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狗男人。(小說網 .g g do w n.)”直到坐在辦公室里, 白晝還是忍不住再次把人摁頭罵一遍。

    他就是故意的,這點石錘了。

    傅時夜這口嫌體正直的傲嬌屬性, 還是沒變啊。

    以前也是她死皮賴臉地追他, 可那個在眾人眼中高冷傲慢地不可一世的傅隊,偏偏在她面前傲嬌得很。

    典型的嘴上說著不要, 但身體很誠實。

    第一次親他時, 也是這樣。

    那時候白晝所在的團處于出道前夕,而他是已經作為Universe隊長出道的當紅愛豆, 可同屬一家娛樂公司,能踫面的機會簡直不要太多。

    但正處于事業上升時期的愛豆們,最大的忌諱就是被爆出戀情,公司的禁愛令尤其嚴苛,經紀人也盯得緊, 白晝在追傅時夜這件事兒上, 可以說是不留余力, 絞盡腦汁。

    要避開所有人的視線, 要瞞著公司和隊員們,幾乎用盡畢生所學。

    各種手段, 層出不窮。

    她堅信,機會不是等來的, 而是需要制造的,偶像也是男人, 不僅要遠觀, 還要褻玩焉。

    她們的出道EP有兩首主打歌, 其中一首,公司特意安排了Universe合作出演,拍攝地點在XIV.Club,夜色中的璀璨霓虹光影,在鏡頭里呈現出熾熱的青春躁動。

    年輕的氣息充斥著,HIP-HOP電音風靡全場。

    人群散開,跑車轟鳴聲,擁有意大利貴族血統的蘭博基尼依舊桀驁不馴,Gallardo是暴力之神,從火光中飛馳而來。

    而主導跑車的男人們,似乎也熱衷于制作低噪音,在XIV.Club門前停下,所有的轟動與尖叫,不過引起他們嘴角一抹輕笑。

    白晝與傅時夜,分別作為兩個團的隊長,拍攝中自然是搭檔對象。

    在打光師的加持下,光影如魔幻,像沙漏流瀉出一道道淡金的影,流金煥彩。

    他在人們的歡呼聲一路朝她走來,逆著火光,黑發西裝,像與生俱來的王者。

    重金屬音樂敲打在耳膜,arrogant raer開口就能擊殺一片。

    “想挑戰我就試試看吧,看看你能做到多好。

    讓我來教你什麼才是真正的大勢,連戰歌都為我吟誦。

    You just o follow me/你只需要跟隨我.”

    他在舞台上絕對是無人能擋的氣勢,是囂張的縱火犯,是克里斯馬作風的領軍黑泡,能夠遮掩所有光芒。

    本來PD還擔心對壘的女rapper接不住,會直接被傅時夜的氣場完全壓制,但隨著VJ的鏡頭轉過去,卻一眼驚艷。

    烏發紅唇,更襯得冷白肌膚如瓷,暗黑哥特風華服,冷艷絕美到極致。

    金屬Choker頸鏈不羈又肆意,Eddie Brogo的連環戒指隨著手勢熠熠閃耀,仿佛小惡魔般的爆破黑暗力量。

    輕易用顏值駕馭了另類混搭風元素,開口見實力,絕對不是紙老虎。

    “我在全世界游走,是你捉不住的風,Catch me if you /如果你能抓住我.”

    華音,魅聲。

    鏡頭里的倆人,一個王者將至,一個野性難馴。

    他攬過少女縴盈細腰,光影迷幻,在鏡頭里留下的高大背影,少女攀在他肩頭,鏡頭里只露出半截精致美艷的小臉,最後一個挑釁的wink。

    看似爭鋒相對,卻有暗流涌動,勢均力敵的對手,野心籌劃下的砰然對視。

    都將在鏡頭里呈現出來,後來這支MV一經發布,以極短的時間迅速登頂TOP。

    Universe的加盟,4V4的搭檔,滿足所有少男少女的美好幻想。

    拍攝結束後,一一和工作人員鞠躬道謝完畢,回到後台的時間,她不怕死地趁四下無人時,再次將人堵在化妝間,第N次發問。

    “小哥哥,早戀嗎?”

    傅時夜還是拍攝時那身氣勢十足的西裝,被發膠噴霧固定起的黑發峭立冷冽,正坐在椅子上翻看著手機,聞言,眼也未抬,“早戀的是你吧?我成年了。”

    白晝一手撐在化妝台,一手撐在他椅子扶手上,微微彎腰,低頭看他,“對,你都成年了,那就沒什麼心里負擔啦,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

    他冷冷抬眼,懶得開口,只是伸手輕輕推開她手臂。

    白晝誓死捍衛椅子扶手,保持這種俯瞰的姿勢,不讓他起來,有些賭氣般,開始胡攪蠻纏,“抱都抱了,你還不想負責?你這是引/誘未/成年少女!”

