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

    堅硬而光亮的地磚折射著琉璃光影,齊一鳴低頭看了看手表,對身邊的人囑咐道。

    “這次管導可是點名要你,劇本你也看過了,無論題材還是制作團隊,都算是極其嚴苛的,這電影拍出來會不會爆不好說,但絕對是精良制作,雖然不是如今的熱題材......”

    正說著,卻發現身旁的男人停頓了下步伐,“看什麼呢?”

    “沒什麼。”男人收回視線。

    透過半掩的的門,里面熱鬧得很,一眼過去,坐在中間沙發的那人,卻是最驚艷的存在,紅唇皓齒,依舊有著令人驚心動魄的美貌,也依舊有著令人想要掐斷她脖子的野性張揚。

    他斂下眼眸,眼皮薄而窄,眼底暗藏的情緒,好似深淵下,翻涌著黑色浪潮。

    蟄伏的野獸在深淵里,緩緩睜眼。

    -

    趕上假期,今兒場子人氣尤其火爆,秦守陪白晝坐了一會兒,又去各個局串場子,VIP專屬包間里,是一群X二代聚會的紙醉金迷。

    不過玩歸玩,大家還是很有底線,到底都是些有頭有臉的門第,誰也不敢鬧出什麼丑聞,場面雖熱鬧,但絕對沒有不堪。

    白晝這類,從小就是人群中的焦點,哪怕離京四年,回來後依舊穩坐C位。

    她冷眼看著一群叫不上名字的名媛千金們對自己瞎幾把吹捧,花名在外的紈褲子弟們紛紛對她獻殷勤,突然覺得無趣極了。

    和薄晴打了聲招呼,拎著瓶酒朝外走去,步伐有些不穩。

    這是回國的第二個晚上,但短短兩天時間,總覺得經歷了好多好多事情,一件件,一樁樁,似乎某種不知名的陰謀,在等著她。

    等她自己踏進這個漩渦。

    有些煩躁,眉間就帶著郁氣,白晝其實不太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

    高興了,不高興了,什麼事都擺在面上。

    畢竟也算是嬌慣著長大,即便父母不夠恩愛,秦奕心對她一向是極其溫柔縱容,而白赫東雖然不算個盡職盡責的父親,但對她很大方,尤其在金錢方面。

    白赫東唯一不顧她意願,用雷厲風行的手段壓迫她的那次,就是當初在海外H.M娛樂,知道她和一個男團流量明星談戀愛時,強行把她帶回國,又二話不說送出國去。

    之前還以為,她爸非要把她送出國,是為了防止她和人藕斷絲連,如今看來,說不定還有隱瞞和秦奕心離婚的事情,畢竟她如果在家,倆人多多少少會露出馬腳。

    只是她搞不懂,離就離了,干嘛非要瞞著。

    又不是以前那些年代,如今離婚又不是什麼稀奇事兒,她也不是胡攪蠻纏的人,如果父母感情真的不好,雖然會因為他們離婚而難過,但也不會強硬地反對。

    相反,她其實也是支持的,秦奕心離開白赫東,會過得開心些吧。

    這些年來,她一直覺得媽媽活得很累,總有滿腹心事,很少發自內心的笑,這樣憋屈的婚姻,對秦奕心來說,無疑是種折磨。

    白晝生氣的是,離婚都四年了,卻還瞞著她這個親生女兒。

    說到底都是至親的人,她受不了這種欺瞞,還把她當小孩一樣哄著。

    醉意上頭,步伐就有些搖搖晃晃地不穩,她扶著牆,卻不肯丟開手中的酒瓶,喝酒挺好,醉了也挺好。

    就不會那麼煩人了。

    剛出包間,身後不知何時跟來一個男生,“白小姐,你還好嗎?都醉成這樣了,我扶你回去吧?”

    白晝斜眼看了看,模樣挺俊,但很面生,想不起是誰家的,她冷冷搖頭,“不用了,我自己待會兒。”

    一搖頭,腦子就更暈了。

    閉了閉眼,扶著牆才不至于倒下,卻逞強地還要往前走。

    那男生頓了頓,又黏上來,去拉她手腕,“你都醉了,還是回去吧,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滾開。”白晝不耐煩甩開手,特煩這種,人都不認識就動手動腳的。

    她說不清自己是不是有某種心理疾病,反正很厭惡不熟的人觸踫自己,無論男女,哪怕握手都令她很難受。

    “白小姐,我只是想扶你回去,你這樣太危險了。”男生被甩開手,又不死心的拉住她,這次帶了幾分力氣,白晝再次甩手卻沒甩開。

    就算醉了也能猜得出他打的什麼主意,想攀上白家千金,企圖躍龍門的不在少數,仗著自己有幾分帥氣就使什麼美男計。

    傻逼。

    畢竟人一旦登頂過珠穆朗瑪峰,別的山再高,在眼中也不過丘壑而已。

    眼前沒眼色這男的,無疑是太歲頭上動土,閻王門前蹦,簡稱找死。

    白晝擰眉,聲音揚高,“我再說一遍,放手,滾開。”

    -

    不同于別的包間那般喧鬧,這邊的房間里顯然要安靜許多,酒照喝不誤,但談的卻是正事。

    在場的基本上是娛樂圈的人,導演,制片,投資人,演員......因為一部籌拍的電影而攢的酒局,男女主基本談妥,投資人也很感興趣,當然,可能是對那位女主更感興趣。

    “小傅,這次能跟你合作我是挺意想不到的,咱們觀念倒是很合得來,甭管這片子會不會大爆,但咱們得拿最高水準要求自己,起碼對得起良心制作這四個字。”

