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她面不改色,似乎特意想了想,“嗯?好像有這麼回事,是不是幾年前海外的那個?現在還在華芒嗎?”

    老爺子微微眯眼,看著自己孫女。

    白晝連忙正色道,“爺爺你放心,我不會參雜私人感情的,就算分手了,也不會刻意為難人家,國外那些,我也都是和平分手的。”

    半晌,老爺子才放下茶杯,緩緩道,“以前你年紀小不懂事,素來行事就大膽,我也沒有太過約束過你,不想剝奪了你們青春其實最該玩鬧的日子,但現在你也長大了,該收心了,聞家那邊面子上也要過得去。”

    “嘉木是個好孩子,可惜身體不太好,我知道你不滿意這婚約,不過既然當年聞家對我們有恩,我白茂德許下的承諾就不會食言。”

    “這婚約,聞家可以退,但我白家絕不能主動提退婚,你心里要有個數,況且,你和聞家這婚約,怎麼說對你也是百利而無一害。”

    “我曉得的,爺爺。”白晝點頭。

    老爺子的這番敲打,幸好她早有預料。她對感情一向表現出來的態度都是一副玩心重的風流做派,在國外留學四年也換了好多任男朋友,而且都是高顏值大長腿的小鮮肉。

    她一來可以氣聞嘉木,二來,這麼做也是不想讓人覺得她必須非誰不可,她不想讓感情成為軟肋。

    雖然那些所謂的男朋友,都是逢場作戲,掛名男友,但傳回國內,可就是這位大小姐依舊性子野,玩心重,花名在外。

    “行了,你也不是小孩兒,這些事自己得有個考量,華芒那邊,我會跟你舅爺爺打個招呼,到時候你直接過去,跟著他好好磨練磨練。”

    老爺子終于揮手,放過她一馬。

    等陪爺爺吃過晚飯,白晝從祖宅直接回白京王府。

    走出來後,方才松了口氣。

    應該沒什麼破綻吧?她還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影響到傅時夜的前程。

    她選擇華芒,也絕對不是因為傅時夜,幾年前就曾有過的想法,想改變國內年輕偶像市場的現狀,憑什麼新時代的偶像都得追國外的?

    就連傅時夜閔 辰這樣的世界頂流,雖說是同國籍,但並非從一開始就是國內一手培養出來的。

    她想,中國偶像,一樣會引領世界潮流風向的。

    道路兩旁是高大挺拔的銀杏,秋陽下散著金芒。

    華芒傳媒的總公司,白晝還是小時候來過兩回,雖然是盛天旗下產業,但華芒一直是舅爺爺郭鴻博在打理,一直擔任董事長。

    郭鴻博是她奶奶的弟弟,當年也是影視界早期成名的天王之一,後來投身幕後,早年那些作品至今都還是經典,但他奉身藝術事業,一生未娶,在圈內也是人人尊敬的老藝術家。

    司機送她到地下車庫後,只有一個秘書來接,她倒沒想搞什麼大陣仗,直接跟著去了董事長的辦公室,見到郭鴻博後,乖巧地問好,“舅爺爺。”

    結果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開。

    白晝看著跟在秘書身後進來的人,滿眼詫異。

    那人揚著笑,“舅爺爺好。”

    轉頭又給白晝打個招呼,只是笑容里多了幾分挑釁,“小堂妹,來的挺早啊。”

    白昊?他來干嘛?

    郭鴻博待人一向和善,保養得宜,如今哪怕將近七十高齡,瞧著卻像五六十的模樣,精神得很,“閃閃丫頭,小昊,老爺子跟我說你們都想在華芒磨練磨練?”

    白昊也要來華芒?這人有病吧?來跟她作對的?

    白晝對這位堂哥實在沒什麼好臉色,只是轉頭對郭鴻博點頭,“是的,舅爺爺,華芒當年傾注了奶奶諸多心血,我想繼續讓華芒之光閃耀下去。”

    “舅爺爺,我也是這麼想的。”

    “......”瞪一眼過去,你他媽,別跟風行不行?

