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更換監護(3)

    那位派出所來的同志終于站起來攔住劉小明, 說︰“你們當這里是什麼地方?劉小明,注意你的態度!”

    劉小明看著那同志的制服才不敢再去抓到尹羲來打,才說︰“那兔仔子太沒良心了!沒有爹娘教, 我這個當舅舅的教一下她也是為她好!”

    尹羲才說︰“你們要是真的這麼為我好,那為什麼你們用我的錢蓋了房子, 卻從不接我進去住, 還讓我和外婆住在破寮里?我沒有花過你們的錢,我也不指望你們會養我, 但是你們要把我爸媽的錢還給我!那是兩條命換來的, 你們不能收為己有!”

    劉小明喝道︰“沒良心的小雜種!白養你一場了!“

    尹羲拿出台詞功底, 擲地有聲地說︰“我的監護人是外婆, 不是你們!外婆要是不能保障我的合法權益就是‘監護人失職’, 我有權找民政局介入保護失去雙親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我要求更換監護人, 我要離開劉家!我姓尹不姓劉,你們把我尹家的錢還給我!還給我!”

    其實在場的人都明白這里面的道道,他們沒有一個人相信劉家真的不貪尹羲的錢, 這個時代七萬塊可不是小數目。

    張書記發話了,說︰“劉小明, 你把錢還給孩子。人家爹娘都沒了, 你拿孩子的錢, 你晚上睡得著嗎?”

    劉小明怒道︰“要我還錢?那小雜種去哪里?她還有地方去嗎?”

    尹羲撲通一聲跪在張書記面前,淚流滿淚, 比小白花還要楚楚可憐, 說︰“張書記,我真不能再呆在劉家, 他們會磋磨死我, 好佔去我父母那點錢的。他們當著你的面還這樣對我, 背後……嗚……我求求你們,你們不想過幾天咱們社區多出一個命案,多出一個冤魂,你們就幫幫我!我不要外婆當監護人,外婆不可避免地更愛兒子和孫子。我要求居委會或者學校當我的監護人,在我十六歲之前就請居委會、學校、民政局來共同監督我爸媽留給我的存款。除了每學期的學費之外,我每月領五百塊錢的生活費,錢從我爸媽的遺產里扣除,七萬塊錢足夠養我到成年。請各位領導做主,幫我找一條活路吧!我謝謝各位了!”

    尹羲聲聲控訴,看著在場的大人們也起了惻隱之心,面面相覷。

    張書記說︰“你真的想清楚了嗎?你離開劉家住校,以後過年都沒有家了。”

    尹羲點頭︰“你們也看到了,我現在是‘有家還不如沒有家’。劉家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我住的那破屋子還不如學校宿舍呢。我只想在學校好好學習,不想被劉家人折磨。如果劉家不把錢還我,請你們陪我去民政局吧。我拿回錢就寫好遺囑,立‘希望工程’為遺產繼承人,免得被劉家謀財害命!”

    尹羲說話的時候,劉小明夫妻倆一直在狡辯,妄圖說服他們認同劉家私自拿了那八萬塊錢是合理的。

    但是尹羲精神力強,台詞功底好,不論他們在下頭怎麼說,尹羲自己卻把該說清的話一分不差的說清楚了。

    舅媽听到“立遺囑防謀財害命”時,不禁尖聲罵道︰“我撕爛你的嘴!你殺千刀的小雜種!”

    人們反而更看清了劉家人貪錢還苛待孩子的嘴臉,而外婆也像是心寒了一樣一句不說。

    對于外婆來說,劉家永遠是第一位的,尹羲要向劉家要錢,其實外婆也是不同意的,在外婆看來那些錢就是給她兒子的,又怎麼肯給尹羲拿回去呢?

    外婆冷冷地說︰“小羲,外婆反正是白疼你了,你就是在外人面前說我們對你不好,你有別的地方去你有本事就去,有人對你更好你也去,外婆是不管你了。”

    尹羲冷靜地說︰“外婆,我依附你生活五年,等我大學畢業後,會給你基本生活費的,但劉家與我一刀兩斷,我永不會管。”

    外婆冷哼一聲,說︰“你真有這本事,外婆就等著你!”

