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

    沈b為了白雨菲小姐姐, 以身奉獻,被商某人喂了三頓法餐,才從商某人那里換來了小方文和小方片。

    沈b看著商祁熟練地找資源, 感慨萬千︰

    “男人找資源的本事果然是天生的, 男人果然天生就會找資源。”

    “太強悍了, 這麼冷僻的資源乖寶你都能找到,你太棒了!”

    “好了夠了夠了, 這些完全夠白雨菲看了。”

    沈b把商祁找來的資源整理打包,全都發給了白雨菲, 最後附帶文字︰

    “集美,這是我用身體換來的資源, 你要珍惜。”

    “你要記得bb子的好,bb子太不容易了!”

    “你一定不能毀約啊, 看在bb子這麼努力給你找資源的份兒上。”

    白雨菲迫不及待收資源, 一臉不耐煩︰“知道了知道了, 你真嗦。”

    白雨菲把沈b招來的動漫資源投射到大屏幕上, 給自己倒了杯紅酒, 一邊欣賞暴力動漫, 一邊品嘗著美酒,小日子甭提多滋潤。

    至于老公?

    抱歉, 現在她對那個老公沒有感情。她覺得老公的財產倒是挺香的!

    沈b給白雨菲發完資源, 坐在床上開始上網查她的前任老公。

    網上關于白雨菲的前任老公敘述不詳,甚至連一張正臉照片都沒有。

    沈b很好奇,轉而看向在嬰兒床邊給小胖土喂奶的老公︰“乖寶, 白雨菲前夫, 干嘛的呀?長得帥嗎?比起康原,誰帥?”

    商祁一只手推著嬰兒床, 另只手抓著奶瓶。

    小胖土拿一雙肉呼呼的爪子捧著奶瓶,咂奶的時候,偶爾拿那雙亮晶晶的大眼楮看爸爸,又時不時彎彎眉眼,露出嬰兒純真的稚嫩笑容。

    商祁思慮片刻後,才把記憶里那些並不清晰的東西拉扯而出︰

    “白雨菲的前夫沒有豪門背景,但他官職不低,手上掌握著不少資源人脈。我不清楚白雨菲和前夫的感情,只听說這位前夫出軌,被白雨菲抓了現行,起訴離婚。”

    “離婚時,這位前夫沒分到白雨菲一分財產,反倒被白家榨干了資源,替白家淌平了一條路。”

    沈b在搜索欄里輸入“白雨菲出軌”的字眼,果然還是找到了一個流量少得可憐的爆料貼。

    這則爆料貼的爆料人,自稱是白雨菲前夫丁現的好友,爆料了兩人婚後細節。

    當年兩人相親認識,認識後不久,丁現對白雨菲展開了熱烈追求。

    奇怪的是,這位白家大小姐居然很容易就被追上了,鳳凰男丁現欣喜萬分。

    萬萬沒想到,婚後白雨菲不給踫,甚至喜歡言語打壓他,碾壓他作為男人的自尊。作為男人,他有生理需求,沒想到第一次出門尋找生理慰藉,就被白雨菲給抓了。

    根據丁現的陳述,他覺得白雨菲是在利用他,並且是白雨菲安排了這起仙人跳。

    這則帖子盡量在洗丁現出軌,試圖把鍋甩給白雨菲,但群眾的眼楮是雪亮的,下面直接有評論懟︰

    【扯吧。不管怎麼樣,出軌都不對。婚內不和諧,不給睡,完全可以起訴離婚,出軌是什麼意思?既然走入婚姻,就要遵守它神聖的規則!】

    【這不是出軌的理由呵呵呵,還仙人跳呢,你要是管住自己的jb,會被仙人跳?】

    沈b也不知道白小姐睡了沒,直接把這帖子轉發過去。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她暗戳戳問︰“姐妹,你真不和諧啊?看你這麼饑k,不像啊。”

    白雨菲看了帖子,哦了一聲,回微信︰

    “哦,這傻逼前夫又在抹黑我?”

