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李平安想看看到底是誰捏他眼皮!

    太缺德了!

    他正睡覺呢, 哪有那麼那人給弄醒的!

    結果。

    他剛睜開眼看到宋越跑到他上鋪去了,李平安一看就覺得不對。

    怎麼神神秘秘的。

    他就沒動,豎長了耳朵在那听。

    他听上面宋越跟付伯林說去看蕭旭陽了。

    蕭旭陽不是沒事了嗎,在家緩兩天就該來上學了啊。

    什麼叫宋越去看蕭旭陽啊?

    宋越被李平安嚇了一跳, “你不是睡著了嗎?”

    才扒過眼皮確認的。

    “你怎麼知道, 剛才是你捏我眼皮對不對?”李平安盯著著宋越, “你下午去找蕭旭陽了,他什麼時候回啊?”

    宋越一下子就沉默了。

    就蕭旭陽那狀態,他覺得這個學期都回不來了。

    “不說話是什麼意思?”李平安表情都不對了。

    他剛才听宋越那麼跟付伯林說話, 就知道這兩人有事瞞他, 可他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 應該是跟蕭旭陽有關。

    “你們說話啊!”李平安看宋越跟付伯林都不接話,聲音都提高了一些, “你們是不是沒拿我當兄弟?”他委屈又難受。

    就瞞著他一個人。

    宋越眉頭一皺, 這事吧……

    付伯林看李平安一臉被背叛的表情,還是說了︰“你別跟別人說啊, 蕭旭陽受傷了,在醫院。”

    李平安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來了︰“他被打了?他還會挨揍啊?”

    還被打得進醫院了?

    蕭旭陽又不是吃干飯的, 他不會還手嗎?

    付伯林看看扒在他床邊的李平安, 又看了看坐在他床上的宋越,他覺得李平安再那麼晃下去,這床只怕要倒啊。

    他開始趕人, “宋越你下去, 李平安你把手拿開, 你們兩個好好在下面說話,別把這上下鋪給折騰散了。

    下去,趕緊的。

    宋越下去了。

    李平安這會也不扒床了, 他下地了,窩在床上不好聊天。

    他哼了宋越一聲,然後付伯林︰“怎麼搞成這樣的?”

    宋越這家伙,還不跟他說。

    不拿他當兄弟!

    哼!

    付伯林︰“我哪知道啊,說是在查呢,估計案子查清楚了才能知道是怎麼回事。”

    李平安這次沒那麼容易被糊弄了︰“你昨晚去哪了?”

    “醫院。”付伯林躺下去了。

    李平安︰“……那你早上回來怎麼不說蕭旭陽的事?”

    付伯林︰“他好面子,不想讓你們知道。”

    這倒是。

    李平安接受了這個理由。

    “我要睡了。”付伯林閉上眼楮。

    “你睡了一天了,還睡,睡得著嗎?”你是豬嗎,一直睡。

    李平安還想跟付伯林聊會呢。

    付伯林就是不想說蕭旭陽家的事,才要睡覺的。

    “喂,李平安。”

    “別跟我說話,听不見!”李平安悶頭睡了。

    他明天再問付伯林!

    第二天,李平安一早起來,發現付伯林去晨跑了。

    他就知道!

    付伯林肯定是昨天睡久了,今天早上睡不著,一早爬起來出門跑步。

    宋越也起來了,正準備刷牙呢,李平安看到他就腦袋扭向一邊,還重重的哼了一聲。

    “喂,你什麼意思啊?”宋越不滿了,“一大早起來,眼楮不是眼楮,鼻子不是鼻子的。”

    李平安還在冷哼,“也不知道昨天是誰不拿我當兄弟的!”

    他還記著呢。

    宋越不告訴他蕭旭陽的事。

    “付伯林一開始不是也沒說嗎?”

    “那不一樣,他是沒說,可我問了之後他就說了。你呢,我說你們是不是不拿我當兄弟,你還在那猶豫!”李平安腦子清楚得很,“你壓根就沒說,就是不拿我當兄弟!”

    不當就不當!