    說著,外婆轉身離開了居委會會議室,這時在場的人看到的不僅僅是劉小時夫妻的貪婪,其實外婆對尹羲也沒有多少疼愛,至少在劉家一家子人面前,尹羲不值一提。

    看來,尹羲這孩子是真不能在劉家呆下去了,否則真會出人命。

    張書記和趙大力對看一眼,兩人下了決心了。

    趙大力說︰“劉小明,我勸你自動把尹家錢還回來,我們會為你們辦個了結的手續。你要是不把錢還給孩子,我們只好準備充分財料交給民政局,民政局會介入,如果要告到法院去,法院強制執行,那你們的臉上會很不好看。”

    尹羲舅怨念深深,尖利地嚎叫︰“你們是想搶錢嗎?你們一個個說得好听,你們是自己想得到這筆錢吧?叫是我們妹妹留下的錢,我們替她養女兒,錢本來就應該是我們的!”

    這個時期,很少有普通人能對著七萬塊錢不動心,但是趙大力等人還真沒有要貪這筆命錢。因為知道的人這麼多,也貪拿不了,尹羲能揭露舅舅一家,如果有誰貪她的錢,她同樣可以揭露別人。

    張書記拍著桌子說︰“越說越不像話了!現在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尹羲的外婆原來是監護人,但是她年紀大了,家里的事根本就做不了主!她擅自做主把尹羲的錢給了你們就是沒有盡責,孩子還在劉家被苛待得過不下去了!看來跟你們怎麼說都沒有用了,我會寫好材料交給民政局處理!”

    尹羲听了這事,心中松了一口氣,連忙說︰“謝謝張書記!謝謝趙主任!謝謝各位領導!”

    ……

    尹羲只好再暫時在趙家再住兩晚,星期一時本來是要上學的,也讓趙夏為她請了假。

    尹羲帶著證件、自己準備的文件跟著張書記和趙大力去了市民政局。

    他們找到民政局專門負責未成年兒童保護的周主任,向她說明情況︰尹羲是無父無母的未成年兒童,尹羲外婆年齡大了,並且為了偏心兒子損害尹羲的合法權益、侵吞尹羲財產。

    居委會人員又證明劉小明一家苛待尹羲,外婆年老偏心昏聵,已經不適合擔任尹羲的監護人。

    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因為今天比較清閑都來看熱鬧,尹羲再次戲精上身,扮作是柔弱無依、無父無母還被黑心舅舅貪了父母的命錢的孩子。

    尹羲一邊流淚,一邊使出“小白花大法”朝大人們跪下去,她只當是前世出演的一個角色,不去思考尊嚴問題了。

    尹羲在大家面前條理清晰地再次說清來龍去脈和自己的要求,她那要求也說明她並不是想要亂花錢。——其實她就算是想亂花錢,那也是她自己的錢,沒有人有權叫她賠嘗;舅舅一家侵佔她的財產是違法的,一定要賠嘗。

    周主任本來就是一個婦女,對可憐的孩子十分同情,將她扶起來拉在身邊安慰,又一再問她是不是真的不回外婆身邊了。

    尹羲又說︰“我長大後會盡一些贍養外婆的義務的,但是憑外婆和舅舅的關系真的不能當我的監護人,我真的會死的……我現在就想拿回錢好好念書,自己住校也更安全。我已經立好遺囑了,我想把遺囑放在民政局里,以防萬一……”

    尹羲從書包里里取出一疊的文件,是她昨天問趙夏要了正式文書的紙張寫的遺囑、對舅舅一家的民事起訴狀和自己要求變更監護人的說明書。

    周主任拿了那些文件一看,說︰“這是誰給你寫的?”

    尹羲挺直腰桿,說︰“是我自己寫的。”

    周主任吃了一驚,嘆道︰“你才多大,你自己能寫這些……這字寫得可真好。”

    趙大力笑道︰“我前兩天也看到這孩子能寫一筆好字!她是我女兒的學生呢!”

