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她甩頭就走,多看一眼白昊那智障都覺得礙眼。

    其實,無論帶男團還是女團,白晝是不挑的,只是......挺心疼那些可能被耽誤前程的孩子們。

    算了,還是先心疼自己吧。

    國內娛樂公司的禁愛令還挺嚴的,偶像戀愛那絕對是死忌,男練習生和女練習生都區分得很明顯,教室練習賽都是分開用,反正華芒爸爸有錢,設施配置從不小氣。

    白晝沒想到在這兒還能遇見個臉熟的,上回機場送她的那個小助理,叫什麼來著?喬可遇?

    原本的項目負責人見她倆似乎認識,便讓喬可遇帶領白晝熟悉環境和工作崗位。

    原新人組的負責人叫鄔君麗,三十多歲的事業型女人,說實話,本來她好不容易得到這個負責人的機會,結果莫名其妙空降一個新的負責人,無端被壓一頭,換誰都會心里不爽。

    不由得對白晝有幾分輕蔑,也不知道從哪兒走的後門。

    白晝和白昊既然打賭,不動用家里資源,那意思也就是不能暴露身份,不過好在本市姓白的人不算稀奇,而且華芒董事長一直是郭鴻博,他倆倒沒有引起什麼身世猜測,只當是走了什麼後門,才一進來公司就能負責帶項目。

    散會後,白晝跟著喬可遇在公司轉悠了一圈,熟悉環境,最後來到練習室外。

    她還挺好奇,喬可遇之前不是齊南的助理嗎,“小喬,你怎麼會轉到練習生項目組來?”

    喬可遇倒沒瞞她,實話實說,“公司很不看好練習生這塊,缺人手,有些資歷和背景的都不願來,我就被調過來了。”

    “哦?”白晝點頭,又問,“所以你實際是不願意參與這個項目的?”

    “那倒不會。”喬可遇搖頭,“以前不行,不代表現在也不行,別的公司做不好,不代表我們公司也做不好,再說,我我們海外合資的分公司不就做得很成功嗎?只是國內市場還沒打開,但這一天終究會到來。”

    白晝听完,笑嘻嘻道,“對,我也覺得,說不定這個局面,就會由我們打開。”

    年輕人嘛,誰還沒個夢想呢。

    其實她發現,喬可遇這姑娘還挺聰明的,對上司不卑不亢,不會為了討好她故意說謊,也不會因為太耿直惹人生氣,挺會圓場。

    喬可遇繼續介紹,“這邊兩間是舞蹈教室,前面三間是聲樂教室,從四年前布局這個項目到現在,目前共計練習生有58名,練習時間分別從幾年到幾月不等,都是從千萬報名者中篩選出來的。”

    看過舞蹈教室,寬敞的舞蹈室里差不多十來個人,從十五六歲到十**歲不等的少年們,盡管舞步還不統一,實力也不均衡,但揮灑著青春汗水那股熱情,就足夠令人炫目。

    嘖,真是整層樓散發著年輕的荷爾蒙啊。

    難怪男生組的女性工作人員偏多了,天天看著這些養眼的孩子們,心情都會好很多吧。

    畢竟,素人男工作人員,每天面對這種顏值身材各方面的暴擊,心情估計......很郁悶吧?

    走到前面的聲樂教室一看,里面也有將近十來人,透過門上的小玻璃窗口,白晝卻一眼被一人吸引了視線。

    少年留著利落的短發,只是一個挺拔的背影。

    正拿著話筒,伴著簡單的beat在念一段RAP,聲線低沉,沒有那些繁瑣又刻意的嘻哈手勢,他就那種散漫地站著,因是日常練習,有些懶洋洋的姿態。

    但卻有一種令人難以忽視的魅力,一股莫名的主宰氣場。

    這樣的感覺,她曾經在另一個人身上也看到過,並且為之瘋狂......漸漸的,這個背影和記憶中那個蟬鳴的夏天,練習室里的那個黑T恤少年的身影重疊。

    “助理姐姐好。”

    一道突然響起的少年聲音,白晝差點被嚇一跳,迅速回過神來,轉身看見兩個男生正站在身後,對喬可遇鞠躬,應該是要進教室吧。

    她拉了拉口罩,退開一步,兩個少年對她也點點頭,才進入練習室。

    喬可遇輕輕點了點白晝肩膀,“發什麼呆?”

    她移開視線,緩緩開口,“剛唱RAP那個,實力挺不錯的。”

    喬可遇認可,“覺不覺得,在他身上能看到幾分傅時夜的影子?”頓了頓,補充道,“不是刻意模仿,而是,身上自帶的一股氣勢,也不能說是像,就是,給人感覺,都有一種能主宰舞台的霸氣。”

    “你也覺得?”白晝挑眉,喬可遇注意到她反問用的是你‘也’覺得,那意思就是她在這麼覺得的了。

    見喬可遇點頭,白晝又問,“傅......Universe是不是很少來公司?”

