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晚上,白晝回到家時,秦奕心正在廚房親自做菜,旁邊兩個保姆在打下手。

    看見許久未見的母親,幾乎是懷著雀躍的心情,一路小跑過去,撲進秦奕心懷里,在媽媽面前,無論長大多大,她都能永遠像個孩子一樣,任性也可以,撒嬌耍賴也可以。

    “媽咪~我好想好想好想你啊......”打小她就和媽媽親厚,爸爸在她成長的軌跡中所佔比重太少,也不是說白赫東對她不好,只能說不像別人家的爸爸那麼溫柔細心。

    跟孩子不怎麼親近不說,把老爺子那套威嚴學了個五成像,小時候白晝很怕爸爸,長大了倒是不怕了,不過就是不親厚

    如果要回答那種無聊問題︰比如爸爸媽媽掉水里先救誰,她毫不猶疑就會選媽媽。如果不是家里有白赫東抱著兒時的她拍的照片,她覺得恐怕出生起她爸抱都沒抱過她,反正絲毫記憶沒有。

    秦奕心忙放下手中的玻璃碗,抱住還是喜歡撒嬌的女兒,笑得溫柔又寵溺,“好了,這麼大了還跟小孩兒似的,怎麼瘦了這麼多?”

    “哎呀,除非我變成大胖子,否則在你眼里永遠都是太瘦了。”白晝撇嘴,然後眼尖地看見玻璃碗里洗好的草莓,就要伸手去拿。

    秦奕心連忙拉住她,“先洗手去。”

    “哦。”白晝不情不願挪過去手。

    秦奕心又問,“今天沒惹爺爺不高興吧?听說嘉木也在,沒和人吵架吧?”

    “哪能呢,我可乖了,爺爺還夸我了呢。”白晝當然不會承認和聞嘉木吵架那些事兒,轉開話題,“老爸還沒回來嗎?”

    “已經下飛機了,齊南剛打電話回來說接到人了。”秦奕心一邊忙活,一邊和白晝說著話。

    兩個保姆好不容易看見夫人這麼高興,自然要可勁兒夸大小姐如今愈發漂亮了,人也懂事了。

    果然,家里還是要有個孩子才行,大小姐不在的時候,先生夫人都是各過各的,連飯都不一起吃,如今大小姐一回來,倆人都趕著要回家吃飯了。

    餐廳這邊笑語嫣然,伴隨著炒菜下鍋的聲音,煙火氣十足。

    在這種大別墅里,是少見的景象。

    但沒一會兒,門衛過來問,說別墅大門外有兩位女士,說要拜訪白大小姐。

    “誰啊?”白晝正捻了顆紅艷艷的草莓咬著,聞言有些迷茫,她的朋友如果要來都會提前說,即便臨時來找她也會直接打電話吧,哪會這麼正式的說什麼拜訪的話,何況和她有交往的基本都是名媛圈里的,門衛不可能不認識。

    門衛大叔搖搖頭頭,“不認識,以前也沒見過,要不我打發她們走?”

    白晝唔了聲,又捻一顆草莓,然後從餐桌起身朝外走去,卻在餐廳門口撞上匆忙進來的管家,“劉叔,怎麼了?有什麼急事嗎?”

    “啊......沒事沒事。”老劉朝秦奕心遞了個眼神,明顯是有什麼事瞞著白晝,就在她擰眉琢磨時,秦奕心喊住她。

    “既然是不認識的人就別管了,說不定是些騙子什麼的,老劉,你去打發走就是了,閃閃啊,你去打個電話問問你爸到哪兒了,準備開飯了。”

    白晝遲疑了一下,“哦。”

    拿起手機走一邊去,準備給白赫東打電話,號碼剛撥出去,卻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剛響鈴一聲,就被她掐斷,悄悄跟在管家身後繞了出去。

    她母親是典型的大家閨秀型的女人,哪怕是對不認識的陌生人,都是謙和有禮,不可能說出那種問都不問直接打發的話,怕不是什麼不認識的人吧?