    起訴狀格式、用語一點都沒有錯;請求變更監護人的說明書用詞精確老練、條理分明;連遺囑也寫得簡單明了沒有一分歧義。

    周主任心中就清楚了,這個孩子決非池中之物,而這麼早熟智慧的孩子這麼做也不能稱之為無理取鬧。

    周主任嘆了口氣,說︰“既然劉小明不肯把錢還給你,你外婆又一心要把錢給他們,那麼就由我們民政局為你像法律申請變更監護人,然後幫你起訴劉小明,讓法院來判。”

    無父無母的未成年人的監護人聯合他人侵害未成年人的權益會由民政局兜底,只要民政局的領導決定管了,就有一線生機了。

    法院沒有這麼快開庭,但是尹羲也脫離劉家自己生活了。

    尹羲暫時回學校念書,居委會同時先給她一點生活費用,又幫她和學校打了招呼住進學校。

    這天正是星期四,下午第二節課1班和2班都是體育課。上半節課做體能訓練,下半節課自由活動。

    尹羲在正在雙杠上壓著腿拉筋,2班的劉夢瑤忽然走過來。

    劉夢瑤覺得尹羲孤注一擲要離開劉家的作風實在反常,所以才想來一探。

    尹羲收了腿倚在雙杠上,見她還要靠近,尹羲退後一步,說︰“你別靠那麼近,我怕你打我。”

    劉夢瑤冷冷看著她,說︰“還真是一頭白眼狼。”

    尹羲切了一聲,說︰“你們全家花著我爸爸媽媽的命錢,讓我住破房子,誰是狼?別說什麼你們劉家收留我之類的話,我求你們收留了嗎?還不是為了錢?自己無恥無德就不要跟我扯道德的旗子。道德如果存在,那也是公平的,不是說永遠是被你用來損害別人的。想必這種公正,你也不懂。”

    劉夢瑤恨恨道︰“賤人,我會讓你不得好死的!你給我等著!”

