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四

    九十四

    蕭未辛隨便挑了幾篇念完, 摩挲著下巴欣賞游舒尷尬的面紅耳赤的模樣,輕笑一聲︰“所以……小舒真的沒有什麼可解釋的嗎?”

    這些日記,在游舒消失的那段時日里, 是他最後的一點慰藉, 他每次夜深獨處孤枕難眠思念的時候總會挑著燈一遍遍的看,那是他最後一點能靠近小舒的機會。

    可看得多了,他漸漸地也發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除去很多他不能理解的詞, 比如“男主”、“劇情”之類的, 還有隱藏的很多更可怕的東西。

    他從那些只言片語中感覺到, 小舒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知道了未來事態的走向,他經常在那些日記里表露出這點。

    可這怎麼可能呢?

    那時他因為小舒的死而痛苦悲傷, 這些問題就被他輕輕揭過, 可現在小舒回來了,就在他的身邊, 那這些問題的答案或許他就可以知道。

    游舒現在只想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把那時著急托付臨終發言的自己嘴巴縫上。

    早知自己有跳崖不死定律, 他著急個球啊!

    一想起自己日記里的那些作死發言,游舒就覺得整個人都不行了。

    “我、我試著編……辯解一下。”

    蕭未辛舒服的倚在靠墊上, 一副好整以暇等著看游舒胡編亂造的架勢,“那你開始編吧,本王听著呢。”

    游舒︰“……”

    他家王爺這腹黑勁是跟誰學的?他不是傲嬌嗎?

    都這個時候了, 游舒還能想些有的沒的,足見他心理素質過硬。

    “我在日記里寫得那些話,你不用往心里去。”游舒干咳兩聲,撓了撓臉說道,“很多都是我寫來自己爽的, 你也知道影衛營的日子難熬,我這麼做也只是想給自己找點樂趣。”

    “其實並不是真的自戀到那種地步。”游舒抬眼悄悄地看他一眼,“我沒寫過你壞話,對吧?”

    蕭未辛見他小心翼翼的給自己解釋,生怕他不信,又听他說影衛營的日子不好過,當下就心軟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罷了。”他終是深深一嘆,放棄去追問那些他疑惑的事的想法,他本意並不是想讓小舒露出這種驚憂的表情,“我知道你可能有些秘密,也並不是非要窺探一二,如果小舒實在為難,我便不問了。”

    “只是,以後你若有什麼想說的話,直說便是,再不用隱藏在在這些冊子里,我喜歡你這個樣子。”

    游舒眼底有些掙扎,他知道自己是有點過分,明明蕭未辛是真心的想與他交心,可他卻顧左右而言他,總不肯痛快的把事實告訴他。

    但是這個事到底怎麼說呢?

    穿越這種事解釋起來容易,但是穿書要怎麼說?

    如果讓蕭未辛知道,他們這個世界不過就是一本書,他只是書里的一個被人塑造出來的角色,那他應該會很沮喪難過吧?

    游舒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說出這些真相,更無法預知自己說出來後蕭未辛能否接受這個事實,為難的眉頭都皺在一起。

    見他這麼難受,蕭未辛心疼的緊,抬手去輕揉他的眉心,“我不是都說不問了,怎麼你還在思量?”

    “我不是。”游舒思來想去,終于把心一橫,“我確實有秘密不能說,但只是現在不能說,你能不能再等等?”

    “等到來日你的所有大事都完成了,我再慢慢跟你好好的說,行嗎?”

    蕭未辛低頭看他,“所以,你的確是知道將來會發生的事。”

    “本來是這樣的。”游舒嘆氣,“可是現在很多事已經偏離了主線,我知道的事已經沒有了優勢。”

    蕭未辛略一沉思,隨即恍然︰“難怪,那時候你非是覺得我會與夏吟秀有什麼,在那些冊子里你也是篤定此事仿佛一定會發生。”

    “莫非在你預知到的世界里,我真的與那夏吟秀成婚了?”

    “何止成婚,還很相愛。”游舒惆悵的說,“還為了她沖冠一怒呢。”

    蕭未辛覺著這事真不可思議︰“夏家與我仇深似海,我怎麼會愛上他的女兒?真是笑話!”

    以他對自己的了解,蕭未辛認為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就算那夏吟秀容貌才情確實不錯,可她身上流淌的依然是夏茂安的血脈,單就這點他便不可能與仇人的女兒在一起,他無法想象自己會做出這樣的事。

    那他將自己的母妃置于何地?在她牌位前發的誓都是兒戲嗎?

    眼見他生氣了,游舒暗怪自己多嘴︰“所以現在不是改變走向了嗎?你沒有喜歡她,是不是?”