    “老實說,他跟我結婚,就是為了利益。我跟他結婚,也是為了資源。我們倆各取所需,在物質需求上相互滿足了,他還想要我的肉-體?做夢叭。”

    沈b看著對方發來的“叭”字,覺得頗有一種常年混跡二次元的精髓萌感,只看文字,絕對不能把她和女強人聯系在一起。

    畢竟沈b眼中的女強人,是性轉版商祁,沒什麼情趣的那一種。

    大概是因為深夜,大概又是因為沈b的慷慨資源,兩人之間關系莫名拉近。

    酒精上頭,白雨菲回復她︰

    “這種男人就是蹬鼻子上臉,他真以為我不知道,他是沖著什麼娶我的?既然是因為錢娶我,那就不要想得到我的身體。”

    “康原也是這樣。既然是因為利益和財產綁定婚姻,那就最好不要有身體牽扯。至少,短時間內我接受不了身體赤果相對的關系。”

    沈b震驚了︰“白小姐,我突然覺得有點喜歡你。那我問一句,你有沒有肉-體上關系的伴侶?”

    “沒有。”白雨菲發來一個翻白眼的表情︰“商太太,我分得清楚,不代表我三觀不正。既然接受婚姻,那我也得接受婚姻的神聖規則。至少在婚姻里,我不會需要身體伴侶。”

    沈b給她發了一個“大拇指贊”的表情包︰“那你圖康原什麼啊?”

    白雨菲︰“我現在不能接受和丈夫有身體觸踫,但不代表以後不會有。在有了感情基礎之後,我會履行妻子職責。懂了嗎?”

    沈b懂了。

    道理很簡單,或許她和前夫是因為利益在一起,可她尊重婚姻條條框框的束縛,希望在和丈夫有了感情之後,再肉、靈合一。

    這樣的想法本身沒有錯,而有錯的是狗男人還沒挺到感情濃厚期,就忍不住出軌。

    沈b想了想雷公電母,還是覺得此人壓根配不上這麼優秀漂亮的小姐姐。

    不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人人審美也不同。

    商祁給小胖土喂了奶,上床後問她︰“怎麼?在和誰聊天?”

    沈b把手機鎖屏,鑽進被窩抱住老公︰“白雨菲,我覺得是個妙人,比孔鵲還妙。”

    在被窩里,商祁的手已經不自覺,臉上卻一本正經地說話︰“嗯。白小姐的確是一個很優秀的人。不過”

    他在被窩里抓住了沈b的小蠻腰,親下去︰“沒我老婆優秀。”

    來了來了,騷男騷語又來了!

    沈b拿手擋住他的臉︰“臭男人,不是已經吃過法餐了嗎?你克制一點。別壯年不知精子貴。”

    商祁笑道︰“乖寶,我相信自己。畢竟二十厘米,天賦異稟。”

    沈b被撩成了水,把手挪開。

    兩人正要親上時,咬著奶嘴的小胖土從嬰兒床里站了起來。

    她一雙肉嘟嘟小手緊緊抓著圍欄,把白皙的肉肉臉擱在圍欄上,瞪著一雙烏黑清亮的大眼楮望著爸爸媽媽。

    小朋友的頭發被炸成沖天揪,在被窩里睡覺時變得凌亂,額前毛微微卷曲。

    她咬著奶嘴鼓動腮幫,像極了一個精致的洋娃娃。

    此時的肥肉並沒有影響她的顏值,反而給她添上了幾分萌態可愛。

    她扶著圍欄,在嬰兒床里蹦了蹦,一張嘴,奶嘴掉出來。

    小胖土一臉興奮地望著父母,也想要爸爸媽媽的親親,她小嘴一張,嘴里一陣“嗚嗚哇哇”後,叫了一聲“mamu”。

    沈b當場坐起身,與女兒來了一個對視。

    小胖土那雙清亮的大眼楮立刻彎成一條月牙,笑容頗具治愈性,看得人心都融化。

    沈b立刻下床,把女兒抱起來,拿自己的面頰貼著女兒的面頰︰

    “嗚嗚嗚嗚,乖寶貝,你剛才叫我什麼?你剛才是在叫媽媽嗎?”