    李平安昂著頭走了。

    宋越無語了。

    至于嗎。

    李平安在操場上找到了付伯林。

    他去的時候看到兩個姑娘在跟付伯林說話,難得啊,付伯林竟然會耐心的跟女同學聊天。

    李平安趕緊過去,想听听他們在說什麼。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付伯林語氣溫和,“等會我會去廣播室問一問的。”

    “沒事,不用謝。”其中一姑娘問付伯林,“你吃早飯了沒,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啊?”

    旁邊那個長相普通扯了扯她,別這樣。

    付伯林婉拒了,說朋友找他有事。

    李平安過來了。

    “要不明天?”那姑娘不死心。

    “海燕,走了。”那個長相平凡的姑娘把那說要約付伯林吃飯的海燕拉走了。

    “要走你走,我爭取一下怎麼了。”那海燕不高興的甩開那姑娘的手,“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不行呢?”

    試了被拒絕了可能會難看,可試都不試一下,會後悔的。

    海燕打趣著說道︰“付伯林,你答不答應啊,要是不答應,我可就一直煩你啊。”

    付伯林想了想,“行吧。”

    僅此一次。

    這海燕就是昨天熱情給付山梅領路的那個。

    今天一早她在操場上看到付伯林了,立刻就拉著朋友過來了。

    都不用搭訕,現成的理由︰付伯林的堂妹啊。

    “去哪啊?”李平安什麼都沒听到呢,就被付伯林帶到食堂去了。

    結果還有兩姑娘。

    李平安打量了一下那兩姑娘,然後悄悄問付伯林,“你什麼眼神啊,那姑娘長得多普通啊,你怎麼不挑漂亮一點的女同學啊?”

    另一個強一點,也就是清秀的水平。

    之前找付伯林的女同學,個個都比她們漂亮。

    付伯林︰“吃你的飯。”

    李平安啃了一口包子,又瞅了一眼那兩女同生︰“我是李平安,你們叫什麼名這啊,哪個系的?”

    “中文系,海燕。”這是清秀一點的姑娘。

    另一個沒說話,她在喝粥,頭都沒抬。

    海燕幫忙介紹,“這陳雲雅,我閨蜜,我們都是中文系的。”

    她就喜歡跟陳雲雅當朋友,這樣顯得她漂亮。

    “你好你好。”

    李平安跟海燕竟然越聊越起勁。

    付伯林專心吃東西,那位陳雲雅也是一樣。

    陳雲雅暗暗的打量著付伯林。

    這位高考狀元比她想像中的好相處一些,不像其他同學說的那麼心高氣傲啊。

    也沒用眼角看人啊。

    吃完飯,散伙了。

    兩拔人就分開了。

    海燕跟陳雲雅回去的時候,突然嘆了口氣,“好難啊,雲雅,你幫我想想,是選個心儀的好,還是選一個聊得來的啊?”

    陳雲雅覺得海燕想多了。

    她完全不覺得那位付伯林能被海燕拿下。

    這是……痴心妄想吧。

    兩人都不是一路的。

    *

    “付伯林,我們中午一塊去看蕭旭陽吧。”李平安說,他嘀咕著,“這大白天,又是中午,醫院也是人來人往的,我覺得能去。”

    付伯林說︰“海燕說我堂妹過來了,我等會去廣播室問問,中午我還得給家里打一個電話,可能抽不出時間。”

    是付山梅了嗎?

    付伯林不確定。

    李平安問付伯林要了蕭旭陽醫院的地址,他準備中午自個去。

    想想有點不放心。

    叫上宋越一起?

    可他們兩人在鬧矛盾呢。

    算了。

    付伯林去廣播室問了。

    真是付山梅。

    “她今天要是再來,你們幫我留一下她,拜托了。”

    付伯林還給廣播室的女同學買了汽水呢。

    女同學一開始心里就同意了,喝了付伯林買的汽水,那就更沒有問題了。

    付伯林給家里打了電話。

    他等了二十多分鐘,才听到小叔的聲音,還喘著呢。

    “小叔,你怎麼這麼喘啊,跑過來的嗎?”付伯林一想,又覺得不對,跑過來的要不了二十多分鐘啊。

    付小叔把氣喘勻了,這才說話︰“喬杏之前生的孩子被王家人送人了,喬杏不知怎麼的跑到趙家門口去跪著了……”

    趙衛東他媽生氣來的找山嬸,讓山嬸把那喬杏給帶走!

