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 17 章

    直到今天,白晝都無法否認,傅時夜這個人,無論長相還是身材,都讓她挑不出毛病。格!格*黨&小說

    雖然蘿卜青菜各有所愛,不敢說所有人都迷這種顏,但是傅時夜那張臉對她的殺傷力,可以說,絕對達到史詩級災難級別。

    從十六歲那年,第一次在練習室見到那個黑衣少年,她對傅時夜的防御能力,一直都是直線下降至負數的。

    他整個人,模樣,聲音,甚至腹肌人魚線,或者逆天的大長腿......無一不戳中她的喜好。

    如果忽略那偏執到病態的佔有欲,白晝絕對要對神奇的造物主感激涕零,造就出這麼一個,完全符合她心意的男人出來。

    白晝輕手輕腳走進去,前面一溜兒專業設備,坐著兩個錄音師,隔音玻璃里面,是傅時夜在和樂隊交流著什麼。

    微垂著眼,並沒注意到有人進來,工作時的認真態度很迷人,似乎在看歌詞,神情有些慵散淡模,偶爾帶出一點笑意,像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連空氣都因他的出現而帶出些薄荷清氣。

    可說到什麼,微眯眼時,眼型狹長,鋒利入骨,自帶一身無人敢近的磅礡氣勢。

    這就是傅時夜呀,一舉一動都能讓人怦然心動的存在。

    ......等等,怎麼又在想這些有的沒的了?

    白晝收回視線,深吸口氣,又轉身出去,盡量讓小心髒少受點暴擊,在外面休息區等。

    要了杯咖啡,坐在軟椅上,無聊地拿出手機玩。

    旁邊是辦公區域,但沒幾個人,估計都在錄音棚里忙活去了,兩個座位相鄰的年輕女職員閑暇之余,正在一起看著電腦討論什麼,隱約能听見幾句。

    “啊啊啊,這眼神太殺我了,要死了,這個顏我能舔一輩子!”

    “每一幀都讓人心動到爆炸,簡直是心髒暴擊......啊啊啊啊這個動作,也太欲了吧!”

    其實聲音倒沒有很大,不過白晝坐的位置離得近,透過兩顆腦袋的縫隙,能看到是電腦版微博的界面,倆人在看一組九宮格動圖。

    嗯......傅時夜的動圖。

    好吧,看來這兩位職員也是他家瘋狂的小繁星了,無聲嘆口氣,視線回到手機上,耳邊小聲又克制的尖叫持續傳來。

    “這樣的帥氣是真實存在的嗎?真的是人生即畫報啊......”

    “啊啊啊啊啊你快看!快看這張!”

    “wold天!求求讓我做個人吧......這太勾人了吧!”

    “誒誒,這尺寸......簡直太可觀了,啊啊啊啊啊——”

    “想躺在哥哥身/下......”

    “滾,不許褻瀆哥哥!”

    這樣的對話,導致白晝不得不再次抬眼看去,怎麼感覺,她們在開車呢?

    等看清電腦屏幕上,特意截出重復播放的那張動圖,白晝嘴角抽了抽,心中頓時怒火中燒。

    動圖是傅時夜一段舞蹈動作,然後其中一個略微性感的動作被片段截取,某個部位被放大......首先,她必須得承認那兩個女職員說得沒錯,但是......干嘛光天化日之下,眾目睽睽之中,看這種引人遐想的圖片!

    這屆粉絲太污了!

    肖想什麼呢一天天的!開除粉籍!

    雖然......她也肖想過......但是,看到別人肖想傅時夜!就是不爽!

    很!不!爽!

    臉色陰晴難定,眼神陰鷙地死死盯著那兩顆後腦勺。

    不知道是不是她視線威力太大,直到那倆小姑娘感覺到背後的強烈視線,稍稍轉頭,意識到自己工作摸魚被人發現,連忙收起屏幕坐正。

    怎麼回事兒,剛產生幻覺了嗎?怎麼好像有殺氣?

    倆小姑娘被白晝那麼一盯,有些惴惴不安,想著正主傅時夜就在里面錄音棚錄歌,坐沙發那個小姐姐,不會是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吧?

    要死了......剛都說了些什麼虎狼之詞啊......

    看著倆人悔恨捂臉,白晝才收回視線,繼續若無其事刷微博。

    然後刷著刷著,嗯......刷到了剛才在那兩顆腦袋縫隙就瞄見的九宮格動圖.

    白晝莫名咽了下口水......這不關我事,隨手一刷自己推出來的。

    真的。

    猶疑了一秒,小手還是沒忍住,戳開大圖......既然刷到了,那就勉為其難看一眼吧。

    動圖剛放大,還沒來得及細看清屏幕上的美顏盛世,錄音棚的門突然被拉開——

    白晝正好坐在門口處的小沙發,察覺動靜下意識抬眼,一眼瞥見人,手不受控一抖,手機便啪嗒摔在地面。

    手機摔一下不打緊,就算屏摔碎了都不打緊......可問題是,不僅沒摔碎,還正面朝上,正好是那張又A又欲的動圖。

    白晝呆滯一瞬,看著開門出來的男人,再垂眼看看手機,突然有種小時候在教室和同學圍觀島國大片被老師抓包的既視感。

    “......”還真是,該死的尷尬啊。

    “呃、那個......”她淡定地清清嗓子,鎮定地打招呼,“你錄完了?”

