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裴寒從未想過是在這種情況下跟容卉相見。他理想中的相遇便是英雄救美, 英雄做得越悲慘,他得到容卉的關注就越多,說不定容越看他當英雄當的有點悲慘的情況下, 就忘記了他在M國11年沒有回來。

    原本的他只是單純地想要看看放學後的容卉在干什麼,有沒有安全到家?沒想到的是汽車經過她身邊的時候, 就看到那一幕。

    一個長得痞里痞氣的男孩子居然把籃球扔到容卉的面前, 差點砸到了她,還濺了她一身的水跡。于是他克制不住向來自傲的意志力, 從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變成了一個幼稚的小男孩。路過水坑的時候, 故意踩了油門濺了那年輕男孩一身。

    容卉同樣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年輕男人, 從一開始露出了一張臉以後, 對方似乎挺不好意思的, 一直低著頭不敢直接面對她。

    那含羞的表情, 仿佛大姑娘頭一次上花轎一樣。這讓容卉覺得十分意外,一個成年男人面對異性的時候會這般含羞嗎?

    她總覺得眼前這名極為年輕的人似乎在哪兒見過,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了?

    他到底是誰呢, 為什麼要幫她“報仇”濺姜孟一身?

    裴寒走了過來,把手里的外套遞給了容卉面前, 繼續低著頭看著腳下幾個坑坑窪窪的水坑, 沉聲︰“你的裙子髒了一大片, 要不要用這個遮一下吧?”

    主要是他看到容卉露出了兩條筆直,修長的大腿, 總覺得在這秋高氣爽的季節里, 會比較涼,又說不出口, 只好迂回地找了一個借口。

    就算容卉拒絕也沒事, 裴寒覺得現在的自己沒有資格對她管東管西, 只是純粹地關心她會不會被冷到?

    就在容卉猶豫著該不該接陌生男人的外套,這時姜孟完全發作了,他家境富裕,從小到大身邊的朋友哪一個不是對他捧著,何嘗受到過這種冷遇?

    “砰”地一聲,一顆籃球飛快地被扔到了裴寒的腳邊。

    姜孟疾步地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幾個男生。裴寒的眼里全是容卉一個人,腦海里想著原來容卉長大以後會是這個模樣,頗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驕傲。

    姜孟本身長得人高馬大的,趁著裴寒不注意,力氣大得直接單手拎起了他的衣領︰“你小子剛才是不是故意濺我一身的?”

    裴寒反手甩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發現他染著一頭銀發,右邊的耳朵上戴著鑽石耳釘,怎麼看這麼像是一個不良分子?

    湊近了,他還聞到了一股煙味,更加確定了這男孩小小年紀不學好。這樣的人不夠優秀,根本就配不上容卉,何況容卉現在還是一名學生,不能早戀。

    裴寒不痛不癢︰“噢,是我濺了你一身。你……”

    你不也濺了容卉一身嗎?這句話被他硬生生地給吞咽了下去,說出來怕給容卉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姜孟從未見過如此狂的男人,想他在外面的稱號,哪個人不是畢恭畢敬地叫著他“小孟爺”,何況他又不是故意濺容卉一身水跡,正要去道歉的時候,卻被別人濺了一身水跡,搞得像一只落湯雞一樣,在女神面前完全丟臉丟大了。

    那次他跟人街頭打架,以一敵十。雖然僥幸成功了,可他也受了很嚴重的傷,開著車行駛在路上的時候遇到一個女孩。

    她站在路中間,很害怕路邊竄出來的一只野狗,就好心地用喇叭聲嚇跑了那只野狗。

    女孩走過來的時候,和他道謝,問他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他本想說不要,可手臂上被人用刀劃開的傷口在不斷地流血,鮮血染紅了半張汽車墊子,黏糊糊地讓他感覺十分不舒服,就向對方說需要一些藥和繃帶。

    打死他都不要去醫院包扎傷口,以避免引起他爸媽的注意,對他進行車輪式的管東管西。

    過了一會兒,女孩把他需要的藥和繃帶買了過來,還體貼地給他買了一些吃的喝的,禮貌地和他告別。

    這女孩不驕不躁,進退有禮,加上絕美的容貌以及溫柔的性格,和他之前認識的女孩們有著天壤之別,一下子讓姜孟對她心生好感。

    後來姜孟才知道原來女孩的名字叫容卉,是一中的學生,那個傳聞中的學霸。和他之前認識的女生們完全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她常常代表著學校參加繪畫,數學比賽,一個十足十的好學生代表。

