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媽咪V5︰撲倒傲嬌爹地思兔_ 第82章 男人有什麼用? 木子書屋

第82章 男人有什麼用?

    “啊——”

    兩聲尖叫刺破空氣,響徹山谷。

    護欄斷裂摔下去的不止楚映雪一人,緊挨著她的秦挽月也跟著遭了秧,兩人一起向下撲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距離秦挽月最近的一個男人飛撲上前抓住了她的衣服,生生將人給拽了回來。

    男人用力很大,由于慣性作用秦挽月和他都狼狽地摔在地上。

    “映雪姐!映雪姐——”

    秦挽月顧不得自己,驚喊著爬起來就要撲到懸崖邊去。

    她以為楚映雪一定掉下去了!

    她以為楚映雪這次必死無疑!

    但是當她轉過身的瞬間,所有表情都僵在臉上,滿眼盡是難以置信。

    楚映雪確實掉下去了,可也是在千鈞一發之際有人救了她。

    而救她的人正是紅雀!

    紅雀趴在地上抓住了楚映雪的腳腕,左手撐地借力,右手猛地向上一甩,楚映雪就飛了上來。

    在楚映雪即將摔落在地前一刻,紅雀彈躍而起幾個箭步飛沖過去,準確無誤一個公主抱接住了她。

    那一系列動作帥氣瀟灑,畫面如夢如幻。

    被紅雀接住,楚映雪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怔怔地看著眼前冷眉冷眼的女人。

    “都跟你說了危險。”紅雀面無表情道,語氣中卻帶著一絲責備。

    楚映雪像個被訓斥的孩子,弱弱地開口“我,我下次不敢了……謝謝你!”

    明明是兩個女人在對視,可那畫風生生給了旁人看出了霸道總裁和小嬌妻的感覺,而且沒有一點不和諧。

    但是很快,這種感覺就被人打擾了!

    宮御宸和顧庭郗听見這邊的動靜疾風而來,就看到秦挽月坐在地上紅雀抱著楚映雪的一幕。

    兩個男人互相看了眼,大步走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顧庭郗走到紅雀面前看著兩人問。

    紅雀將人給放下,聲音冷淡“發生一點意外。”

    “意外?”

    顧庭郗這才發現不遠處斷掉的護欄,頓時緊張地檢查楚映雪。

    “傷到哪里了,快給我看看。”

    楚映雪莫名脊背一寒,馬上往後退了幾步,笑著解釋“沒有沒有,我哪里都沒傷到,幸虧這位女俠救了我。”

    顧庭郗明顯松了一口氣,寵愛的語氣嗔怪道“你呀,就不能老實一會兒,那欄桿那麼危險,你上那兒去干什麼,萬一你出點什麼事,我還活不活了?”

    楚映雪嘴角抽搐了下,郗哥這戲演的是不是有點過?太肉麻了吧!

    她現在已經確定自從發現紅雀在這里,宮御宸和顧庭郗就開始給這個紅雀演戲。

    很明顯,他們不想讓紅雀知道她跟宮御宸在一起,還希望紅雀誤會她跟顧庭郗是一對。

    雖然並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楚映雪也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他們要演戲那她就配合配合,于是也一直沒去看宮御宸,低眉順眼地接受顧庭郗肉麻兮兮的話。

    此時宸少那臉色都趕上鍋底了,瞅著楚映雪那“嬌羞”的“小媳婦”模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她居然喜歡听顧庭郗這麼說,心里面是不是又對他死灰復燃了?

    這冰天雪地的感覺太過強烈,讓人想要忽視大魔王的存在都難。

    紅雀忍不住看向宮御宸,在她看過來之際男人已經收回了盯著楚映雪的視線。

    “少……宸少!”

