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變異昆蟲

    “大人,大人——”

    泥濘的道路上,一個身穿鎧甲的戰士有些慌張地向著隊伍中間的位置跑去。

    處刑者背著一柄巨大的戰斧,皺著眉看著這個戰士。

    “出什麼事情了?”

    戰士跑到處刑者面前,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前面前面發現了一處廢棄的”

    處刑者雙眼一凝,伸手扒開戰士向前全速沖鋒。

    萊恩與一旁的導師對視一眼,同時抖動韁繩跟在處刑者身後。

    來到隊伍最前方,萊恩看到處刑者正蹲在路邊,面前躺著一名戰士,他的胸甲破碎的十分嚴重,從裂縫中滲出的鮮血表明了他受了很重的傷。

    “大人,前方不遠處有一處廢棄許久的村莊,在那里,我們遇到了一只體型巨大的甲蟲”

    戰士艱難的想要坐起身,卻被處刑者一把按住,輕柔的扶他躺回了地面。

    “躺下,你現在還在流血。”

    處刑者轉頭向一旁看去,隨後對站在一旁的騎士喊道︰“去拿些十三號聖水來!”

    騎士答應一聲,向著隊伍中的一輛平板馬車跑去。

    “其他人呢?”

    處刑者收回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戰士。

    “他們都死了。”

    戰士搖搖頭,臉上看不出太多的悲傷,“那里不只一只巨型昆蟲,我是在其他人的掩護下才逃了出來。”

    處刑者沉思片刻,點頭拍了拍戰士的腿,低聲說道︰“好好休息,你的任務完成了。”

    他站起身,從背後拔出了那柄巨大的戰斧,“其他人的仇,我來替他們報!”

    說完,他便像一枚炮彈般向著遠處沖去。

    “我們要跟上嗎,導師先生?”萊恩側過頭看向一旁,微笑著說道。

    “下。”導師微微一笑,伸出手推了推金絲眼鏡,鏡片反射出了一道銀光。

    “那”

    韁繩抖動,萊恩一磕馬肚,騎著戰馬向前沖去。

    穿過重重的森林,萊恩突然听到了一道尖銳的嘶鳴,他伸出右手,一柄漆黑的虛幻魔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第七序列的法術,【毀滅魔劍】?”身後的導師突然問道。

    “沒錯。”萊恩頭也不回地說道。

    “沒想到,萊恩閣下竟然還是一位法師,真是太讓我驚訝了。”導師扶了扶眼鏡,低聲說道。

    “呵呵,導師先生會舉報我嗎?”萊恩突然回過頭,臉上笑意盎然。

    “當然不會,”導師也笑了起來,“黑暗只是一個元素,它的本質是無措的,錯的只是那些利用這個元素的人。”

    萊恩點點頭,眼中欣賞一閃而過。

    “唰——”

    沖出叢林,在一片空地上,萊恩一眼便看到了那個體型巨大的甲蟲。

    處刑者正揮動戰斧砍向它的頭顱,原本高大健壯的處刑者在這個巨大的甲蟲面前就像一只渺小的螞蟻一般。

    “砰——”

    史詩級的巨斧斬在甲蟲碩大的鰲鉗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鰲鉗表面出現了一道裂縫,刺鼻的綠色液體從縫隙中滲出。

    “吱——”

    甲蟲猙獰的口器中發出了一道憤怒的嘶鳴,它抬起鰲鉗,用力向下砸去。

    處刑者的周身升騰起一道透明的氣息,炙熱的高溫將十二月的寒冷空氣都烤的扭曲起來。

    “斬——!”

    伴隨著怒吼聲,戰斧燃起了透明的火焰,向著泰山壓頂般砸下的鰲鉗劈去!

    ““砰————!!”

    痛苦地哀鳴響起,堅固的鰲鉗斷裂成了兩半,裂口處撒下了一片墨綠色的血液。

    處刑者雙腿用力,整個人向著一旁躲開,血液灑在大地之上,立刻想起了一陣滋滋的聲響,淡淡的毒煙升起。

    “真是難纏。”

    處刑者面無表情的提起戰斧,邁動雙腳向著甲蟲沖去。

    甲蟲的口器中突然吐出了一道墨綠色射線,處刑者一時不查,竟被射中了胸口。

    他猛地停下腳步,隨後一把將已經被腐蝕嚴重的暗黑鎧甲拽了下去。

    鎧甲掉落在地上,斷裂成了兩半。

    “好凶猛的腐蝕性!”處刑者的額頭見汗,皺著眉說道。

    一道黑影閃過,處刑者還沒反應過來,前方便傳來了一道帶著無盡痛苦的尖銳嘶吼。

    他連忙抬起頭,隨後愣在了原地。

    巨大的甲蟲此刻肢節伸展,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在它圓圓的腦袋上插著一把長劍,劍身深深沒入甲殼,只剩劍柄還留在外面。