    懷著好奇和猜疑,跟在老劉身後到了別墅大門,就听見老劉冷聲趕人。

    “方女士,你還是趕緊走吧,再不走我就報警告你擾民了。”

    門口那穿著貴氣的女人攏了攏一頭中長波浪卷發,笑得嫵媚,“劉管家是吧?我們母女是來拜訪白大小姐的,再怎麼說,我們如嵐和她也算親姐妹,都是一家人,怎麼能算是擾民呢?”

    老劉皺眉呵斥,“你胡說什麼?這是私人主宅,再不走就是擾民,趕緊走趕緊走!”

    那女人顯然不為所動,根本不怕他報警,反而放大了聲量,“你一個管家能做的了什麼主,讓秦奕心出來,憑什麼不讓如嵐見見她親姐姐和親爸爸?”

    听到這種對話,又是親姐妹又是親爸爸的,再理解不了的話,怕是個傻子了吧。

    白晝饒有興致地走出去,打量著別墅大門外的兩母女。

    年紀較大的女人保養得很好,長相自然是漂亮的,一雙丹鳳眼嫵媚多情,身邊的年輕女孩約莫和白晝年紀相仿,此刻神色有些強行鎮定的模樣,但能看得出心里在發慌。

    還欠些火候。

    白晝在心底留下一句評語,隨即視線又挪回那年長的女人身上,也沒開口。

    那女人顯然也一眼認出她,“白晝小姐,你可算出來了,听說你回國了,我才帶著如嵐特意來拜訪你的,畢竟是親姐妹,長這麼大還沒見過,若再不見見,怕是太過生分了。”

    語調又柔又媚,典型的狐狸精樣兒,那笑容也帶著些故作矯情。

    嘖,是中年男人們喜歡的貨色沒錯了。

    白晝好奇地挑眉,露出一副不解的懵懂表情,“哦?我堂姐表姐倒是有,怎麼自己都還不知道,還有個什麼親姐妹?”

    老劉並沒想到白晝會跟過來,嚇了一跳,連忙攔在白晝面前,“大小姐,這女人亂說的,您先進去吧,我馬上打發她們走。”

    不過門外的女人可不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拉著那年輕女孩就要往里面闖,門衛也想上前攔人,卻被那女人蠻橫地推開,“你什麼東西,也敢隨便踫我?讓白總知道了,這份工作還想不想要了?”

    尖細的嗓音透著幾分刻薄和做作,門衛自然不會被她這話嚇到,只是盡自己職責攔人,但對方是女人,他又不好動手,一時間有些為難。

    眼看那女人就要闖進大門,卻被白晝突然伸手一擋,然後毫不客氣在她肩頭一堆,“那你又是個什麼東西?在我家門前頤指氣使,讓你口中那位‘白總’知道了,你以為,你這‘工作’還能保得住?”

    白晝冷冷譏笑,看著那女人一個踉蹌後退,很快被那年輕女孩扶住,“媽,你沒事吧?”

    那姓方的女人站穩後,倒是笑了,“白晝小姐,你們名門閨秀都這麼粗魯無禮的嗎?”

    “呀,大嬸,你村里沒通網嗎?”白晝神態輕蔑又囂張,“我們新一代名門閨秀守則早就變了,我們不和傻瓜論長短,手撕白蓮不手軟,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難不成當她也繼承了秦奕心那軟綿溫和的性子?覺得能欺負得了不成?

    白晝大約是知道這女人什麼來頭了,姓方,口口聲聲說她女兒和白晝親姐妹,那不就是傳說中,白赫東養的小/情/人嗎?

