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即使站在視線中心,依舊淡定自如。

    她掃視一圈站得整整齊齊的少年們,緩緩揚起一抹微笑。

    這就是白氏未來的繼承人之一,與生俱來的領袖氣場,打小見慣了各種場面,無論何時,都不存在怯場。

    “初次見面,我是白晝,也是《華芒寶藏箱》的制作人,大家知道,寶藏箱的含義是什麼嗎?”她直接切入正題,不屑于浪費時間和表情去客套地打招呼,身上沒有那些官僚氣息,大刀闊斧的想要直接干實事。

    老爺子和舅爺爺都不止一次跟她說過,華芒已近垂暮,內部架構雖然完善但復雜,還是那些老式做派,革新不易,但不改變就只有等著慢慢被市場淘汰。

    白晝喜歡這種挑戰,既然打定主意要拿下華芒,成為這里未來的主人,那麼,不是她要去迎合這里,而是要這里,接受並臣服她的風格。

    “寶藏箱的意思是,諸位,都是這些年,千挑萬選才被珍藏進來的寶藏男孩,未來的幾個月時間內,我們會挑選出最璀璨的那幾顆寶石,放在最耀眼的位置,與觀眾們見面。”

    “在鏡頭面前,人人機會均等,但最終能留在鏡頭前的寶石有幾顆呢?三顆?五顆?還是七顆?我不知道,結果是由你們的表現來決定的。”

    “我們的規則很簡單,能者居上。一周後的考核,要根據各位的表現進行排名,會選出預備組成員名單,之後,未入選的練習生們,每周都有機會向預備組的成員發起挑戰,所以,千萬不要以為進了預備組就安全了,如果沒能夠好好守住自己的位置,就會被其他練習生代替。”

    “孩子們,看過動物世界嗎?”

    她突然這麼問一句,許多人沒反應過來,其實白晝比少年們也大不了多少歲,但她這聲孩子們,卻沒人質疑,她有讓人信服並且仰望的氣勢。

    “弱肉強食,這條法則在自然界,在職場,甚至于娛樂圈,永遠都是最貼切的,實力,勝過一切,明白了嗎?”

    “明白!”回答她的,是少年們整齊劃一而有力量的聲音。

    白晝點頭,看了看手上的資料夾,“好,另一件事,前幾天我在舞蹈練習室說過的事,還有人記得嗎?點過名的,站出來。”

    提起前幾天,頓時有人臉色不好起來,特別是之前只以為這就是個小助理的人,之前可是沒遮沒攔說過些不好的話,誰知道那個神神秘秘的小助理,居然會是總負責人啊。

    也有人響起當時她戴著口罩偷偷摸摸在窗外偷看,本來以為是不是偷看小哥哥,現在想來,說不定是在偷偷觀察他們平時訓練情況......中途有偷懶的人,也開始不安起來。

    之前被點過名的五位少年站了出來,李俊輝,沈一煬,沈一凱,陳英矗 沓弧br />
    當時是在舞蹈練習室提了一下,也只有在場的少部分人知道,畢竟那邊沒有明確說什麼時候開始練舞,只說確定好人,把時間留出來,到時候通知。

    “明天開始,你們去和傅時夜前輩一起練舞,準備聚星盛典的舞台表演。”

    听到這話,許多不知道的練習生紛紛哇地羨慕,能和國際頂流一起跳舞,簡直是天降鴻運啊。有膽子大的練習生甚至喊話,“白PD為什麼他們能去?我們也想去啊......”

    “對啊,公平競爭啊,我們也想去......”

    白晝抬了下手,示意安靜,“這話提醒我了,那個,俊輝呀。”

    突然被喊到名字的少年,心里咯 一下。

    “我還記得你當時說的話,覺得給人當伴舞會成為出道後的黑歷史對吧?那好,我尊重你的意見。”白晝雖然是笑著看著他,但眼底並沒什麼笑意,她還想起之前有幾個說過的話,可惜,想不起長什麼樣和名字,沒法一並修理。

    沒被她記住名字樣貌,幸運地逃過一劫。可作為想要成為偶像的練習生,沒有被記住名字和樣貌,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李俊輝的資格取消,現在還有一個名額,有人想要爭取的嗎?”

    話一落下,立馬有五六個舞蹈強項的練習生舉手,被取消資格的李俊輝頓時臉色有些難堪,本來的確不是很想去的,這會兒不應該高興不用去了嗎?但為什麼覺得好像......挺難受的,被人擠下去的話。

    見此,白晝眼底才稍稍有些笑意,你看,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笨的嘛。

    眼高手低的人,注定不會有多大的成就,還沒怎麼著呢,就自持過甚開始擺譜。

    “舉手的人出列。”白晝轉頭,“老師隨便給段音樂,舞蹈battle,由三位舞蹈老師評定,優勝者獲得這個資格。”

    話音落下,激起一陣興奮的歡呼,battle的緊張氛圍立馬起來。

    可這時,鄔君麗卻開口了,“但人是傅時夜工作室那邊親自圈的名字,我們臨時換人不合適吧?我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擔心白PD這決定,讓那邊覺得被輕慢了。”

    這話,就跟潑盆冷水下來似的,歡呼聲瞬間消匿,正要放音樂的老師也躊躇著,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放,李俊輝心里卻燃起希望,對,不要換,不要換人。

    其實認真想想,雖說是伴舞,但那可是國際頂流偶像的舞台,這種機會有多難得可想而知,他不該輕易放棄的......

