平時來看他們訓練時,也常常是笑容居多。

    他喊了聲PD姐姐後,又垂下頭,似乎在為什麼苦惱。

    白晝在少年面前蹲下,陸之南算是她非常看好的一個練習生,雖然年齡小,但這孩子有天賦不說,還有種難得的反轉魅力。

    據她了解,陸之南家境其實不錯,但他性格很能吃苦,有什麼委屈都憋著不說,是個挺倔強的小男生。

    平時日常順毛特別奶乖,但她記得他的live版舞台,大背頭帥翻天,站在舞台上的氣場絕對兩米八。

    簡直是換個發型換個人,單眼皮不笑就很冷,但笑起來超可愛的弟弟。

    這樣的寶藏男孩,必須得好好培養,這些人,可是華芒的未來啊。

    她伸手揉了揉他烏黑的短發,“wuli南南好像很苦惱的樣子啊,要和姐姐說說嗎?”

    陸之南猶疑了一會兒,才悶悶開口,“我想,挑戰江鈞哥......”

    白晝哦了一聲,大概是明白這孩子在糾結什麼了,雖然躥到一米八的大高個兒,但到底還是剛滿十五歲的小男生啊,還是需要人照顧和引導的年紀。

    “所以,為什麼苦惱呢?我來猜猜看。”她偏著腦袋假裝想了想,才道,“是擔心會輸?還是擔心會贏?上次采訪中你說,最喜歡的是江鈞哥,所以怕自己替換掉他的位置嗎?”

    陸之南睜大雙眼,“怎麼可能會贏......想要贏過江鈞哥實在太難了,但是......”

    “但是?”白晝挑眉,好奇問他,“但是為什麼想要挑戰江鈞呢,其他的練習生,大多想的都是,挑戰誰自己更有把握能贏,大家都想找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對手。”

    “但我想挑一個最強的對手。”少年眼眸明亮,熠熠發光。

    “那就勇敢的去挑戰啊。”

    “可是......他們說我不自量力。”那雙熠熠發光的眸子逐漸暗淡下來,帶出幾分氣餒。

    “你喜歡《海賊王》嗎?路飛最常說的那句話,‘我,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大家都笑他不自量力,但我記得基德好像說過一段話,大概意思是什麼,如果沒有說這句話的勇氣,就沒有資格踏入那片大海。”

    她頓了頓,問陸之南,“你還記得原話是怎麼說的嗎”

    少年緩緩抬眼,看著她,一字一句道,“那句話是︰基拉,每當我們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會被人嘲笑,但是每一次我都會把他們殺死,如果連說這句話的勇氣都沒有,就沒有在那片大海生存下來的權力。”

    “所以,陸之南,你有說這句話的勇氣嗎?”

    “我有。”他目光漸漸堅定下來,“我要挑戰江鈞哥,我要挑戰最強的人。”

    白晝笑起來,再次伸手揉了揉他頭發。

    怕什麼呢,年輕,就是要無畏。

    -

    “本次月末考評,是1V1挑戰換位賽,由練習生們,向出道組成員發起挑戰,若挑戰成功,則出道組成員,重新回到練習生隊伍。”

    “本次的考官,由PD和華芒公司百位工作人員組成,竟演結束後,由被挑戰者選擇金色或者銀色卡牌,一張是白PD給出的結果,一張是百位員工團給出的投票結果,以上,是本次考評的規則。”

    在台上等待被挑戰的出道組成員,已經相繼站定,听完後發問,“那在卡牌公布前,我們是不能知道哪張卡是白PD的,哪張是百位員工團的嗎?”

    喬可遇點頭,“是的,在做出選擇前,卡牌持有者是保密的。”

    後台待機室的挑戰者們,紛紛議論。

    “哇,這個太狠了,如果你感覺白PD可能會喜歡這個表演,結果選到的卡牌是百人團的,那就危險了......”

    “對啊,如果感覺這首歌白PD可能會挑剔,但百人團可能會喜歡,結果卻選到了白PD的卡牌,那肯定被斃掉啊......”

    “呼——哥,不要緊張。”

    “呀,你小子,是你在緊張吧?”

    隨著開場舞完畢,二次考評在緊張又激動的氣氛中進行著。

    一開始雖然也有人質疑這個規則,覺得為什麼設置這麼復雜,而且華芒普通的員工團也不是所有人都懂這方面專業,大部分做一些文職工作或者行政工作的,都對音樂並不懂。

    白晝卻毫不動搖,只是告訴他們︰這百位評審就像觀眾的微縮,我們更應該參考一下,普通人听這些歌,看這些表演,是喜歡還是不喜歡,不用總用專業評審的標準去看一件事情。

    出道後,市場面對的,不就是這些平凡而普通的絕大部分人麼?

    錄制結束後,喬可遇翻看著本次留在出道組的人員名單,“魏星洲,江鈞,沈一煬,沈一凱,路星河......陸之南有點可惜,挑戰誰不好,挑了個最強的。”

    李明亮聞言也點頭,“就是,太笨了,他如果換個人,說不定就進出道組了......”