    小胖土吃了奶,渾身充沛著精力,她撲騰著那雙白藕一樣胖嘟嘟的小胳膊,一把捧住了媽媽的臉。

    小孩子有樣學樣,小腦袋砸過去,在沈b臉上啃了一口,糊了她一臉口水。

    小胖土一臉認真地沖著沈b叫︰

    “mamu~”

    “啊嗚啊嗚mamu~”

    “mumumu~”

    商祁也被女兒開口叫媽媽給驚詫到。

    他連忙也掀開被子下床,伸手要從沈b手上接女兒,小胖土卻死死抱住媽媽的脖頸,死活不給爸爸抱,嘴里還不斷地叫“mumumumu~”,像一只小奶牛。

    商祁皺眉吃醋︰“沒心。”

    平時抱孩子他多,喂奶也他多,卻率先叫媽媽,而不是叫爸爸。

    沈b見老公吃醋,這才拍拍女兒肉呼呼的小身板︰“小胖土,看看爸爸,爸爸吃醋了呦~叫一聲爸爸。”

    小胖土這才看向爸爸,沖著爸爸一彎眉眼,笑得像一只小甜包。

    她在媽媽身上蹭夠了,這才張開白白胖胖的小藕臂,要爸爸抱抱︰“mamu~”

    商祁從老婆手里接過女兒,一臉嚴肅︰

    “爸爸。”

    小胖土收了一臉甜笑,也嚴肅正經起來︰“mamu~”

    商祁︰“爸爸!”

    小胖土仿佛在跟#-.最快發#爸爸斗氣,小眉頭都蹙緊︰

    “mamu~”

    商祁︰“爸爸!”

    “哞哞哞哞!”

    “爸爸!”

    “哞哞哞哞!!哞哞哞哞!”

    “……”商祁最終妥協,聲音柔軟下來,把女兒的小腦袋摁進自己結實的胸膛,輕輕拍著她,哄睡︰“哞哞哞哞~”

    男人的聲音柔軟又低柔,剛才還是高山瀑布激流勇進,現在卻變成溫柔無波,涓涓細流。

    小胖土把小臉埋在爸爸結實的胸膛上,眼皮兒逐漸變得沉重。

    她合上了眼,喉嚨里卻還發出“哞哞哞哞”的聲音。

    直至徹底沒了聲兒,商祁才把她放到床上。

    臥室燈光熄滅,商祁左手把妻子撈入懷中,右手把女兒撈進臂彎。

    女孩睡覺不老實,原本是蜷縮在他臂彎的,忽然就爬到了他肚子上,趴在他肚皮上睡覺。

    女兒的身體軟綿綿地,又輕巧,像一只乖巧的小奶貓。

    室內溫度適宜,不需要蓋棉被,商祁拉過毯子給女兒蓋上背,只露出她一雙肥嘟嘟的小短腿。

    他的臂彎輕輕壓著閨女,睜眼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嘆了聲氣。

    延續生命的意義大概就在于此。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帶崽操心且辛苦。可是當女兒趴在他懷里“哞哞哞哞”的時候,他覺得一切辛苦都值當。

    *

    十一月中旬,離小胖土周歲不到一個月。

    沈b和商祁決定帶著女兒小胖土一起錄節目,在一個陌生城市里,以素人的身份創業,權當是另一種方式的度假。

    《滿級大佬屠殺新手村》開播當天,網友們就樂滋滋在屏幕前蹲守。

    綜藝一開場,先是白雨菲公寓的場景。

    白雨菲開始收拾行李。

    攝影師問她︰“白小姐,您對這次挑戰有把握嗎?您認為自己是否能堅持到最後?”

    白雨菲冷呵一聲,抬眼直視鏡頭︰“我可以帶領企業走在全國打頭的位置,為什麼不能從新手村重新開始?我大學的時候就開始創業,畢業時公司估值幾十億,區區一百萬,我還不至于做不到。”

    她頓了一下又說︰“而且我有做功課,國外也有類似的富豪谷底求生綜藝。國外的富豪都能,為什麼我不行?我有知識有手段,哪怕是賣自己的發明專利,也能賺不少錢。再者,憑我的學歷閱歷,去什麼公司不是人家搶著要?”

