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金秋十月,趕上假期,機場熙熙攘攘,人潮洶涌。

    暮色四合,黃昏微弱的陽光尚未隱匿,就被城市的霓虹代替。

    白晝單手推著行李箱走出來,全副武裝,帽子墨鏡口罩一件不少,寬松黑色衛衣,搭配短褲短靴,身形高挑縴細,機場時尚是hold住的,從出來時就一度被人誤認為是藝人私服出行。

    她剛把手機開機,有兩條薄晴發來的微信未讀,點開語音就是一陣咆哮。

    【啊啊啊啊啊小白,我要被氣炸了!簡直嗶——了狗了!】

    【本來都安排好行程今晚去Universe的演唱會!還特意弄了正中間VIP區第一排的好位置,結果老太太非要我去見那什麼天河集團的張公子,居然妄想用我作為聯姻工具!簡直有毒啊!劇毒!】

    薄晴是她發小閨蜜,一樣養尊處優出來的大小姐,也是一樣的,在京貴圈里惡名遠揚︰性子野,膽子大,不服管。

    白晝正琢磨著回些什麼好,旁邊就有人對她恭敬喊了聲‘大小姐’。

    她側眸看一眼,然後快速發了個[節哀順變.jpg]的表情包過去,隨手就收起了手機。

    在外留學四年,今天回國,是她爸的秘書齊南來機場接的人,可車子剛出機場,秘書接到一個電話後,臉色變了變。

    齊南稍稍拿開電話,回頭恭敬地向白晝請示,“大小姐,遇到點棘手的事兒,需要我立刻過去處理一下,我們是否能先去一趟體育館?”

    白晝聞言一頓,想了想,才點頭,“沒事南叔,我不趕時間,先過去處理要緊事兒吧。”

    大約沒想到相隔幾年不見,當初那個驕縱跋扈的大小姐,如今變得這麼好說話,齊南略微意外,但並未多說什麼,調轉車頭朝體育館駛去。

    白晝倒不是因為出國留學幾年就性情大變,只是對于齊南,她要給幾分面子而已。

    還很小的時候,齊南就已經擔任她爸的首席秘書官,白赫東除了忙工作就是玩自己的,還不如齊南叔叔陪她的時間多。她這人素來愛憎分明,對她好的人,她會記在心里。

    車子在道路疾馳,兩旁景像飛速往後掠去。

    她這座城市長大,但長大後又離開太多年,如今這種高速發展的時代,每天都是日新月異,兒時熟悉的城市,現在已然有些陌生了。

    車窗倒映出一個漂亮的輪廓,白氏基因優秀,智商和美貌似乎是代代祖傳,他們白家就沒有一個顏值掉隊的。

    都說美人在骨不在皮,她是天生一副美人骨,小臉精致無死角,哪怕放在大銀幕上,都找不出半分瑕疵。

    這種程度的美貌,是能讓人一眼驚艷的那種,就算在美女成群的娛樂圈中,也絕對是能排上前三甲的,而白氏控股的盛天集團旗下,有當今娛樂圈頭把交椅的華芒傳媒,她若想進軍娛樂圈,是件極其簡單的事情,頂級資源任選,想紅很容易。

    但像白晝這種天生公主命,打小就養尊處優,堆金砌玉的嬌養出來的主兒,從頭發絲兒到腳趾尖都透著矜貴,隨便一個眼神,一個表情,都是高高在上,給人高不可攀的印象。

    又怎會去娛樂圈吃苦呢。

    微信提示音響起,她低頭去看,孔雅發來的信息。

    白晝手機上微信好友不多,她不喜歡無用的社交,私人賬號上都是關系較為親密的朋友。

    點開備注為‘仙女團-kongya’的對話框界面,孔雅是她幾年前海外出道時,一個團的隊友,關系很親密。

    沒錯,幾年前,她還真去娛樂圈吃過苦。

    說起來,白晝年少輕狂那會兒,還是有段傳奇經歷的。

    她十六歲那年,突發奇想要去海外當練習生,參選女團,那會兒進了H.MEai成為練習生,HM娛樂算是華芒傳媒和海外合作的分公司,大小姐去海外當練習生,不過是玩票性質,做了一年練習生就順利出道。

    一來是後台關系太硬,二來,白晝在音樂舞蹈這方面的確有相當高的天賦,她母親就是國家歌舞團的歌唱家。

    當時在海外成立的組合名叫Fairypink,意為仙女的顏色,也被稱為仙女團,不同于當時流行的九人十人的團,她們一共就四名成員,出道兩年還取得過不菲的戰績,不過後來由于白晝自身原因,不得已退團離開,紅極一時的仙女團從此也漸漸式微,雖然沒有解散,但後來團員都各自發展去了。

    那時候突然的退團,可以說因為她一個人斷送了Fairypink的前途,被隊友責怪,被全網罵不負責,雖說背後有強大的資本撐腰,但也難以抵擋全網的責罵,那時她第一次意識到所謂的全網黑有多可怕。

