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38 雷雲之上!

    一天後,焦土地底-小小地窖之中。

    榮陶陶一手撐著蓮花盾牌,沿著地下隧道,小心翼翼的從地底庇護所中爬了出來。

    “ 嚓!”一道雷鳴聲自耳邊炸響,听得榮陶陶膽戰心驚。

    蓮花盾牌之下,榮陶陶尋著雷電劈落的聲響,放眼望去,卻是見到高凌薇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就這麼孤零零的站在遠處焦土之上。

    不僅如此,高凌薇的左手中甚至還拾著一桿方天畫戟!

    那雪制的方天畫戟之上,還有細密的電流彌漫。

    雷騰魂技•三星適配•雷騰之附!

    附著在武器上的雷電,可以增加武器的傷害輸出,附帶雷電效果、麻痹對手。

    但此時,高凌薇施展雷騰之附顯然不是為了傷害輸出,而是...引雷?

    高凌薇一手執著電流纏繞的方天畫戟,遙遙指向天際,她的左手已然元素化,晶瑩剔透、美不勝收。

    確實,高凌薇就是在引雷電劈擊,她把方天畫戟當做了“避雷針”,或者叫“引雷針”更恰當些?

    “大薇?”榮陶陶小心翼翼的呼喚著。

    “嗯?”高凌薇轉眼望來,漆黑的眼眸中,絲絲電流彌漫。

    “ 嚓!”

    又是一道雷電劈擊,被方天畫戟引導,落在了那電流彌漫的戟尖之上,順著長長的戟桿,雷電涌入了她的手心之中。

    看到這一幕,榮陶陶忍不住咧了咧嘴。

    別人躲避雷電都來不及,大抱枕可倒好,自制引雷針在這荒野里挨劈?

    還真是人美性子野,渡劫跟玩似的~

    其實高凌薇也很無奈。

    榮陶陶擁有一瓣血蓮,不需要進食也能保證身體狀態。

    但高凌薇可不行,在化電與誅蓮傍身的情況下,她的身體能量消耗巨大。

    無法通過傳統的進餐方式給身體提供能量,她就只能去尋求雷電的幫助,再通過雷騰至寶•化電的特殊功效,將自己的身體填滿......

    “夭蓮陶已經就位,我們可以上去看看了。”榮陶陶開口說著。

    “哦?”高凌薇眼前一亮,急忙道,“我們走!”

    榮陶陶一手舉著蓮花盾牌,站了起來︰“你先把雪戟丟掉呀,我可扛不住天雷。”

    “嗯。”高凌薇隨手丟掉了方天畫戟,邁步前來,口中不滿道,“歐洲的雷騰學者們太差了,連召喚武器類的自修型魂技都沒有。”

    榮陶陶急忙躲開了她探來的手掌。

    高凌薇微微挑眉,看著自己那電流彌漫的手,暗暗發力,絲絲電流瞬間融入了體內。

    榮陶陶這才松了口氣,道︰“可能是很難將雷電拼湊出想要的武器形狀吧?”

    縱觀自修型雷騰魂技︰

    一星的碎電、詭電流。二星的雷落、電仇。

    三星的雷騰之附、雷嘯、雷之軀、雷雨落、雷騰契約、雷電之踏。

    四星的雷霆之怒、雷電雲暴。

    絕大多數都是一錘子買賣。

    無論是你掌心射出去的詭電流、腳下踏出去的雷電之踏,亦或者是你從天空中引來的雷落、雷雨落,雷霆之怒,那統統都是自然的形狀。

    你還想控制電流曲折的角度?操控它的存世形狀?

