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 11 章

    她接起電話,“媽媽。”

    電話里秦奕心的聲音依舊溫柔,“閃閃,晴兒說你昨晚喝醉了,這會怎麼樣了?還難受嗎?”

    “沒事,就多喝了兩杯,睡一覺就好了。”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撒嬌地跟媽媽抱怨頭痛難受,但這次不知為何,好像不想再那樣做了。

    秦奕心沉默了一下,“媽媽派司機去接你吧?”

    “嗯。”

    簡短幾句,掛斷電話。

    白晝看著天花板,思緒放空,如今還有一團糟的事情等著她,竟然還有空去想些有的沒的......想到當初和傅時夜分手的種種原因,眸色暗了暗。

    除了性格問題,還有些不可逆轉的因素。

    掀開被子坐起身,去浴室洗漱,隨便在薄晴的衣帽間里拎了條珊瑚橘的裙子,她膚色白,就更顯得明艷動人,她倆身形差不多,眼光也不相上下,以往喜歡的款式還會買兩件,絲毫不介意撞衫。

    白家的司機來的很快,是白京王府的管家老劉親自來接的,白晝強撐著精神回去,得知白赫東不在家後,也懶得去問他的蹤跡,徑直去了主臥找秦奕心。

    寬敞奢華的主臥,其實大多是秦奕心一個人住,白赫東在家的時間不就不多,難得回來一次,有時還是睡的書房。

    漸漸得知一些事情後,白晝其實都懷疑,當初不是因為秦奕心身體不好久久不懷孕,說不定就單純是倆人夫妻感情不睦導致的。

    不播種就想收獲,哪有那麼好的事兒。

    白晝也懶得客套,見面就問,“我不在國內的時間,你都在秦家住著的吧?”

    “大部分時間吧,有時候也會回來住,不然也讓人起疑。”秦奕心也沒有瞞她的必要,“閃閃,媽媽不是故意要瞞著你,只是當年......”

    “為了我,所以才忍受這麼多年。”白晝打斷她的話,“媽,你就是太容易心軟,才被我爸拿捏得死死的。”

    于情于理,她始終都是站在秦奕心這邊的,白赫東對事業雄心勃勃,做得很成功,但卻不是個好丈夫,也不算盡職盡責的父親,而秦奕心太過心軟,始終任人拿捏。

    原生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是巨大的,白晝也多多少少繼承了父母身上的優缺點,譬如白赫東的事業心,譬如秦奕心的音樂才華和藝術天賦。

    缺點同樣也繼承了,譬如白赫東對感情的自私,譬如秦奕心的心軟。

    她嘆口氣,對秦奕心道,“走吧,我送你回秦家。”

    白京王府豪華得如同宮殿,可是它曾經的女主人在這兒住的並不開心。

    既然不開心,那沒必要勉強自己,即使為了唯一的女兒也不行,人活一世,自在些,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一昧地犧牲,並不會獲得幸福。

    她想告訴媽媽,該爭取的,一定要去爭取。

    “不要再為了我或者我爸,犧牲你自己了,既然當初他選擇了離婚,那就該想到離婚後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媽,沒必要再幫他隱瞞了。”

    秦奕心看著女兒,眼眶有些泛酸,孩子長大了,會自己拿主意做決定,也會保護媽媽了。

    白晝在秦家吃完午飯就要走,秦奕心挽留,讓她也搬到秦家來住,白晝干脆果斷地搖頭。

    “我才不搬,省得便宜那些不要臉的狐狸精。”

    她就想看看,誰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有那膽子入主白京王府。

    -

    出了秦家後,白晝看了看時間,讓司機開車去了皇城貢院,她又不傻,慫恿老媽直接搬出白家回娘家去,秦家得知倆人早就秘密離婚後,自然對白赫東氣得不輕,估計沒兩天這事兒也就要傳開了,到時候她爸不找她麻煩才怪。

    那自然要趕在這之前,找個能壓得住她爸的靠山才行。

    她這事干得挺破釜沉舟,不過不管結果如何,她不後悔就是了,反正是受不了老媽為了她忍氣吞聲那麼多年。

    回了祖宅,老爺子剛午睡起來,在書房辦公。

    白氏控股的盛天集團,旗下產業頗多,這些年,老爺子也在放權讓三個子女去打理生意,不過挺奇怪的是,他好像沒有打算把家族的繼承權交到三個兒女任何一個人手上,看似公平公正,但其實更加引得私下揣測紛紛,說老爺子其實打算在三代子孫里面挑繼承人。

    但這事兒老爺子沒有親口說過,白晝向來當成謠傳听。

    畢竟三代子孫都還年輕,最大的堂姐也才28歲,二十多歲的年紀,就算天資聰穎,也比父輩們缺少幾十年的閱歷和經驗。

    打理好手下的分公司,能持續盈利不虧損,跟得上日新月異的時代步伐就已經不錯,若要掌控整個盛天集團,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盛天集團是業務多元化的綜合企業集團,經營範圍包括金融業,地產業,珠寶也,影視娛樂產業鏈,酒店產業等等。早就不是簡單的家族企業了,即便白氏掌控著最高股份,想要制衡各個股東,中外合資的同盟等等,絕非易事。

    讓那些叱 商界幾十年的巨佬們,肯听二十來歲的小年輕們調動?又不是古代封建王朝,這種魔幻情節,也只存在于小說電視劇吧,人家風風雨雨幾十年吃的鹽,比你走的路還多。

    能斂萬貫家財,能成為集團的股東,那可不是偶像劇里演的那些配角那樣蠢,沒個兩把刷子,能在商界混這幾十年?