    尹羲現在還感受不到她身上的妖氣,估計不是劉夢瑤的“錦鯉食運妖龍”還太弱,就是自己(尹羲)太弱。

    劉夢瑤轉身離去,到了盥洗台前,她打開自來水洗著手,胸口的錦鯉精靈活了起來,歡快的游到她的右手上吸收著水精。

    劉夢瑤心中才感舒爽,平定下要把賤人殺死的沖動。

    尹羲听系統說過“錦鯉精靈”在早期幾年只能吸收水精進行美容,還不能“食運”,所以看到劉夢瑤一直站在水龍頭旁用水沖手,就有所猜測。

    尹羲站得太遠,雖然看不到“錦鯉精靈”,但是能感到劉夢瑤這時候整個人的氣息有所不同,有一絲暗能量涌動。

    尹羲現在也拿“食運妖龍”一點辦法都沒有。

    要把“食運妖龍”的靈魂打出劉夢瑤的體外,然後將之擒拿,她只有修煉出足夠強的靈力才行。

    如果是低階妖魂,她的靈力能畫出驅妖符就可將它逼出來;如果是高級的妖魂,符術就沒有用了,需要更強大的法力或法寶。

    ……

    今晚正是農歷九月十六日,半夜月上中天,尹羲悄悄起床,不驚到別人,悄悄將一枕頭衣服塞到被子里。

    夜里熄燈後也不會有人沒事來翻同學的被子。

    尹羲翻出圍牆跑出宿舍,跑到了後操場上,此時月華大盛,她開始盤膝吐納吸收月華靈力。

    在沒有妖魔鬼怪的世界,也就沒有靈力一說。但是在有重生、妖魔鬼怪的世界自然就有靈力。

    靈力是一種有別于人類已經可以掌握的物理、化學、生物的暗能量,但是在發生物理、化學、生物的變化時,暗能量也都伴隨著出現,但是不被普通人類所感知。

    洪荒時代的神族天生就能吸收這種暗能量,就像凡人會吃飯一樣。

    洪荒之後出現人族和神族雜居一段時間,他們留下的部分混血人類後代帶著靈根,這些有靈根的凡人可以修煉成更高階的種族,可以叫做“仙”。

    尹羲前前世修成仙的那一世是水木雙靈根,她修成仙後還兼職過恆河水神。

    現在尹羲還是水木雙靈根,雖然沒有傳說中的單靈根這麼優越,勝在她還有點經驗。

    這個現代世界與上上個唐代時空不同,靈力稀薄渾濁一些,她想幾年內渡劫成仙是不可能的,甚至今生今世也不太可能渡劫成仙了。

    不過,這個世界倒比她經歷過的第二個世界要“自由”一些,她昨天就能感受自己經脈丹田中的一點點氣感。

    尹羲懷疑︰劉夢瑤如果不是主角,將來她是否會接觸主角,他們在這個世界又能做出什麼樣的大事來,尹羲隱隱覺得這其中並不簡單。

    尹羲納了帝流漿月華的靈力,通過靈根轉化部分能量,進入自己經脈,通過經脈八脈滋養淨華五髒六腑。

    尹羲丹田靈力氣感刺激,身體暖洋洋的,出了一陣熱汗。

    在尹羲偷偷吐納吸收靈力時,劉夢瑤也在夜晚偷偷跑出家,到小河里浸泡吸收水中精華。

    劉家位于城市邊緣地帶,離家不遠就是農村了,河水污染也不重。

    有“錦鯉”為劉夢瑤調養身體,劉夢瑤的皮膚也會越來越細膩光滑,劉夢瑤覺得將來一定會比尹羲更美。

    現在尹羲又不住在家里、不再委曲求全,劉夢瑤鞭長莫及而無法給她軟硬刀子吃,劉夢瑤生過一陣子氣後發現無可奈何。

    劉夢瑤現在最渴望的是用“錦鯉”變美和幾年後的那期彩票號碼,心想再過幾年,她再讓她好看。

    所以兩邊各自一邊念書一邊偷偷修煉,倒也相安無事。

    十一月時再度月考,這回尹羲的語文、數學、英語、科學、歷史、社會(注︰97年初中有社會課,教地理常識)全科都是滿分。

    她這樣的成績簡直是逆天的存在,特別是語文作文都是滿分,語文老師看她遣詞造句精巧清麗和文章邏輯結構之完整都自嘆不如。

    她的所有任課老師都在辦公室驚嘆于她的全科滿分和漂亮的字體,趙夏是幫助過她的人,尹羲和她最親近。

    趙夏才偷偷告訴別的任課老師,原來從前尹羲在劉家生活要“藏拙”,考得太好會被劉家舅舅舅母打罵,那時候她太小,不能暴露自己是天才的真相。

    作為一個老師,如果自己授課的班上出現一個天才,絕難有人偏偏要千方百計去證明自己的學生是蠢材。

    須知,教學成果是教師榮譽、評級的最重要的基石,要評一級、特級教師,多是成績和榮譽用來積分的。

    所以任課老師們都很喜歡尹羲,一到周末時,班主任或者別的老師會關心她的生活狀況。尹羲也表現得尊師重道,在態度上謙卑,在實力上自信,這樣讓他們舒服省心的孩子,個個交口稱贊。

    11月下旬,民政局和居委會幫她出面的起訴舅舅非法侵佔她的私人財產的案子開審。

    在法庭上,尹羲清晰的自訴加上居委會、民政局提供的充材料,律師還請了從前負責賠款給她的鋼鐵廠領導出面證明。

    {當時是她舅舅出面對接賠款的,他們把錢交到八歲的尹羲手里時,她不知所措,她舅舅劉小明就把錢收走了。}

    法庭自然偏向無父無母的可憐孩子,判定劉小明歸還尹羲七萬五千塊錢,之前的五千塊就當是在他們家房租了。

    因為尹羲長大後並不豁免部分贍養外婆的義務,所以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現在並不需要“償還”她的撫養費用。

    由于外婆年事已高和劉小明的特殊關系以及她之前的監護失職侵犯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受尹羲本人的懇求,法庭判定由居委會和所在學校共同擔任尹羲的監護人。