    痴人說夢!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高凌薇一心撲在雪境事業上,在雪境旋渦內部征戰的過程中,也鮮少施展雷騰魂技。

    但是雷騰魂法早早四星的她,通過電話求助,已經習得了四星適配的兩項魂技。

    四星魂法適配其一︰雷霆之怒。

    雷霆之怒與雷雨落一樣,都是魂技•雷落的進階版,只是進階的方向有所不同。

    基礎技•雷落,召喚一道雷電從空中劈落而下。

    進階技•雷雨落,將單獨落下的雷電變成了範圍進攻,增加劈落的雷電數量。

    進階技•雷霆之怒,召喚的雷電依舊單一。

    但其規模卻是擴大了數倍,同樣是召喚一道雷電劈下,但是這道雷電又粗又大,傷害增幅是極為可觀的。

    四星適配其二︰雷電雲暴。

    雷電雲暴可以召喚一團巨大的雷暴雲團,放置于特定區域,促使雷暴雲團內無盡的電流四射開來,附加一定的遮掩目標視野的功效。

    這兩項魂技很強,但缺點同樣很明顯,對環境的要求比較高。

    雷騰魂技與星野魂技,同樣都是專注于輸出,但相比之下,雷騰魂技對自然環境太過依賴了。

    無論是雷霆之怒還是雷電雲暴,前提都是需要匯聚烏雲團。

    在這雷騰旋渦內部,高凌薇甚至都不需要召喚,烏雲團就在頭頂擺著呢,拽過來直接用就可以了。

    在地球環境中,高凌薇費些時間與氣力,也能匯聚出來。

    但是在霜雪彌漫的雪境旋渦內部,你想要匯聚出來電閃雷鳴的烏雲團?

    魂力屬性完全不搭是根本問題,另外一點,估計雲團還沒拼湊成型,狂風暴雪就能將其徹底吹散了......

    簡言之,擁有小片雪蓮的榮陶陶,是可以通過這種另闢蹊徑的方式,徹底封死雷騰魂武者施展此類魂技。

    只要榮陶陶吹出來的風雪足夠大,在雷騰魂武者進行施法前搖的階段,榮陶陶就能給對手“沉默”了。

    嘖~

    今天,又是穩穩壓制女朋友的一天呢!

    “誒?”榮陶陶一聲輕呼,被急不可耐的高凌薇單手攬在懷里。

    “快點。”也不知道榮陶陶在愣什麼神,等不及的高凌薇,手臂又緊了緊,很像是要把榮陶陶給勒死。

    “哦哦。”榮陶陶癟著嘴,心中不忿,身體卻很誠實。

    只見他手中的蓮花盾牌一陣幻化,御蓮骨朵再次出現,將兩人包裹其中。

    “走了。”高凌薇開口說著,短短兩個字,話音未落,她便抱著榮陶陶旋轉穿梭開來,直沖天際!

    “ 嚓!”

    烏雲密布的天空中,干打雷、不下雨。

    仿佛這個世界對二人的行為非常不滿,一道粗大的雷電,精準的劈擊在御蓮骨朵之上。

    旋轉的花骨朵猶如鑽頭,硬生生鑽開了粗大的雷電,雖然沖勢一緩,但細密的電流卻順著嬌嫩的蓮花瓣,向四面八方迸濺開來。

    陰暗的世界,翻涌的烏雲,皸裂的大地。

    曲折劈下的雷電,以及那一朵逆天而上的蓮花骨朵。

    如此畫面,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每一幀都是炫酷的屏保!

    榮陶陶雙手稍稍攤開,緊閉雙眼,催動著御蓮骨朵更加緊實,也稍顯擔憂的開口道︰“你的能量補滿了麼?”

    急速旋轉中,高凌薇目光死死盯著雷電交加的黑雲,堅定且決絕︰“有敵人,我就有能量。

    如果真有像星龍、晶龍那樣的強大雷騰龍族,那我就更不缺能量了。”

    “雪境魂力呢,還夠不夠?”榮陶陶急忙詢問著。

    雷騰旋渦內部,轉化雪境魂力可不是易事。

    如果真的有必要,榮陶陶願意嘗試著施展雪蓮,幫助高凌薇填充雪境魂力的同時,看看能不能吹散頭頂的烏雲。

    憑一己之力對抗大自然,這顯然是不智的。

    但是,榮陶陶可以用魔法來打敗魔法!

