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 8 章

    白赫東一下車,就看見別墅門口那一幕。

    他家那脾氣又野又壞的小公主,揚手就是一巴掌甩出去,一張漂亮的小臉冷然又傲氣。

    看著被打的人,和她身後跟著的女孩,白赫東微微皺眉,一時心頭有些復雜,但他不是二弟白赫樓那種優柔寡斷的性子,不至于在這種事上拿不準態度,該怎麼做他很清楚。

    雖然方儀那女人他的確喜歡,不過從沒想讓外面的女人給自己生個什麼一兒半女,白氏家風極嚴,對于血統純正的要求,頗有以前的守舊思想,有了方如嵐完全是個意外,也是方儀瞞著他生下來的,可惜那丫頭沒有半分像他白赫東,生性柔弱怯懦。

    白赫東是個重事業的人,雖然多年來對妻子女兒關心不夠,但對女兒白晝也沒花過多少時間精力陪伴,但卻是從小用金錢嬌養長大的,無論脾性還是個性,都很像他小時候。

    白晝小時候還怕他,可越長大性子越野,從十五六歲開始,就越來越不服管。

    雖然對白晝打方儀那巴掌有些不滿,但也沒有半句責怪,反而厲聲斥責方儀母女,“誰讓你們來這里的?齊南,立刻把她們送回去。”

    “赫東,我就是太久沒見你了,實在想你才過來的,又听說白晝小姐回國了,想著她和如嵐兩姐妹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面,所以......”方儀嬌嬌弱弱地捂著臉哽咽道,可瞟向白赫東的眼神卻帶著媚態。

    她是個很懂得拿捏男人心思的女人,當狐狸精沒點手段可是不成的,而白赫東這種豪門長子,和秦奕心的婚姻不過是家族聯姻,況且秦奕心那種大家閨秀的做派雖然名聲好,說實在的,男人私底下並不是特別喜歡這種無趣的女人。

    而方儀這樣懂情趣在私下又放得開的女人,無疑是很能慰藉工作應酬後,一顆疲憊的心的。

    “閉嘴!趕緊回去。”白赫東這會兒不近人情的威嚴,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方儀這女人的不听話,更大部分原因卻是因為他明白,如果在外有私生女這事兒被爆出去,老爺子對他的看法可就......

    瞞了這麼多年,也一再跟方儀叮囑過,結果這女人今天突然跑到白家來發瘋?“齊南,把她們送走。”

    見白赫東發了怒,方儀哽咽著低下頭,委屈又惹人心疼的模樣。

    齊南立刻要去拉開車門,在一旁抱著手臂看戲的白晝卻突然開口。

    “等一下。”

    她今天為了回祖宅特意穿得小香風淑女套裝,長發也規規矩矩扎成馬尾,可這會兒,即便穿得像乖乖女,但那副張揚姿態卻依舊氣勢十足,“爸,這是您朋友嗎?還是什麼重要人物?如果都不是,那這種來路不明的女人,憑什麼上我白家的車?”

    到底的深宅大院長大的孩子,可別指望她有聖母瑪利亞的寬宏大量,那姓方的女人用手段破壞她父母的婚姻,如今還敢上門來企圖給她一個下馬威,對敵人客氣那就是對自己殘忍。

    白晝素來對自己的本性就不愛遮掩,她雖不害人,從來都不是什麼單純善良的小仙女。

    她目光直視著白赫東,即便見他皺眉不悅,確也絲毫不避讓,別的倒好說,但她這人護短得很,誰敢惦記她的東西,欺負她在乎的人,不好意思,那就別怪她不留情面了。

    迎著自家女兒那冷冽的目光,白赫東對齊南揮手,示意他把車開走,然後對方儀母女道,“自己怎麼來的怎麼回去。”

    然後看了看白晝,“你跟我進來。”

    說完,轉身進了大門。

    -

    方儀和方如嵐朝著外走著,這帶是別墅區,她們是打車來的,出去的時候可就找不到車了。

    方如嵐到底年紀小臉皮薄,放不開面子,被之前那番羞辱氣得抹眼淚,沖自己母親抱怨,“我都說不要來了,爸爸肯定會生氣的,你看看白家那些人,就連門衛看我們那眼神,要多看不起有多看不起......”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要有白家那丫頭一半的膽量,咱們娘倆也不至于挨欺負。”方儀皺眉,有些責怪自己女兒的怯懦,但到底自己就剩這麼個女兒了,又不忍太過苛責,只得耐著性子安慰,“放心,你爸不可能不要我們。”

