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 3 章

    白晝抬眼,看見一個高瘦的年輕人,模樣清秀,白襯衫也能顯出幾分儒雅。

    喬可遇沖他點頭打招呼,“一鳴哥好。”

    那年輕男子看了眼電梯,客套地跟喬可遇點個頭,然後回頭招呼,“你們快點,剛好電梯到了。”

    白晝愣了一秒,然後快速反應過來,糟了——

    喬可遇喊的這聲一鳴哥,不就是Universe的經紀人齊一鳴嗎?

    幾乎是下意識地反應,立刻把墨鏡一戴,再把衛衣的帽子往頭上扣下來。

    下一秒,就有幾道人影出現在電梯面前。

    她的動作引起身旁的喬可遇的側眸,站在電梯門口的齊一鳴也轉頭看來,白晝本來想理一理衛衣帽子兩旁帽繩,結果被倆人一盯,她手頓住,下一秒,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力一拉。

    整個腦袋就被寬大的衛衣帽子包起來,只剩鴨舌帽的帽檐和一副墨鏡的空隙,露出點兒高挺秀氣的鼻尖兒。

    包裹的太嚴實,是人是鬼都分不出,要不是旁邊站著個掛著華芒傳媒工作牌的喬可遇,大概就要被當成猥瑣的私生飯了吧。

    剛才一時情急,拉繩子太用力,導致衛衣帽子被勒太緊,呼吸有些困難。

    但為了掩飾尷尬,她還慢條斯理且優雅地給自己系了給蝴蝶結,整個人被裹得跟蒙面俠似的,看上去特詭異。

    這系列騷操作,全部落在喬可遇和齊一鳴的眼里,倆人嘴角一抽。

    她被喬可遇拉著往旁邊一讓,避到電梯邊上,讓Universe的成員相繼進入電梯。

    喬可遇還小聲問她,“你怎麼了?冷嗎?”

    這麼一問,也的確發現白晝穿的挺單薄。

    一件寬松黑色衛衣,搭配短褲,光裸縴細的長腿,馬丁短靴。

    時尚又好看,但不夠保暖。

    帝都的十月已經秋風蕭瑟了,方才在場館內熱氣蒸騰,出了場館後,就能感受到夜里的涼意了。

    她刻意變了聲調,又加上埋在帽子里,聲音有些甕聲甕氣,“有蚊子。”

    電梯里有蚊子?

    喬可遇很不解,看了看她裹得嚴實的臉,再低眼,看見一雙筆直白皙的大長腿,難道蚊子只咬臉嗎?雖然疑惑,但喬可遇沒再多問,她只是新入公司的小助理,多做事少說話是新人守則最重要的一條。

    幾人陸續走進電梯,將原本空落的電梯間站滿,雖然不擁擠,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一下變得極近。

    姜烈和崔世理只是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後是傅時夜,目不斜視,眉目之間依舊是疏離冷淡,那種凌厲的氣息比以往更甚,從頭到腳,每一寸都透著狂妄。

    最後進入電梯的是閔 辰,或許以為她是公司的工作人員,還多看了兩眼,嘀咕道,“這是什麼新的流行嗎?行為藝術?”

    閔 辰本來就是個好奇心特別重的人,轉身看向白晝,俊臉上是四個大寫的字︰我很好奇。

    雖然知道自己都裹成這樣不太可能被認出,但白晝還是有些心虛,怕被看出端倪,畢竟Universe幾人都認識她。

    她想了想,開口打斷閔 辰的打量,“那個......能幫我簽個名嗎?”

    對于學過聲樂的人來說,偽音是信手拈來。

    閔 辰沒料到面前的‘蒙面俠’突然開口,愣了一瞬,然後看了看她手上一閃一閃寫著傅時夜名字的燈牌,再指了指自己,“我?”

    “嗯,可以寫個TO簽嗎?”白晝點頭,她就是單純想轉移一下閔 辰的注意力,加上薄晴也的確讓她幫忙要簽名,再者,閔 辰雖然性子跳脫,玩心重,但也是Universe幾人里面最好說話的人了。

    閔 辰再次看了看她手中的燈牌,遲疑著點頭,“可以啊,簽哪里?”

    白晝摸了摸口袋,她本就沒準備本子,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黑色衛衣,也沒法簽。最後干脆摸出那張門票,遞過去,見他有些詫異,于是強行解釋,“這張門票我是想珍藏起來的。”

    閔 辰笑著接過,問她,“名字。”

    白晝幾乎沒思考的,就套用薄晴常用的自我介紹那句話,“薄晴,義薄雲天的薄,萬里晴空的晴。”

    閔 辰想了想,復又看了她一眼,然後寫下TO簽,再遞回給眼前捂得跟蒙面俠似的女孩。

    個子高挑,縴細娉婷,一雙長腿筆直漂亮,絕對的腿玩年,雖然看不見樣貌,單就露在外面的腿和手,就能看出肌膚細膩,膚色白得發光。

    給人第一印象應該就是典型的膚白貌美大長腿,雖然整個腦袋遮得嚴嚴實實,但總覺得似乎有種熟悉的感覺。

    正好電梯叮地一聲打開,打斷思路。

    方才喬可遇拉著白晝是往旁邊避讓的,並未讓到後面去,這會兒出電梯,她們也就站在前排了,但在室內帶著墨鏡,其實有些影響視力。

    裹成這樣,白晝前行實在困難,剛往外走兩步,就踢到什麼,一個趔趄。

    還好被一只手扶住手肘,她穩下身形,稍稍偏頭,透過墨鏡看見男人微微皺眉的模樣,明明在做好事,但沒什麼好臉色。

    待白晝剛一站穩,扶在她手肘的手便撤走,多停留一秒都不肯般。

    傅時夜,脾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差啊。

    被踫到的手肘處,似乎有些燙灼。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伸手扶自己,或許是剛好在旁邊,或許是見她手上的燈牌,以為她是粉絲。

