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忠犬攻略思兔_ 第127章 木子書屋

第127章

    愣的不僅僅是韓菀, 整個信都,除了當初早已知情的臣將們,所有人都愣了。

    包括韓府, 以及孫氏。

    宮里來的宦官將第二個喜報說罷, 孫氏翻江倒海,心里滋味難言百般繁雜。

    勉強定神給了喜封,送走宦官,她端坐在堂上,久久不語。

    韓琮很歡喜︰“我就說, 穆大兄不是那等人!”

    他心里真真高興極了,“看看這回, 還有誰會笑話我阿姐!”

    不會有了。

    肯定不會再有。

    消息一出,整個信都都失音。

    ……

    韓菀有些魂不守舍。

    這很難得。

    調整控制情緒,保持優雅的姿態示于人前, 是她打生下來就耳濡目染的一堂課, 她早已爐火純青。

    今天這麼重要的場合, 她現可還在廣德殿的開國大宴。

    但事實上, 她還能全程保持微笑跟上舉杯節奏, 就已花費了全部的自制力。

    大家都很體恤她。

    信帝沒有刻意提問她,太子丹也是,大家笑語晏晏觥籌交錯, 都沒有特地和她說話討論。

    韓菀怔怔的,目光穿過喧鬧人群, 和坐在武官首席的穆寒對上。

    宴散了。

    君臣上下大醉而歸。

    韓菀不免也喝了些酒水, 風一吹,有些醺然,在馬背上翻身下來, 一腳踩空,趔趄一下身體歪了歪。

    穆寒一步上前,將她接住,抱著她回東院去。

    已經後半夜了,府里安靜下來,只听見風聲,吹動門枋檐角掛的大紅絹燈和彩綢。

    韓菀伏在穆寒懷里,她手里緊緊攥著那兩卷敕封。

    回到屋里,穆寒把她放在榻上,她也沒有放下來,低頭盯著,用手輕輕摩挲。

    半晌,她抬頭問︰“你怎麼……?”

    其實韓菀知道為什麼。

    他曾說過已有計劃,當時她問,他笑而不語,現在都明白了。

    那敕封握在手里沉甸甸的,韓菀沒有辦法不動容。

    “不必這樣的。”

    她又不是沒有。

    這是他的功勛,一刀一劍,一場場血戰換來的。

    馳騁沙場,擢至大將軍,功勛累累,听著熱血沸騰似乎挺容易的,但真的不是。這都是血和汗,穆寒再身手了得,他也不可能一次都沒受過傷。

    這數年間,他身上添了多少新疤痕。

    這些都是擦得生命險線拼搏才換來的。

    韓菀心里難受,摩挲著他手背的一道新疤,不禁落了淚。

    穆寒慌了,喊了她一聲,“也沒什麼是。”

    他掩了掩手背︰“早好了,這只是輕傷,”他急急忙忙給妻子解釋,“我就想著,如此,便能一勞永逸了。”

    他其實覺得很好,他並不在意這些,他只在意她。

    “攻陷楚都,楚境全線平定的時候,我就求了王上。王上應了,我就想著先不告訴你,……”

    本來是想給她一個驚喜的,卻不想惹她落了淚,“菀兒別哭,是我的不好,我不對!……”

    笨拙解釋,一疊聲道歉,他半跪在她身前,一臉焦灼緊張,哪里有半分在外那個鎮定沉穩臨危不懼,馳騁沙場指揮若定的大將軍模樣?

    他在她面前,依然是那個穆寒。

    “傻子。”

    韓菀被他吻去眼淚,抱著他的脖頸,低低罵了他一聲傻子。

    她軟軟偎依在他懷里,臉貼著他的臂彎。

    穆寒不禁抿唇笑,他一听就知她沒生氣了。

    他跪在她身前,細細揩去她眼角的殘淚,輕輕吻了吻微紅的眼角,柔聲說︰“別哭了,真沒什麼的,這般也很好。”

    他是真高興。

    這本來就是為她掙的功勛。

    能為她掙功勛,他歡喜得很。

    這下子好了,孫氏肯定信他了,外頭也不會有人再嘲笑她。

    人人提起她,只會艷羨她,再不會揣測他要背叛她。

    後者,穆寒尤其不能忍,但他知道,這些並不是他把將軍府的女人們攆走就能解決的。

    現在好了,一勞永逸。

    爵位有什麼要緊的?

    他的就她的,他當初從軍,就是一心一意想著減少帶給她的恥辱。

    如果能再帶來一二榮譽那就更好了。

    所以穆寒今天是真很高興的,看著敕封王詔遞到在她手里,比他本人更讓他喜悅激動太多了。

    他輕輕吻她,柔聲哄她,訴說他的歡喜。

    光陰荏苒,時間變遷,盡管穆寒成了武將第一人,成了一人之下的大將軍。

    他依舊是昔日那個穆寒,他所求的一直都是這些,從來沒有變。

    韓菀哭,眼淚止不住,又笑,心里熱脹難以言喻,“好!”

