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第 166 章

    在劉習文跟李立軍朝著李家走去的時候, 整個村里的人都已經熱鬧開了。

    原來,剛才李林在開著車從村里經過的場景,被不少正在村里活動的村民們看到了。

    有些人在看到李林之後, 還跑到李家朝著李大河他們詢問了起來。

    在听到李大河他們說道李林被農科院招到車隊里開車的時候,那些村民們都震驚了起來。

    “你說什麼, 林子進了車隊?”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這麼大的事情你這麼能不說啊。”

    “哈哈, 這不是這件事也才確認不久嘛。”李大河笑容滿面的道。

    “那你也該提前跟我們招呼一聲啊。”

    “就是,這可是車隊啊!”

    一些在那些新軍卡開進部隊後, 就開始想著自己要是能開上這麼一輛軍卡的後生們, 更是不停的說道。

    “要知道, 那些車都是車隊上的, 我怎麼也得要去試試啊。”

    “是啊, 這農科院的車隊招人這麼就不提前知會一聲呢。”

    “知會什麼, 知會了,你們就會開車了。”早就知道消息的老村長,在看到這幫人都圍著李家之後, 沒好氣的說道。

    “那倒也不會。”一個後生嘿嘿的笑了幾聲道。

    “那你們在這邊費什麼話。”老村長朝他們說道,“趕緊的都別在這邊圍著了, 該去村口開會了。”

    說著, 他還敲了敲手里的鑼。

    “開會, 開什麼會?”邊上的人一臉疑惑的朝老村長問道。

    “林子進農科院車隊了,他留下來的工作還得要人做不是。”老村長這話一出, 原本還想圍在李家的人立馬就哄的一聲熱鬧了起來。

    “對啊, 林子進了車隊,那會計的活不就留了下來。”

    “我這就去喊我家弟弟, 他可是小學畢業的。”

    “小學畢業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家妹子還是初中畢業的呢!”

    有些知青在听到這個消息之後, 還大聲的問了一句,“村長,我們可以參加不?”

    “當然可以。”老村長朝著邊上的知青看了眼道,“機會人人平等,只要你們在村里一天,村里的工作大家都有機會競爭!”

    听到這話,一些原本還對盤山村歸屬不高的知青們,突然覺得老村長那矮小的身軀高大了起來。

    而那些原本自以為要跟村里人競爭的村民們,也都紛紛緊張了起來。

    不多時,這些原本還圍在李家的人們,全都朝村口涌了過去。

    因為李家人沒有要競爭這個職位的,所以李大河幾個就沒有去湊這個熱鬧。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立軍跟劉習文一人捧著兩個花盆,來到了李家。

    因為一路上都沒踫到人,還听到了村口那邊鬧哄的聲音,所以,李立軍在進門之後,還朝著李大河他們問了句,“爺爺奶奶,村口那邊怎麼這麼熱鬧?”

    “村里要重新選個會計,能不熱鬧嘛。”林衛虹笑著道。

    “選個會計?”李立軍楞了下,就明白了過來,“爸進車隊的事被大家知道了?”

    “可不是。”李大河笑著道,“剛才車子從村里開過,那些眼尖的人就看到了。”

    說著,李大河就朝李立軍跟劉習文問道,“對了,習文,你跟立軍怎麼這會兒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對,我有點事想要問問素素。”劉習文朝著李大河說道。

    听到這話,李大河不由的朝四周看了眼,“奇怪了素素剛才還在這里的?”

    “哦,素素剛才在送往林子之後,就回房間睡回籠覺了,我去叫她。”夏禾說著,就朝李寶素的房間走去。

    劉習文忙不迭的攔住她,“不急不急,等素素睡醒了再說。”

    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讓他好好研究一下,被李寶素種在窗戶邊上的原草。

    有了劉習文這句話,夏禾也就沒去房間里喊李寶素。

    不過,也幸好是這樣,不然夏禾在叫人的時候,發現她一直叫不醒,那可就麻煩大了。

    原來,在趁著剛才人多,偷偷在車上搞了點小動作的李寶素,在回到房間里之後,就附身上了被她偷渡到車廂里的小松身上。

    這會兒她正興奮的在車里跳了幾下,準備搭著這趟順風車,把自己的勢力範圍再一次的擴張擴大呢!