    煩死人了!

    怎麼會跪到她趙家門口啊!

    晦氣!

    呂紅霞很久以前在喬杏還沒有結婚的時候,打過她的主意,可是現在,喬杏名聲成啥樣了,都結婚的人了,還跟人勾勾搭搭的。

    還跟到她家去,口口聲聲要找她兒子!

    呸!

    付伯林驚了。

    然後趕緊打斷付小叔︰“小叔,山梅現在還在家嗎?”

    “喲,你不說我差點忘了,你是不是見著山梅了?“付小叔激動的問。

    付伯林一听這話,就知道付山梅不在老家了。

    那昨天來找他的可能就付山梅。

    可惜沒踫上。

    付伯林說︰“我沒看到她,我今天才知道她昨天來過。”又補了一句,“還不確定,之前也有一個自稱是我妹妹的找我,結果我都不熟。”

    還有這樣的人啊。

    付小叔臉都皺了,“那你可得注意點。”

    付伯林問︰“小叔,照片收到了嗎?”

    “收到了,拍得挺好的!等我們把這里的活忙完,把谷子賣了,有機會也去轉轉。”付小叔眉眼都舒展了,人也高興了,“以後啊,我得多拍拍照,也叫我們知道知道你在那邊過得好不好。”

    “好。”付伯林答應了。

    付小叔又問︰“你學校啥樣咋沒拍下來啊?”

    “之前沒開學呢,等有機會,我再拍一組學校的寄過去。”付伯林還說,“等你們過來,我帶你們來學校轉轉。”

    叔佷倆又聊了一會家常,付伯林還問了小錦天有沒有長高啊,黑兵瘦了還是胖了……

    最後。

    付小叔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提醒付伯林︰“你要是實在找不到山梅中,那就報失蹤吧,你別把自己的時間全浪費在找人上面,你還得學習呢。知道嗎?”

    畢竟還是自家的孩子重要。

    “我知道。”付伯林點頭。

    付小叔這才放心。

    他也不是不關心付山梅,這人總有個親疏。

    而且付山梅自個把自己折騰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她自己選的。付山梅自個做的決定,總不能叫他家伯林買單吧。

    這大學多難考啊,付伯林還得好好學習呢。

    付伯林回學校上課去了。

    下午上完課,付伯林又去了一趟廣播室,沒見到付山梅。

    要是付山梅去了,她們肯定會廣播通知的。

    之前就說好的。

    ——

    “杜曼,真是謝謝你!”付山梅感動得說不出話了,“你借我房子住,還幫我找工作,你人真好!”

    昨天付山梅踫到的熟人正是杜曼。

    杜曼也在北大。

    她比付伯林高一屆,開學儀式的時候,她在台下看到付伯林了。

    杜曼跟付山梅說︰“等會我帶你去認認路,明天你就去那邊上班。”

    “謝謝你!”付山梅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杜曼。

    她就知道以前付伯林沒去當兵的時候,跟杜曼走得很近,那時她還以為付伯林被杜曼的美色迷住了呢。

    後來發現是自己想多了。

    杜曼戴上眼鏡,“走吧。”

    路上她還問付山梅,“真不去學校了?要不要跟付伯林說一聲啊,省得他擔心。”

    “不用,他不會知道的。”付山梅握了握拳,“等我穩定下來,賺了錢,再去找他。”之前她是投奔付伯林的。

    現在她能立足了。

    就不想去找付伯林了,畢竟她要結婚的時候,付伯林也是強烈反對過的。

    挺丟人的。

    之前是走到絕路,能拉下臉找付伯林。

    現在眼前一片光明,工作有了,安身之地有了,等她賺了錢,再買點東西去看付伯林。

    付伯林不知道付山梅找過他?

    是嗎?

    杜曼︰“你不是去過廣播室嗎?她們可能會告訴付伯林的。”

    “我過段時間,不,等我拿了工資再去找他。”付山梅心意已決。

    “要不你寫封信給他。”杜曼說,“他也放心。”

    “行吧。”付山梅又覺得付伯林沒那麼神通廣大吧,“他,他不是一個學生嗎,廣播室的人還會特意他我的事啊?”