    白晝其實挺煩白昊這人,二叔家的小兒子,跟大堂姐白晰是親姐弟,可惜倆人天壤之別,大堂姐是出了名的聰明能干,從小在家里孩子堆就是拔尖兒的,而白昊這小子,打小就是圈里有名的紈褲子弟。

    好吧,雖然她名聲也不比白昊好到哪里去。

    但白昊跟聞嘉木是一丘之貉,專門跟她對著干,就是那種,看她不痛快,他們就痛快了的變態思維。

    讓白晝一直就覺得,大概是自己太優秀了所以招他們嫉妒吧。

    郭鴻博對倆小孩的心思暗涌倒沒察覺般,“也好,這兩年華芒不景氣了,也需要注入些新鮮血液,希望你們年輕人能有更前衛的想法和策略,讓華芒重回鼎盛。”

    說完,撥通秘書內線,“讓brianna來一趟辦公室。”

    听聞這名,白氏不經意挑了挑眉,brianna本名李捺,是華芒傳媒大中華區的CEO,也是圈內有名的制片人加電視導演,看舅爺爺的意思,不會是要讓這個女魔頭來帶他們倆吧?

    側眸看了眼白昊,那小子顯然對這圈子了解不多,估計也沒在意過briann是何方人物。

    很快辦公室進來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一身高定款女士西裝,踩著恨天高,紅唇細眉,那氣場令人心緊。

    听完郭鴻博的話後,李捺微微揚眉,“老爺子要磨練孫子的心理我能理解,來這兒鍛煉可以,但華芒是數代人的心血累積出來的,也不能輕易動了根基,這樣吧,我手頭上有幾個新策劃的項目,兩位看看是否感興趣。”

    意思是,核心圈層暫時別想了,不可能放手給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年輕人玩票,這有幾個新項目,你們想玩就拿去玩玩兒吧。

    一來就是個下馬威,而且明顯早有準備。

    白晝有些訝然,這些人,還真是個個手眼通天,什麼消息都知道得快。

    不過她倒沒什麼意見,本來也沒想空降高層,做事還是踏實些,那有什麼一蹴而就的。

    只是不等白晝開口,就被白昊搶了先,“什麼意思?難不成讓我從基層干起?這不是浪費時間嗎?將來我們都是要管公司的人,難道爺爺讓我來不是直接接手管這家公司的意思嗎?”

    MDZZ。

    眼看著李捺臉色冷下來,白晝在心底又罵了一句白昊這蠢貨,但還是不想替他找補,可是誰讓他們都姓白,這無疑就要在這位CEO面前留下個差印象了。

    “堂哥,既然咱倆都看中華芒,可一山不容二虎,將來咱們必然得有個人走,不如這樣,我們先拿小項目打個賭,贏的留下輸的走,也免得舅爺爺和李總為難。”

    白晝說完,郭鴻博倒是很贊同,“這提議不錯,無論將來誰接手,總歸只能是一個人在這兒作主,我也不好偏心。”

    李捺朝這邊看了眼,眼神多了幾分打量。

    -

    “所以你就和白昊打賭了?”薄晴咬著吸管,對白晝揚眉。

    “不然呢,等他搞破壞麼?他是不是真心想在華芒做事我不知道,但看樣子是不想我留在華芒。”坐在餐廳里,倆人慢悠悠地喝吃午飯。

    之前在辦公室李捺提出的幾個新項目,包括電視節目籌劃,影視IP籌劃,新人培養計劃等等,白晝仔細思考過後有了決定,但卻讓白昊先選,白昊不疑有他,選了影視IP籌劃,然後白晝立馬選了新人培養計劃。

    結果白昊那小子存心就是要跟她作對,面不改色就也要選這個,最後郭鴻博干脆發話,也好,倆人做一個項目,更加方便一較高下,既然是培養新人,那就明年的新人獎為目標,誰培養出來的人拿到新人獎,誰贏。

    倆人都沒異議,不過白晝想了想,主動跟白昊下戰書,既然是磨練,是打賭,那就玩點大的,都不許靠家里,全憑個人實力,誰敢動用家里資源誰就算犯規。

    薄晴對他們這無聊的賭約很不屑,“至于嗎你們?非給自己找罪受?不靠家里資源......有捷徑不走,你是不是傻啊?”

