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

    好樣的,真是好樣的聞嘉木。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這家伙討人嫌的程度真是出神入化。

    打小就這樣,對方越是討厭什麼,就為了膈應對方,非要干什麼,這才不辜負死對頭之名。

    白晝強忍著怒氣,企圖和他講道理,“不是,別的事情都好說,但婚姻大事豈能兒戲?你看許未萱,她那麼喜歡你,從小就喜歡,要不你跟爺爺說,婚約改成她也行啊,外孫女也是孫女,不都一樣嘛。”

    聞嘉木站起身,走近她,淡淡開口,“可是我又不討厭她。”

    白晝︰“......&%¥#!”

    “就因為討厭我,所以才非要跟我定這婚約?”她簡直要氣笑。

    ......你他媽有毒啊。

    他漫不經心的抬了下眼,揚起一抹極其惡劣的笑,“不然呢,難道還會喜歡你不成?”

    從小,白晝就時常因為不夠變態而跟不上他的思路,“......那你也是夠無聊的。”

    聞嘉木忽然伸手,撫上她臉頰,在白晝略微驚愕愣神時,稍稍抬起她下巴,湊近打量,“是不是太久不見,導致你對我的認知出現了什麼偏差?”

    “無聊且無趣,又悶又古怪,這不是你對我的評價嗎?忘了?”

    白晝腦子短路一瞬,迅速反應過來,偏頭躲開他手,同時揚手一揮,啪地打在他手腕,挺響亮一聲。

    她壓下性子,看向他的眼神毫不退讓,“反正我不可能和你結婚,這婚約必須解除。”

    聞嘉木有先天性心髒病,體質偏弱,從小就極少被允許出門,常年不曬太陽,膚色白得令許多女孩子都艷羨,挨了她這一巴掌,手腕內側的肌膚很快紅了一片。

    “怎麼?又有新歡了?”他仍抬著手,未收回,淡淡垂眼看著被打的手腕內側,又慢條斯理地勾了勾嘴角,才放下手。

    “不過在國內,勸你還是收斂些,如果讓我知道你在國內弄出個什麼小男朋友......”聞嘉木頓了頓,隨即一聲冷笑,“我會讓他毀得很徹底。”

    -

    祖宅常年都是幽靜的,肅穆的氣氛倒還挺襯這名兒,皇城貢院,一點喧鬧都沒有。

    山石涼亭間,三人靜坐品茶。

    老爺子和聞嘉木時不時探討這茶藝,白晝插不上嘴,只得偏頭欣賞茶藝師流暢漂亮的動作,直到听到老爺子喚她,才回過神。

    “今日怎麼沒見著齊南,你自己開車過來的?”

    白晝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什麼,彎眸一笑,“昨天南叔接我的時候突發緊急狀況去處理了,安排助理送的我,不過遇到點兒意外,就去薄晴家住了一晚,今天是借晴晴的車過來的,沒讓人送。”

    刻意提起‘突發的緊急狀況’這事兒,說完,她特地留意了一下老爺子的反應,不過對方道行太深,她也瞧不出什麼。

    白茂德對薄家那小丫頭也有印象,並未多問什麼意外,只是點點頭,“借別人家車像什麼話,打個電話讓司機去接就是了。”

    白晝眼楮一亮,就等他這話,立馬接道,“我早就考駕照了,想自己開,老等司機來接也耽誤時間。”

    老爺子倒沒多想,順著她話說下去,“嗯,自己多鍛煉一下也好,家里要沒有喜歡的車型,就再買一輛。”

    “爺爺,我覺得蘭博基尼AventadorLP700-4那款.....”

    “我記得赫東叔很愛車,白京王府應該不少台車吧?”話沒說完,就被聞嘉木突然插上一嘴。

    ......白晝啞然,你們那套貴族禮節呢?就這樣打斷別人說話。

    本來想等著老爺子開了金口,送她一輛的,聞嘉木這是要壞事兒啊,她不悅,“那些都是我爸喜歡的,不是很適合女孩子......”

    “也是,女孩子就不要開那些太招搖的車,免得遭人惦記,還是低調些好。”他語速平緩,擱下茶杯,向老爺子建議道,“招搖矚目反遭禍端,去年鄰市姚遠集團那樁勒索案,不就是那位大小姐奢侈過度,令人起了歹心麼。”

    “閃閃畢竟這幾年不在國內,還面生,低調些好,靜以修身,儉以養德。”

    白晝︰“......?”不是,這管太寬了吧?都開始上價值觀了。

    結果回頭,就見老爺子點點頭,“嘉木這點提醒我了,如今虎視眈眈盯著白家的人數不勝數,還是安全重要,老話也說,成由勤儉敗由奢,現在樹新風,不興那些享樂主義,奢靡之風。這樣,回頭我讓龍管家給你挑款適合女孩子的車,低調又不張揚的。”

    白晝微笑︰“......謝謝爺爺。”

    死聞嘉木!

    壞我好事!

    臨走時,老爺子還特地吩咐龍管家親自開車送聞嘉木回去,白晝這才知道,原來是爺爺知道她要回祖宅,專程安排人接他過來的,是老爺子的作風了。

    想來也是知道倆孩子關系一直有些不融洽,特意多撮合吧。

    出了大院,白晝趕在聞嘉木上車前,幾步過去把車門一擋,扭頭朝龍管家甜甜一笑,“龍叔,不如我送嘉木哥哥回去吧,畢竟這麼久不見......”