    雪蓮本身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既然它能夠改變雲巔星球的環境,那它是不是也能改變雷騰旋渦的環境?

    當然了,野生無主的雪蓮所發揮出來的效果,遠比有了宿主後施展的功效更加強勁。

    這關乎于榮陶陶、高慶臣、蕭自如等人運用蓮花瓣的水平問題,只能在漫長的契合、適應中尋找答案。

    起碼就目前而言,榮陶陶主動施展雪蓮花,還無法與野生雪蓮發揮出來的功效媲美。

    “注意,要進去了。”高凌薇開口說著,並未理會榮陶陶的詢問。

    長時間施展雷騰至寶•化電的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她大多時間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對一切目標都急于求成,也根本沒工夫理會其他人的感受,哪怕這個人是榮陶陶。

    嗖~

    蓮花鑽頭直接扎進了翻騰的烏雲之中。

    在地上觀瞧之時,那烏雲是成團的,但闖入其中之後,榮陶陶仿佛又回到了雲巔旋渦之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了。

    不僅如此,這里的烏雲遠比雲巔旋渦的迷霧更加暴躁。

    到處都是細密的電流!

    按照人類世界的規則而言,電流應該是烏雲踫撞出來的產物?

    但是在雷騰旋渦中,規則似乎不止于此,這一層層翻涌的烏雲中本就自帶著絲絲電流?

    多虧了有御蓮骨朵,兩人才能完成這樣的驚人壯舉。

    說真的,再怎麼強大的雷騰魂武者,即便是魂技•雷騰契約拉滿了,達到6級傳說級,闖入這里也只有死路一條吧?

    高凌薇抱著榮陶陶上竄了多遠?

    不知道。

    已然迷失其中的高凌薇,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榮陶陶急忙喊道。

    “辨別上下!”高凌薇皺眉回應著,雪疾鑽的勢頭太猛,在沒有任何參照物的情況下,她到底是往上竄還是橫向鑽,高凌薇根本感覺不出來。

    “滋~滋~滋......”

    “ 嚓! 嚓!”電閃雷鳴之間,御蓮骨朵自然向下墜去。

    高凌薇終于找到了上下,再次穿梭開來!

    “好家伙~”榮陶陶只感覺自己快被高凌薇給玩壞了。

    坐車的時候,踫到那種急停急起的司機,人們都忍不住罵街呢,更何況是雪疾鑽這種程度的急停急起?

    “忍一忍。”高凌薇沉聲道,“我就不信鑽不透!”

    榮陶陶︰“......”

    “ 嚓!”

    炸雷聲響,電流四溢!

    蓮花鑽頭再次被劈得一歪,高凌薇猛地一停。

    卻見她一手扯下了榮陶陶送的項鏈,看著史詩級•雪行僧魂珠墜飾那自然下擺的方向,她稍稍調整方向,再次向上沖去!

    一次又一次,不知過了多久......

    呼~

    緊閉雙眼的榮陶陶,只感覺整個世界都明亮了起來!

    榮陶陶猛地睜開雙眼,高凌薇再次一停。

    一時間,兩人都傻眼了!

    那是...太陽?

    腳下是翻騰的雲海,雷聲依舊隆隆作響。

    而頭頂上卻是晴空萬里、天空碧藍、艷陽高照!

    兩人就像是進入了異世界一般!

    隔著不知道多厚的烏雲,上方竟然還有這樣的安逸美景?

    榮陶陶腳下雲霧彌漫,凌空而立,身側卻是傳來了高凌薇的驚愕聲音︰“有人!”

    “人?什麼人?”榮陶陶急忙轉頭,沿著高凌薇手指的方向,在極其遙遠的雲海之上,看到了一個正在緩緩移動的小小身影。

    榮陶陶︰!!!

    ...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