    紅雀恭敬地沖宮御宸點了下頭,她以為少主釋放這一身冷氣是因為自己沒跟他打招呼。

    宮御宸對她的打招呼仿若未聞,旋即卷著那身冷氣走向了斷裂的護欄處。

    紅雀欲張嘴說什麼,瞅了眼楚映雪又將話憋了回去,眸中一縷忐忑看向顧庭郗。

    顧庭郗微不可見地聳了下肩,表示自己愛莫能助,再然後紅雀的目光就黯淡了。

    楚映雪悄悄將三個人的互動都收于眼底,她明明听見紅雀想說的是“少”什麼,然後改成了宸少。

    感情現在又是合著伙演戲給她看了唄,可是姐早就洞察到你們三個的“奸情”了好不好?

    “謝謝你救了映雪,救命之恩沒齒難忘,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

    “不必了,順手而已。”

    扔下這句話紅雀轉身就走了,清冷的背影相當灑脫帥氣。

    “她好帥啊,這氣質,是我喜歡的類型。”

    楚映雪盯著紅雀的背影露出小女人的痴迷,成功的把顧庭郗逗笑了,抬手在她額頭上敲了個彈指。

    “帥什麼帥,沒有半點女人味兒,這樣的女人都沒有男人敢要她。”

    “嘁!”楚映雪撇嘴,捂著被敲過的地方反駁,“沒有男人要不是更好?你說說看,飯,我們女人自己會做;衣服,我們女人自己會洗;錢,我們女人自己會賺;想去什麼地方旅行,提包就走,多快活,多瀟灑。

    再說說找個男人,你還得給他洗衣做飯,你還得孝敬他爸他媽,他在外面你擔心他花天酒地,他在家里你就像小佣人伺候他,他應酬回來吐一地你還得給他收拾。

    想去旅個行吧還得帶著拖油瓶,你玩的正高興,他不許你這個,他不許你那個。游泳穿個比基尼還得管你露不露肚臍。三句不和就吵架,熬不過七年之癢是受七年的罪,熬過去七年之癢就是受一輩子的罪。

    所以說找男人能有什麼用?女人自己瀟瀟灑灑快快活活地生活不好嗎,是這個世界不美嗎,非要給自己找個祖宗放在身邊氣你?”

    楚映雪這番話聲音不小,頓時引起周圍大多數女人產生了共鳴,開始不給自家老爺們兒好臉色。

    顧庭郗听得一愣一愣,不自然地咳了聲“也不能這麼說,男人還是很有用處的。”

    “能有什麼用?也就是解決生理需要那點用處。”

    周圍頓時一陣噴笑聲。

    顧庭郗“……”

    這女人還真是口無遮攔什麼都敢說呀,他都感覺臉紅了。

    正在檢查護欄的宸少自然也听到了楚映雪這番豪言壯語,臉色沉了沉,心中卻是無奈。

    感情他于她而言就只是解決生理需要的存在。

    她也從來沒想過再被男人束縛住,所以自顧庭郗以後她便沒有了和男人相愛的念頭。

    自己能在茫茫人海被她選中做暖床工具,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不幸。

    “哥——”

    一直被當做透明人的秦挽月終于忍無可忍喊了聲。

    顧庭郗這才看見秦挽月還坐在地上,忙過去將她扶起來“挽月,你沒事吧?”

    秦挽月氣道“你眼里就只有楚映雪,還知道關心我有沒有事?”

    “你說是什麼傻話,我當然關心你了。”

    “我知道你關心我,可跟她不一樣,我倆都差點掉下去,我都坐在地上半天了,你看都沒看我一眼一直在緊張她。她沒受傷,可是我受傷了。”

    秦挽月哭著大喊大叫,伸出手讓顧庭郗看她手心的血痕,還有手腕的擦傷。

    顧庭郗臉上浮現一絲愧疚和心疼,正要安撫她幾句。

    倏然,一道冰冷的聲音炸開“你受傷,是因為你活該!”

    大魔王緩緩站起來,轉過身。

    俊容陰鷙,眸光狠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