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藍翔只是看著那封粉色的情書就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鄒也一走他就打算把那玩意兒從蔣延洲手中拿過來。

    哪知蔣延洲把手往後一縮,適時地避開了藍翔的手。

    “干什麼?”

    蔣延洲這句干什麼直接把藍翔給問懵了,他怔了小幾秒才一臉問號地開口︰“我還能干什麼?我幫你把這玩意兒扔了啊。你不覺得膈應人啊?”

    藍翔說話的時候, 蔣延洲又盯著信封上的字看了兩眼。

    一直到藍翔一口氣把那一大串話說完,他才似笑非笑地輕嗤了聲, “不用了, 懶得麻煩。”

    藍翔發現,自己突然有點看不懂蔣延洲了。

    扔個垃圾很麻煩嗎?有拿著一封男孩子送來的情書麻煩嗎?

    等到他反應過來, 蔣延洲早就已經扔下他徑自進了教室。

    江南自始至終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雖然剛剛蔣延洲盯著信封上的字跡時她心里小小地擔心了一下, 可一想到自己當初寫情書時特意改變過字跡, 又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是以當蔣延洲進來的時候, 江南從上周五以來第一次搭理了他。她朝蔣延洲吹了聲口哨, 臉上帶著漫不經心的笑意, “延哥最近桃花不錯啊。”

    藍翔進來正好听到江南這一句話。

    他自然是不知道江南和蔣延洲之間的彎彎繞繞,于是趕緊反駁︰“都是爛桃花有什麼好的。”

    江南說的“蔣延洲的桃花”本來包括了自己,這會兒見藍翔把她也歸納到爛桃花的行列, 立馬不樂意了。

    她秀眉一蹙,直勾勾地盯著藍翔, “你這人會不會說話, 什麼叫都是爛桃花?”

    “延哥遇到的本來就都是爛桃花, 不然好好一個小伙子也不至于一直單身到現在。”

    江南下意識就想懟“他遇到我這種好桃花也沒脫單只能說明他眼瞎”,可一想到自己要是說了自己被蔣延洲拒絕的笑話估計也就公之于眾了, 最後只能生生忍了下來。

    她覺得這個挖掘機就是故意來給她添堵的。

    所以也沒給藍翔好臉色, 揮揮手一副趕人的姿態,“你們高三這麼閑嗎?不需要多寫兩套練習題嗎?”

    藍翔還想說什麼, 卻不想蔣延洲也發話了, “事情也說完了回去做你的高考模擬卷吧。”

    這婦唱夫隨的, 藍翔突然就就覺得自己有點多余。

    他認命地點點頭,頗為傲嬌地哼了聲︰“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藍翔一走,江南的火力又集中在蔣延洲身上。

    她黑瑪瑙似的眼楮朝蔣延洲眨了眨,“延哥你現在是不是很開心?簡直就是心想事成。”

    蔣延洲手里還拿著那封情書,眼皮微微耷拉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江南等了好幾秒,她難得有的那點興致都快被磨得沒了也沒能听到他的回答。

    她以為蔣延洲估計不會搭理自己了,正撇撇嘴打算轉頭,就听見蔣延洲淡淡的聲音傳過來︰“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想男人唄。”江南早就想好了答案,幾乎是脫口而出,“才說了自己喜歡男人,這不男人就來了。”

    江南說完,似乎覺得嘲諷意味還不夠,又舔了下唇瓣感慨了一句,“老天對你還真是偏愛。”

    江南連珠炮似的把炮彈發射向蔣延洲,然而蔣延洲面上卻不見絲毫的尷尬,甚至連一絲絲的局促都沒有。

    倒是一旁看戲的季暮雨憋笑憋得幾乎背過氣去。

    蔣延洲瞥了江南一眼,聲音淡淡的,“還行。”

    “那你不看看情書的內容嗎?”江南已經迫不及待想看見蔣延洲一會兒精彩紛呈的表情了,說著她就打算伸手去夠那封情書,“我幫你打開吧,這種大喜事我們一起見證見證。”

    江南半站起來,一條胳膊跨過了課桌從蔣延洲的肩膀旁邊伸過去。結果她還沒踫到情書的邊邊角角,蔣延洲就長手一伸,將情書拿到了江夠不到的地方。

    等到江南的半個身體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蔣延洲才有幾分不耐地開了口︰“你能不能少管點閑事?時間太多就好好學習。”

    -

    江南到最後也沒見蔣延洲打開過那封情書,倒是因為他那句讓她少管閑事的話憋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氣。

    她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是閑的,才會覺得還有什麼希望。早上就已經吃過一次癟了,她居然還不死心花時間找鄒也用情書試探蔣延洲。

    季暮雨自然看到了江南的情緒變化,整個下午除了跟她聊聊八卦根本不敢提半個和蔣延洲有關的字。

    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響起來,死氣沉沉的教室立馬鮮活起來。

    江南把正好沒電關機的手機一收,大爺似的翹著板凳,沖季暮雨挑挑下巴,“季老二你決定好晚上去哪里吃飯了嗎?”