    她啞聲說︰“好!”

    他的心,她知道,她知道他一直都沒變過的。

    “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

    穆寒心疼極了,低頭小心親吻她的眼淚,輕輕晃著,柔聲哄著。

    他抱著她,如一開始時般,稀世珍寶般捧在手心。

    燭光暈黃,渲染靜謐夜色,似水一般,一層一層流淌出去。

    ……

    爆竹聲聲,喜樂齊鳴。

    今年是喜慶連連的一年,開國大典的焰火猶在昨日,各家的親事就密鑼緊鼓辦了起來。

    戰事持續了好些年,軍中一大把未婚青年,有世家子弟出身的,也有憑借軍功一躍晉身的大小新貴,往下的不說,信帝跟前熟悉的就不在少數。

    如今大業已成,凱旋回都,大家不約而同都想解決人生大事,信帝和太子丹也很放在心上,連連牽線賜婚,連宮中正適齡三個公主都也一氣兒許出去了。

    立國後的這幾個月,幾乎每旬都有喜宴吃,有時還不止一次。

    這第一樁,就是韓菀和穆寒的大婚。

    二人要再辦大婚,這一籌已經一年,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立國的紅燈彩綢都未曾換下來,又重新披紅掛彩,前庭後院灑掃一新,窗欞子上貼了大紅色的雙喜剪紙,爆竹聲聲,歡聲笑語。

    東陽侯府筵開了三百席,依然不夠,擺足了三日的流水宴席,座無虛席。

    信帝親臨主持大婚,太子丹陪著穆寒一起,在眾人的大笑簇擁下,去接了他的新娘子。

    離得遠遠,就听見那群人的大嗓門笑聲,韓菀不禁翹了翹唇,將珠簾放下來擋住臉面。

    喧鬧聲越來越近,這群粗魯的軍旅漢子,“ 當”一聲,大門就被推開了。

    大伙兒抬頭一看,不禁呼吸一屏。

    韓菀此刻一身大紅,楚地最上等的綃紗和雲綢金錦,數十個技藝最精湛的頂級繡娘,連續繡了一年多快兩年,才最終繡成。

    一寸一金線,鸞鳳璀璨栩栩如生,紅寶明珠嫁冠流光溢彩,就連掩在長長拽地裙擺之下是絲履,鞋尖上也各點綴了一顆龍眼大的明珠。

    步步生輝,恍若神女。

    今日她穿著父母精心準備的嫁衣,將會在滿堂賓客的見證下,嫁給他了。

    不需要偷偷摸摸,也不再貧瘠簡陋。

    穆寒手持紅綢,紅綢的另一端牽著她,他帶著描金繡彩的婚車,在滿城的歡呼和喜慶之下,繞城一周,回到府中。

    穆寒引著她,一步一步走進禮堂。

    紅綢彩屑,漫天紛飛,他唇角情不自禁高高翹起。

    兩人端端正正給韓父的牌位叩了頭,又給孫氏下拜,孫氏也不禁熱淚盈眶,“好,好孩子,快起來!”

    堂上氣氛熱鬧推到了頂峰,吵哄哄的,但穆寒還是听清楚了孫氏的話,這一瞬間,他喜極而泣。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終于得到了主母和主君的承認,迎娶了韓菀為妻。

    重重叩首,他忍住淚意,側頭看她,她也翹唇,露出大大的笑臉。

    夫妻兩人相視而笑。

    ……

    大婚很甜蜜,也很有意義,但實話說,也很累。

    韓菀還好,畢竟是新娘子,略略敬了一輪酒,就溜回新房休息了。

    穆寒就不行,他被逮住了猛灌,渠廣阿亞等人輪流上陣擋酒,也頂不住,先後被灌趴下橫七豎八。

    外面的喧鬧聲,新房都听得清清楚楚。

    溫媼給沐浴後的韓菀順發,新來的小侍女在驚嘆,“外面好熱鬧啊!”

    酒水一輪一輪上,都還自不夠,自小在府里長大的小侍女被豪邁的軍中漢子驚住了。

    “咱們姑爺好厲害,還站得穩穩的!”

    “是啊是啊!……”

    韓菀翹著唇,听小姑娘們吱吱喳喳。

    黃銅鏡面映著燈火,鏡中美嬌娘兩靨暈紅,雙眸波光流轉,喜氣盈腮,美麗不可方物。

    今天她和穆寒成親了。

    真正拜了父母,有媒有聘的大婚。

    她心里很高興。

    至于爵位那事兒,她也已經想清楚了。

    這樣也好。

    穆寒不要爵位,但他還有軍職,他軍職非常高,一人之下,掌著南郊大營三十萬大軍。

    這樣也不錯,穆寒有軟肋,信帝用著更放心。

    倒不是信帝不好,相反信帝和太子丹都很不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但韓菀吧,還是更習慣自己先行權衡利弊,提前消除可能有的隱患于無形。

    這樣更好不是?