    親眼看到蕭未辛的憤怒後,游舒才漸漸地發覺自己以前看書的時候多少也有點三觀不大正。因為男頻爽文很多都是這種套路,男主跟仇家之女恩愛糾纏,看得人心里也覺得爽,連仇人的女兒都愛男主,可見男主魅力無人能敵。

    可仔細去想想,這種情節的安排也就只在里,現實中真要發生這種事,愛上殺母仇人的女兒這事,說出去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又怎麼能真的毫無心理負擔的與她相守一生?

    縱然夏吟秀的確優秀,可他們兩人之間,從一開始就已經埋下了隱患。夏茂安在背後推動害死了賢妃娘娘,而劇情尾聲處,蕭未辛又親手滅了夏家滿門。

    得是什麼樣的強大愛情支撐,才能讓他們兩人互相隔著殺父殺母的仇恨,還能走到一起?

    “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實沒有發生過。”游舒笨拙的安慰他。

    蕭未辛了冷靜了一會兒,忽然又說︰“既然你提到了夏吟秀,有個事還要告訴你。”

    等他說完,游舒說不震驚是不可能的︰“楊南若和夏吟秀!???她們倆是一對???”

    此時他心里只能用一萬句臥槽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自己跟蕭未辛糾纏在一起也就罷了,怎麼女主的感情線也歪的不像話。

    “就算你跟她退婚了,可……怎麼會是楊南若呢?她倆都是女孩子啊?”

    “這又如何?”蕭未辛不解,“你我不都同樣也是男子嗎?”

    “可是……”游舒反應不過來,原著里也沒看出夏吟秀有百合傾向,雖然蕭未辛彎得莫名其妙,但不代表女主也得彎吧?他以為就算不嫁給他家王爺,她遲早也會嫁給別的良人。

    “世間情愛從不由人,若是真能尋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又何必在意是男是女。”蕭未辛淡定的說,“楊副將雖為女子,可為人豪爽正氣,比尋常男子還要有擔當,她將來必不會辜負夏吟秀。”

    “夏家來日遲早是要滅的,你覺得什麼樣的男人能接受那樣出身的夏吟秀?倒不如就跟了楊副將。”

    游舒沒想到蕭未辛比自己還看得通透,在這種事上接受度這麼高,楞了半天後才說︰“我也不是……”

    主要這兩個可是女一和女二,她倆在原著里雖然並不是針鋒相對的情敵關系,但相交的地方很少,作為讀者的他完全不能把這兩人聯系到一塊去,她倆是怎麼發展出感情線的?

    “這麼說,你是打算放夏姑娘一條生路了?”游舒試探著問了一句。

    蕭未辛神色陰晴莫辯,好半晌才說︰“殺不殺她原本也不是很重要,只是我要賣楊副將一個人情。到時我對夏家下刀的時候,全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她若是自己看不開,要死要活,就不關我的事了。”

    游舒默默地又想起了原著里那個為了大局,親手將親爹送上斷頭台的少女,到底還是沒把接下來的話說出口。

    也許那個女孩真的比所有人都清醒,就是太可惜出生在那樣的家庭,有那樣一個陰狠毒辣為了一己私利出賣國家的奸臣爹。

    也許是蕭未辛陪在他身邊的緣故,游舒漸漸地安睡了過去,和他一起享受了一個寧靜的午覺。

    第二天上午,蕭未辛一早就去上朝,而習慣了早醒的游舒在他走後不久也跟著起身,在畫椿的幫忙下坐上輪椅,被推著去花園曬太陽。

    小月兒捧了一大束花來,小心翼翼的送給他︰“游哥哥……”

    時隔那麼久再見到她,游舒恍惚間還以為自己真的見到了妹妹,他穩住心神後,對著她露出一個微笑,伸手招招︰“小月兒,過來。”

    小月兒馬上湊了過來,蹲在游舒腿邊坐著,小心地把花放在他的腿上,眼里有些傷感。

    “好像長高了些。”游舒比劃了一會兒,“我走的時候還這麼高呢。”

    小月兒笑了,“才三個月呢,哪里就能長那麼高,游哥哥記錯啦!”

    游舒跟著微笑起來,“那就是我記錯了。”

    小月兒把雪球喚來,抱著雪球陪游舒說話哄他高興,有她陪著,游舒覺得自己心情好多了。

    兩人在花園里玩了一會兒,小月兒追著雪球去了,只剩下游舒一人。

    他小心地從袖子里掏出昨天影十給他的袖箭,抬手摩挲著冰涼的箭身,在日光下反射著亮光,想的卻是從前自己飛檐走壁在夜間來回穿梭的事。

    蕭未辛下朝回來到處找他,听畫椿說他在花園,腳不停頓的找來,卻停在花園廊下不敢往前走一步。

    從這個角度,他能看見小舒臉上失落悵然的神情。

    他站在原地默默地握緊了拳頭。

    小舒從不在他面前做出一次傷心軟弱的神態,可他知道他的心里很渴望回到從前那樣。

    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要讓小舒好起來。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