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

    她想了想,憑借過硬的記憶力,將人和名冊資料對上號,到底才來兩三天,再聰明也沒法在這麼短時間內記住所有人,況且這兩天只是隨便觀察,並沒有每個都認真看到。

    但面對這種優質又出眾的皮囊,不好意思,她還真記住他的名字和資料了。

    魏星洲,練習時長似乎才半年。

    好像是高中畢業後考上的大學並非音樂專業,他雖有唱歌的天賦,但家里並不支持,來華芒,是一意孤行。

    其實她挺佩服這些追夢少年,一邊兼顧學業的同時,還要訓練,其中的艱辛三言兩語難以言明,因為曾經經歷過,她有切身的體會,睡眠的時間本來就很少,若沒有天賦的,還要分出睡眠的時間拿來練習。

    可那個年紀,即使累也覺得很開心,為了夢想中的舞台,為了全場的歡呼,仿佛能燃盡自己全部的力量。

    她推開門走進去,彈琴的少年並未注意到,直到身後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彈了一中午了,再不去吃飯,下午的訓練又要開始了。”

    琴聲嘎然而止,但魏星洲沒動,只是側頭朝這邊看來。

    白晝愣了一瞬,這世間怎麼會有這樣一雙眼楮,清澈透亮,燦若星辰,不帶一絲**與勾引,專注而沉靜,深邃又深情。

    她這種豪門望族長大的人精,很善于看人,往往從對方眼神語態就能快速分辨基本個性,當然,這只對于彼此道行相差不多或者道行不及她的,對那些道行高深的,她可看不透。

    人與人之間有時候就是那麼奇怪,氣場合不合單憑一句話一個眼神就能感覺出來。

    她屈指在琴身上輕輕叩了叩,“正好我也還沒吃午飯,陪姐姐一起去食堂吧。”

    少年遲疑了片刻,還沒開口就被人拎了下衣領,女孩的聲音清脆悅耳,有些不容拒絕的氣勢,“走吧,你不吃午飯的話,下午是沒力氣練舞的。”

    白晝不喜歡踫觸陌生人,所以只是拎了一下他衣服後領,結果等魏星洲站起來後,她不由得仰頭看了看......現在的弟弟們,吃什麼長大的?這麼高?

    魏星洲話很少,也不大愛笑,但對工作人員都很有禮貌,哪怕只當白晝是新人組的助理姐姐,被強行拖去吃飯,也沒拒絕。

    等他們到食堂時基本沒人,再晚一點食堂估計都關門了,吃飯時肯定要摘下口罩,索性帽子也取下,抬手隨意捋了下長發,剛拿起勺子,見魏星洲有些古怪的看著她。

    白晝挑眉,“怎麼了?”

    “......沒事。”男孩很快移開視線,垂眼盯著餐盤,掩去眼底微微慌亂,輕聲道,“以為你,也是練習生......”

    白晝聞言嘖了聲,感嘆,“沒辦法,姐姐的才華呢,比美貌更有說服力。”

    難改自戀風,況且在小朋友面前也不需要裝模做樣,她以後可不打算太嚴厲得對這幫孩子,少年人最叛逆了,越是凶越是適得其反,先打入敵人內部,跟他們從朋友做起。

    平時話就很少的魏星洲,今天難得問出一個好奇的問題,“助理姐姐,為什麼一直戴著口罩?”

    白晝拿著光亮的勺子,當鏡子照了照,“唉,還不是怕大家看到這種程度的美貌,就看不到我的才華和能力,畢竟我也知道,實在太好看了。”

    “......”這種程度的自戀,才是讓少年難以接話,只得閉嘴,安靜吃飯,但沒忍住也跟著輕輕彎了彎嘴角。

    第一次看到他笑的白晝,眼前亮了亮,嘖,小男生還是很好哄的嘛,逗一逗就笑了。

    也是,她白晝這種小太陽,想跟誰做朋友,或者想跟誰拉近距離,那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當然,聞嘉木那種變態除外。

    “跟你開玩笑呢,快吃吧,下午加油練習。”白晝收回視線,暗自感嘆,這種級別的校草臉,性格也乖,聲音又好听,得找機會注意听下他的聲樂課,如果唱歌也好,那絕對天生就該在這圈子發光的。

    午飯後回來,下午的訓練已經開始了,白晝要去辦公室拿打印計劃書交給李捺,便還是和魏星洲一道往回走,這小朋友話雖然不多,但人很紳士又有禮貌,主要是這顏值太可了。

    這種好苗子得好好培養......一路想著工作計劃,沒注意已經到了門口。

    “助理姐姐,再見。”魏星洲停下步伐,跟她打個招呼後才進了練習室。

    “哦,好。”白晝不知道是不是被那炫目的帥氣晃了眼,莫名其妙還跟著走進去兩步......呃,不對,她跟著進去干嘛。

    停下腳步,趕緊轉身往外走,卻沒注意到身後有人正要進來,砰地撞上。

    男生個子高大,身子骨結實,即使這一撞,也穩穩不動,倒是白晝被撞得踉蹌後退,那人愣了愣,伸手扶了下她胳膊。

    她抬眼,便認出人來,那天一眼看到的那個唱RAP的練習生,江鈞。

    听听,光這名兒就很有氣勢,將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身上有幾分相似某些人的那股氣勢,白晝居然沒有下意識甩開他的手,只是站穩後立馬退開一步。