    反正爵位這些,以後也是給孩子們的,現在誰拿著也一樣。

    想著穆寒對她的好,心里就像灌進了一斛蜜,甜得化不開來。

    韓菀翹唇,听見腳步聲,有些沉,門“咿呀”一聲推開了,穆寒揮開攙扶的僕婦,走了兩步,便穩了起來。

    僕婦魚貫而出,房門輕輕掩上,一室紅艷艷的新房,燭光明亮又柔和,兩人一瞬不瞬凝視對方。

    穆寒一身濃的色澤,烈酒入喉滿面紅暈,眉目間化不開的柔情喜意。

    韓菀輕笑一聲,赤足往他身上一撲,他上前一步,穩穩接住了她。

    韓菀摟住他的脖子,仰首讓他親吻她的脖頸,有些癢,她輕笑縮著,嬌蠻說︰“你以後都得听我的。”

    “嗯。”

    穆寒柔情滿溢,都听她的。

    他一直都听她的,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嘟噥私語,甜蜜溫柔,他抱著她,繞過屏風,往內寢而去。

    今日的新房,一切布置都是韓菀的嫁妝。

    屏風之後,正是她父親為她精心繪圖定制,親訪能工巧匠,足足廢了三年時間才打造完成的那張紫檀嵌象牙彩繪漆木大床。

    象牙潔白檀木深紫,雕工瓖嵌栩栩如生巧奪天工,加上檔枋欄蓋連橋木,似一間小屋子似的,極盡精貴奢華。

    今日韓菀覓得良人,還真沒有嫁到別人家去了。

    穆寒輕輕將她放下,探手解開兩邊絞絲金鉤,兩幅輕薄大紅的帳子,輕輕逶垂在地。

    ……

    成了親之後,穆寒就住在韓家。

    其實這麼說也不對,婚前婚後他都住在韓家的,那將軍府他就沒去看過一眼。

    他沒理會過,不過韓菀倒想把將軍府布置起來。

    穆寒有時候的公務,用那邊的將軍府會比較合適一些,他不在意,她便替他打點起來。

    她笑道︰“就不興我過去當當大將軍夫人麼?”

    偶爾換換地方住一下,調劑調劑心情,不也很好麼。

    穆寒都听她的。

    于是兩人興致勃勃布置起來了。

    大將軍府非常大,並不遜色與東陽侯府和陽陵侯府,信帝十分貼心,將軍府距離東陽侯府很近,明面是兩條街,實際從後門出去一拐彎就到了。

    怎麼倒騰都行。

    閑暇的時候,兩人便過去整理,把前院都整理出來,布置好了外書房,穆寒的親兵和近衛便分成兩撥,一撥隨身跟著大多在東陽侯府,另一撥就在將軍府內。

    前院布置好了,至于後面,兩口子商量了一下,留下少部分的房舍和大花園,其他地方全部推倒,建成一個大校場。

    習武,騎馬,甚至小規模操演,都可以。

    韓菀說的,將來有了孩子,就讓穆寒領著孩子們在這邊習武騎馬,就很方便。

    虎父虎子,總要不墜他們爹爹威風才行。

    她趴在他懷里這般說的。

    听得穆寒雙眸似墜了漫天繁星,“哪有你說的這般好。”

    旁人夸一百句,哪怕信帝,他鎮定自若。

    她說一句,他耳廓都紅了,有些靦腆回了一句,羞澀又夾雜著無限歡喜。

    “就有!”

    韓菀左右看看,見回家後大伙兒識趣不知避到哪兒去了,園子里就剩兩人,她踮起腳尖,親了他臉頰一下。

    穆寒面紅耳赤,也低頭親了她一下。

    既說起孩子,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腹部。

    這好幾年,因著兩人聚少離多,加上不合適,都沒要上孩子。

    現今安定下來了,兩人又天天親近,只怕很快就會有了。

    穆寒心里很歡喜。

    韓菀就逗他︰“以後有了孩兒,得歸你帶啊。”

    穆寒立即點頭了,“我帶!”