    攝影師沒看過她所說的國外富豪谷底生存創業的節目,他只是感慨于這位白小姐的自信。

    直播間里的網友也覺得白小姐說得有道理,彈幕︰

    【白小姐說得沒錯啊,她有學歷有閱歷,去什麼公司不是人家搶著要?而且,挖她去公司,一百萬不多呀。】

    【我查過白小姐的學歷,她是高材生,25歲青大博士畢業,蠻牛的。】

    【突然有點喜歡白雨菲?2333,這種自信滿滿的女生誰不愛啊!話說,她真的和康原結婚了嗎?我怎麼覺得,康原不配呢?】

    【康原和白雨菲挺配的!兩人家室相當,學歷相當,閱歷能力相當,強強聯手!】

    白雨菲收拾好東西,推著行李箱上了車,很快來到機場。

    攝像師一邊跟拍,一邊問她︰“白小姐,你認為自己會半途而廢嗎?”

    白雨菲冷笑一聲︰“你認為我會半途而廢?”

    攝像師笑道︰“畢竟前路還是蠻艱辛的。”

    白雨菲瞥他一眼,唇角勾得十分自信︰“區區一百萬,我半個月就能拿下。等著看。”

    直播間彈幕︰

    【啊啊啊啊啊,小姐姐好颯!】

    【小姐姐真的很自信很颯,我好愛!】

    【小姐姐加油!】

    白雨菲托著行李箱上了私人飛機,客艙里,沈b一家已經先到。

    沈b拿著ipad在刷工作相關的文件,商祁一手抓手機,一手抓奶瓶,正低頭回微信。

    客艙的地毯柔軟舒適,白雨菲剛坐下,沙發後快一周歲的小胖土爬了出來。

    小胖土穿著黃色衣褲,胖嘟嘟的手腕上戴著商祁公司研發的兒童智能手表嗎,她身上穿著方便成人拎的背帶,可可愛愛。

    她把自己的頭發抓的亂糟糟,完全可見她調皮搗蛋的活躍。

    小胖土看見白雨菲,楞了一下,而後歪著腦袋沖她笑。

    白雨菲︰“……qaq”

    臥槽有點萌怎麼回事?

    這小胖崽也太可愛了吧!

    她的袖子和褲子都寬松,一雙肉嘟嘟的小胳膊和胖乎乎的小短腿露出一半。

    看著都想捏。

    小胖土樂滋滋抓起地上一朵塑料向日葵,爬到白雨菲腳邊,把向日葵遞給她,彎著眉眼的樣子像一只從天墜落的小天使︰

    “mamu~mamu~”

    她自言自語,仿佛在說什麼。

    見白雨菲呆呆地,不理她,她緊皺著小眉頭,表情頗為豐富,眉宇間有一種與年齡不符的嚴肅感︰

    “哞哞哞!”

    她的小奶音像甜甜的糯米糕,又被鮮濃的水牛奶浸透般︰

    “哞哞哞哞~哞哞哞哞~”

    她抓著白雨菲褲腿,奮力站起身,把塑料向日葵玩具塞她手里,小眉頭依然蹙著︰

    “哞哞哞哞~”

    仿佛在說︰

    拿好了,這是我給你的仙女棒!

    關鍵時刻,可以救命噠!

    白雨菲︰“qaq……”

    受不了了,誰能受得了這麼可愛的小奶崽撩撥啊!

    白雨菲把小奶崽抱起來,把臉埋在她胸口,猛地吸了一口︰

    “小可愛你是誰家崽,怎麼可以這麼萌啊!”

    “小可愛這是你的仙女棒嗎?姐姐超喜歡!”

    小胖土身上有一股甜甜膩膩的奶味兒,特別好聞。仿佛只吸這麼一口,就能讓人疲態全部解除,渾身舒暢。

    有人在小胖土身上蹭,她覺得癢癢,咧嘴笑得更歡,嘴里發出另外一種聲音︰

    “包~包~”

    她的嘴一張一合,為了發出這個音,嘴巴長成o型,頗有一絲浮夸感。

    白雨菲又被她努力說話的樣子萌到了!