    傅時夜這才抬了抬眉,有些不可思議看向她,“引誘?”

    “對,就是你,勾引我的。”她點頭,一副理直氣壯地模樣。

    女孩兒今天的妝容很精致,眼線在眼尾處微微勾出,桃花妝,眼角綴著星星閃閃的碎鑽,尤其能勾動少男們的心。

    微微嘟起的菱唇,可口的車厘子紅,艷麗潤澤,看起來柔軟又魅惑。

    靜默三秒,他忽然輕輕勾了下唇角,然後伸手,扣在她腦後,微微用力一按,尚未及反應的小腦袋,就被壓了下去。

    唇瓣相觸間,盡是溫軟。

    他力道控制得剛剛好,既不是蜻蜓點水的輕輕一踫,也不是重重撞擊,溫軟相觸時,心跳在瞬間飆升。

    縱使白晝再大膽,但卻毫無經驗,本就驚愣住,在感覺到濡濕的舌尖舔過下唇時,整個人已經僵在原地,完全不知作何反應。

    很快,她被松開,被他輕輕推開,傅時夜站起身,看著她呆愣的模樣,湊近,附身在她耳邊低聲一句,“這個,才叫勾引。”

    白晝根本沒注意到他是怎麼出去的,只記得最後,少年勾起一抹輕笑。

    沒有那股常見的冷意,帶著點兒說不清的意味,似縱容,似寵溺。

    她僵在原地,內心久久不能平靜,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臉頰上原本淺淡的胭脂色,已經加深到緋紅嬌艷的程度。

    心跳還在砰砰加快......

    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哥哥不能笑,一笑就像在使用勾魂術!

    ***

    這些回憶也不能想!

    每回憶一次,她就覺得要窒息一次。

    如果、如果當年,她成熟一點,或者懂事一點,是不是就......

    最不濟,在後悔和懊惱時,放下那點沒用的小驕傲和矯情,再勇敢一回,跑回國去......

    良久,長長一聲嘆息,算了,世上最沒用的就是‘後悔’。

    最不可能發生的,就是‘如果’。

    白晝努力將注意力轉回辦公桌面的文件上,明知道這幾次,傅時夜很可能是故意捉弄自己,可是心緒還是輕而易舉被擾亂。

    只有真正不再喜歡了,才能不在意對方吧。

    還能這麼容易被動搖,她的確是沒放下,哪怕已經過去四年,哪怕身邊各種優質男生無數,可是,卻再也沒有像當年那樣,為一個人,如此心動過。

    以後,還會因為某個人,那樣心動嗎?

    她不知道。

    -

    Q︰“對你來說,華芒是什麼?”

    魏星洲︰“夢寐以求的公司。”

    江鈞︰“來這里就一個想法,要成為華芒的藝人。”

    沈一煬︰“雖然來到了期待已久的公司,可是,好像並沒有那麼容易。很害怕自己達不到周圍人的期待,身邊朋友覺得,能進華芒你就很厲害了,但那種期待讓人很有負擔。

    然後他們也會問,你什麼時候才出道呢?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啊,可是,在這里,還有非常多,比我還要努力的孩子們。”

    陸之南︰“想要出道。”

    這句話是所有練習生,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華芒寶藏箱》第一期在奇訊視頻播放的時候,迅速引起熱烈反響。

    在國內偶像市場低迷的大環境下,華芒直接公開練習生培養訓練的內部實錄,引起大家的好奇,海外偶像百花爭妍的場面,而我們國內自己的愛豆們,是如何一步步成長,一步步走上舞台的呢?

    華芒傳媒作為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型娛樂傳媒公司,曾經也捧紅無數明星藝人,是大咖雲集的老牌公司。

    可近十年內,除了在影視制作方面是有良好口碑,旗下卻沒幾個翻起大水花的藝人了,新一代的,除了Universe佔據流量巨佬的位置,也都成立各自的工作室,但也算是華芒的藝人。

    傅時夜更是憑借過人的天賦和實力,不僅詞曲創作這塊得到各界認可,Rap和舞蹈更是獨樹一幟,後來進軍大銀幕,也斬獲不斐的成績,是公認的實力與流量匹配的偶像。

    但是,紅透半天的Universe,並不是國內一手培養出來的。

    我們想要打造出自己的年輕愛豆,並且,是完全由國民自己,親手推選出來,親眼見證成長的,自己的偶像。

    第二次月末考評前夕,白晝和喬可遇來巡查。

    從寶藏箱計劃開始,每個訓練室的各角,走廊,休息室,樓道等等,都有固定的攝像機,以及還有VJ跟拍。

    簡單來說,每天清晨踏入公司開始,就是生活在鏡頭下。

    但白晝預先打過招呼,剪輯的時候,鏡頭不允許出現她的正面,她暫時還不想出現在鏡頭前,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因為她能夠預料,一但曝光在鏡頭前,將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白晝並非每天會來練習室查看,她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守著,做一些沒用的助理的工作。

    第一站直接去了監控室,查看各個練習室的情況,“最近大家表現怎麼樣?”

