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心里只有我自己!

    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男人宛若修羅降世,秦挽月瞬間怒焰全無嚇得花容失色,急忙躲到了顧庭郗身後。

    她怎麼感覺宮御宸那眼神好像是要殺了她,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顧庭郗抿了下唇,好言勸解道“御宸,我知道你生氣挽月把映雪帶過來發生危險,好在兩個人都好好的,挽月剛才也已經嚇壞了,你就別再罵她了。”

    宮御宸盯著顧庭郗,目光如狼。

    顧庭郗也懇切地看著他,兩人做無聲的交流。

    最終宮御宸忍著怒氣磨了磨牙,語氣堅冷如冰“管好她,再有下次我就扒了她的皮。”

    那道冷酷的視線掃過秦挽月,秦挽月嚇得頭都不敢抬起來,全身的毛孔都在戰栗。

    宮御宸繞過他們大步到楚映雪身邊揪住她後衣領,拎小雞兒似的將人帶著往外走。

    楚映雪也乖乖跟著,內心已經無力吐槽。

    看吧,紅雀剛走,這家伙就馬上恢復了霸王行徑。

    到了外面,宮御宸松開了楚映雪,那臉子臭的相當可以。

    “顧庭郗說沒有你他就不能活了,你怎麼想?”

    楚映雪茫然,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這是顧庭郗跟紅雀說的話。

    果然還是大魔王,就喜歡來秋後算賬這一出。

    “如果我掉下去了,我還能管得了他活不活?”

    “那如果他說,你不嫁給他他就活不了呢?”

    楚映雪笑著貧嘴“我現在也沒嫁給他,他不照樣活的好好的。”

    宮御宸一生氣就捏住她下巴“你怎麼這麼能抬杠?”

    “我說的不是事實嗎?”姑娘表示很無辜。

    宸少氣道“可我說的是以後,如果以後他跟你說,你若是不嫁給他他就活不了了,你打算怎麼辦?”

    這個問還真讓楚映雪很認真的想了想,她想的時間越長,宮御宸心里越不安,越煩躁。

    就在大魔王即將噴火的時候,楚姑娘眨著懵懂大眼楮問“那跟我有什麼關系嗎?”

    “怎麼沒有……”

    話說到一半,宮御宸愣住了。

    她說跟她沒關系?

    為什麼這個狠心的女人說出這麼絕情的話,他竟然還有一點高興?

    “你是不是沒有心?”

    宸少臉色變了,似笑而非,似嘲諷,似高興!手指還捏著她的下巴,俊臉湊近。

    楚映雪不躲不閃,笑的沒心沒肺眼神又異常認真“我有心,可是我心里只有我自己。”

    頓了下,她又討好地說“當然了,還有你呀,宸哥哥!”

    “耤I”

    宮御宸被她忽悠的哭笑不得,脫口罵出一句髒話才能表達自己內心的矛盾。

    明知道她是胡說八道,他也這麼特麼喜歡听。

    也不顧現場直播有多少雙眼楮看著,男人就狠狠覆上女人的唇,這一幕剛好被從後面過來的顧庭郗和秦挽月看到,兩人當場石化在原地。

    秦挽月簡直兩眼懵逼,腦子里一片雲山霧繞,剛才楚映雪不是還和顧庭郗?

    她看向顧庭郗,可顧庭郗什麼反應都沒有,只是眼楮里浮著一層哀傷。

    他還為這種女人感到難過,都這樣了難道也看不清那女人的真面目嗎?

    秦挽月貝齒死咬著下唇,心里的不甘和嫉妒早就像烈火燎原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她費盡心思都得不到的,卻是楚映雪唾手可及,還棄如敝履不屑一顧的,讓她怎麼能不恨?

    楚映雪被宮御宸親住的時候大腦有一瞬間空白,等她回歸現實正要推他,男人已經放開了她。

    “休息夠了沒,還累不?”

    “夠了。”楚映雪鼓著腮幫子瞪他。

    這個不要臉的,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親她,他不要臉她還想要一點呢。

    “夠了就好。”男人嘴角噙著寵溺,牽起她的手“那繼續上山吧。”

    “嗯。”

    兩人正要走,宮御宸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出手機看了眼,眉頭不禁微皺。

    “喂?有事?”

    楚映雪心不在焉,並沒听見手機那邊說了什麼,緊接著宮御宸一聲低喝嚇了她一跳。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察覺到宮御宸驟變嚴肅低沉的臉色,楚映雪感覺發生大事了,顧庭郗也緊忙走了過來。

    “好,我馬上回去。”

    掛了電話宮御宸就對楚映雪道“不能陪你上山了,你是跟他們繼續上山,還是跟我回去?”

    他私心是不想讓她跟顧庭郗一起去游玩,可是也不想她歡喜而來,敗興而歸,畢竟都已經站在藥仙山上了。

    楚映雪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我爺爺出了意外,我奶奶也在醫院,我要馬上回去看看。”

    顧庭郗瞬間神色凝重“宮爺爺怎麼了?”

    “我爸說爺爺被二叔從樓梯上推下來重傷身亡,管家看見了指證二叔也被二叔毆打致死,奶奶受刺激過度當場就暈倒了,現在正在醫院里。”

    “怎麼會這樣?”

    “不知道,我得馬上回去。”

    看了眼楚映雪,宮御宸極不情願地對顧庭郗道“照顧好她。”

    “我跟你一起回去。”楚映雪拉住宮御宸胳膊。

    看著抓著自己手臂的小手,宮御宸錯愕。

    他沒想到她會說回去,這事跟她沒關系。

    況且她連他都不在乎,又怎麼會在乎他家出什麼事?

    楚映雪卻一臉認真“我也許幫不上什麼忙,但我不會給你添亂的。”

    這一刻,宮御宸心里說不上來什麼滋味,復雜的情緒中冒出一點甜味兒。

    “好,走吧。”

    宮御宸拉著楚映雪從另一側道路下山,阿南緊隨其後。

    情敵走了,秦挽月頓時美滋滋挽住顧庭郗胳膊“哥,我們上山去看聖光吧。”

    顧庭郗語氣略帶煩躁“都是騙人的有什麼好看的?”

    “可是……”

    他狀似不經意甩開了秦挽月的手,“我們也回去吧,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宮家死了人跟我們有什麼關系,我們能幫什麼忙啊?”

    秦挽月噘著嘴反駁,帶著女孩子撒嬌的嬌氣。

    她好不容易有個單獨和顧庭郗培養感情的機會,當然不願意就這麼泡湯了。

    顧庭郗根本沒應她,幾個箭步就追上去,氣的秦挽月在後面直跺腳,美夢還是成了碎渣。

    一個小時後,楚映雪跟著宮御宸來到醫院,病房外只有一個穿著中山服神色焦慮的中年男人。

    “爸。”

    宮御宸過來就喊了一聲。

    楚映雪驚訝,定定地看著中年男人。

    他就是宮御宸那個常年足不出戶特別神秘的老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