    “來得不多,雖然經紀約在華芒,但他們四個都分別有自己的工作室,而且崔世理這次巡演結束就回國準備入伍了,姜烈在泰國接了部偶像劇,傅時夜在籌備新的電影,閔 辰也有綜藝要錄,除了錄歌排舞和每個月公司例會出現,平時基本上不來。”

    “哦,那就好。”在公司撞見他們的機率大大降低,可是,如果那天晚上真的是傅時夜......真打了一巴掌,是不是得找機會解釋一下?耍酒瘋這種丟臉事,怎麼就被撞上了呢。

    喬可遇沒听明白,“什麼?”

    “沒什麼。”白晝收回思緒,對喬可遇道,“小喬,有所有練習生的資料嗎?拿給我看看。”

    一下午的時間,她把目前公司的練習生資料全部翻閱完,又听喬可遇詳細說了目前訓練的情況,開始琢磨李捺交代下來的任務,三天時間,出一份計劃書,不要求多詳盡,但要有初步計劃,如何去打造推廣練習生項目。

    在交出滿意的計劃書前,她並沒有一來就擺架子,什麼新官上任三把火都不存在的,而是成天戴著帽子口罩,跟在喬可遇身後,跟新來的小助理一樣。

    但這個小助理,委實有些扎眼,即便戴著口罩遮住了大半張小臉,但露出的精致眉眼,高挑縴秀的身材,娉婷婀娜的身段,都足以預料到這小助理的高顏值。

    已經有不少練習生在說,公司新來了個小助理,簡直是背影殺手。

    “為什麼是背影殺手?臉丑嗎”

    “不是,沒看見臉,戴著口罩,挺神秘的。”

    至于白晝自己對于戴口罩的解釋,借口是感冒還沒好,畢竟,總不能直說是怕被認出來吧?雖然過去了四年,但是她曾經也是出過道的人啊,想當年,粉絲也不少的好吧,雖然娛樂圈這種更新換代堪比換衣服的速度......

    不過警惕一下還是有必要的,如果以後站穩腳跟了,她不怕被認出來,就怕還沒在華芒立足,就被翻出舊賬,那才是不妙。

    特別那些對Fairypink的突然解散耿耿于懷的團粉,當年可是把一切都怪在她頭上,雖然這一切也的確是她造成的,不過被全網討伐的時候,不需要粉絲們喊她滾出娛樂圈,她已經自覺又被迫地滾出娛樂圈了。

    這兩天,白晝時常穿梭在各個練習室,偶爾也幫孩子們拿水遞毛巾什麼的,但更多時候,是網上的一個表情包︰[暗中觀察.jpg]

    看著練習室里的少年們,揮灑汗水,為了同一個夢想而努力練習,每一個舞步,每一句歌詞,不停的重復的練習,熟到身體能記住每一個節奏點,熟到張口就能精準唱出調子,沒有人的成功,是不需要努力就能輕易達成的。

    她每天看著練習室的那些個身影,腦海里漸漸浮現一些遙遠的記憶......

    “哪怕沒有人看到,哪怕沒有人記得,但我們不會忘,這是我咱們一起,最珍貴的回憶。”

    那些年,也有那樣一群少年少女們,在海外的練習室揮灑汗水,對著鏡子日復一日的練習,為了能在舞台上呈現更好的作品。

    在那些遺憾的情緒中,一個計劃慢慢在腦海中成型,那些未完成的夢,是否還可以延續?

    白晝窩在辦公室的角落里,敲完最後幾個字符,保存文件後,伸了個懶腰。

    低眼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兩點了,肚子實在餓得難受,關上電腦起身,打算去公司食堂解決一下午餐。

    雖然是有名的驕縱性子,但白晝有個優點就是︰能屈能伸。該嬌氣的時候十分嬌氣,該接地氣的時候也能很接地氣,反正只是填飽肚子,去公司食堂怎麼了。

    走出辦公室,在經過練習室時,稍稍停了停步子,聲音教室里的鋼琴聲還在響,練了一中午沒停......差點給正在寫計劃書的她給催眠了,要不是的確彈得挺好听,白晝保準沖過去揍人。

    路過時,也就刻意停下去看看,雖只聞琴聲,未見其人,但她能確定,這人怕是有強迫癥,稍微一小節不順暢,他都會重復彈無數遍,雖說力求完美沒什麼不好,但作為在隔壁辦公室听了一中午的人......她都快背下來了。

    從門後伸出半個腦袋,往聲樂教室打量。

    午後陽光懶懶散散,明淨窗戶下的那架半舊的鋼琴,她窺見陽光下,少年的側臉,有一瞬間驚艷。

    一件簡單的白T恤,十**歲的男生,少年感還很強。

    五官英氣不失溫潤,面骨是難得的很有質感的精致,不帶攻擊性的端正與干淨利落,第一眼就覺得很好看。

    第二眼,白晝心想,即使這位弟弟將來沒能男團出道,憑這張臉,去當個演員也很好。

    端正在比例,風情在眉眼,清秀在唇鼻,骨骼的立體度和鋒利的骨線,糅合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清秀端正,不失風骨。,,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