    杜曼笑了︰“當然了,那些女同學要是了一個找他的理由,會很高興的。”

    漂亮的東西總是賞心悅目的。

    就算這個帥哥不是自己的,但是看看也養眼啊。

    付山梅這會在想︰要不要給家里寫封信,報個平安。

    *

    付山梅沒出現。

    付伯林頭都疼了,他真的猜不到付山梅想干什麼。

    過來玩還是投奔他?

    不管是哪樣,人也得出現啊,

    李平安跟宋越都不在。

    去哪了?

    難道去醫院看蕭旭陽了?

    快熄燈的時候,李平安跟宋越一身狼狽的回來了。

    “你們兩這是怎麼了?”

    李平安咬牙︰“遇到劫道的了!”

    他胳膊都磕破了。

    宋越就是手破了一塊皮。

    “在哪?幾個人?”付伯林看著他們,“校外嗎?”

    是校外。

    他們一塊去看蕭旭陽了,下午去的,這一聊就忘了時間,出門的時候天就快黑了。沒想到下車的時候,踫到劫道的了。

    可能是李平安身上的衣服太貴。

    付伯林听李平安說了過程之後,就問︰“五個劫道的,那你們是怎麼回來的?他們搶了錢,就放人了?”

    “有好心人救了我們。”李平安說。

    宋越糾正︰“不是好心人,是我爸派的人。”保護他的。

    事情學校周圍出事的比較多,他家人不放心。

    “你怎麼不早說啊。”李平安壓根就不知道。

    宋越郁悶,“不是你說要關門了嗎,扯著我就走。”兩人一路跑回來的呢,到宿舍樓下,才停。

    好像是這樣。

    “你妹妹找著了嗎?”李平安看向付伯林,轉移話題。

    “沒有。”付伯林說,“明天再看看吧。”

    第二天。

    付伯林收到了一封信,同學遞給他的,“有你的信。”

    付伯林一看,上面貼了郵票。

    沒有地址?

    他再仔細一看,郵票上面沒有印。

    這,是校內寄的嗎?故意貼了郵票?

    不會是告白信吧。

    “誰拿過來的?”付伯林問那個同學。

    “一個女生,戴著眼鏡,不是咱們系的。”那人說。

    沒有其他信息了。

    付伯林猶豫了一下,還是把信拆了。

    展開信一看。

    付伯林眉頭皺了起來。

    這信付山梅寫的,說她找到工作了,等過陣子穩定了再來找付伯林。

    這山梅想一出是一出的。

    行吧。

    付伯林又給家里打了一個電話,說付山梅寄了信過來,說找到工作了,讓家里不要擔心。

    雖然付山梅說找到了工作,但付伯林還是有點擔心。

    工作哪有那麼容易就能找到?

    不會是被騙了吧。

    可是他沒法確定情況。

    找不著人啊。

    付山梅的事怎麼總叫人頭疼呢。

    付山梅這事過去一個星期。

    隔壁學校女生跳樓的案子有進展了,查出來了。

    歌舞廳的人干的,有人在里頭交易毒品,正好被那個跳樓的女學生無意間撞破了,就有了跳樓自殺這事。

    歌舞廳的人還給了封口費的,要不是李平安橫插一腳去報案,事情早就擺平了。

    歌舞廳被查封了,他們高層人員全被抓了。

    同時還查到這歌舞廳有一些不正規的經營,還解救了一批失足少女……

    歌舞廳徹底涼涼不說。

    國家開始整理這些灰色的地帶了。

    正常來說,這案子破了。

    李平安應該高興才是,可是付伯林愣是沒能從李平安的臉上找到一點高興的痕跡。

    李平安這幾天好像一直心事重重的。

    “你怎麼了,案子破了不高興啊?”付伯林問。

    “沒有沒有,我當然高興了。”李平安嘆了口氣。

    他怎麼說呢。

    宋越看到李平安這樣,就說︰“估計是那被個叫海燕的女同學給甩了。”

    “沒有!”李平安說,“怎麼可能,我們聊得好著呢!”