    帶孩子有什麼的,他只恨不得時時得空,天天帶著才好。

    一想起兩人生的孩子,穆寒心里那滿滿的一腔喜悅期待,都不知如何如表達才好。

    若是女兒,必定會如她母親一樣美麗,他會將她捧在手心,視為掌中明珠。

    若是兒子,想來也會是如他母親一般聰慧敏捷,他會教他騎馬射箭,習武演兵,但凡他會,都會傾盡全力教授。

    他會很愛,很愛他們。

    想到激動時,穆寒一腔喜悅實難宣泄,他跪了下來,虔誠地在她腹部印下一個輕吻。

    ……

    夕陽西下,晚霞漫天。

    湖光假山,樹影亭台,整個大花園都沐浴金紅色的余暉當中。

    高大矯健的男子單膝跪地,在縴細柔美的女子身前印下一吻,極溫柔,極虔誠。

    她微笑擁著他。

    一跪一立,濃情繾綣,夕陽下一雙璧人。

    韓琮偷偷放下推門的手,折了回來,眉眼彎彎,那雙酷似胞姐的眼楮流露喜悅,高興極了。

    瞿醫士把藥箱放下來,坐在欄桿上,問他︰“你可要重新公開?”

    孫氏對穆寒偏見盡去,韓琮養個兩年,說尋到新法子養回身體,也不是不可以。

    韓琮笑著搖頭︰“還是不了。”

    他身體到底不及常人,未必長壽,就不耽誤人家姑娘了。

    韓琮見慣父喪後母親守寡的苦,他並不願意。

    他對成親生子並無執念。

    “我覺得這樣就挺好的。”

    他舉目看著,夕陽下這個偌大的東陽侯府。

    況且,這些都是姐姐姐夫打拼下來的一切。

    包括家里兩個爵位,商號,還有很多很多韓家如今擁有的東西。

    他要是有了孩子,怕又要節外生枝。

    其實家里爵位有,姐姐姐夫肯定不介意的,但他不願。

    他一直以來,都沒能給姐姐幫上什麼忙,只是在拖後腿。

    陽陵侯爵位,更是姐夫一刀一劍在戰場血拼出來的。

    這都是阿姐和姐夫的辛勞和血汗,正好有兩個小外甥,一人一個。

    韓琮笑了︰“我呀,其實想學醫。”

    他對醫術很感興趣,但一直很懂事沒有提過,努力在學文和學商。

    現在一切平定下來,姐姐游刃有余,他也終于有了機會,他就想試一試。

    阿姐疼他,只要他說,姐姐肯定答應的。

    韓琮笑彎了眼楮。

    他偷偷往門縫里望了一眼。

    穆寒站了起身,把韓菀擁在懷里。

    他們閉上雙目,無聲擁抱。

    斜陽漫天,將兩個繾綣的身影的合二為一,再也分離不開。

    韓琮開心笑。

    作者有話要說︰  故事的正.文到這里就結束啦,接下來是甜甜的包子番.外!(明日照常更哈)

    完結紅包的話,這個等全文完結了再一起發哈。

    寶寶們在正.文最後一章(本章)和番.外最後一章留評噠,阿秀更完全部番.外到時再一起發!(*^^*)

    最後!!接檔文《穿成修仙文一號女配↓》求預收求預收!!

    麼麼啾!!(ゴ▔3▔)ゴ  (寶寶們戳專欄見~)

    他是劍宗第一宗主,冷峻,無情,卻為她斷劍生愛,幾死無悔。

    他是魔域新主,睥睨佇立,高高在上,卻為她斷胸折骨,痴戀成狂。

    他是九華宗天驕,白衣,無雙,卻為她叛出師門,墜入鬼道。

    還有他,他,他 ,……

    甦雲發現自己穿越了,她穿進了上述這一本爽炸天的大女主修仙文。

    可惜的是,她沒有穿成女主,而是穿成那個不斷和女主別苗頭,不斷想搶女主男人,一直在作死,從來不間斷,最後肉身被轟成渣渣,神魂俱滅,天地間再不留一點碎屑的女配。

    一號女配。

    甦雲︰“……”

    ……

    面甜心黑道系少女逆風翻盤

    在這個文里,甦雲定婚多年的未婚夫最後會移情別戀,為了救女主將她推進萬丈魔淵。

    親哥會為女主眾叛親離,當著女主的面一劍刺進她的心窩。

    [糾正劇情系統]告訴她 : 他們都在走劇情,你也得走劇情,如果你選擇走完劇情,下輩子就會像女主一樣氣運加身,否則的話——五雷轟頂萬劫不復,你相信嗎?

    甦雲 :“真的嗎?我不信。”

    蒙誰呢,這輩子都魂飛魄散,還能有下輩子?

    小孩子才選,她兩個都要!

    (戳專欄就見了寶寶們~)

    哈哈哈愛你們!!明天見啦~ (ゴ▔3▔)ゴ

    最後,還要感謝給文文投雷的寶寶噠,筆芯筆芯!

    緋雪扔了1個地雷

    枕姝扔了1個地雷

    really容易扔了1個地雷

    really容易扔了1個地雷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