    怎麼樣,表情管理很到位吧,恰到好處的禮貌微笑,不輕不軟也不疏離的語調,就像許久不見的......老......朋......友......

    然而,傅時夜只是微微垂下眼,漫不經心地,睨她一眼後,隨即面無表情地走了。

    她一個微笑還未完全展露,便僵在了臉上。

    所以,剛才......她都主動跟傅時夜打招呼了,結果傅時夜就睨她一眼,然後,一聲不吭地,就這樣走了?

    白晝差點氣笑,就算四年前分手了是吧,但好歹也算個故人啊,就這麼個態度?

    哈,真行。

    好樣的傅時夜。

    她蹭地站起身,朝他背影追出去,活到這麼大,敢這樣忽視她的人真不多,或者說,一般她不在意的人她是根本不care的......

    等等,這邏輯不對。

    難道她現在還在意傅時夜對自己的態度?

    想到可能有這層意思,表情頓時變得難以言喻起來,好馬不吃回頭草,她怎麼可能這麼沒品?

    可在她對自己發出靈魂質問時,人已經追到了電梯門口。

    電梯里只有傅時夜一個人,四目相對之下,白晝又莫名僵硬了一下,直到男人有些不耐煩地開口,“上不上?”

    什麼上不上?啊,上電梯。

    剛踏入電梯,就感覺身後有道風,不知哪兒冒出來的齊一鳴,突然竄出來,“等等等等。”

    齊一鳴沖過來時沒剎住腳,差點撞上白晝,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就往旁邊避了一步,她不大喜歡和陌生人靠太近。

    傅時夜按住電梯,眼角余光看見一個縴秀身影朝自己靠近時,一股帶著特征性的甜氣隱隱撲鼻,胸前似乎被燙灼一下,砰砰地鼓動起來。

    為什麼還會這樣?

    明明已經死寂如深潭的心境,總是猝不及防地被人用一團明艷的烈火點燃,就是已經遍體鱗傷過一回,卻還是無法自控地陷入被動。

    他皺了皺眉,心情有些不好。

    白晝看著他按下樓層後,往後旁邊站讓一小步,似乎刻意遠離她的距離。

    她一時間也說不出是什麼心理,有些復雜,隨手瞎按了個樓層鍵。

    齊一鳴偏頭打量著白晝,感覺有點眼熟,想了幾秒開口,“新人開發組新來的負責人?听說公司要推新男團,還要制作一檔出道實錄的節目,白PD是吧,你好啊,我是Universe的經紀人,齊一鳴。”

    “我知道,經紀人中的顏值擔當嘛,網上都這麼說。”白晝緩緩呼出口氣,打起精神來。

    齊一鳴倒是不客氣,也很會活躍氣氛,“謬贊謬贊,都是粉絲開玩笑瞎吹的,也不知道怎麼,大家這麼有眼光......”

    可惜白晝心不在焉,附和兩句後沒了下文。

    怎麼回事,為什麼在傅時夜面前要這麼沒氣勢?行吧,可能是被氣懵了吧,方才的怒氣,不過是因為......算了,就是因為傅時夜的態度。

    那狗男人居然用這種態度對她。

    想著方才他那淡漠疏離的眼神,莫名就有些難受,胸口像塞著一團棉絮,有些憋悶,又有些不甘。

    但是,如果不是這種淡漠疏離的樣子,那應該是怎樣?見到分手四年的前任,難得還像以前那樣無條件寵溺縱容嗎?

    好像有種說法是,如果面對前任內心毫無波瀾的話,那就是真的不在意了。

    所以,傅時夜是已經完全不在意她了對嗎?

    白晝突然覺得自己挺沒勁兒的,前兩天還絞盡腦汁在躲著,結果這會兒又被他那張臉迷得七葷八素似的,像什麼話,若無其事誰不會啊

    她眨了下眼,稍稍偏頭,語調平穩,“好久不見。”

    這樣才對,這才是想象中的和前任再度踫面的場景,大家都坦然處之,大家都是成年人,再加上她這幾年甩好幾任男朋友的經驗,裝模做樣的本領那是手到擒來。

    傅時夜應聲,聲音並沒多大變化,低沉悅耳,“嗯。”

    用粉絲的話來形容就是,他是聲音能酥到讓耳朵懷孕,偏偏白晝就是一個聲控。

    又是電梯這種密閉空間,那道聲音傳入耳際時,心尖莫名一跳,她甚至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結果齊一鳴的聲音就突兀地響起,“什麼情況,你倆認識啊?”

    “......”

    白晝懶得搭理,視線轉向傅時夜,再次開口問道,“那晚,你也在丹朱華庭?”,,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