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媽咪V5︰撲倒傲嬌爹地思兔_ 第84章 他還是人嗎! 木子書屋

第84章 他還是人嗎!

    男人身材消瘦,劍眉星目,看著還很年輕,頭發卻已經摻了一半銀白。

    他看到宮御宸臉上並沒有什麼情緒,語氣也是淡淡的“你來啦,你奶奶還昏迷沒醒,醫生說只是急火攻心,沒有什麼大礙。”

    宮御宸看了眼四周“他們呢?”

    之前給他打電話的是宮晟天,只告訴他宮晟華將老太爺推下樓梯致死,又打死了管家,然後告訴他奶奶被送進了這家醫院。

    宮御宸以為所有人都在醫院,但是到了這里只看見爸爸一個人。

    宮晟擎眉宇間終于浮現一絲怒氣,冷著聲音道“你爺爺被自己兒子謀害,他們不敢家丑外揚,這會兒應該都在家窩里斗呢,連你奶奶都不管了。”

    宮御宸當然知道爸爸說的窩里斗是什麼意思,無非是為了權和錢。

    即便家丑不可外揚,宮晟華害死爺爺也等于失去了一切,宮晟華向來強勢蠻橫且急功近利,他一定不會妥協讓自己一無所有。

    但是宮美莎一家和宮晟天那一對兒女又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所以他們連奶奶都顧不上了,為了逼宮晟華交出股權指不定在家里鬧成什麼樣呢。

    宮御宸的眼底也浮現一層戾氣,可很快又變的冷漠。

    之後父子倆再無別的話說,直到十幾分鐘後護士通知,老太太醒過來了。

    “奶奶?”

    “媽。”

    宮晟擎和宮御宸一左一右將老太太扶著坐起來,老太太拍著被子嚎啕大哭。

    “我們宮家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呀,養出這麼一個狼心狗肺的不孝子,你說他怎麼能那麼狠心,他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下得去手,他還是人嗎……”

    老太太情緒激動,嘴里罵著,身體也止不住顫抖,仿佛一不小心又會再次氣昏過去。

    宮晟擎眼眶泛紅,聲音微微哽咽“媽,您要保重身體啊,您要是也有個好歹可怎麼辦?”

    宮御宸也道“奶奶,您要振作,爺爺還等著我們回去呢。”

    老太太如夢初醒,立刻停止了哭訴。

    她看了眼病房發現除了宮晟擎和宮御宸,就只有門口默默看著他們的女孩子。

    那個女孩子她認識,上次壽宴上她救了老頭子的命,自己還讓小宸好好報答她。

    她是跟著小宸來的?

    一個不相干的人都在這看她,可是她想看見的都沒看見。

    這個情況,老太太稍微一想也明白了大概,心痛萬分。

    還真是一群沒有良心的豺狼啊!

    “走,我們回家!”

    宮家。

    宮家封鎖了消息,所以外界到現在還沒有一點宮老太爺去世的消息傳出。

    宮晟天秘密請了殯儀店的人來給操持一切喪禮事宜,在後廳布置了一個靈堂。

    此時宮老太爺的遺體已經穿戴整齊在靈床上躺著,看著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安詳。

    有和尚在周圍念經超度,有佣人穿著白褂在燒紙錢,香爐里焚香不滅煙霧繚繞,祭台上長明燭火熠熠,供果羅列有序。

    後廳一派喪事低沉氣氛,前廳卻是一片怒火吵鬧喧天。

    “你放屁,我都說一百遍了爸不是我推下樓的,是宮利財那個老家伙誣陷我,你們想逼我們一家退出董事會交出股權?門兒都沒有。

    宮利財是我一時失手打死的,我承認,但那是他誣陷我,是他罪有應得。可爸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做的事誰也別想把屎盆子往老子頭上扣。”

    宮晟華暴躁的像一頭發瘋的獅子,臉紅脖子粗地沖著在場的人咆哮,嘶吼。

    他身後是二夫人和他的一雙兒女,也都紅著眼楮,臉上除了不甘,更多的則是恐慌。

    如果被剝奪了權利他們將一無所有,老太太肯定也會把他們趕出宮家,那他們就從雲端跌入泥潭,連普通老百姓都不如,怎麼能夠不害怕?

    對面是盛氣凌人的宮美莎,她身邊是她老公李國齊,一臉妻奴相,還有她那個兒子,表情和他媽同款不可一世。

    另一邊是痛心為難的宮晟天,他已經勸了半天了大家好好說,但是沒有人听他的。倒是他老婆和兒女都一副惹事不嫌事大的模樣。

    “呦,二哥,你現在知道惱了?但凡你對爸下手的時候念及一點父子親情,也不至于弄到現在這個地步,爸在九泉之下是不會原諒你的,我勸你還是趕緊贖罪,別等著爸午夜夢回回來找你們一家索命。”

    宮美莎說話表情陰狠,咬字的力道也特別重,她都廢了半天唇舌了,奈何宮晟華就是不松口。

    “是啊二哥,你還是趕緊贖罪吧,你做了這麼大的缺德事,別說爸了,舉頭三尺有神明,連老天爺也不會放過你的。”李國齊附和老婆說的話。

    他們的兒子李青嚴陰陽怪氣“某些人啊,說不定早就有預謀,先害死外公,再害死外婆,然後把我們一個個都害死,那麼最後整個宮家就都是他的了。

    只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管家發現了他的惡行,所以他就借著發瘋把管家也給殺人滅口,現在死無對證他也能抵賴,就希望外公在天有靈不要放過這個連親生父親都敢謀害的畜生。”

    “兔崽子,你說誰是畜生,你才是個小畜生。”

    宮晟華怒不可遏,他竟然被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罵是畜生,他可是他二舅。

    另一邊宮御冷笑道“二伯當然不是畜生,因為連畜生都干不出殺害親爹的事。”

    “就是,爺爺在天有靈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識相的就交出股權離開宮家,爺爺或許還會看在你們真心悔改的份上放過你們。”宮御的妹妹宮麗珍怒道。

    宮晟天拍著大腿“這都是干什麼呀,爸在里面躺著,媽還在醫院呢,這些事就不能稍後再說嗎?”

    “稍後再說?”宮美莎嗓音尖銳,“爸在里面躺著,媽在醫院躺著,這件事若不給爸媽一個交代,我們枉為人子女。”

    “你還知道你們枉為子女?”

    蒼老冷厲的聲音傳來,本以為還在醫院的老太太怒氣洶洶出現在門口,一左一右跟著同樣神情冷峻的宮晟擎和宮御宸,身後跟著沒有啥存在感的楚映雪。

    “媽,您怎麼出院了?”宮晟天趕緊迎了上來。

    老太太掃了他一眼,躲過他伸過來扶她的手,諷刺道“我若不出院怎麼能看見我的孝子賢孫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