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求

    果然,  芥川龍之介預料到結果,對中島敦的話沒有太大反應。

    不過……

    芥川龍之介眸子暗沉,雖然剛剛他的心神和注意力大多都集中在與中島敦戰斗上,  但他居然沒有察覺外面有人來過,  很明顯剛剛來外面鎖門的人很強,氣息隱匿得讓他絲毫沒有察覺。

    不可能是泉鏡花,那就是酒井芽伊了,  芥川龍之介垂眸,  好強。

    中島敦看芥川龍之介這模樣,  驚恐他是不是想要蠻力破牆或者破門,  趕緊警惕地說︰“你不能破壞牆壁或者破壞門!”

    “哼。”芥川龍之介神色嘲諷,話都不想說,  他視線瞥向窗戶。

    中島敦順著他視線看過去,  很是尷尬,剛剛自己在說什麼蠢話,  門打不開可以從窗戶出去。

    芥川龍之介看著窗戶,心里沒底,  酒井芽伊做事不像會給他留這種破綻,那扇窗戶……

    他盯著那扇窗戶良久,  目光深沉得像是在盯著什麼目標人物。

    中島敦嘴角抽了抽,這家伙干什麼呢,該不會看這扇窗戶不順眼想要破壞吧。

    芥川龍之介慢慢走過去,  走近了,他看到上面非常細的傀儡線,很熟悉,他沉默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酒井芽伊這各處都來的行動力讓他無言以對,比酒井宴更恐怖。

    “窗戶上有線。”芥川龍之介轉身。

    中島敦走過去細看,真的有線,他伸手。

    “我勸你最好不要直接上手。”芥川龍之介道。

    中島敦的手指停在距離細線只有一厘米不到的地方,听芥川龍之介這麼說,他停下。

    “踫觸會怎麼樣嗎?”中島敦問,看著眼前這極細的線,沒感覺有什麼危險。

    “你可以試試,我也好奇。”芥川龍之介道,轉而觀察起周圍,能出去的地方只有門跟窗戶,窗戶都被酒井芽伊用線封了,要出去的話看來只能破壞牆體。

    雖然不知道那線具體有什麼功效,但是以酒井芽伊的性格……芥川龍之介覺得那線絕不是什麼善茬。

    黑刃重新揚起,中島敦攔在芥川龍之介面前︰“說好了不準破壞!”

    “我什麼跟你說好了,不破壞牆體,難不成我跟你在這里待一晚?”

    中島敦一愣,抓了抓頭,視線在門和窗戶之間來回移動,為難又糾結。

    “要不你去試試那線有什麼作用?”芥川龍之介下巴朝著一扇窗戶那邊抬了抬,對著中島敦難得神色有了冷淡或者仇恨憤怒之外的情緒。

    中島敦狐疑︰“總覺得你沒安好心。”

    “在下給了你選擇,”芥川龍之介眼楮微眯,“你不想去也行,在下選擇破壞牆體。”

    “等、等等!”中島敦一驚,撲向朝著牆體去的黑獸,把黑獸壓身下,而後抬頭不滿地嚷嚷︰“我去就是了,你這麼急干什麼。”

    “因為在下不想跟你在同一個空間里面待太久。”芥川龍之介捂著嘴輕咳一聲,居高臨下的視線格外高傲。

    中島敦額頭浮現黑線,他嘆了口氣,放開黑獸站起身,朝著窗戶那邊走過去。

    芥川龍之介看著他走過去,視線緊緊盯著,酒井芽伊的“手段”他已經有陰影了,他這次死死盯著,不敢錯過任何,他這深沉凝重的目光看得中島敦突然覺得那線是什麼洪水猛獸。

    他咽了咽口水,把手慢慢伸過去——

    芥川龍之介目光的緊盯下,中島敦的手踫到了線。

    這線摸起來不像看起來的那麼容易斷,剛踫到時中島敦腦海里浮現出這個念頭,下一秒眼前的線猛然動了。

    “躲開!”芥川龍之介一直高度警惕,見線動,羅生門猛地掠過去,卷住中島敦的腰,他卷住人的同時,那細線也把中島敦卷住了,像牽線傀儡一樣,四肢和身體都卷上。

    “誒?”中島敦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身上已經卷了兩種東西。

    “嘖。”芥川龍之介把人拉回來。

    “嘶——等等芥川!等等……”中島敦咧牙,芥川這拉力,讓他覺得身上這線要把他切斷了,身上勒出血痕。

    芥川龍之介對人虎身體強得和自愈能力清楚得很,對著中島敦的話眼都不眨繼續拉。

    那線倒也沒有扯得緊,芥川很快便把中島敦扯回來,中島敦摸著身上的血痕抱怨︰“芥川,我都說了等等了,你是想借著那線把我大卸八塊嗎?”

