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吃貨萌妻有毒思兔_ 第二百零九章 山莊廂房 木子書屋

第二百零九章 山莊廂房

    那宋婆子左右張望一番,小聲對張婆子道︰“妹妹你夜里不在哪里知道,咱們這山莊晚上可是不歇息的!”

    張婆子好奇之下追可山莊夜晚為何不歇息,可宋婆子卻什麼都不肯說了。

    白同心跟著二人一直到了三進院落的一個小院子里。

    這里偏僻而幽暗,完全不像是一個山莊女主人應該居住的地方。

    兩個婆子進了其中一間廂房里,白同心便在廂房外的廊柱旁隱藏,偷看偷听。

    只听那宋婆子陰陽怪氣道︰“夫人,晚飯到了,快些吃吧。”

    之後是一陣的聲音,像是有人打開了食盒。

    一個女子聲音道︰“這飯菜涼成這樣,夫人如何吃?這什麼味道?竟然是餿的!”

    宋婆子冷笑一聲道︰“水杉,你不過是夫人身邊的一個僕婦罷了,夫人還沒有說什麼呢,你叫喚什麼?況且這飯菜哪里就餿了?我和張家妹妹今晚也吃的是這個,怎麼就不覺得餿了呢?”

    那位被稱為水杉的女子道︰“放屁!我今夜還看你坐在廊下啃雞腿!好啊,你們自己吃大魚大肉,卻給夫人送這樣餿了的飯菜!我看你們是不想在山莊里做活了!改日就叫人牙子來,將你們都賣了!”

    張婆子冷哼一聲,道︰“水杉姑娘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將我們賣了!”她一拽宋婆子的袖子,直接將人拽走了。

    宋婆子抖著袖子對張婆子道︰“妹妹你拽我做什麼?還得收食盒呢!”

    張婆子轉身朝著廂房的大門啐了一口,勸道︰“一個破食盒子,明日再收就是了,你沒看到夫人從里屋出來了嗎?”

    宋婆子不屑冷笑道︰“怕什麼?她一個病得要死的人了,難不成還有力氣打我不成?再說了,如今京城陸家是毛小娘做主,又不是她這個病瘟神!”

    張婆子道︰“可好歹名義上她才是主母。”

    宋婆子氣呼呼地看了一眼廂房,一邊與張婆子往院子外走,一邊道︰“呸!這叫什麼主母?一點主都做不得!還有臉嫌棄飯難吃!我瞧就不該給她送飯。”

    兩個婆子罵罵咧咧走了。

    躲在暗處的白同心暗暗心驚,姑姑是陸家的掌家主母,怎麼會被兩個山莊的婆子這樣羞辱?

    廂房里傳出來咳嗽之聲。

    白同心透過破漏的窗戶往里看,見昏暗的燈光下,一面黃肌瘦的婦人被一個僕婦攙扶著緩緩坐在桌子邊,她有氣無力地看了看那些飯菜,可身邊僕婦︰“都是餿的嗎?”話說完,又是咳嗽起來。

    僕婦給婦人撫摸著後背順了順氣,之後板著臉去將食盒里的東西一樣樣取了出來,每一樣都聞一聞。

    幾盤綠色的菜肴被擺在桌子上,最後一碟子窩頭似乎沒有餿,僕婦擺在了婦人臉前,道︰“又是只有這窩頭是新鮮的。”

    婦人看著那金黃色的窩頭,咽了咽口水,隨後揮揮手,道︰“丟了吧。”

    僕婦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三爺收到信沒有?夫人總是吃些野菜過活,也不是長久之計啊!”

    那婦人抬眸看著站在身邊的僕婦,嘆了口氣,道︰“你找來送信的人靠得住嗎?”

    僕婦坐在婦人旁邊,微微搖頭,道︰“那人是送豆腐的媳婦,我也不知道靠不靠得住,可這偌大的山莊里,我只敢找外人幫忙。”

    婦人點點頭,道︰“你去瞧瞧那兩個婆子走了沒有,若是走了,便采些野菜來。”

    僕婦點頭,匆匆去了。

    婦人擦拭去眼角的淚水,瞧著一桌子的飯菜發呆。

    過了一會兒,僕婦手里抓著一把野菜進來。

    主僕兩個就坐在桌邊,將那野菜生吃了。

    白同心大驚,想要現身阻止。他現在確定那婦人就是自己的姑姑白靜瑤。

    可他不過剛剛站起身來,就忽然听到遠處來了一行人,忙又藏好了身形。

    廂房里白靜瑤主僕迅速吃完了生野菜。

    院子門口來了一行打著燈籠火把的僕婦,其中就有宋婆子。

    為首的,是一個板著臉的婆子,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苟,頭上插著一直銀簪,顯然是個地位不低的管事。

    宋婆子在其耳邊低語幾句。

    白同心耳力極好,所以清楚地听到了宋婆子的話︰“賈管事,夫人今日脾氣十分不好,你可要小心些。”

    賈管事原本板著的臉上帶著輕蔑,輕哼了一聲,道︰“一個馬上就要下堂的婦人,還敢脾氣不好?”說著話,她命人推開了廂房的大門。

    屋子里桌邊坐著的白靜瑤沒有動,一旁的僕婦水杉對賈管事投來仇恨的目光。

    賈管事得意笑著一步邁進了廂房,看著那滿桌餿了的食物表示十分滿意,轉身夸宋婆子道︰“你們做得不錯,待我回去京城會和毛小娘說的。”

    宋婆子立馬和狗腿一樣點頭哈腰地道謝。

    賈管事站在白靜瑤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道︰“白氏,我們小娘說了,若是你今日再不同意在納妾書上簽字用印,那老爺只好將你休棄了。”

    見白靜瑤不說話,她繼續得意道︰“只怕你還不知道吧,你的親哥哥白子辰已經和定國公府鬧翻了,所以你這定國公府六姑奶奶的名頭只怕也保不住了。沒有了定國公府這個後盾,我們老爺對你更無所顧忌了。”

    她十分輕佻地掀翻了一個裝著綠色菜肴的盤子,道︰“到時候,只怕你連這樣餿了的飯菜都吃不上了。因為……”她故意一頓,之後笑道︰“因為定國公府是一定不會收留一個下堂婦歸家的,況且你還是白子辰的親妹妹呢!”

    白靜瑤轉頭,看著賈管事得意忘形的笑容,忽然又咳嗽起來。水杉忙給她順氣,半晌之後,白靜瑤才有氣無力道︰“叫姓毛的死了這條心,我是不會同意她進門的!”

    賈管事也不生氣,而是笑道︰“不同意又如何?如今你在山莊,我們小娘卻在陸家。陸家如今從上到下的管家之權全部在我們小娘手里。”她用不屑的眼神看著白靜瑤道︰“你不過是我們小娘手里的一只螞蟻,想什麼時候捏死就什麼時候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