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穿成年代文的小白臉思兔_ 第79章 079 木子書屋

第79章 079

    蕭旭陽退學了。

    這體育委員的位置空了下來。

    班干部選舉早就結束了, 也不可能為了一個體育委員再來一次。

    班長白楊有些發愁。

    找誰呢?

    他跟另外幾個班干部商量了一下,倒是挑出了幾個人選。

    可是大家意見沒統一。

    文藝委員是個女生,她這時候說了︰“你們覺得付伯林怎麼樣?”

    “不行不行!”

    “他怎麼可能同意,他之前班長團支書都不願意參選的。”

    “我知道。”文藝委員解釋說,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啊, 那蕭旭陽跟他不是一個宿舍的嗎, 之前看他們同進同出的, 關系應該不錯。再說了,去試一試嘛,要是他能同意那咱們不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嗎!”

    付伯林多有名啊,號召力多強啊!

    文藝委員透露了一個消息, “元旦晚會不是快到了嗎, 得提前準備啊。”

    要是付伯林能加入他們班干部的群體之中, 那……

    得省多少事啊。

    “元旦晚會?這會快啊?”

    “那當然,你自個算算, 就一個多月了,要是再整點好節目,不得排演啊!”文藝委員也是頭疼。

    表演節目是小事, 可是想表演一個出彩的節目, 那才難呢。

    白楊有點動心,“要不, 我去問問付伯林。”

    付伯林當體育委員這身體素質絕對沒有問題,付伯林可是拿過長跑第一的人啊!

    之後,白楊趁著下課,去找付伯林了。

    “付伯林, 是這樣的, ”白楊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說的, “蕭旭陽不是退學了嗎,這體育委員空出來了,你要不要當當看啊?”

    他是這樣說的,“上次長跑不是得了第一嗎,我們幾個干部都覺得你挺合適的。”他還想再勸一勸。

    沒想到啊,付伯林想了一下,竟然點點同意了,“行。”

    白楊不敢置信。

    嘴巴張得老大,半天沒合攏。

    付伯林真同意了?

    白楊這會腦子還嗡嗡的,管他呢!

    反正他是看到付伯林點頭了,這事就這麼定了!

    白楊再三強調︰“付伯林,答應就不能後悔啊!”

    付伯林點頭︰“我知道。”

    他之前覺得當班干部麻煩,現在為什麼改主意呢。

    首先,運動會剛剛開完,體育這方面應該再沒有別的事了。還有就是,因為蕭旭陽受傷的事,付伯林決定改變一下自己的處事方式。

    他得稍微培強一下子自己的存在感。

    不然哪天他失蹤了,都沒有人發現。

    現在他的熱度是有點高,那是高考跟電視台的采訪的加成。等到明年,新的高考狀元出來,被取代是必然的。

    他如果一直低調行事,低調得讓大家忘了他這個人,出事的時候就很難發現。

    說到底,還是蕭旭陽的事件引發的危機感。

    白楊高興的宣布付伯林是他們班的新體育委員了。

    班上的同學還高興的。

    第二天。

    就有女生來找付伯林了,是這麼說的,“隔壁系的想跟他們來一場籃球友誼賽。”

    付伯林︰……

    學校有籃球場。

    男生挺願意去打球的,尤其是女生還說要當啦啦隊呢。

    然後。

    付伯林就跟隔壁系的溝通了一下,約定時間,來一場友誼賽。

    之後法律的也要參入,還有外文系的……

    之後不知道怎麼回事,變成了校內籃球賽。

    後來還有人贊助獎品。

    一等獎是輛自行車!

    嶄新的!

    因為這輛自行車,報名比賽的人大增。

    李平安一臉得意的跟付伯林說︰“我就說得有獎品吧,看吧,大家多高興啊。”這輛自行車是李平安出錢捐的。

    宋越若有所思。

    付伯林︰“行了,別添亂了,本來都有十六隊了,夠麻煩的了。”

    除了各個系之外,還有好些關系好的,也組成了一個隊,現在已經有十六個隊伍了。

    這事因為付伯林被迫牽的頭啊,越來加入的隊伍越來越多,結果這事就成他負責了。

    那些報名好像認準他了。

    現在付伯林正在排比賽時間表。每個系的上課時間不一樣,得把時間都錯開來。

    還要保證制度公平。

    李平安沒听付伯林的,在那說,“一等獎自行車,二等獎弄個什麼好呢?”得比自行車差一點。

    一般不都是前三名嗎。

    三等獎也設一個。

    李平安問付伯林︰“你覺得獎什麼好?”