    但白晝只能老老實實說句謝謝,刻意壓低的聲音,甕聲甕氣的,盡量不讓人听出原音。

    閔 辰在旁邊笑得不行,“小姐姐,剛才給你的簽名,仔細看看,多多注意。”

    白晝愣了愣,這才低頭看了看手中那張門票,【TO薄晴,天涼加衣,走路小心——閔 辰】

    “......”

    她實在不想解開帽繩,寧願摔死都不想被這時候認出來,當初甩了人家,現在還來看人家演唱會,太沒面子了......剛才為什麼沒把燈牌丟垃圾桶?

    這樣拿著燈牌被認出來,更尷尬啊。

    想了想,只得沖喬可遇招手讓人過來,然後搭在她肩頭,跟著朝前走,跟瞎子似的。

    閔 辰跟在後面快笑瘋了,又不好意思笑太大聲,只好假裝咳嗽。

    白晝算是自暴自棄了,隨便他怎麼笑吧,反正不能讓傅時夜認出她是誰來。

    好在那行人出了電梯很快就分上了兩輛車走了。

    而方才是齊南停的車,喬可遇不知道具體位置,她當時也沒注意看,倆人拿著鑰匙按,听著聲音找過去。

    好不容易上了車,白晝坐進副駕駛,總算舒了口氣,一回國就踫上這種奇遇,也是夠可以的。

    結果剛繞到出口處,卻被前面的車堵在了路口,沒一會兒,齊一鳴過來敲了敲車窗。

    “喬助理,我們車出了點故障,能麻煩你順帶載我們一程嗎?”

    問話間,齊一鳴順帶打量了一番這豪車,蘭博基尼Urus車型,空間寬敞。

    喬可遇只是公司今年新入職的,一看這架勢,應該是為了接送副駕駛這位正主,雖然已經被遮得看不見臉,但齊一鳴還是忍不住多瞅了兩眼。

    車是齊南留下讓喬可遇送白晝的,喬可遇自然先看向副駕駛的人,等她示意。

    白晝︰“......”她能拒絕嗎?

    其實她能,但,說不出口啊。

    早知道就該讓這助理小姑娘把車鑰匙留下,她自己開回去得了。

    這下好了,貪圖一時輕松,結果更麻煩。

    白晝也不敢多說話,只好點點頭,喬可遇會意,便對齊一鳴道,“可以,上車吧。”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換車過來的除了齊一鳴還有傅時夜和閔 辰,白晝默默將帽繩又拉緊了些。

    適時,喬可遇問齊一鳴他們要到哪里,齊一鳴報了丹朱華庭的地址,演唱會完美落幕,他們這會兒要去聚餐。

    隨後喬可遇又問白晝去哪兒,白晝想了想,報了薄晴家,萬余園的地址。

    她是不敢報白京王府的,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

    報完地址後,白晝就窩進座位不開口了,神情懨懨,這種和前男友同處一個密封空間的緊迫感,真令人不自在。

    即便大家都沒認出她來,可還是不自在。

    手機震動了一下,是孔雅發來的微信。白晝低頭,透過墨鏡費力辨認清屏幕上的字。

    【歐尼呀,我後天要出國,到時候找你吃飯。】

    白晝挑眉,費力打字,【我今天回國了,國內約。】

    【你在國外那小鮮肉男朋友呢?你回國後他怎麼辦?】

    白晝這會兒打字不方便,也懶得解釋都是些掛名男友,干脆果斷地打出倆字,【分了。】

    孔雅很是驚奇一般,【啊?為什麼?上回我海外巡演見到的那個嗎?人挺好的呀,對你言听計從的。】

    【膩了。】回答得簡單粗暴。

    孔雅那邊沒再給她發信息了,或許是被她那話震驚到了?

    但沒一會兒,她卻听見後座的閔 辰輕聲笑了笑,然後對傅時夜說,“雅雅說那位回國了,又把國外那小男友甩了,理由居然是膩了。”

    “......?”坐在前座的白晝,聞言在風中凌亂起來。

    雖然他說話時沒提到名字,但是......她有理由懷疑他口中所說的‘那位’,其實就是她。

    低頭看了看手機屏幕,還停留在和孔雅的聊天界面上,所以,她的小姐妹孔雅,出賣她?!

    剛想對孔雅這吃里爬外的女人道德譴責一番,繼而又听見傅時夜一聲冷笑,男人聲音一貫的低沉有磁性,“這種事,她的確干得出來。”

    白晝︰“......”

    那種嗤笑的冷漠嘲諷,是什麼個意思?

    閔 辰也嘖了一聲,“還是一如既往的野啊。”

    極大可能作為他們話題的主人公,白晝這會兒只能保持沉默,任憑頭頂冒煙。

    不過好在男人們不八卦,簡單兩句討論後,話題中止,白晝這才松了口氣。

    但同時心里有些窩火,因為傅時夜剛才那譏諷的冷笑。,,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