    況且,盛天集團的大股東們,不乏白老爺子這樣的狠角色。

    白晝倚在池邊喂魚,一面等待爺爺忙完公事,一面在腦海想事情,也不知消磨了多久,才被叫到書房。

    老爺子直接叫她去書房,估計要麼猜出她不會沒事跑回祖宅,要麼就是已經有所耳聞,白晝凝神走了進去,干干脆脆地,把自己腦海中思量好的一股腦兒說出來。

    末了,小心翼翼打量老爺子的臉色。

    “你爸辛辛苦苦瞞了這麼多年,你這麼做,不怕他生氣?”

    白晝思索老爺子這話里的含義,但他們這樣的家族,注定不能用普通人是思維去看待問題,她也沒膽子在老爺子跟前搞小動作,直白地表露,“我也還生氣呢,父母離婚四年,還瞞著我這個親女兒。”

    老爺子摘下老花鏡,敲了敲桌面,示意她坐下。

    “你知道為什麼你爸媽離婚這麼多年,卻要一直隱瞞著這事兒嗎?”

    白晝抿唇,“不想影響我吧。”

    “算是。”老爺子點點頭,又道,“四年前,那會兒你還在海外,體驗什麼明星生活,那段時間家里發生點事兒,後來我告訴你爸,還有二叔小姑他們,白氏的繼承人不會在他們之間,我會在子孫輩培養新的繼承人。”

    白晝聞言一愣,沒想到爺爺居然突然跟她說起這個,而且直接了當的說繼承人的事情。

    畢竟這個話題,平時幾家之間都不敢輕易討論的,就像古時候皇帝立儲君,老皇帝還健在時,哪怕皇子們都想上位,但誰也不敢明目張膽的表示自己要當皇帝。

    不等白晝反應什麼,老爺子接著說道,“很多老東西都說我瘋了,哪有那麼多時間耗得起,但我的身體我很清楚,再撐個十年不成問題,我不相信,十年時間,還培養不出一個滿意的繼承人。”

    “你那些堂哥堂姐,包括你,你們都有均等的機會。”

    看著白晝略微訝異的目光,老爺子笑了笑,“別這麼驚訝,他們都知道這事兒,就你這幾年在國外,而且不大關心這些。”

    “現在明白,你爸為什麼瞞著離婚這事了嗎?”

    白晝沉默一會兒,點頭。

    如果是因為繼承人問題,那的確更加說得通,估計是離婚後才知道老爺子這決定的吧,所以瞞著離婚的消息,有秦氏的鼎立支持,白赫東的勢力才會一直穩固,白晝贏面才會更大。如果離婚一事傳開,秦氏肯定不再支持白赫東,那麼白晝贏面也就變小了。

    這會兒她倒開始好奇,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按理說,白赫東不是沖動的人,當年決定離婚,必然是已經十拿九穩才下的決定,也不可能為了什麼紅顏知己非要離婚,她爸是那種事業和權勢至上的人,愛情頂多是調味劑,可有可無。

    只能是,當年發生了什麼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情。

    白晝想了想,還是道,“爺爺,您覺著我任性也好,不懂事也罷,我就是不想我媽再為了我而忍氣吞聲,這些年她生活得一點都不開心。”

    “爺爺您還記得嗎?我媽以前可是國家一級歌唱家,我看她結婚前的照片,那麼的光彩奪人,可是如今呢,那些光彩早就被磨滅了。或許我思慮欠妥,格局還不夠大,但是我覺得,如果我的成功和未來的光彩人生,需要靠至親的這種犧牲才能得到,那我寧可不要。”

    “況且,就算沒有了那些助力,我也不一定就必輸無疑,只是,看每個人對輸贏的定義是什麼了。”

    白晝不蠢,或者說,她其實相當聰明,一番話真情流露,又進退得宜,不冒進也不示弱。

    她不知道爺爺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繼承人,但是,她想要做真實又優秀的自己。

    老爺子靜坐在書桌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反正是一臉白晝目前還看不懂的高深模樣,這讓她一不小心就想歪,聯想到武俠小說里那些絕世高手。

    等獨孤求敗的絕世高手再次開口時,說的卻是,“你爸的事情等他自己處理,說說你吧,學業也結束了,回國後有什麼打算?”

    話題突然就跳轉到她身上,白晝一愣,然後才道,“自然是去公司練手,學著辦事。”

    “嗯,我也這個意思。”老爺子點點頭,“想先接觸哪一塊兒的業務?你二叔家的大堂姐白晰接手了珠寶公司,老二白昊也才畢業,還沒定下來,小姑家的老大在管地產業這塊,小的那丫頭拿了家酒店去練手,你對哪塊最感興趣?”

    白晝想了想,“我想去華芒傳媒試試。”

    老爺子好半晌,才帶著疑問語氣緩緩哦了聲,“雖說白氏當年是靠娛樂產業起家的,但是這幾十年來滄桑變幻,華芒雖然在圈里算是實力雄厚的老牌公司,但實際後續乏力,如今拿得上台面的也就那麼幾個,近兩年都在吃老本,這可不好接手。”

    “但我想試試,有挑戰才能鍛煉人,而且,我也的確還有想做的事情。”如果什麼路都是鋪好的,讓她走現成的,那也沒意思。

    “嗯,道理是這麼個道理。”白茂德看了看小孫女,端起茶盅吹了吹,喝了口水,“我記得華芒有個藝人,你好像和他處過對象?”

    白晝心里咯 一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