    對于這個人,她雖然沒見過,但卻是知道有這麼號人物的,據說當年是白赫東的秘書,借機上位,還挺有手段,不過,她爸本來也有不少花邊新聞,只是,在外面玩歸玩,留種是不可能的。

    所以,白晝雖然對這女人沒多詫異,但心底卻對那說是她姐妹的年輕女孩感到好奇,剛才也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但五官神態其實並不相似白晝或者白赫東,反而有些神似眼前這個中年女人的年輕版本。

    一眼能看出倆人是母女。

    對于白晝這副淡定又傲慢的態度,方儀顯然是有些驚訝的,沒料到秦奕心那軟綿綿好欺壓的性子,能養出個這麼個刁鑽的閨女兒。

    “白晝小姐,說起來我也算是你長輩,沒想到白家的千金小姐,這麼不懂禮數,傳出去也不怕丟臉嗎?”方儀也懶得掩飾自己,她和白晝母女本就不可能和平相處,大家都是明白人。

    “唉。”白晝嘆口氣,似乎覺得方儀蠢得可笑,不屑挑眉,“我還真不知道,你算哪門子長輩?再說了,禮數是跟要臉的人講的,對于不要臉的人,講什麼禮數?”

    “反正那些人連臉都不要了,還懂什麼是禮數嗎?”她說著又故作驚訝地啊了一聲,“你一定想問,是誰這麼不要臉吧?”

    “就是那種當人情/婦還想受人尊敬,當了□□還想立牌坊的,你說這種不要臉的人,她怎麼好意思說別人不懂禮的?”

    老劉原先還擔心剛回國的大小姐跟夫人一樣要被欺負,這會兒倒是明白過來,當年那能作天作地的小野馬,如今更加不可能被人欺負了去。

    到沒料到這個大小姐這麼伶牙俐齒,方儀被說得一口郁氣堵在心口,但面上很是崩得住,到底是大風大浪過來的,能斗倒那麼多女人,跟在白赫東身邊那麼多年,沒點心機手段怎麼行。

    “白晝小姐何必指桑罵槐呢,跟我這種人置氣,有損你名門貴女的身份吧。”方儀的確油滑,干脆自降身份,誰稀罕去爭個什麼口頭高貴,為了實質上的利益,她不在乎受這點屈辱。

    “你想多了,我沒有指桑罵槐。”可白晝劍走偏鋒,壓根兒不在乎什麼名媛閨女的風範,為了些虛名束縛自己的本性,實在難受,她笑得燦爛,“我罵的就是你呀。”

    “是,我給你爸當情/婦不要臉,那秦奕心呢,都離婚了還霸在這兒不走,她又要臉了嗎.....”

    “啪!”

    方儀揚著嘲諷笑意的臉,被一個清脆的巴掌一扇,偏到了一邊,有些不可置信看向白晝,尖細聲音刺耳,“你打我?”

    白晝雖然脾氣不大好,但也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主兒,可如果有人說秦奕心的不是,她會立刻豎起滿身的刺,在她心里,秦奕心是這世上最溫柔的媽媽,是最愛她的人,誰敢說半句她媽媽的不是,那可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還是那句,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打你還需要提前預告嗎?”她冷笑,同時也注意到剛才那一巴掌時,在門口停下的汽車聲,但卻沒有絲毫收斂的意思。

    方儀顯然也听到身後的汽車聲了,心頭一緊,一雙美眸立馬噙著淚水,捂著臉被女兒方如嵐扶住,楚楚可憐地看向白晝,“白晝小姐,我就是听說你回國了,想帶如嵐來看看你,畢竟你們是親姐妹啊......”

    “你們在做什麼?”隨著腳步聲走近,一道聲音響起,有白老爺子的五分威嚴。

    白晝面不改色,傲氣依舊,“甭跟我面前演戲,看著惡心。”

    “別讓我在你那張嘴里听到我媽半句不是,听見一次,打一次。你若覺得你那些手段玩的過我的話,盡管試試。”

    話是對方儀說的,可眼神是看向那剛下車走過來那人。,,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