    “就獎錢吧。”付伯林說,“二等獎一百塊,三等獎五十塊。”

    錢最實惠。

    本來付伯林是隨口說說的,結果這話不知怎麼的傳了出去。

    當天下午,報名的隊伍變成了二十個,還有增加的趨勢。

    不不不。

    夠了。

    付伯林不準再加隊伍了,這樣下去,比賽的時間排不開。

    而且大家還要學習,怕精力不夠用。

    付伯林把比賽時間排好了,10月20號開始,每天下午兩場,到25號,二十個隊伍第一輪比賽完畢,淘汰一半,留十個隊伍。

    休息五天,11月開始第二輪的比賽,十進六。

    之後淘汰組還有一輪復活賽。

    11月底是決賽跟總決賽。

    付伯林要負責的整個籃球比賽,然後又挑了幾位同學當裁判。

    他知道籃球的規則,還特意去看了書了解,在沒人的時候他也可以當臨時裁判。

    “付同學,我們都有啦啦隊的,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們要上去表演的啊!”

    付伯林問︰“跳舞嗎?”

    “唱歌就不行嗎?”那穿著時髦的姑娘問。

    “行,不超過十分鐘都行。”付伯林又統計了一下啦啦隊。

    不多,只有五個隊有專屬的啦啦隊。

    結果,第一輪淘汰賽完的時候,贏的那十個隊全配備了啦啦隊。

    付伯林還看到幾個眼熟的女同學了。

    比如那個跟李平安特別聊得來的那位海燕同學,還有廣播室的一位女同學……

    那些女同學為了讓節目精彩一些,還特意來付伯林,問他怎麼樣調整。

    畢竟付伯林是負責這件整個項目的。

    同學是這樣認為的。

    付伯林稍微提了一下,讓她們動作整齊一點,最好穿一樣的裙子。還有就是她們的走位太凌亂了……

    鬼知道他為什麼不去學習,要在這里跟一群女生討論舞蹈的走位。

    就為了提高存在感?

    付伯林重重的嘆了口氣。

    有點後悔。

    -

    杜曼知道付伯林主動舉辦籃球比賽的時候,特別吃驚。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懶懶散散的付伯林嗎?

    她差一點就沖到付伯林那,想看看這付伯林兩年不見,變化到底有多大!

    還有獎品?

    比賽挺嚴謹的,付伯林算好了每一個隊伍的時間,他們比賽沒有一次耽誤上課的。

    厲害。

    今天又有比賽。

    杜曼偷偷的去看了,籃球場觀眾席越來越滿了。

    好多人都搖旗納喊呢。

    底下比賽的是化學系跟歷史系。

    付伯林不是每一場比賽都來的,只有他們化系學比賽的時候,他必到場。因為他是體育委員啊,有時候會充當教練的角色。

    對此,付伯林自己也很……一言難受。

    他真的從來都來都沒有當過體育委員,一般來說,他都是當化學、物理、生物……或者數學委員的。

    真沒體育的。

    其他系的比賽,付伯林有空就會來,有課的時候就不會來。不過他會提前安排,就叫別的同學幫忙負責。

    現在這麼多隊伍參加,付伯林是牽頭的那個,下面有裁判,有後勤,還有啦啦隊。

    半決賽的時候,整個籃球場都坐滿了人。

    這次是周末。

    第一天半決賽,第二天決賽。

    付伯林在籃球場里,穿著統一球服,不用說,他們班的球服是李平安贊助的。

    他脖子上還掛了一個口哨,頭上還戴了一個帽子,他把帽檐壓得很低,擋住了半張臉。

    今天有兩場比賽。

    付伯林听到歡呼聲越來越大,扭頭看了一眼,結果看到有人在攝影。

    那是……電視台的嗎?

    還是的社的啊?

    比賽馬上就開始了,付伯林不準備管。

    半決賽,九點開始,杜曼八點來的,結果只要角落里找到一個靠後的位置。

    這些人來得太早了吧。

    “那幾個女生好漂亮啊。你看他們的衣服,是校服嗎,好像不是我們的學校啊。”

    “看那長相就知道是藝校的嘛!”

    “藝校的怎麼過來了?”怎麼進來的啊?