    她正要再吸一口,那個清冷的男人蹙眉走過來,單手將小奶崽提了起來。

    商祁勾著女兒身上的背帶,保持視線與她平齊。

    小胖腿一蹬腿,宛如在空中蕩秋千,被爸爸拎著的情況,在空中轉了個圈圈。

    等她的臉重新轉回到商祁這面,商祁把奶瓶塞她嘴里,眉眼嚴肅警告道︰“再不吃奶,今天都沒得吃了!”

    小胖土嚇得眼楮瞪圓︰“……”胖乎乎的爪子立刻抓緊了奶瓶,開始“咕嚕咕嚕”地往肚子里吸。

    喝奶的同時,她的小胖腿又在空中蹬,又在空中轉了個圈。

    商祁把她塞回兒童椅,拿了梳子和彩色橡皮筋過來,開始給小胖妞梳頭。

    他很熟練地給小胖妞編了兩股辮子。

    小胖妞坐在兒童椅上,一邊咂摸奶嘴,一邊享受爸爸的梳頭,同時那雙穿著彩色襪子的小肥腳還在不停地擺動。

    她的彩色襪子五根指頭都是獨立裹住的,可以看見她的小腳趾在靈動地蜷縮,搖擺,一副特別歡快的模樣。

    白雨菲看到這一幕︰“qaq……”

    心都軟成了一灘水。

    媽呀,這是什麼神仙治愈崽崽?

    她的身上好像有治愈光環,能讓人心態平和,能治愈一切負能量。

    直播到這里,直播間彈幕也開始瘋狂刷︰

    【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個崽!這個崽崽激萌啊!】

    【天辣!我活過來了!這崽也太萌了吧?嗚嗚嗚那雙卡姿蘭大眼楮,還是個睫毛怪!服了服了!商祁和沈b到底是怎麼生的?怎麼可以生出這麼可愛的崽?】

    【她的jio好萌啊qaq……】

    【我也想吸她!啊啊啊羨慕白雨菲!實名羨慕白雨菲!】

    【不是,難道只有我羨慕沈b嗎?有一個給閨女扎頭發的神仙老公,還有一個激萌的閨女!我哭了!沈b是拯救了銀河系嗎?】

    【等一下,不是送白雨菲去參加姐妹嗎?難道,沈b一家也要參加?】

    就在彈幕網友一片疑惑時,沈b對著鏡頭打招呼︰

    “哈嘍,大家好,我是沈b。”

    “這次將由我們一家三口,以及白雨菲共同參加這個節目。我和商祁拿12000元本金,一輛三輪車,挑戰創收兩百萬元。而白雨菲小姐拿6000元本金,一輛三輪車,挑戰創收一百萬元。”

    “兩組的挑戰時間是一個月,如果我和商祁中途退出,視作白雨菲小姐贏。若白雨菲小姐成功賺到一百萬,也視作勝利!我將無條件把我手頭的星藝股份,轉讓給白雨菲10%。”

    “若白雨菲小姐失敗,她罰款八千萬。”

    “當然,如果我們雙方都完成了各自的賺錢目標,那誰先完成就算誰贏!”

    “以及,為了以防被認出來,我們將喬裝改扮,每天都會以特效化妝後的模樣見人。”

    “而且我們的學歷都將統一固定在大專。”

    白雨菲震驚了︰

    “what??”

    “沈b你瘋了?我好歹是女博士,你居然這樣搞我人設?”

    “沒有學歷,我怎麼賺錢?”

    沈b笑著說︰“如果要把學歷擺出來,我老公也是博士,而我帝大本科也不差。這樣在一個陌生小城里,會引起轟動的。”

    白雨菲一臉問號,疑惑道︰“一個博士學歷都能引起整個城市轟動?所以我們要去的是什麼地方?”