    “謝謝啊。”

    少年冷酷人設保持到底,點點頭,走進練習室。

    好吧,這酷勁兒也如出一轍,她暗自感嘆,揉著胳膊回到走廊,朝辦公室走去。

    練習室里,大家三三兩兩的進來,準備下午的練習。

    到底還是少年人,多少還是有些性子活潑不穩重,在等待老師過來的時候,聚在一起也會天南海北地瞎聊一通。雖說是男孩子,但也不乏會有比較八卦愛湊熱鬧的。

    “真的?你真看見了?比女生組第一還漂亮?”

    “騙你干嘛,不信你問魏星洲,他還跟人一塊兒吃午飯了呢,他們吃飯出來我剛好看見了,口罩還沒帶上,看的是正面。”

    “吹的吧?要真有你說那麼漂亮,那怎麼不在公司當練習生啊,當什麼苦逼助理啊?”

    “魏星洲可以啊,平時不聲不響,也不跟我們一塊兒玩,這麼快就把新來的助理姐姐搞定了,我就說他一個男的長那麼好看干什麼......”

    “嘁,要是長得不好看,能走後門進公司當練習生嗎?又不是專業學過音樂的。”

    。

    “你們在說新來那個戴口罩的神秘助理姐姐嗎?剛在門口和江鈞還......呃,江鈞哥。”

    江鈞個子高,長相也屬于那種比較硬朗型,平時不愛笑,又比那些十五六歲的少年們大兩歲,就顯得比其他男生有威嚴許多,他擱下水杯,冷冷開口,“既然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那還來當什麼練習生。”

    “啊?”那幾個男生先是一懵,隨即反應過來江鈞好像是在幫魏星洲說話,下意識回頭,就發現那個因長得太過惹眼的少年,就坐在不遠處,立馬訕訕散開。

    結果江鈞帶著嘲弄的聲音又響起,“長得丑還沒才藝的人,是沒資格出道的。”

    幾人也不敢回話,畢竟背後說人壞話被抓包這種尷尬,還挺窒息的。

    等人散開後,江鈞這才稍稍偏頭朝魏星洲看過去,正好那少年也抬眼看向他,視線一撞,魏星洲率先低聲道了句謝。

    江鈞沒說話,兩步走過去,站在他身邊,“當偶像就是要長得好看,他們那麼說,多半是在嫉妒你長得比他們好看,別放在心上。”

    魏星洲垂下眼,點頭,“我知道。”

    江鈞頓了頓,又道,“音樂也看天賦的,那麼多專業音樂學校畢業的,也沒見個個都能出道。”

    魏星洲抬眼,看了看身旁的少年,略微奇怪地開口,“你今天,難得話比平時多。”

    “......”江鈞本來還想說什麼,聞言閉嘴轉身。

    “誒,我是說......你多說點話挺好的。”沒那麼讓人難以接近了,看著江鈞的背影,魏星洲笑了笑。

    謝了,兄弟。

    -

    將打印出來的計劃書遞交到李捺辦公室後,白晝邁著悠閑步子往回走。

    她倒不敢說自己的計劃書有多好,但比白昊好十倍這點自信還是有的,至少能讓李捺認真思考要不要給她這個放手試一試的機會,既然說要考慮一下,那就是有戲。

    估計下來要去跟舅爺爺或者爺爺請示一下吧,畢竟這想法的確有些大膽。

    那等消息就是。

    哼,傻逼白昊,都沒準備好就頭腦發熱跑來跟她爭,看這回誰玩死誰。

    腳步輕快地朝辦公室走去,口袋的手機震動起來,是孔雅的電話,她不是在國外有活動嗎?白晝接通電話。

    女孩興奮的聲音傳來,“歐尼呀~我回國啦,什麼時候有空見面吧,我真的太想你了。”

    是該見一面了,上回出賣她消息的事兒還沒跟這家伙算賬呢......白晝想了想,“就明天吧,你來公司的時候,我去找你。”

    孔雅似乎听出來什麼,但又不確定,“你來公司?你是說......直接來華芒?”

    “嗯,現在我在華芒工作。”

    “你......Aurora,你在......華芒工作?!”孔雅是知道她過往事情的知情者,自然會相當詫異,H.M娛樂算是華芒的海外分部,Aurora曾經可是在H.M娛樂出道過然後強行解約的人,現在居然還能進華芒工作?

    “嗯,明天見面再說吧,你到公司後.....”白晝邊說邊朝辦公室走,有一句話沒說完,就听見旁邊轉角處傳來的聲音。

    “時夜哥,一鳴哥,舞蹈練習室在這邊。”好像是助理的聲音。

    “新人組的負責人呢?”有點耳熟,可能是齊一鳴的聲音?

    听著人聲逐漸靠近,白晝匆忙掛斷孔雅的電話,趕緊兩步閃身進了辦公室......奇怪?為什麼要躲?

    “應該是在辦公室,這邊請......”

    “......”正,正面剛嗎?,,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