    抱著這樣的雄心壯志,李寶素整只鼠都精神了不少。就在她興奮的甩了甩大尾巴的時候,一只大手從天而降,把李寶素從麻袋堆里捧了出來。

    “喲,小松鼠?”孫老看著手心里的小家伙,笑著道,“我說這里怎麼有個毛茸茸的大尾巴呢,原來是你這個小家伙啊。”

    “不過,你這麼跑到車上來了?”

    李寶素在朝著孫老心虛的叫了幾聲。

    听不懂鼠語的孫老,揉了揉小家伙的腦袋,“乖啊,這里不是你該待的地方,你還是趕緊回山里吧。”

    說著,孫老就朝車廂跟車頭連接的地方敲了敲,副駕駛的人在听到響動之後,就把連接處的小窗口打開,“孫老?”

    孫老朝著窗口道,“正偉啊,你讓林子靠邊停一下。”

    “靠邊停?”正在開車的李林,朝著後面快速的看了眼問道,“是出什麼事了嗎?”

    周正偉忙不迭的朝李林說道,“認真開車,不要分神。”

    “哦哦”李林說著又專注的開起車來。

    在看到李林的視線重新放在路上了之後,周正偉也就是這列車隊的領隊,才朝著窗口問道,“孫老,你剛才說要靠邊停一下對嗎?”

    “嗯”孫老點了點頭,把手里的小松鼠放到窗口能看到的位置,“這只小松鼠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進來,我要把它放回山里。”

    “小松鼠?”李林听到這三個字,心頭頓感不妙,但是因為剛剛被說了的緣故,李林也不敢分神朝後看去。

    直到把車停下之後,李林才朝著後車窗口看去,當看到那只小松鼠的模樣後,李林不由的抽搐了下嘴角,“小松,你怎麼會在這里?”

    “吱吱”爸爸爸爸!

    李寶素在李林認出來之後,刷的一下發揮了自己靈活的身姿,從車窗口一下子就擠了進來,跳到了李林的懷里。

    看到這一幕,孫老跟邊上的周正偉都朝著李林看去。

    孫老更是朝李林問道,“這只松鼠你認識?”

    李林揉了揉懷里的小松鼠點頭,“嗯,這只松鼠是我家閨女養的。”

    “那它怎麼會在這?”周正偉皺著眉頭道。

    “應該是看到我在車上所以才跟來的吧?”李林猜測的道。

    “吱吱吱”對對對。

    孫老看著在李林懷里點著小腦袋的小家伙,不由的樂了,“這只小松鼠還挺有靈性的啊。”

    “確實是。”周正偉看著小松鼠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但就算是這樣,他還是開口說道,“既然這只松鼠是你家養的,那你趕緊讓它回去,趁著車子還沒走遠。”

    听到這話,一直擼著毛茸茸的李林,不由的頓了頓手,“行,我跟小松說一下,它應該能明白我們的意思。”

    說著,李林就把小家伙捧起來,“小松,你趕緊回家去,素素一會兒要是看不見你會著急的。”

    小家伙甩甩尾巴,就是不看李林。

    李林看著原本很有靈性,說什麼都懂的小家伙,突然就不合作的模樣,有些傻眼了。

    周正偉看著甩著尾巴,就是不願意從車上下去的小家伙,不由的朝李林道,“要不,你下車把它放下?”

    “我試試。”李林說著,就打開車門從車里走了下來,只見他蹲下身子,朝著手上的小松鼠道,“好了,你趕緊回家去啊。”

    小家伙看了眼李林,又朝著車子看了眼。

    就在李林以為它會乖乖回家去的時候,就見這個小家伙刷的一下從他的手心里跳了起來,接著李林的肩膀一沉,這只小家伙就踩著他的肩膀刷的一下重新回到了車里。

    看到這個場景,李林跟車里的兩人看著站在駕駛座上的小家伙,都不由的一楞。

    “這、這咋弄?”李林有些傻眼。

    “你再試試。”周正偉建議道。

    “那我再試試。”李林說著上前準備把小家伙給抓下來。

    但是好不容易又重新上車的小家伙可不干了,只見它唰的一下擠進了小窗口中,跳到了孫老的懷里。

    孫老看著把整個小腦袋都扎進只見懷里的小家伙,不由嘿嘿的笑了幾聲,“那什麼,這小家伙好像還真不想走啊。”