    芥川龍之介哼了一聲︰“這種程度你死不了。”

    “喂……”

    中島敦無語,突然瞳孔一縮,腳蹬地往前,手臂側抬,攬著芥川龍之介往前趴下。

    無法辨別到底幾條的細線從他們頭頂襲過,卷到了剛剛的窗戶那邊,這些線來自于另外一個窗戶,兩人往這些線的來源看去,那邊的窗戶居然多了很多細線,散發著危險的氣息,蠢蠢欲動。

    “芥川,這種線是你們那個干部的異能吧?”中島敦很煩惱,為什麼他的宿舍突然變成了戰場,他不想明天露宿街頭啊!

    話說回來,芥川不會干了什麼事被港口黑手黨的人懲罰吧?

    “收起你那種無聊的眼神,”芥川龍之介揪住中島敦的領口,眼楮瞥著周圍,“這是一個無聊的惡作劇。”

    “惡……惡作劇?你確定惡作劇要人命?”中島敦被揪著領口,弱弱地說。

    “死不了,”芥川龍之介眉宇沉凝,“不過後果比死了可能更不好。”

    “嗯?”

    芥川龍之介惡狠狠地瞪了一眼中島敦,這家伙以為現在為什麼會這樣!

    “你一開始就不應該把在下帶來這里!”

    “那我總不能把你丟在那里吧……”中島敦小聲嘀咕。

    芥川龍之介抿嘴,松開手嘖了一聲︰“反正不能帶我來這里。”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中島敦站起身,“周圍那些線好像又要過來了。”

    芥川龍之介倒沒有太緊張,酒井芽伊的目的不是要他們的命,只是這個時候從酒井芽伊他聯想到了酒井宴那天跟他說的話,心情煩躁,看著中島敦這傻臉,更加煩躁。

    “酒井小姐,在下可以出去了吧?”芥川龍之介環視一周,對著一扇窗戶說。

    “誒?她在這里嗎?”中島敦一愣,他沒有察覺到任何人。

    沒有聲音回答,芥川龍之介淡淡的眉頭擰成了眉峰,這種煩躁的感覺讓他想要宣泄,他想到的途徑是找什麼人打一場,也是最適合他的發泄方式。

    他的視線停在中島敦身上,中島敦脊背一涼,面色凝重︰“芥川,你想干什麼?”他感覺到了殺氣。

    “你很礙眼。”看著中島敦他很煩躁,心里傳來的焦躁和渴求,找不到東西填補,不管完成多少任務,不管做什麼事都無法滿足,果然只有殺了他才能填滿這種無底的欲.望麼。

    芥川這是真的殺意,中島敦手變成虎爪,注意力高度集中。

    “喂,芥川,現在的情況不是應該要先破除這種局面嗎?”中島敦低聲問。

    “要破除這種局面很簡單。”

    芥川龍之介知道酒井芽伊的目的,但他很煩躁,那種靈魂深處的不滿足感讓他有破壞一切的沖動,只要,只要眼前這個人死了就不會有這種感覺,而且那些線也會被酒井芽伊收回去。

    可笑,他怎麼會喜歡上一個人,芥川龍之介握緊拳頭,眼神陰沉復雜。

    酒井芽伊捏緊了手里的細線,芥川龍之介這種類型的人,不用極限一點的手段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真實的想法,或者應該說這種類型的人,他們自己覺得的,與深藏于潛意識的想法恰恰相反。

    人真的是很復雜的生物,基于這一點,人很有趣,充滿了未知,不是手中的傀儡,無法百分百預測下一步行動。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11-15  15:30:13~2020-11-17  23:35:00期間為我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赫小兔  1瓶;

    &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9/9764/7494062.html</a></a>&lt;/a&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