    鄔君麗是原負責人,威信還是有的,在場的人也都紛紛要看她的臉色說話。

    可白晝不以為意笑了笑,有些漫不經心,“他們來管我借人,安排什麼人去,自然是我說了算。況且,為了最後的舞台效果,我挑選實力最出眾的,有什麼不對?”

    說完打個響指,“音樂。”

    雖然鄔君麗始終有威信,可現在的總負責人是白晝,又是這次節目的制作人,自然最後還是按她的意思辦。

    主動迎戰的少年各顯神通,都是舞蹈強項,一場精彩的對決上演,最終被老師們一直評為最優的少年,叫南泰的十七歲少年。

    白晝看了看資料,意外挑眉,“南泰的資料上顯示最擅長的是RAP,沒想到舞也跳得很棒,恭喜你,獲得這個名額。明天開始,你們五個去傅時夜前輩的舞蹈室一起排舞,其他空余時間,再過來練習,同樣的,也要準備一周後的月末考評。”

    在場的人反應各不相同,有羨慕的,有祝福的,有冷眼旁觀的,也有不屑的。

    還有人小聲議論,“你看,去了有什麼用,不就是當伴舞嗎?還耽誤月末考評的練習時間。”

    但也有人說,“不能這樣想,能和頂流傅時夜前輩站在同一個舞台,這多難得的機會啊,肯定能學到不少東西。”

    大家看法不一,但事實上,還是羨慕和祝福兄弟的人偏多數。

    白晝再次示意大家安靜,正色道,“你們看,機會就是這樣,說不準什麼時候來,稍縱即逝,有人抓住了,有人錯過了。我說過,過下來會挑選預備出道組的成員,想要提醒大家的是,在場的老師和幕後工作人員,都可能會是考官之一,競爭無處不在,希望各位打起精神,好好想想,自己來這里是為了什麼,將來想走到什麼位置上去。”

    頓了頓,才接著說,“接下來,期待你們的表現。”

    當晚,白晝又請全部人聚餐,恩威並施的手段很常見,但也很有效。

    不管怎麼說,寶藏箱計劃已經啟動,白晝正式以一種全新的姿態出現在大家面前,雖然質疑頗多,但不可否認的是,她似乎能比鄔君麗在練習生們之間混得開。

    將近四十的鄔君麗在職場浮蕩數十年,嚴肅冷靜,不苟言笑,讓人只有畏懼和距離感。

    而白晝,年輕時尚,個性雖有些張揚,但和年輕孩子們很快就能打成一片,就像大幾歲的姐姐,愛玩愛鬧,沒有太大距離感。

    -

    次日,她親自帶領五個少年去交接,其實這種事,隨便讓助理代勞就是,但白晝顯然是有私心的。

    之前一直躲著傅時夜,但仔細想想,以後到底都是一個公司,早晚得面對,這麼躲著也不是回事兒,與其什麼時候又不經意間撞見,還不如主動點,大大方方去打個招呼。

    對吧?這樣顯得她,一點兒都不心虛。

    可過去時,寬敞明亮的舞蹈室只有舞蹈老師在,並不見傅時夜的蹤跡,閔 辰和齊一鳴也沒見著。

    什麼情況,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過來了,剛才白緊張了?

    問了交接的助理,才知道傅時夜在錄音棚那邊為參演的新電影錄歌,要等這邊舞蹈排好練好後,才會過來排舞。

    也是,他學東西一向很快,記憶力好,天賦又高。

    白晝開始糾結要不要去一趟錄音棚,本來打算假裝偶遇的,看來不行了,如果自己屁顛屁顛跑去錄音棚,會不會顯得太刻意?

    不是,她到底怎麼回事兒?糾結個什麼勁兒?太不像平時的作風了。

    等風風火火趕到傅時夜專用錄音棚時,腦海里又是另一個想法了︰我他媽為什麼又火急火燎地往他跟前湊?

    不等她糾結癥開始發作,就一眼透過玻璃窗,看見錄音室里面的人。

    她下意識抿唇,心想︰來都來了。

    玻璃完全隔音,听不見聲,但光是看見那麼一個側臉輪廓,心神就不由得一晃。

    半晌後,她穩住心神,極力去想傅時夜的缺點,企圖讓自己冷靜下了......缺點......缺點?好吧,除了對她的佔有欲太強這點外,居然找不出第二個缺點?

    白晝緩緩吐出一口氣,算了,這狗男人,他不是人。,,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