    方儀是個很理智的女人,不至于對愛情抱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早些年或許白赫東對她還有些情分在,但男人這種東西,那幾年新鮮感一過,後來全靠孩子捆著他了。

    隨即她笑了笑,臉上有些莫測,“你以為我們今天跑來自取其辱就是為了讓你爸看一眼?我帶你來,是為了激那對母女,秦奕心忍得下去,她女兒那脾氣,可忍不下去。”

    同時也讓白赫東知道,不能輕易丟下她和女兒,她們的存在就是他的弱點,如果白家老爺子知道了,他白赫東的處境恐怕就......

    方儀的目的本就是白晝,她帶方如嵐來白家這一舉,明知道白赫東肯定會生氣,但仍舊來了。因為她摸準了白晝的脾性,那位嬌貴的大小姐雖然出國四年,但方儀一直有想辦法關注她。

    白晝在明,她在暗,觀察那麼多年,對于那丫頭的脾性還是能拿捏準幾分。

    即便這看起來頗有些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意思,但為了目的,方儀的確可以不擇手段。

    -

    白京王府是四九城出了名的豪宅,花園別墅,佔地廣闊。

    此刻諾大的餐廳里,大大的餐桌上,安靜地坐著三個人,各自面前都放著一份豐盛的晚餐,四周很安靜,只要偶爾碗筷輕踫的聲音。

    管家和保姆們都被支走,可一家三個之間的氣氛實在好不到哪兒去。

    秦奕心倒是一臉淡然,仿佛什麼都不知道,白赫東沉默地吃著飯,白晝甚至筷子都懶得動,冷著一張小臉坐在座位上,抱著手臂看著父母繼續逢場作戲。

    “閃閃,發什麼呆呢?不是說想吃媽媽做的菜嗎?”秦奕心抬眼看向女兒,若無其事的開口。

    白晝輕輕皺眉,不知何時開始,餐桌越來越大,座位相隔得遠,各自面前擺著豐盛的菜肴,她突然懷念小時候住在祖宅那些年,一大家子人會圍坐在圓桌上,媽媽會往她碗里夾她愛吃的菜肴。

    無論是秦奕心還是白赫東,似乎都沒有開口的打算,白晝耐心宣布告罄,冷冷開口,“你們就沒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還是沒人開口,她冷笑,“听說你們離婚了?”

    原本應該溫馨團聚的一頓晚飯,不知道怎麼就變了味道,就連父母離婚,她還是從上門挑釁的小三口中得知,之前不是不震驚,但都不是小孩子了,面子上還是要撐住。

    白晝視線在父母臉上來回掃視,心中的冷意愈發明顯。

    不知是氣的還是冷的,指尖有些細微的顫抖。

    不過才十月,怎麼就開始降溫了?

    -

    東區BAR.MIX,位處于商圈中心的黃金地段。

    在全球百大DJClub排名前十,與全球潮流同步,帶領著夜店文化的發展趨勢,也是秦氏名下的產業,現如今是秦守在打理。

    大手筆的經營規模,別具一格的裝修風格,奢華程度令人咋舌。

    白晝坐在吧台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秦守實在看不下去,伸手擋了擋,“小老弟,你咋回事?一句話不說就開喝,失戀這種事不大可能發生在你身上啊......”

    秦守是她舅家的小兒子,也是她關系較為親密的表哥,雖然大白晝兩歲,但從小就是她小跟班,大小姐要來喝酒,他自然要作陪,一同被電話call來的,還有薄晴。

    突然被大小姐一個電話喊出來,說要喝酒,薄晴自然興致勃勃地飆車過來,以為有什麼好玩的局,結果白大小姐真的就是單純的一直在喝酒。

    好歹是發小,哪怕白晝一聲不吭,也能看出來她的不對勁,“小白,怎麼了?”