    他的話才落,李寶素就從他的懷里探出頭來,猛地點了點頭。

    周正偉看著小家伙機靈的模樣,手指不由的有些發癢,但是他的職責還是告訴自己,帶一只小松鼠趕路什麼的,還是有些不太妥當。

    但是在送了好幾次小松鼠都不走,有一次更是在他們把小松鼠放下,迅速的開車離開之後,這小家伙還又追了上來,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落到了車頂上。

    在看到它寧願坐在車頂上,也不願意離開之後,他們就知道他們算是那這只小松鼠沒轍了。

    李林在跟周正偉換手的時候,朝著車廂里正在跟孫老玩鬧的小松鼠,不由的嘆了口氣,等到接著他就開始發愁回家之後,要怎麼跟閨女解釋,這只小松鼠跟他去了一趟東北的事實。

    小家伙得意的甩了甩尾巴︰……

    在確定自己不會被李林他們所丟下之後,李寶素才安心的解除了附身狀態,回到了家中。

    剛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李寶素就听到耳邊傳來一些的低語聲。

    還打算安穩的睡個回籠覺的李寶素,睜開還有些惺忪的眼楮,朝著聲音的來源處看去。

    當看到窗戶那邊映照出來的身影之後,李寶素這只小鼠膽子的小家伙,被嚇的打了個哆嗦。

    後面一想可是在自己家里,而且還是大白天,哪里的鬼怪時,才松了口氣。

    平靜下來後,李寶素就听出了站在自己窗戶邊上的幾人到底是誰了。

    小家伙虛虛的抹了把不存在的虛汗,才從床上起來,只見她穿上鞋來到窗邊,就把窗戶給打開了來。

    這一開打,她就看到了李立軍,劉習文、還有李大河正對著早上被她抱出來曬太陽的幾盆聚靈草、辣椒樹還有那幾棵跟喇叭花毫無區別的吞噬花,正壓低聲音的討論些什麼。

    李寶素︰……

    “素素,你醒了啊。”

    “小妹,是不是我們討論的聲音把你給弄醒了,要不我們走遠點,你再繼續睡會兒?”

    已經被影子給嚇的十分清醒的李寶素,“……不了,不過,爺爺大哥還有劉爺爺,你們在這里干嘛?”

    “哦,是這樣的。”劉習文直起身子朝李寶素道,“你大哥說你種的草跟我這盆差不多,所以我就來看看。”

    說話間,劉習文還偷偷朝李寶素眨了眨眼楮。

    李寶素抿嘴偷笑了下,“真的嗎?我看看。”

    劉習文讓李立軍去把花盆端過來,李寶素在看到那盆被掰的只剩下中心的幾片葉子的聚靈草,不由的眨吧了下眼楮。

    劉習文尷尬的笑了聲,“那什麼,素素,你看看它們是不是一樣的。”

    “我看著是一樣的,不過劉院長這盆草沒素素種的長得壯實。”李立軍的話,差點沒讓李寶素笑出鵝叫。

    不過,為了保密,她還是強忍了下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習文好像想起什麼的朝李立軍道,“對了,三號室里台儀器好像沒有關,你回去幫我看看,可不要讓它一直開著。”

    “行,我這就回去看看。”李立軍說著,就把手里的花盆放下,朝著農科院就快速的跑去。

    在把李立軍忽悠走了之後,劉習文才松了口氣的朝李寶素說道,“素素,我今天過來是想要問問,有關于原草種植的事情。”

    “原草?”李寶素有些懵的眨了眨了眼。

    劉習文看著李寶素有些茫然的表情,才想起來他們還沒來得及把小草的新稱呼告訴李寶素。

    一想到這草還是從小丫頭這邊拿來的,劉習文就有些不太自在的清了清喉嚨,“那個,這原草是我跟老孫給這草起的名字。”

    說完,他就連忙轉移話題的道,“素素啊,你這些原草都是怎麼種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