    “肯定是有朋友帶進來的唄。”

    前面有人在招手︰“這邊。”

    聲音是從籃球場上傳來的,好像是付伯林的同學。

    “走,我們過去!”

    藝校的三個女生高興的下去了。

    杜曼看著中間那個女生的背影,覺得有幾分眼熟啊。

    “付伯林,我哥的女朋友帶她同學過來看比賽,你能不能……”

    “不能。”付伯林站了起來,“你今天上場嗎?”

    “我不上場……”

    付伯林把人推到外面了,然後擋了路障的那種東西,把路一擋。

    他還叫了宋越,“宋越,你把椅子拿過來,坐在這,別讓人進來。”

    宋越在外的形像就是冷冰冰的,不苟顏笑。

    還有一股子傲氣。

    而且,宋越的成績在他們系是僅次付伯林的,也是重量級的一個人物了。

    宋越把椅子往那一搬,坐那把路一堵。

    “路南,這……”中間那個女生輕輕皺了皺眉,聲音有些嬌氣,“你請我們來,就是讓我們站在這看啊?”討厭。

    還說讓她幫忙給介紹女朋友,這麼敷衍,哪個姑娘會喜歡啊。

    “嫂子,不是這樣的,”路南急得撓頭,他壓低聲音說,“我們那個體育委員不解風情,他……”

    本來,場里是有凳子的,就是替補席那。

    結果付伯林這人竟然不讓進。

    那麼漂亮的三個姑娘,付伯林怎麼就沒點眼力勁呢?

    路南正解釋著呢。

    付伯林的目光看了過來。

    他听到有人說他了。

    “付伯林!”路南旁邊那個女生突然驚叫出聲,然後又訊速的捂住了嘴。

    這聲音可不小。

    付伯林看到那位女生了,他面無表情的收回目光。

    煩死了!

    又是一個老熟人,白芸。

    她不是跟吳琛結婚去了嗎?

    “嫂子,你認識付伯林啊?”路南看看白芸,又看看付伯林。

    白芸身邊的一個女生眼楮看到付伯林的臉後,眼楮就沒移開過。

    另一個女生悄悄扯了扯白芸的衣服,小聲問,“那個就是你以前那個心有所屬的男朋友嗎?”

    當然不是啊。

    白芸心里說。

    “難怪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

    白芸心里有點尷尬。

    以前那個是吳琛,不過她現在把吳琛給甩了。

    白芸現在的男朋友是路南的哥哥。

    她費了不少勁才弄到手的。

    半決賽開始了。

    路南這會眼楮都在籃球賽上了,也顧不上旁邊的三個女生了。

    站著就站著吧。

    這位置多好啊,第一排呢,看得可清楚了。

    兩個女生完全沒有怨言,沒想到這名牌大學的男生真不錯啊。

    “你看,那坐在椅子的那個冷冷清清的,也很好看呢。”說是宋越。

    宋越又沒聾,听到了。

    他耳尖有點紅。

    白芸站了一會,只覺得腳酸死了。

    不行,她得找個座。

    白芸找了第一排一個憨厚老實的男同學,她沖人家笑了笑,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那位男同學就把座位讓了出來。

    她心安理得的坐在那,看前面無趣的比賽。

    相較于籃球比賽,她更喜歡口紅啊腮紅啊之類的東西。

    還有漂亮的裙子,皮鞋……

    白芸看了一眼那邊在使勁加油的路南,然後轉開目光。

    這位路南是好未來的小叔子,要不是因為為了跟男朋友的家人搞好關系,她才不來呢。

    白芸坐了一會,體力恢復了。

    這會有精神了。

    她問身邊的男生,“同學,你知不知道當裁判的那位同學是什麼人啊?”

    “他你都不認識?”不會吧。

    白芸揚起笑臉,有些不好意思,“我是外校的,听說這里有籃球比賽,朋友請我過來的。”

    “難怪。”那同學就說了,“那位是付伯林,我們今年的高考狀元,這次籃球比賽就是他辦的,厲害吧。”

    他指指了東邊,“你看,老師們都來了。”

    高考狀元?

    付伯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白芸家里有電視,但是她看新聞的,而且付伯林上國家台的時候白芸都到學校了,也沒法看啊。

    再說了,她壓根就不關心這事。

    付伯林……

    變厲害也沒用。

    就他那個出身,送給她她都不要!