    說著,美眸轉向聞嘉木,“我和嘉木哥哥也該‘敘敘舊’了。”

    對于白晝這提議,龍管家並無異議,大家都樂見其成倆孩子多互動一下,不過這也得問過聞家少爺的意思。“聞少爺覺著呢?”

    聞嘉木沒有立馬開口,抬眼看了看白晝,後者笑得很甜,沖他挑眉,“怎麼,不敢讓我送啊?”

    他輕輕睨她一眼,對龍管家頜首示意,“那就不麻煩龍叔了。”

    龍管家目送兩人坐上那輛布加迪威龍,還在囑咐︰“小小姐,那你開慢些,聞少爺前天才從醫院出來,本來還在家修養,也是特地來看你的。”

    呵,來看她笑話的吧。

    “放心吧龍叔,我開車很穩的。”隨著話音落下,一腳油門,跑車呼嘯駛出,一陣引擎低鳴。

    路上風景急速倒退,敞篷跑車飛馳,別墅區的道路寬闊,暢通無阻。

    不能劇烈運動是嗎?

    姑奶奶帶你感受一下什麼叫速度與激情——

    白晝在國外就喜歡跟人玩車,她性子就是閑不住的,在女生中少見的野痞氣,膽大妄為得不行。

    稍稍斜睨一眼副駕駛,他依舊面色沉靜,只是臉色微微發白,抿唇不語。

    耳旁有呼嘯而過的風,凌厲地掀起耳畔幾縷碎發,狂亂飛舞,她踩油門的腳絲毫未松。

    時隔多年,和聞嘉木這樣坐在同一輛車上,莫名想起以前小時候,學校春游時,她非要拉著聞嘉木去坐雲霄飛車,那時候她並不知道以他的心髒不能受這種刺激。

    那時候白晝膽子就很大,坐上雲霄飛車興奮的尖叫,完全沒注意到小男孩手腕戴著的心髒檢測手表滴滴作響,下來後,慘白著一張臉的聞嘉木立馬就被送往醫院。

    那也是她第一次去醫院陪他,看著小男孩躺著病床上,戴著氧氣罩,白晝心里才開始害怕。

    她從小身體素質就極好,很少生病去醫院,後來之所以對醫院的氣味非常厭惡,完全是因為自從兩家定下婚約後,每回聞嘉木心髒病犯了被送到醫院時,她就會被帶去醫院看望他,或者陪他解悶。

    而偏偏聞嘉木從小就是孤僻陰冷的性子,無聊得要死,不知道聞嘉木是什麼時候開始看她不順眼的,或許是小時候非要拉他上雲霄飛車那回,或許是她因為無聊總捉弄他的時候,但白晝清晰記得,似乎從那時候起,她就很討厭聞嘉木了。

    因為他,白晝小時候時常往醫院跑,沒有小孩是不討厭醫院這種地方的。

    隨著往事浮現在腦海,她心底又莫名冒出一絲不忍,最後還是降緩了車速......

    算了,嚇死人估計也得償命吧?

    結果她剛把車速降下到五十碼,旁邊的聞嘉木卻轉眼看她,然後冷冷勾唇,“怎麼,這就心軟了?”

    白晝︰“......”

    真的費力很大力氣忍住,才沒有又是一腳油門踩到底。

    她的確有點刀子嘴豆腐心,薄晴也這樣說過她,表面又凶又傲,實際卻往往下不了狠手。白晝冷哼一聲,沒說話,到了雲山別墅區時,她停下車,偏頭看他。

    不否認聞嘉木這副皮囊的確生得好,五官俊美,加之在這種高門望族培養出來,底蘊氣度,舉手投足間都是貴氣。如果忽略臉色的蒼白,他這會兒看上去會更瀟灑些。

    而偏偏也有人很吃他這款,比如她小姑家那位表姐許未萱,喜歡聞嘉木喜歡得有些瘋魔了,就喜歡他這種病嬌款。

    那位表姐從小跟白晝不對付的原因,十有□□是因為聞嘉木。

    白晝解開安全帶,卻沒打開車門的鎖,然後側身,一手搭在副駕的椅背上,朝他靠近,帶著幾分痞氣,挑眉,“聞嘉木,既然你想玩兒,行啊,我奉陪到底。”

    她伸手替他解開安全帶,撞上他直勾勾的眼神,也絲毫步避,紅唇微微一彎,“就怕你沒那麼長的命,和我玩下去。”

    “放心,暫時還死不了。”少年有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因為臉色偏白,就更顯得眼神格外清亮,看得白晝心底有些發毛。

    在她快要扛不住這份尷尬退開時,他卻率先移開視線,“如果還沒看夠,是想進去吃頓晚飯?”

    白晝順著台階下,一聲輕嗤,後撤,坐回座位,按下車門鎖,“走好。”

    等聞嘉木下車後,立刻一腳油門踩到底,引擎轟地一聲低鳴,瞬間遠去。

    車子過來的動靜,保姆早就已經過來開門,迎接自家少爺,卻見他手腕那只心率監測智能手表滴滴響個不停,保姆大驚,“少爺,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我們趕緊去醫院——”

    聞嘉木抬手按住心髒位置,擺了擺手,“不用。”

    不是只有犯病,心髒監測表才回響,只要心率波動,都會響起警報。

    是啊,警報。,,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