    之後白晝去國外留學,唯一還保持聯系的就是孔雅,兩個人的確脾性相投,感情很好。

    孔雅發來的是一張做好舞台造型後的自拍照,她是中泰混血兒,五官深邃漂亮,很有漂亮花瓶的資本,但偏偏還能靠實力做一個帥氣的唱跳女歌手,煙酒嗓唱rap時很迷人。

    不過跟孔雅在舞台上的中性帥氣風格不同的是,她在白晝面前總喜歡撒嬌,【閃閃歐尼,好遺憾你來不了現場,哥哥們這次邀請我擔任助演嘉賓喲~[開心到轉圈.jpg]】

    閃閃是白晝的小名,在海外出道那會兒肯定是不能用本名,用的是英文名Aurora,中文名就用的是閃閃。

    孔雅所說的哥哥們,是指男團Univere,當時都是HM娛樂旗下,算是Fairypink的師兄團,當年最被看好和寄予厚望的兩個團,如今,Universe享譽全球,成為世界頂流男團,而Fairypink卻早已杳無音訊,湮滅在璀璨星河里。

    白晝摩挲著口袋里那張演唱會門票,想拍張照發給孔雅的,但猶豫了一下,又作罷,就算她早就定了門票,但也不會去現場看的。

    去不了,也不能去。

    重新編輯文字︰【好好加油,期待今晚的舞台。】

    很快,對面顯示正在輸入......先是一個提起裙擺致謝的表情包,然後跟著一句︰【要把鼓勵轉達給哥哥們嗎?】

    白晝立馬回了個【別】

    算了吧,她如今和Universe可不是能夠互相打招呼的關系,默默關注和支持就好了。

    為了不顯得剛才的拒絕太突兀,又淡定加一句︰【我是讓你加油,畢竟哥哥們已經很棒了,正常營業都能輕易秒殺全場。】

    孔雅回了個翻白眼的表情,然後發來一張圖片,是隨手拍的後台休息室的照片。

    照片里,Universe的四名成員分散坐在休息室,主要佔據畫面的是姜烈和崔世理,助理在幫他們做最後的整理和檢查,其後是隊長傅時夜的一個漂亮的側臉,再遠點兒是埋著頭看手機的閔 辰,隔得遠,五官看不怎麼清楚,但白晝還是一眼把四個人區分出來了。

    她看了看,回到【......這張角度沒拍好】

    對面沒一會兒又重新發了張照片過來,似乎是意會到白晝的意思後,專程移動了位置去拍的,【滿意了嗎?你家哥哥還是一如既往的帥氣!】

    這回佔據畫面中心的是隊長傅時夜,男人五官帥氣英挺,再加上為了舞台特意染的銀白發色,渾身更加散發著冷峻傲慢的禁欲氣息,單手拿著手機坐在沙發上,或許是察覺了孔雅在拍照,抬了下眼,正好看向鏡頭。

    男人雙眼皮很窄,但睫毛濃密,能隱隱帶出條眼線似的,眼神就更加深邃。用粉絲的話形容就是,每當他看鏡頭時,眼神就很殺人,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那目光具有極強的攻擊性,直擊人心髒。

    白晝看了幾秒,莫名咽了下口水。

    點擊查看原圖,又盯了三秒後,長按保存圖片。

    剛想給孔雅回個血槽已空的表情包,卻發現車子停了下,她下意識抬頭,卻在看見眼前高大的建築物和巨型LED屏時,愣住。

    位于立陽區的蜂巢體育中心,齊南叔叔帶她來這兒?!

    車子駛入停車場時,白晝看著到處貼滿的宣傳海報,有些莫名。

    蜂巢體育中心沒什麼特別,雖然每年很多當□□手在這里舉辦演唱會,但對白晝來說,就是一個體育館而已。但特別的是,今天在這兒舉辦演唱會的,是頂流男Universe世界巡演的最後一站。

    心頭突然砰地跳動一下,似乎慢慢品咂出,這事兒有些不對勁。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鏡,問道,“南叔,我爸回國了嗎?”

    “還沒有,先生還在日本開會,明晚的航班趕回來。”說完頓了頓,齊南又補充一句,“因為您之前說是後天才回國。”

    白晝聞言,又摸了摸藏在外套口袋里的演唱會門票,沒再說話。

    -

    整個體育中心這會兒已經被來自世界各地的粉絲攻佔,入場口早早的排起了長龍,各大媒體記者也不甘落後,扛著□□短炮在媒體區準備。

    華美建築上,巨大的電子屏幕循環播放的預告短片,是如今紅透半邊天的世界級天團Universe。

    四個黑色西裝的男人,不是那種宴會上常見的禮服西裝,而是高定的舞台裝,添加了諸多bingling的時尚元素,搭配四人統一的銀色短發,張揚而時尚。

    哪怕已經看了六年之久,白晝對這個組合的第一評價從來就沒變過——盛世美顏。,,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