    他打听過,又觀察過,知道容卉會跟其他兩個女孩經過這條小道。所以老是和幾個朋友一起站在這里打打籃球或者吸煙以此來引起女神的注意,沒想到的是,這次卻來了一個弄巧成拙。

    姜孟越想越氣。

    一想到他在女神面前丟臉丟大發了,就掄起了拳頭朝著裴寒揮去,裴寒也做好了打架的準備。要知道升入高中以後,裴寒跟那些人高馬大的白種人打架絲毫不佔弱勢,從未有過一次失敗的經驗。

    他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一臉凶相的男孩,身後跟著幾個跟他年紀相仿的男孩,就算他們一起聯合起來大家,裴寒也覺得一點都不怕,有種“盡管放馬過來,老子無所畏懼”的藐視。

    姜孟何曾見過這種對手,還沒開始打架,對方就給他一種勝券在握的感覺。他身後的幾個男孩想要一並上前打架,卻被姜孟阻止了︰“不用,我自己一個人就能打到他。”

    裴寒挑了挑眉︰“一起去別的地方打上一架?”

    他不想讓容卉看到男人打架的一面,無論是是他贏還是對方贏,總歸畫面有些粗魯,不適合未成年的少女觀看。

    姜孟也不願意在容卉面前打架,就要答應裴寒的要求時,容卉去跑了過來,她的笑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燦爛,像一朵盛開的海棠花那樣嬌艷欲滴。

    “你,你是不是小哥哥?”

    容卉的眼楮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芒,她舉著一張畫,語氣是那麼地不容置疑︰“你就是我的裴寒哥哥。”

    這是她小時候親筆畫的畫像,不可能是錯誤的。在裴寒轉身的時候,那幅畫就從他口袋里掉下來的。

    容卉撿起以後,就發現這是她的筆跡,而且年代悠久,上面邊沿的紙張都已經泛黃,表面光滑,一看就知道這畫的主人常常拿出來觀看。

    裴寒一摸,發現自己口袋里一直珍藏著的畫給掉了出來,瞬間著急了起來,接過容卉手里的畫。事到如今,他沒法再隱藏自己了,有些別別扭扭地承認了下來。

    “卉卉,我回來了。”

    容卉眨著圓溜溜的眼楮,忽然一臉委屈地看著裴寒。

    11年過去,她的小哥哥終于從M國回來了。她高興的同時又有些生氣,氣他這些年內對她不聞不問,連到了M國報一聲平安的消息都沒有。

    每次過年的時候,她總會想到遠在M國的裴寒。想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在那些白種人里受到種族歧視,還有他吃得慣在國外的那些食物嗎?

    她記得裴寒小時候一點都不喜歡吃漢堡可樂,老對她說吃肯德基的漢堡薯條還不如吃榨菜泡飯。後來是因為她喜歡吃肯德基的薯餅,裴寒才對肯德基有了不錯的改觀,說它在小食方面做得確實比較好。

    每次夜深人靜的時候,容卉就想起了兒時的小伙伴裴寒,想著他什麼時候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邊。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裴寒還是沒有從M國回來。漸漸地,容卉就選擇把這個人開始隱藏在心底的最深處。

    可現在看到了長大後的裴寒以後,容卉又想起曾經裴寒對她好。同時,她又委屈這些年來他沒有從M國回來過一次。

    她的嘴巴不由自主地翹了起來,像個小女孩那樣發著小脾氣︰“當初我們拉鉤了,說你會很快回來。可你怎麼過了這麼久才回來,騙人的是小狗。”

    裴寒像個無措的小男孩那樣搔了搔腦袋,這個時候的他早就不像外面媒體報道的那個意氣風華的天才少年。面對容卉,他骨子里的那種深層的愧疚發揮了出來,立刻承認錯誤︰“當初是我沒遵守諾言,我是小狗。”

    “汪”

    大丈夫能屈能伸,為了能夠得到容卉的原諒,裴寒覺得臉都可以不要,更別提兒時的那些心理障礙了。

    所有人都被這一聲“汪”給驚呆了,尤其是姜孟,完全忘記了要打架的心思,目瞪口呆地看著裴寒。

    他是容卉的小哥哥?只有親哥哥,才會在親妹妹面前這麼肆意討好吧?既然是容卉的親哥哥,那他干嘛還要打架呢?萬一追到容卉了以後,豈不是間接地得罪未來大舅子?