    現在連吳琛都看不上了,更何況是出身更差的付伯林呢。

    更別說付伯林那油鹽不進的性格了,真是討厭死了。

    白芸還問了︰“他談對象了嗎?”

    “沒有。”那同學悄悄說,“他眼光可高了,我們學校的校花追他都沒同意。”

    “校花是誰啊?來了嗎?”白芸一下子就好奇起來。

    主要是她想看這校花長什麼樣。

    漂亮嗎?

    多漂亮啊?

    有她好看嗎?

    白芸一直覺得自己是大美人。

    “在那呢。”也是第一排,那同學指了指。

    沒想到這一指,那位校花何雪琦同學正好看了過來。

    白芸真真切切看到了校花的正臉。

    她愣了愣。

    這校花還挺好看啊。

    不過白芸還是覺得自己更漂亮。

    比賽到一半的時候,學校的領導還特意過來看了一下,之後滿意的走了。

    辦得還挺好。

    比賽結束。

    雜牌隊伍贏了。

    化學系的輸了。

    雜牌隊伍是不同系的幾位男同學組成的,他們以前是高中同學,是體育特招進來的。

    身高都差不多,球打得很不錯。

    第一場比賽結束。

    體息半個小時,就會第二場了。

    然後現在是啦啦隊的跳舞時間。

    這錄音機放的歌聲音是不是太大了?

    好吵。

    付伯林起來伸展了一下身體,然後喝了瓶水,又去了一趟洗手間。

    他回來的時候,那舞終于跳完了。

    休息時間結束,第二場開始了。

    新聞系對法學系。

    法學系贏了。

    籃球管里的喝彩聲音都快把屋頂給揭翻了。

    上午的比賽結束了。

    下午還有一場,敗組的比賽,選第四名。

    也就是化學系跟新聞系。

    明天的話就一場,決賽︰雜牌的對法學系。

    明天人應該會更多。

    付伯林想到明年就能結束,心里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再有比賽,他就把這班干部給辭了!

    啦啦隊的女生還給比賽結束的男同學遞水遞毛巾。

    待遇不錯。

    男同學笑得嘴都咧開了。

    付伯林還得跟其他人一起收拾場地。

    路南看完比賽,這才想起他哥的女朋友,他趕時過去,“嫂子,對不住,我這一看比賽就入了迷,沒顧得上你。”他說完咦了一聲,“嫂子,你有座啊!”

    那他可不用道歉了。

    白芸看著路南,嬌里嬌氣的抱怨︰“路南,你跟你哥差別那麼大啊,他什麼都能辦得妥妥貼貼的,你怎麼這樣啊。”

    “誰讓來晚了!”路南也不高興了,他是沒他哥優秀,但是他也是從小寵著長大的啊。這姓白真是的,沒進門就開始說他,哪有這樣的啊。

    白芸露齒一笑︰“你還頂嘴啊,你還想不想我給你介紹女朋友了?”

    她抬抬尖翹的小下巴,指了指那兩位女同學站的地方。

    那兩位女同學湊在一起,嘰嘰喳喳的,一邊說一邊看著付伯林偷偷笑呢。

    路南︰“你睜在眼楮好好看看,她們倆那大眼楮全在付伯林身上呢,我追她們,追得上嗎?”這兩姑娘看到付伯林後,眼楮就沒移開。

    好像是噢。

    白芸趕緊喊那兩同學過來。

    她還不忘瞅一眼路南,“你眼楮怎麼那麼小啊。”

    這話直接戳到了路南的傷心處。

    他眼皮一跳,再說就絕交啊!

    “路南是吧,你跟那位帥哥的關系好嗎?能不能幫我們搭個線啊?”白芸帶來的兩女生一臉期盼的望著路南。

    “不熟。”熟也不給你們介紹,哼。

    路南在心里想。

    “沒事,我幫你們介紹。”白芸興沖沖的說。

    介紹是一回事,但是付伯要接不接受她們就要靠她們自己的本事了。

    哈哈。

    白芸理了理衣服,在那兩女生閃閃發亮的眼神中朝付伯林走了過去。

    那兩女姓趕緊跟過去。

    白芸的做法,無疑是在向那兩個女生炫耀她認識付伯林這件事。

    “付伯林,好久不見啊。”白芸笑嘻嘻的過來打招呼。

    付伯林正在搬道具,沒理她。

    白芸喊了付伯林幾聲,付伯林都沒理他。

    後來還是她帶來的同學說了一聲,“是不是你以前甩了他,他不理你了?”