    “還要出去吃嗎?”季暮雨有幾分猶豫,“我以為你今天沒心情了。”

    “這能有什麼沒心情的?我已經想好了,之前發生的一切在我這兒已經翻篇了,我江南又不是會在一棵樹上吊死的人。”

    “真的?”季暮雨一臉的“我不信”。

    江南被季暮雨問得有點不耐煩了,“什麼真的假的?你怎麼這麼磨磨唧唧?快說去哪兒吃飯。”

    說到吃,季暮雨也不再逼逼賴賴。沉吟了兩秒,她翻開手機點出一張海報圖,“去這家餐廳吧,這家的服務員小哥哥都巨帥。”

    兩個人把餐廳定下來,開始百無聊賴地等季朝陽下課。

    因為高三要多上一節課,等到季朝陽下課的時候,暮色已經悄悄爬上了天幕,帶著寒意的風一陣陣地吹著。

    江南和季暮雨把書包往季朝陽手里一扔,挽著手往校門外走。

    倒不想三個人剛到校門口,就看到了沈國志的車停在不遠處。

    江南驚呼了一聲,“我都忘了給沈叔說今天不用來接我了。”

    “那怎麼辦?沈叔不會給江叔叔告狀吧?”季暮雨忍不住擔憂,“我們的飯是不是約不成了?”

    “半期考完試之後我爸對我就很寬松了。”江南指了下旁邊的奶茶店,“你們先去買飲料吧,我去給沈叔說一聲。”

    沈國志大概是等江南很久了,看到她的身影趕緊摁了一聲喇叭,並且點亮了雙閃。好像江南看不見這麼大一輛車似的。

    江南好笑地打開車門後座車門,正要給沈國志解釋一下,就在車後座看到一個有些突兀的身影。

    江南臉上的笑意在一瞬間僵住。

    “我的小祖宗你是干什麼去了,我和小蔣等你一個多小時了,你劉姨都打電話來催好幾回了。”

    江南此刻的注意力都在蔣延洲身上,沈國志的話對于她完全就是左耳進右耳出。

    江南睨著蔣延洲,聲音里透著強烈的不悅︰“你在這兒干什麼?”

    沈國志自然感覺到江南身上強烈的□□味。

    有那麼小幾秒,他覺得自己夢回第一次接蔣延洲去給江南補課的時候,那個時候江南也對蔣延洲滿滿的敵意。

    可是後來這兩個小家伙關系不是相處得挺和諧的嗎?怎麼突然又鬧成這樣了?

    沈國志有幾分尷尬地笑了下,打算當個和事佬,“小蔣不是給你補課嘛?南南你是不是忘了? ”

    他見江南還僵持著,便開門準備下車,“南南趕緊上車吧,江總還在家里等你吃飯呢。”

    沈國志的動靜讓江南清醒了不少。

    她也覺得這樣的僵持實在有些難堪,所以在沈國志動作之前,趕緊繞過車尾走到了駕駛座旁邊,攔住了沈國志下車的路。

    “沈叔我忘記告訴您我今晚和季暮雨約了一起吃飯了,你幫我給爸爸和劉姨都說一聲吧。”頓了頓,她又覺得讓沈國志等了這麼久有些過意不去,“實在對不起您讓您白等了我這麼久。”

    “可是——”沈國志有些尷尬地看了眼後排始終沒開過口的蔣延洲。

    江南自然知道沈國志接下來要說什麼,在他說出來之前,她幫他提前打住︰“沈叔我以後都不補課了,你幫我把蔣延洲送回去吧。”

    “這樣不太好吧?”

    “爸爸那邊我去解釋,我想蔣同學對這個決定應該也沒什麼意見?”江南透過沈國志降下的玻璃再次看向蔣延洲,唇角挑釁地揚了揚,“對吧?蔣同學——”

    江南倒也不是真的想要蔣延洲回答這個問題。

    她話音落下時余光瞟到了季家兩兄妹已經買完了飲料正往這邊走,便和沈國志揮了揮手,“沈叔我先撤了,您開車回去注意安全。”

    -

    冬日漸近,即便時間並不晚,天空卻已經黑壓壓地壓了下來。墨團似的厚雲低的吧仿佛一伸手就能夠到,直直地逼進人的心底,讓人被壓得隱隱有些喘不過氣來。

    校門口零零散散的小店都已經點上了燈,慘白的燈光從店門口爭先恐後地擠出來,亮得有些許不真切。

    蔣延洲透過單面反光的車窗,看向江南背著她的書包,故意饒了一截路,從背後跑向季朝陽和季暮雨。

    然後趁著兩人不注意,她便一個跳躍左右分別攬上一個人的肩膀,嘻嘻哈哈地和那兩人鬧成一團。

    季暮雨有幾分驚魂未定,但季朝陽的表情卻是顯然早就看破了江南那點拙劣的惡作劇。可是他並沒有拆穿她,而是配合著她微微蹲下身體,讓給她欺負。

    等到江南鬧騰夠了,才買手里那杯插好吸管的奶茶遞到她手里。

    蔣延洲看了會兒,莫名覺得眼楮脹痛得難受。

    明明是他自己用拙劣的借口拒絕了江南,江南家的財產也終于不會被他那個吸血鬼一樣的父親覬覦,江南的世界依舊美好純粹。可是為什麼他會這麼難受。

    一直到江南和季家兩兄妹走遠了,蔣延洲才不動聲色地垂下眼簾,聲音透著幾分不易察覺地沙啞,“沈叔我自己回去,您也早點下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