    外婆在法庭上哭也沒有用,她說來說去就是尹羲沒有良心,可是法庭講的是事實,事實就是他們劉家確實完全侵佔了尹羲父母用命留給她的財產。

    之後居委會出面讓劉小明還錢,他們家死活不肯,此事鬧得整個社區都知道了,大家都稱他們劉家之黑心腸,同情天才孤女尹羲。

    法院直接凍結劉小明的信用社賬戶中的六萬塊錢,然後將錢轉給居委會為尹羲辦的賬戶下。

    剩下一萬五千元就勒令劉小明一家三年內還清。

    劉小明家知道這事之後,猶如被剜了心一樣的要死要活,就一家子(包括外婆)到居委會去鬧,星期一到星期五時,舅媽還會帶著外婆去學校鬧。

    全社區的老老少少在那一個月天天吃瓜看戲。

    群眾的眼楮是雪亮的,一個個都說劉家沒臉沒皮的就是老賴,死了親戚要迫害孤女吃絕戶財。

    群眾也看清了外婆的真面目,她就是明晃晃的要讓兒子吃下那塊肥肉,大家也在議論蓋了新房也不給老娘住的兒子有什麼好的。

    舅媽還讓外婆去給尹羲下跪,尹羲要是不幸被逮到的話,在場有外人看戲的話,她就表演花式哭法,失魂傷心絕望、肝腸寸斷地叫著“爸爸媽媽”。

    外人一看那場景,紛紛都站在尹羲的一邊,好心人還勸外婆,可是外婆現在已經做了選擇,一心要站隊兒子一家。

    如果沒有外人在場被逮到,她愛跪就跪去,反正人人都知道外婆是個拎不清的老太婆就行了。

    尹羲暫時解決了劉家和外婆的麻煩,她也把大部分的錢拿回了手中,就先給自己賺取未成年前的“護身盾牌”。

    弱小的人誰都會很容易踩一腳,所以尹羲需要表現出她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人,還能給學校和老師們帶來一些名利好處,結成隱形的共同利益體,學校才會護著她免受劉家和外婆的道德綁架。

    初一時,她參加了市級、省級兩場作文大賽、省中學生奧數大賽,獲得省級特等獎(有獎金)。

    她的幾篇作文均被出版在作文集中,所以她獲得了近萬元的稿費,奧數比賽也有獎牌和獎金。

    她念初二時就更忙了。

    前一個學期被推薦參加國家級的中學生命題作文大賽、奧數大賽、科學競賽,均都獲第一名的特等獎。

    後一個學期參加全國中學生英語演講比賽,一路從市晉級到省,然後到了全國中學生的電視直播演講比賽。

    雖然才1998年,但是到了全國級別的電視演講比賽,評委們都是專家或者外教,她純正的英語口語和台風,以及她與評委的臨場問答都讓全國觀眾驚艷了。

    她不負學校和居委會的眾望,獲得了中學生級的特等獎。

    剛剛參加完了全國英語演講比賽,她再參加全省校園歌手電視大賽,尹羲以一曲《我和我的祖國》獲得亞軍。

    (注1)

    ……

    到尹羲念初三時,學校的會議室已經掛滿了她為自己和學校獲得的榮譽。

    並且一念初三,教師節前,本省分管中小學教育的副省長下來巡查慰問,本市市長、副市長、教育局長陪同都來本校學校參觀、表彰,領導們還親自拉著當了全省驕傲的尹羲夸獎。

    副省長听說了她的童年故事,她對從前被劉家苛待的事只用淡淡的一句“都過去了,現在日子很幸福”來概括。

    她提起居委會、學校老師們和民政局領導們救了她、幫助她,給她提供了安寧的學習環境,自己才能獲得那些成績。

    尹羲一通官樣文章說出花來,在場陪同的人員和站在後面的居委會的人听了都覺得尹羲這孩子真是聰明得不得了,而且她是很講良心的。

    尹羲早就是本地電視台和報紙的常客了,要知道那些全國比賽冠軍就算只有一個,對他們這種四線小城都是珍惜熊貓,何況是除了全國校園歌手大賽之外,她都是第一名。

    尹羲的出名也帶動了劉家的出名,只不過是以丑角的方式出名的。到現在為止,劉家還拖著孤女父母的一萬五千塊命錢不還。劉家四周鄰里全都不屑和那樣的人家親密往來。

    尹羲獲得一次又一次的榮譽的時候,劉夢瑤也不是沒有心動的,她也想參加,可是四十年的普通怨婦記憶和五世代代人杰的知識儲備思維區別可想而知。(尹羲修煉到神仙也是神仙中的戰斗機)

    不要以為成年人就可以在初中全考滿分,至少普通成年人不潛心學習是做不到的,尹羲並不是普通人。

    劉夢瑤本來就要在學校里成績杰出,一步一步進步,走的是一般重生文中的角色通常要走的道路,到了上高中她也成為優等生。

    可是看著尹羲總是這麼輕而易舉(尹羲不要臉、勝之不武)獲得成功,劉夢瑤的心態就有點崩了,難以靜下心來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