    “那你怎麼愁成這樣了?你看你的臉,跟苦瓜似的。”宋越笑他。

    李平安長吁短嘆,“你們不懂。”

    “你說了我們不就懂了嗎。”

    “我……”李平安望著天花板,“我媽他們想讓我出國留學。”

    他不敢看付伯林跟宋越。

    這壓根就不叫事。

    付伯林︰“你想去就去。”

    李平安家有錢,而且李平安的英語很不錯,他以前家里請的都是一對一的家庭老師。

    宋越︰“你父母怎麼會突然讓你去留學啊。”

    才考上的大學。

    李平安嘀咕,“還不是最近的事鬧的,那女生案子,都上新聞了,我們他們看了報紙。”再加上,他還說了蕭旭陽被人打了在醫院。

    他家里人,說一下不要緊吧。

    結果這一說,事情就壞了。

    他媽嚇壞了,覺得學校太不安全了,一心送他去國外留學。

    說國外好。

    這種事付伯林就不發表意見了。

    李平安在那嘆氣,難受︰“我舍不得你們啊。”還有海燕,處得好好的,難得找到這麼不看重跟臉個子的女同學。

    出國留學的手續麻煩著,先不管。

    李平安把事拋開之後,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蕭旭陽在醫院里住了半個月之後,就轉到一位相熟的那中醫那去調養身體去了。

    蕭鎮林來學校給蕭旭陽辦了退學。

    他還特意找了一趟付伯林︰“最近事多,沒顧得上你。現在我家陽陽情況也好轉了,你以後有空,來我家找陽陽一起玩啊。”

    付伯林知道他家在哪,他也打了招呼,以後付伯林過去,直接放人進去。

    付伯林知道蕭鎮林是給蕭旭陽辦退學之後,很驚訝,“為什麼退學?病了可以休學的啊。”

    蕭鎮林笑得很欣慰,“旭旭說他想自己考進來。”他還問付伯林,願不願給蕭旭陽當家教,工資開得很高。

    付伯林婉拒了。

    他接下來要把研究的隱形材料提上日程,還有學習,他還打算早點把學分休完,然後早一步邁進研究生的大軍。

    很忙。

    沒有空教蕭旭陽。

    他很清楚,蕭家能為蕭旭陽請到更好的老師。

    蕭鎮林升官了,比以前更忙了。

    在公安局動手把蕭旭陽折騰到醫院的手,他一個都沒放過。

    上頭下了紅頭文件,內部開始清整了。

    蕭鎮林升官的事,還是周校長告訴付伯琳的。

    周校長說的時候表情很復雜,誰都沒想到蕭鎮林這一次手腕這麼強硬,雷厲風行,一點余地都沒有留。

    對手很慘。

    被揪出了不少問題,不知道會在大牢蹲多少年。

    兩人說著說著,周校長突然問付伯林︰“你有二十了吧。”

    付伯林點頭。

    周校長看了看他,“有對象沒?”

    付伯林這麼優秀,在學校很討女孩子的喜歡。

    “沒有。”

    “沒有?”周校愛上書屋不找一個啊?要是畢業了,那好姑娘可都被人搶走了!”

    要是畢業之後找,那什麼樣學歷的都有,不像學校都是大學生。

    付伯林︰“那就不結。”

    要是付伯林說晚點找周校長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可付伯林說是不找啊!

    這哪找啊!

    之前學校老師說想給付伯林介紹對象的,他沒同意。

    現在看,還是可以讓付伯林見一見的嘛。

    “你怎麼能不結婚呢,成家立業,哪能不成家啊。”周校長喋喋不休。

    “我想起來我論文還沒寫呢,我走了。”付伯林走得飛快。

    “等會,我還沒說完呢。”周校長追了出來。

    -

    作者有話要說︰  求營養液。感謝在2020-10-27 04:26:39~2020-10-28 04:28:4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石傳川 30瓶;陌婉陌婷 10瓶;萌朵朵 7瓶;烈火如歌、貓鼠游戲 5瓶;下雨天 2瓶;隨身空間有點愛、月夜珥袓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