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奪島之戰

    卓芙蘭則要看得更為清楚。

    她終于知道援軍是從哪里來的了。

    听到那有奇怪的風聲時,她發現大海上有東西極速接近,高度之低幾乎是貼著海面前行,接近樹舟的那一刻才陡然升起,越過近三十尺的高差沖上地面,之後硬生生靠著地上的根脈才止住身形。

    那是一頭龍。

    當其反向振翅減速時,卷起的氣浪甚至吹飛了茅草屋的頂蓋。

    卓芙蘭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龍不應該也是帝國那邊的人嗎?

    為什麼會成為島民的援軍?

    更不可思議的是,龍背上似乎還坐著幾個人——他們跳下地來後,用一種從未听過的語言相互交流,而範恩先生和龍都能接上話來!

    寧靜夜幕里出現了短暫的喧鬧,但很快又歸于沉寂。這大概是剛才的聲響驚動了巡邏隊,好在包抄過去的族人讓他們很快閉上了嘴。

    「喂,你,讓一讓。」

    忽然有人在背後說道。

    卓芙蘭轉過身,頓時感到一股懼意從腳底沖到了心頭!

    不知何時,她背後竟多了一只怪物!

    它的面容猙獰可怖,有長鼻長須,金色的眼楮宛若燈籠,那直豎的瞳孔簡直跟毒蛇沒什麼兩樣。更可怕的是,這怪物的體型同樣驚人,腦袋在面前,而身軀一眼看不到頭。它的爪子上還抓著幾個人,毫無疑問那都是它獵捕來的食物!

    「說的就是你,你听不到嗎?」

    它語氣中多了一絲暴虐的氣息。

    完、完了……要被吃了……

    至于怪物為什麼能說出她可以听懂的話,這已是卓芙蘭無力顧及的問題。

    她搖晃兩下,臉色蒼白的向地面倒去。

    對不起,弟弟……姐姐不能陪你了……

    “這人是不是被你嚇暈了?”方先道抽了抽嘴角。吹了一晚上的冷風,他覺得自己的臉都快麻木了。

    “異族人真是麻煩,居然會害怕真龍。我明明只想叫她讓個位置出來而已。”熾無奈換了個地方,將爪下的四人放下。作為優雅的飛行者,她自然不可能像四角蜥蜴那樣用肚子來著陸,靠翅膀和尾巴控制方向速度更是低等的表現。

    “等等,你懂他們的語言?為什麼我沒听到你開口?”

    “我不需要懂。龍可以直接用意識溝通,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呃,好吧……”方先道腹誹道,看來傳說中的聖獸確有不凡之處,“不過這也不能怪她……你看那些精靈,他們也好不到哪里去。”

    熾偏頭望去——正如方先道所說,那些負責接應之人同樣目瞪口呆,雙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這還是在他們知道有兩條龍支援的情況下。

    “行了,我變回去就是。”

    熾昂頭一轉,身體快速縮小,重新恢復到原本的模樣。

    海姆等人感到眼前那股無形的壓迫力驟然消散,不由得松了口氣。

    “千知,擅長急救!”

    小姑娘摸出一手冰渣,放在卓芙蘭頭頂。

    後者受到寒意一激,猛地清醒過來。

    怪物……居然不見了。

    映入眼中的是兩名模樣可愛的女孩,以及兩個陌生男子。

    範恩等人也陸續回到了茅草屋後。

    “看來支援者就是各位了,感謝你們對樹舟伸出援手。”他誠摯的撫胸道。盡管大家都知道大祭司與金霞城簽訂了盟約,但願意付諸實際行動的,永遠都值得他們感激。“不知後面是否還有新的援軍抵達?”

    洛輕輕搖搖頭,“我們就是唯一的援軍。”

    “這樣嗎……”範恩環顧一圈,來者一共九人,甚至比偵查小隊還少一個。“那就有勞各位了。”

    這種時候自然不能將疑慮擺在臉上,只是他之前從未和金霞城一起戰斗過,心中有些擔心在所難免——畢竟帝國軍人數是他們的幾百倍,還有好幾艘戰船隨時待命,想要奪回銀星樹舟想必不會是一件易事。

    誠然,眼前幾人無疑都是擁魔者,但敵人的擁魔者肯定也不少,比如剛才的鐵騎士就是其中之一,更別提那些詭秘莫測的法師,各個都是難纏的對手。

    不過他也理解金霞城的安排,敵人的主力悉數追著諾亞去了,那邊才是真正的主戰場,他們不可能把過多力量投入到銀星這邊來。

    只能說盡人事,听天命了。

    “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

    “夏凡說,解放不是一兩個人就能完成的事情,它必須喚醒所有人的斗志,將大家集中到一條戰線上,齊心協力反抗壓迫著,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洛輕輕說道,“我們應先解救出被俘虜的精靈,然後帶領他們重新奪回樹舟。”

    範恩心頭一震,“原來如此,是我想簡單了。”

    “另外按大祭司的說法,靈樹控制權是樹舟的核心,敵人肯定也知曉這一點,所以我們還得分出一隊人去保護靈樹。”

    “如何分隊?”

    支援者的目光齊齊投向了方先道。

    “別急,我馬上就為你們算上一卦。”他嘆氣道。

    老實說,他真不想摻和這種事情,可惜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如今方家整個都搬遷到金霞城里,夏凡親自發出邀請,他也不好開口拒絕。何況算卦這種事情,本就是越靠近卦源算得越準,他的任務既然是為隊伍的臨機應變提供參考信息,那麼只能是選擇隨隊同行了。

    擺開卦盤,方先道以兩顆剛玉、一枚魄玉為引,驅動術法——一旦不涉及夏凡,或者說跟夏凡關聯沒那麼緊密的佔卜,結果都出得很快。

    “保護樹靈的危險度要高出解救精靈許多,前者或許會面臨一場惡戰。”

    “我去吧。”顏箐開口道,“所謂的惡戰,我已經經歷過許多次了。”

    “算我一個。”洛輕輕當仁不讓道。

    “千知也想去……但千知得保護少爺。”

    “那就按來時的隊伍分如何?”黎提議道。

    “我同意。”

    “確實是合適的分法。”

    “嗚……我也想跟著黎大人行動。”山暉委屈道。他明明也是大妖,卻默認被劃到了跟方先道一個水平,這對天狗來說無疑是種打擊。

    “至于你們怎麼分,由你們自己決定。”洛輕輕望向精靈。

    最終,範恩和另外兩名戰士前往樹靈核心,其余人則一概去幫助銀星樹舟上的族人。

    “既然人已送到,我先走一步。”熾掉頭朝懸崖躍下,接著化身長龍,消失在海平面下——她的主戰場並不在此,而在金霞城。

    卓芙蘭這才反應過來,之前看到的可怕巨獸,居然是那名頭上長角的可愛姑娘!

    奧利娜也變身升空,她的職責是盯梢艦船行動,並盡可能拖延樹舟上敵人與艦隊的聯絡時間。無論這邊戰局如何,到天空破曉之時,他們都必須將進攻重點轉移到戰船上。沒了夜幕的掩護,敵方必定會發現銀星的不對勁之處。

    到那一刻,敵人的主力也應該正好會出現在金霞城東海岸附近。屆時這幾艘船無論是反擊還是逃跑,都將不會再得到任何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