    白晝嘆口氣,“你說我和白昊,除了比比看誰更能吃苦,還能比什麼?”

    當然,其實還有別的思慮,估計沒兩天白赫東和秦奕心離婚的事情就要在圈里傳開了,屆時她這方的助力必然比不過白昊,那自然不能讓自己處于弱勢,干脆大家各憑本事,誰都別想借東風。

    “行吧,你最近也是不太平,你爸媽的事兒你也別想太多。”作為閨蜜,白晝的心事最終自然還是只能跟她吐槽,對于她父母離婚的事,薄晴也沒啥感概,她自己父母早亡,從小就跟哥哥相依為命長大,並沒有太多父母親情的感觸,“我最近能幫上你的不多,因為天河集團聯姻那事兒,被我給搞砸了,老太太對我不滿的很。”

    “唉,我哥要快點從國外回來就好了,有他撐腰,誰敢動我。”頓了頓,又道,“有他撐腰,也沒人敢動你。”

    “得了吧,求人不如求己,我這點兒小事兒就不勞煩薄易哥了,我先走了,事兒還多著呢。”

    白晝知道薄晴對哥哥的依賴很重,但她沒有親兄弟姐妹,那些個堂系表系的親戚,除了舅舅家的秦守關系親些,別的沒一個關系好的,可惜,秦守也還是個不頂事兒的小霸王,還不足以讓她依靠。

    -

    下午,白晝和白昊倆人參加了新人項目組的例會,進門時,白晝默默掏出帽子和口罩戴上,被白昊橫了一眼嗎“你又搞什麼花樣?”

    白晝懶得搭理他,你管我。

    雖然大家對突然空降兩個項目負責人感到詫異,而且都還這麼年輕,而其中那女生還神神秘秘不露臉,不過brianna這種**oss都沒說話,其他人也不敢有異議。

    李捺給他們安排的是負責練習生項目,這也算是華芒從海外引進的模式,打算開展自主培養新人的計劃,但這一塊國內各大娛樂公司並不看好,一來費時費財,練習生這塊一直不成熟。

    或者說,無論練習生運營模式還是偶像團體運營模式,國內目前都不成熟,也沒有一個好的契機和平台,要花好幾年時間和無數金錢去培養,也不一定保證能紅,好多娛樂公司是不敢冒險的。

    華芒幾年前就在收羅年紀小有潛質的孩子,但尚且處于萌芽階段,不過好在華芒有那個實力和資本,去花幾年時間布局。

    白晝的第一選擇是想負責女練習生項目的,她幾年前做過女團,這方面有經驗,但白昊那傻子,就非得跟她搶,對他來說,成天對著一群大老爺們兒實在無趣,每天對著一群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可有趣多了。

    本來還對不是直接空降總裁總經理什麼的置氣,沒想到還暈著這種福利,白昊瞬間來了興致。

    倆人各不相讓,最後的決定——在辦公室直接石頭剪子布,贏的先選。

    ......相當之草率。

    最後,白昊如願以償挑了女練習生項目,白晝嘆口氣,行吧,帶男團。

    本來還想避嫌的......

    白昊沖她挑眉,似笑非笑,“妹妹,你不是喜歡小鮮肉嗎?哥哥這是在給你創作機會,有本事,你在國內也交幾個男朋友,那才叫厲害。”,,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