    管導顯然對眼前的年輕人很是看重,年紀輕輕穩坐頂流寶座,爆紅那麼多年人氣依舊高居不下,作為歌手已經站上過世界舞台,詞曲創作也是頂尖水準,之前跨界拍電影,去年也奪得最年輕影帝,挑本子眼光毒辣,懂得愛惜羽毛,不會因為自己頂流的人氣就瞎接劇本,敗壞路人緣。

    不接電視劇,也不怎麼上綜藝,但人氣從來就沒低迷過,他敢斷言,這年輕人未來的星途還很長。

    “管導客氣了,能跟您合作,也是我的榮幸。”傅時夜慢條斯理地勾唇,跟導演踫了踫杯。

    在場有兩大投資人,一個是看好傅時夜的人氣和商業價值。另一個,是看上女主演,全場不停給身邊的女主演倒酒,笑得頗有深意,而女主演一邊應付投資人,還有空隙將視線時不時落在傅時夜身上。

    眼底滿是熱烈的神情,老實說,圈里不少藝人都是傅時夜的粉絲,他別具一格的音樂和舞台上那種王者將至的氣勢,不僅迷倒無數女藝人,連眾多男偶像都在模仿他的路上一去不返。

    之前因新專輯舞台造型,而染成冷冽銀白的發色,如今染回了黑色,俊美不減,銀發邪魅,黑發霸氣,反正顏值高怎麼樣都好看。

    一想到即將和傅時夜搭檔拍電影,說不定還能哄得投資人給導演施壓,加點吻戲什麼的,女主演按耐住砰砰心跳,舉起酒杯道,“能跟管導和十爺合作,我也......”

    “你他媽是不是找死?”

    話沒說完,就被門外走廊上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音打斷,因剛才有人出門去接電話,沒留神,門就半敞著還沒關,正好看見門口走廊上拉扯的兩個人。

    女孩明眸皓齒,美得不像話,手腕被一個男生拉著,似乎起了爭執,然後手中拎著的酒瓶,毫不猶豫就砸向那人腦袋。

    她喝的有些醉,手上其實沒什麼力氣,也就沒有能夠在人腦袋上開瓢。

    一聲悶響後,酒瓶摔落在地面,嘩啦碎裂成渣,那男生捂著頭慌忙後退幾步,似乎被嚇到。

    女孩的聲音冷漠傲慢,“不想死就給我滾遠些。”

    撂下話,然後跌跌撞撞走了。

    男生捂著頭愣了一會兒,神情有些憤憤,然後拔腿跟了上去。

    屋內的人圍觀了這一幕,不少人露出詫異神情,坐在女主演身邊那投資人挑眉,感嘆道,“這姑娘,有點野啊......”

    “嘖,您還不認識吶?”另一個投資人剛好認出那女孩來,接了話口,“我們圈內可沒人敢招惹,江湖人送外號小野馬,當然,未來也有可能是白氏帝國的女總統了。”

    “白家的?有意思,也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壓得住了。”

    “哈哈哈,能馴服這匹小野馬的男人,估計還沒出生呢......”

    搞投資的也都是有錢的金貴主兒,才三十出頭,在有富豪里還算是年輕,倆人本來還沒什麼話說,卻因這事兒打開了話匣子,聊地頗為投機。

    原先對女主演非常熱絡地那投資人,視線還戀戀不忘地看了看門外,想起剛才看見的那美人,無論姿色樣貌,都不比這千挑萬選的女主演差,甚至更勝一籌,可惜了,是白家的人。

    惹不起。

    傅時夜一直沉默沒說話,垂著的眸子看不清神色。

    -

    二樓的露台上,夜風呼嘯,白晝撐著欄桿站著,喝太多了,即使冷風吹來,也沒清醒幾分,之前的酒意愈發翻涌。

    心情依舊很煩躁,不知道該怎麼發泄,喝了那麼多酒,還是很煩。

    身後有腳步聲,但隨即又是一聲悶響,像拳頭砸在肉上的聲音,白晝反應有些遲鈍起來,搖搖晃晃轉過身,就看見露台門口處,好像有人打架。

    月色太朦朧,露台沒什麼光影,她也分不清是因為光線太暗看不大清楚,還是因為腦袋太暈才沒看清楚。

    原先那被白晝用酒瓶砸了的男生,的確是被氣昏了頭,甚至惡膽橫生,想要趁她身邊沒人,強行把白晝帶走,但還沒踏上露台,就被身後一股力道掀翻,連續挨了幾道重拳,速度之快,他根本連人都沒看清。

    只感覺出那男人個子很高,肌肉硬實,像是練過的,拳拳到肉,專打臉。

    那男的被打得鼻青臉腫,毫無還手之力,只顧著躲和逃,連打他的人臉都沒看清......

    似乎被聲音吸引,白晝腳步踉蹌地往回走,誰他媽又要鬧事兒?

    嗯?打架的人影好像跑了一個?

    然後下一秒就撞進一個堅硬的懷抱里。

    陌生又熟悉,令人無限眷戀,極淡的薄荷清氣,有些冷冽,卻極其好聞。,,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