    喬可遇想了想,回答,“大部分表現都很好,也有個別,有些退步。”

    白晝挑眉,“退步?”

    “嗯。”喬可遇在監控上找到幾個,指出給她看,“隨著首期節目的放送,成員們也會關注大家給出的反饋,觀眾們的評價也會對他們造成些影響。”

    “公司本來說要沒收手機,不許他們去關注這些評論,免得受外界影響......但是有部分練習生還要去學校上課,只有放學後才能過來練習,消息沒法完全阻隔。”

    白晝搖頭,“不用,沒收什麼手機。”

    “從想要踏入這個圈子的時候,競爭就已經開始了,除了自身實力的比拼,他們的心態也很重要,特別是面對壓力和質疑的心態。”

    “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是只得到夸獎而不被批評的,再優秀的人,也有人認為你還不夠完美,在還沒出道的時候,就要好好鍛煉自己的心態,學會如何承受和轉換這些壓力,將來出道後,壓力和質疑只會越來越多。”

    視線掃過幾個屏幕的監控,最後落在出道組的練習室監控上,“這組是怎麼回事?死氣沉沉的......去看看。”

    練習室內,音樂還在播放著,可在跟著音樂練舞的,只有四個人,練著練著,也都漸漸有氣無力的停下。

    這時,門被推開。

    “白PD?”

    有人一眼看到,立馬站起身來,禮貌打招呼,“白PD好,喬助理好。”

    白晝微微頜首,目光掃過幾個少年,笑問,“怎麼了?大家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少年們緩緩低下頭,不敢去對視她的眼鏡。

    即便已經是秋天,但孩子們穿的都不厚,外套都放在一邊,有時候一整天練習下來,還要出一身汗。

    這時,正好負責訓練的舞蹈老師定時來巡查,看見白晝也在,而練習生們卻沒有在練習,心里咯 一下,立刻拍手,催促,“都在干什麼呢?趕緊練習,不要偷懶。”

    江鈞拉著魏星洲站起來,“對不起老師,剛才休息了一下。”

    其他幾人,也紛紛站起身,但仍舊沒什麼精氣神。

    隨著音樂重新播放,少年們對著鏡子各自站位,重新開始練習團體舞蹈。

    白晝倚著牆,看著那些舞動的身影,視線幾乎未移。

    一旁老師時不時看過來一眼,負責人在這兒看著,他對練習生也就要嚴厲得多,“魏星洲,你怎麼回事?眼神看鏡頭,地都被你盯出一個窟窿了。”

    “沈一煬,手伸直。陳英矗 閼庵殖潭仍趺唇齙雷櫚模棵懷苑孤穡俊br />
    正訓著人,突然音樂嘎然而止,舞蹈老師話語一頓。

    大家不約而同轉頭去看。

    白晝按下了暫停鍵後,緩緩直起腰,轉身看向大家。

    場面一時安靜下來,都在等著她發話。

    “你們還記得,選擇華芒的初衷是什麼嗎?”

    她的問話,讓少年們神情陷入思索。

    有人回道,“想......成為Universe前輩哪樣的團隊,想要有那樣的舞台。”

    白晝聞言點頭,“想成為Universe那樣的?很好。”

    “可是,大家現在都只看到Universe如今所在的位置,那你們知道他們在出道前,經歷過什麼嗎?”

    這句疑問,再次引起少年的思索,“每日不間斷的練習......?”

    “對,練習。大家能看到的,媒體所報道出來的,和他們在節目上講出來的,不過才十分之一。我記得我們公司的練習生,除了實力不夠被淘汰的,還有吃不了苦自己放棄的對吧?為什麼沒有堅持下去?太苦太累?壓力太大?想家?”

    “當年傅時夜和閔 辰,是在海外出道的,他們才十多歲就在陌生的國度打拼和學習,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面對無數質疑,日復一日的練習,最終憑借過硬的實力和毅力,堅持了下來,最終成就了自己的夢想。”

    “什麼是夢想?是做夢都想要達到的事情,夢想如果那麼輕易就能實現,那還是夢想嗎?”

    “朋友們,如果怕吃苦,那就不要來娛樂圈。”

    她一步步走向魏星洲,抬手按在少年肩頭,“抬起頭,看著我。”

    少年微耷著肩,緩緩抬眼,眸子烏黑清亮,卻帶著有些猶疑地閃爍,飛快看一眼,隨即又垂下眸子。

    “魏星洲,你連看著我都不敢,還怎麼面對鏡頭,面對無數的觀眾?”

    “看著我,不許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