    白晝笑了笑,“我倒覺得,他挺有勇氣的。”

    “今天挑戰江鈞的,就他一個人,雖敗猶榮吧,你看,他的實力不已經得到所有考評老師和百人團的認可了嗎?本來D組的小朋友們,這次就是一個鍛煉和成長的機會而已。”

    “而且,就算這次沒能出道,將來華芒過兩年說不定還會繼續推出新的團,這種有實力的孩子,接下來也一定是重點培養的對象。”

    喬可遇思索著點頭,“的確也是。”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在相繼離開的時候,白晝和喬可遇幾人卻意外看到另一件事兒。

    考核後,部分練習生位置互換,幾家歡喜幾家愁。

    有人失利,下台後心理不平衡,練習生之間也並非都是關系很好的,既然是競爭關系,難免會有關系不和睦的。

    其中攔住魏星洲的人,白晝還有點印象,上回挑選傅時夜伴舞時,也曾發表過不屑言論的李俊輝。

    這次考核中,被路星河挑戰成功,從出道組重新回到練習生隊伍,心情正氣憤。

    他原本就是A組成員,在公司練習了四年多,算是比較資深的練習生,實力還不錯,也算是幾個熱門出道人選,身邊迎合他的人不少。

    一直有點看不慣魏星洲。

    因為魏星洲進公司時間短,練習的時間也不長,但是無論顏值還是天賦,都迅速得到認可,人氣趕超大部分人,李俊輝卻把這種心懷不滿,當成理所應當。

    這次,也對魏星洲錄制結束後,對工作人員鞠躬致謝一事冷嘲熱諷。

    幫魏星洲說話的人不多,有那麼幾個也被李俊輝凶了回去,本來大家對工作人員客氣禮貌,卻被說成刻意做樣子,想討好工作人員。

    或許是覺得現在回練習室的途中沒有攝像機,連偽裝都懶得顧了。

    “魏星洲,你就是靠賣乖討好,才一路站上出道位的吧?和負責人吃飯,抱大腿,還真有能耐......”

    “平時對我們愛答不理的,在鏡頭面前,就開始裝模作樣,連個掃地的都要鞠躬感謝,還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

    白晝听得有些不悅,看著魏星洲沉默不語,更加皺眉。

    這家伙就是脾氣太好,又太能隱忍,無論別人質疑他什麼,他都從不反駁,只會下去後更加嚴苛的要求自己。

    她從暗處走出來,打斷大家的爭議,“我覺得注重禮儀是很有必要的。”

    喬可遇和李明亮跟在白晝身後,幾人站在暗處,在視線盲區,這突然出現,不少人嚇一跳。

    “白......白PD?”

    “站在舞台上的人,本就應該對舞台下的人充滿感激,無論是觀眾、粉絲、還是幕後的工作人員,你們能站在舞台發光發熱,難道只是你們一個人的功勞嗎?”

    她揚聲反問,視線掃過。

    “幕後的工作人員付出的不比台上的人少,而觀眾和粉絲,更是衣食父母的存在,難道應該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對待他們嗎?我們幾千年來都有中華禮儀之邦的說法,古人尤其注重禮節禮儀,反而近些年,大家把這些好的品質丟棄得越來越多。”

    “就說你們的前輩傅時夜,即便已經站上世界頂流的位置,即便他的舞台表演一向是又冷又酷的形象,可每次表演完,他都會對著觀眾和工作人員鞠躬致謝,這種彎腰,絕對不是低人一等,懂得尊重別人的人,才能贏得尊重。”

    “我選人的標準,實力和才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還有人品。”

    她的話,自然沒人敢反駁,本就是心性還不定的孩子,如果沒人給予正確的引導,的確容易有些偏激的思想,她不介意一次次去糾正。

    但是,一個人的素養,往往從這些事件,就足以窺見。

    李俊輝依舊憤憤,“那憑什麼白PD就單獨和魏星洲吃飯,練習時也只安慰他?這不是對某個人的偏愛麼?”

    “PD姐姐也單獨安慰我鼓勵我了,被偏愛有什麼問題?那還不是因為我們比較優秀。”

    白晝正要擰眉,就有少年站出來反駁,陸之南還是那耿直脾氣,一點兒也不懂得拐彎抹角。

    常常無意之間,就一把刀戳人心口上。

    她笑著朝陸之南勾了勾手,少年乖巧的低下頭湊過來。

    滿足地伸手揉在他頭頂,白晝點頭,“沒錯,優秀的孩子,才值得被偏愛。”

    往往只有無能的人,才出言中傷別人。

    魏星洲偏頭,看向身側的人,她正笑著和陸之南開玩笑。

    眼眸彎彎,純稚明淨,笑得坦蕩無畏,把他擋在身後,擋去那些朝他刺來的利劍。

    眼神微微閃爍,隨即垂眼,掩藏住心緒。

    白晝抽空悄悄看了他一眼,這少年,就是太難對人敞開心扉。

    資料上說,魏星洲是來自單親家庭,根據白晝的觀察,也看出他性格比較孤僻,人緣也很一般,不大懂得如何跟朋友相處,明明優秀得不行,卻始終對自己缺少勇氣。

    但魏星洲在音樂方面,的確是太有天賦了,無論顏值還是嗓音,那都是老天爺賞飯吃。

    無論如何,這個人,一定是在她的出道名單里不可缺少的。

    “好了,都散了吧,回去好好休息,明天繼續加油練習,沒有進出道組的,下次考評更要加油。”

    拍了拍陸之南的肩膀,微笑著跟大家交代完,才帶著喬可遇和李明亮離開。

    剛走出眾人視線,臉色立刻冷了下來。

    “剛才鬧得最凶的那兩個練習生,可以直接淘汰了。”

    “淘汰?”

    “對,這種人我不需要。”

    正說著,手機來電,她低眼一看,聞嘉木?

    這家伙給她打電話干嘛?帶著疑惑接通,“喂。”

    男人的聲音沒什麼溫度,冰冷地通過手機傳來,“明天過來一趟,有人要見你。”,,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