    “能怎麼,就是想喝酒啊。”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事她不想說。

    又或者說,根本不知道怎麼說,說她剛剛才知道,原來早在四年前她父母就離婚了,甚至她還莫名多出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而父母這麼多年都在陪著她演戲?明明感情不合,卻要在人前假裝琴瑟和鳴,為什麼?

    呵,還不是因為白氏的繼承權。

    或者說,白赫東為了白氏的繼承權,用白晝的前途和人生威脅秦奕心配合演戲,而秦奕心為了女兒,忍受了這麼多年。

    畢竟從她有記憶開始,白赫東和秦奕心的感情就是那樣淡淡的,相近如賓,根本談不上什麼感情,就是單純的家族聯姻,而她這四年在國外留學,自然更加不知道父母之間的事。

    想想真是諷刺。

    父母離婚四年了,她竟然一無所知。

    白晝之前晚飯一口沒吃,听到父母親口承認的事實後,實在呆不下去,甩下冷臉就跑出家門,這會兒空著肚子就開喝,喝得急也就醉得快。

    已經有些半醉,原本扎起的長發披散開,漂亮的懶卷,霧霾藍的發色在夜里光影下就跟黑色無差,烏泱泱跟瀑布似的,愈發襯得膚色白得發光,紅唇皓齒,微醺的眸子帶著幾分清媚撩人。

    她本就生得一副極美皮囊,身上還穿著那身和夜店極其不搭的淑女套裝,本就是天生的金枝玉葉,渾身散發的矜貴氣質,更是惹得全場不少人紛紛側目。

    紛紛猜測這是哪家豪門的小千金,遇到什麼煩心事兒出來買醉,像無意間墜落凡塵的小仙子,還未被紅塵沾染,看得無數男人蠢蠢欲動。

    但在不知道對方身份的情況下,還沒人敢貿然去搭訕,畢竟BAR.MIX這地界兒,經常出沒些不能隨意招惹的人物。

    薄晴瞥了眼秦守,“誒,沒听你家白主子說要喝酒嗎?找人過來啊,三個人坐這兒喝多沒意思。”

    “成,上面專屬包間去,老高他們也在。”秦守又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我再找幾個圈里人氣高的過來玩,我妹妹心情不好,怎麼著也得把我們家小公主哄高興了......我給你找幾個小鮮肉來。”

    他口中的圈里,指的是娛樂圈,都是些豪門子弟,平時想和什麼喜歡的小明星吃個飯,花點錢就能搞定。

    BAR.MIX佔地面積頗廣,劃分為戶外區域及LED大屏,大廳區域,以及VIP專屬區域和包房區域。

    一樓大廳有巨大舞台,每晚都有知名樂隊駐場,二樓的包間私密性相當不錯,設施豪華,無論在娛樂圈還是京貴圈,都是極有名的地方,況且這兒的消費普通人也玩不起,無疑就篩選了絕大部分人。

    絢麗光影間,兩個個子極高的男人,走在金碧輝煌的走廊間。

    尤其左側的那人,大長腿,寬肩窄腰,即便只是個背影,都有股難以忽視的氣場,宛如行走的荷爾蒙。

    剛上樓的兩個滿身名牌的某家千金,對著那背影咽了咽口水,光是個背影就覺得這男人肯定超A的,好像看看長什麼樣子。

    顏狗簡直是無處不在,心中剛冒出這想法,就看見那光是一個穿西裝的背影就超A的男人,居然在經過她們要去的包間門口停了一下步伐,偏頭朝里面看去。

    剛上樓的倆千金同時心頭一緊,距離隔得遠,只能看見一個隱約的側臉輪廓,其中一人攥著旁邊女孩的手激動地飆了句髒話,“臥槽,就這麼個側臉就感覺巨帥!”

    但是,好像有些眼熟?

    可不待走近細看,那男人卻已經轉過頭,和身旁的人轉身進了另一個包間。

    倆人頓時失望。

    但進了包間,和大家打過招呼喝完一輪後,開始對白晝和薄晴吹噓,“剛來的時候,看見前面包間一極品帥哥,光是背影就能戳G點那種。”

    薄晴翻了個白眼,“難怪你這會兒紅光滿面的,興奮了?”

    旁邊有人哄笑,“GGG,咱們一幫老爺們兒還在呢,你們就這麼明目張膽的開黃腔?”,,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