    沈b眉眼一彎,賣了個關子︰“到了就知道了。”

    這個規則報出來,網友們先是有一陣思緒混亂,而後開始刷彈幕︰

    【我靠,10%的星藝股份?這賭約很大啊!怪不得星藝能請得動白富豪!】

    【狠啊!喬裝改扮不說,還要隱藏姓名和學歷!這要怎麼搞?怎麼進公司?】

    【66666,期待!】

    飛機在數小時後落地邊疆小城。

    說是一個小城,不如說是一個落後的縣城。

    這里是建設兵團,是政府新建的“團部”,年初才開始引進人才。

    這里的學校剛開,大多是內地來支教的老師。

    而這里雖然有不少新建的樓房,但大多空空如也,無人居住。

    唯一人多的地方是農貿市場,附近村民來這里采購蔬菜、衣服等物資。也可以在這里完成資源互換。

    這里的公安局醫院人都也還沒招滿。

    大專學歷在這里很吃香,不僅能分到一套住房,還能分到百畝果園,以及30000元補貼。

    這里地處邊疆,靠農業種植,附近村民種植棉花、果園,年收入平均在30000左右。

    對比這個年收入,再對比政府給專科生的補貼,就可以看出政府對引進人才的渴求。

    富豪雙人組乘坐大巴車在團部汽車站下場,步行從車站走到農貿市場,再把整個小城轉完,大概也就一個小時不到。

    白雨菲被化妝成三十左右的黃皮膚雀斑婦女,穿著樸素,頭上裹著紗巾,和當地婦女無異。

    沈b化妝成裹著頭巾,皮膚黝黑的婦女,都有點像黑人皮膚了。

    商祁不僅皮膚被化黑,額頭還有幾抹褶皺。

    就連小胖土,都被迫換了破舊衣服,臉上髒兮兮,圍裙上還沾著奶漬。扎著兩只沖天 ,腦袋上別了兩只土到掉渣的發夾紅花,像極了被養在奶奶家的小土崽。

    直播到這里,彈幕一瞬破功︰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臥槽小胖土怎麼回事?】

    【哈哈哈我懷疑小胖土腦袋上土掉渣的大紅花是商土土干的哈哈哈哈!】

    【化妝師牛逼啊!】

    【絕了絕了!】

    【這座城也太荒涼了吧?所以要在這里創業,創啥業?】

    【這里就算開店,也沒人氣吧qaq】

    節目組分別給兩組分發了三輪車和本金。

    導演說︰“現在你們擁有的東西是︰大專文憑、三輪車以及一些本金。現在離太陽下山還有兩個小時,你們最好先找到住的地方。”

    白雨菲一臉懵逼︰“沒有住的地方?”

    導演︰“嗯。需要你們自己找。”

    白雨菲嘆了聲氣,不安排住宿就不安排吧,六千元本金,在這小城里住一晚酒店還是可以的!

    她都還沒反應過來啥情況,沈b騎上三輪車,載著老公女兒“呼哧呼哧”就跑了,消失在了路的盡頭。

    白雨菲看了眼三輪車,她壓根不會開,索性把三輪車丟在農貿市場,步行去找酒店。

    然而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干。

    整個小城,只有一個旅館!

    而且最近因為外來人口較多,旅館全滿了!最後一間房,被沈b一家三口給佔了!

    白雨菲︰“臥槽&……”

    她看著天邊即將落下的夕陽,站在街道上,身影落寞淒涼。

    攝影師問她︰

    “白小姐,你接下來,打算找什麼工作?創什麼業?”

    白雨菲回頭瞪了一眼攝影師︰

    “老娘想吃飯睡覺!”

    白雨菲氣呼呼地去農貿市場找餐館,總算找到一家拉面蓋飯餐廳,味道雖然難吃,但好歹能下嘴。

    白雨菲吃完一碗拉面,抬眼問樸實的老板娘︰“老板娘,我問你個問題啊。在這里,有什麼辦法可以在一個月內賺一百萬嗎?”

    人生地不熟,她總得套套話。

    說不定能套出在這個小城里,最賺錢的項目是什麼。

    最賺錢的項目對于普通人而言,可能接觸不到。但是對于她這種有能力的人而言,那是小意思。

    只要對方能提出一個最賺錢的項目,甭管有多年,她都能接觸到這個項目,並找到做這個項目最好的老板!從而談成合作!

    老板娘看她一眼︰“做夢叭。做夢可以。”

    白雨菲︰“……”

    正在吃面的攝影師“噗嗤”笑出聲。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w.  新電腦版網址<a href="." target="_blank">.</a>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