    離得這麼近,她們覺得付伯林听不到嗎?

    誰甩誰啊?

    誰跟那個叫白芸的有關系了。

    付伯林不相理她們,可他知道,又是不理任由這話傳亂,到時候倒霉的就是他了。

    他放下手里的活,走了過來。

    “他過來了,他過來了。”那女生小聲道,“他是不是听到我們說話了?”

    白芸看眯眯的看著付伯林。

    付伯林臉色冷淡︰“是你啊,你不是跟吳琛回去結婚了嗎?怎麼在這啊?”

    這話一出,白芸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你別亂說!”白芸有些急了。

    路南還在這呢,要這話路南他哥知道了會怎麼想!

    付伯林︰“以後井水不犯河水好嗎?別把我塑造成你的追求者,或者被你甩了之類……”

    他很不客氣的說,“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這輩子也不可能是。”

    白芸人品不行。

    他絕對不可能喜歡上這種人的。

    而且。

    這人了是事精。

    白芸臉色變了又變,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她使勁的瞪著付伯林︰“你,你給我等著。”

    “好,我等著。”付伯林神色冷淡。

    不是付伯林想跟白芸計較這些小事,是有些人容易得寸進尺。

    而且,行事作風很不光彩。

    現在掐斷來源,以後就不會有那麼多麻煩了。

    “這人怎麼這樣啊。”

    “是啊,長得跟冒著仙氣似的,怎麼那麼小氣啊,還那麼凶的跟白芸說話。”

    那兩女同學在旁邊悄悄的說。

    付伯林說完之後,走到路南身邊。

    他伸手按在路南的肩上,“我討厭流言。這人是你帶來的,以後要是我在外面听到什麼奇怪的流言,那我會找你的。”

    听懂了嗎?

    路南很尷尬,“听懂了,你放心,不會的。”

    他還說,“何雪琦那麼漂亮你都沒看上,像我嫂……哥的女朋友,長得一般般,最多中等偏上,你怎麼可能看上。還能讓她甩了你。”

    長得一般般?

    是多中等偏上?

    這是在說誰啊?

    白芸的秀眉一下子就皺了起來。

    付伯林︰“行吧,你心里有數就好。對了,你哥的這位女朋友,以前追求的男人叫吳琛,知道嗎?”

    “付伯林,你夠了!”白芸特別生氣,“你干嘛老跟我過不去。”

    怎麼揭她的底。

    她好不容易才把吳琛的事給瞞住的。

    付伯林轉頭看她,“所以讓你離我遠點,我不想跟你有交集,听懂了嗎?”

    這話太讓人難堪了。

    白芸咬著唇,“哼,誰稀罕你似的,一把年紀了,沒人要。”

    她還刺激付伯林。

    這勾通起來真是太難了。

    付伯林看向路南︰“你哥怎麼看上她的?”

    路南干笑一聲。

    之前沒覺得,現在听付伯林這麼一問,他也覺得有些奇怪。

    他哥怎麼看上白芸的?

    漂亮?

    小美人,沒到頂漂亮的那層。

    小城市來的,也不是本地的人啊。

    要說這白芸有什麼本事,撒嬌?

    反正路南也不知道。

    以前他覺得白芸挺可愛挺招人喜歡的。

    剛才嘛……

    付伯林也挺刻薄的嘛。

    難道是,付伯林對白芸不一般?

    路南悄悄的瞅了付伯林一眼。

    付伯林心累。

    原以為來到學校就能避開鄉家的環境,能清靜一點的。

    付伯林不想呆在這了,把剩下的事交給別人了。

    走了。

    白芸看付伯林走遠了,又開始叨叨了,“路南,這付伯林怎麼考上大學的啊?你看看他,多刻薄啊,還跟我一個女孩子計較。”

    好還想說付伯林壞話呢。

    路南看著她︰“你干嘛盯著他啊?”

    白芸︰有仇。

    可這事不能說,當然,是小仇,都過去了。

    白芸︰“我哪盯著他了。你看看他,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比你哥哥差遠了。”

    “那當然。”

    付伯林在回宿舍的路上,在想一個問題︰要不要找一個對象分擔分擔壓力。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w.  新電腦版網址<a href="." target="_blank">.</a>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