    時隔多年,容卉也從未想到再次見她的小哥哥時,他給她帶來了一個這麼大的驚喜。她是生氣裴寒這麼多年沒有回過一次國,可是只是生氣而已,並不代表著想要不要理他,或者懲罰他。

    這一聲“汪”,徹底地讓容卉這些年生的悶氣煙消雲散。

    她跑到裴寒的面前︰“好了好了,我原諒你,不要學狗叫了啦。”

    裴寒一直提在嗓子口的心徹底地放了下來,看著她被水花濺起的校裙骯髒一片,濕了大半的裙子以及外套。想著現在是秋高氣爽的季節,涼風一吹過來,穿著濕透的裙子以及外套肯定會十分不舒服,就打定了主意要帶容卉去換身衣服。

    為了防止她著涼感冒,裴寒把手里的外套遞在容卉面前︰“要不要幫你系上?”

    容卉接過外套,自己在腰間打了一個結。

    裴寒︰“走吧,我帶你去換身衣服。”

    容卉點點頭,揮手跟林沅跟林樂雅告別。

    容卉走後,留在了姜孟以及林沅他們幾個人。

    林樂雅揉了揉腦門,後知後覺地發現︰“我記得卉卉只有一個親哥哥啊,這個叫裴寒的男孩子哪兒冒出來地,該不會是卉卉的追求者?”

    姜孟身後的幾個男孩彼此看了對方幾眼,忍不住都哈哈大笑。其中一個男孩拍著姜孟的肩膀︰“哥們,你看到了沒?啥叫追女孩子的手段,要厚臉皮。”

    另外一個男孩補充︰“還有不要臉。”

    姜孟一听裴寒不是容卉的親哥哥以後,整個人都懵逼了。怎麼會有男人臉皮厚成這樣,為了討一個女孩子開心居然……

    還沒有回附近公寓之前,裴寒就提前打電話叫助理買了幾套少女穿的衣服放在門口。他提前從M國的大學本科畢業以後,就打算回國繼承家業。

    林助理為了幫助他在公司站穩腳步,就跟著他從M國一起回到了華國,也算是正式在蓉城安家落戶了。

    知道裴寒工作繁忙的林助理就給他安排了一個生活助理,還有一個私人助理,這兩個助理開始協助他處理生活以及公司內的一些瑣事。這樣裴寒的精力能夠大部分放在工作上面,不必為瑣事事情浪費時間。

    裴寒彎腰拎起了地上的大包小包的東西,怪只怪他的視力太好了,無意間看到露出一角的某個東西後,瞬間臉紅了,脖頸上面的喉結忍不住上下滾動著。

    他又沒有吩咐要買這種東西,這個生活助理也太仔細了點吧?還體貼地買了少女穿的……內衣內褲,顏色還是粉色的。

    似乎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裴寒轉過身時,看到容卉的眼楮里毫無防備之心,腦海里警鈴響了起來。

    他一臉的語重心長,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卉卉,小哥哥告訴你,以後千萬不要單獨跟一個男人回家。”

    容卉疑惑地挑了挑眉毛︰“為什麼呀?可這個人不是你嗎?”

    因為是你,所以我才毫無顧忌地跟著你一起回家。

    裴寒心里一暖︰“嗯,除了小哥哥,還有容越哥哥外,其他男人的話都不要相信,知道嗎?以後千萬不要跟男朋友或者男性友人單獨回家,女孩子對這方面的事情要有警覺性。”

    容卉乖巧地點點頭,她看到裴寒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開門實在是不方面,而且這扇門跟家里的門一樣,是指紋鎖。

    她問︰“密碼是多少啊?”

    裴寒頭也不抬地回答︰“你的生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