    萊恩坐在一旁,臉上帶著玩味地笑容,注視著下方的處刑者。

    處刑者愣了一會,緩緩說道︰“小丑閣下比我想象的要強很多。”

    萊恩笑著搖搖頭,伸出手握在了劍柄之上。

    “唰——”的一聲,他用力將長劍從甲蟲的頭上拔出,一股乳白色的液體立刻從傷口處涌出。

    萊恩看了看劍身附著的惡臭半凝固液體,一臉厭惡的將長劍丟了出去。

    長劍在半空中化作點點星光消失,上面附著的液體則掉落在了地上。

    右手一握,一柄漆黑魔劍再次形成。

    “【毀滅魔劍】?”處刑者皺了皺眉。

    “怎麼,暗黑戒律所有規定不允許使用第七序列魔法嗎?”萊恩歪著頭說道。

    “不,我們對于使用何種能量並沒有限制,只是”

    處刑者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你最好還是少用的好。”

    “我明白,”萊恩點點頭,隨後輕盈的跳下甲蟲的頭顱,“畢竟光與暗在千百年來一直是對立的。”

    處刑者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這時,導師騎著戰馬來到了兩人身旁,他抬起頭,一臉驚嘆地看著面前猶如一座小山丘一樣巨大的甲蟲,充滿贊嘆地說道︰“這這”

    “這真是太神奇了!”

    他翻身下馬,快步跑到了掉落在一旁的鰲鉗斷肢旁蹲了下來,伸手就要摸上去。

    “導師,不可以!”處刑者立刻喊道。

    “怎麼了?”導師的手停在了半空,一臉疑惑地說道。

    “這只甲蟲的鮮血帶有極強的腐蝕能力,它的毒性很強,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踫它為好。”

    導師一臉不甘地看了看地上的鰲鉗,不情不願地站起身走回戰馬。

    “哼,等著吧,總有一天我會研究出這個家伙的構造與變異原因的!”

    在走過萊恩身旁時,他有意無意地說出了這句話。

    萊恩挑了挑眉,隨後便再也沒有任何動作。

    “這里不止這一只變異昆蟲,你們要小心了,”處刑者重新握住斧柄,一臉凝重地說道,“我在這里感受到了一股不同于其他任何地方的氣息,充滿了怨恨與殺意。”

    他緩緩後退到萊恩兩人面前,低聲說道︰“恐怕,我們已經進入了【失落之城】的邊緣。”

    “不。”

    萊恩突然走了出來,徑直來到了甲蟲尸體旁,一臉微笑地說道︰“這里還不是【失落之城】的範圍。”

    “為什麼,”導師開口說道,“您是如何確定的呢?”

    “很簡單,”萊恩揮了揮手中的漆黑魔劍,隨後在兩人驚訝的眼神下狠狠刺入了腳下,“我認識這里。”

    “吱——————”

    痛苦的嘶鳴從地下傳來,萊恩不為所動,他握著劍柄,一寸寸將劍身沒入地面。

    僅剩劍柄的時候,萊恩猛地一擰,大地立刻顫動起來。

    “轟隆隆————”

    土地裂開,塵土飛揚,大地搖晃。

    一道深褐色的長條形生物從地下拱出,瘋狂的扭動著自己帶著一道道褶皺的身體。

    萊恩被高高頂起,劇烈的搖晃之下,萊恩巍然不動,右手仍舊握著劍柄。

    “嘶————”

    刺耳的聲音傳進了三人的耳朵,導師立刻抱住腦袋蹲下身,面色痛苦無比。

    “乖乖給我去死!”

    “轟——”

    一道明亮的火光從萊恩的手中燃起,順著劍柄進入了身下這只巨大怪物的體內。

    怪物龐大的身體劇烈的抽搐起來,同時,它抬起頭,露出了菊花般的口器。

    這是一只放大無數倍的蚯蚓。

    抽搐的頻率越來越低,漸漸的,這只變異蚯蚓的身體開始變得僵硬起來。

    知道它一動不動,徹底失去氣息後,萊恩才松開了手中的劍柄。

    “呼——”

    萊恩站起身,故作姿態的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水,對下方的兩人露出了一道燦爛的笑容。

    “小小丑,你是怎麼感應到這個家伙的?”

    處刑者此刻一陣後怕,他竟然對于就藏身幾人腳下的怪物毫無感應,看著巨型蚯蚓那菊花般的口器以及藏身在褶皺中鋒利的利齒,他的面色難看起來。

    “很簡單,”萊恩聳了聳肩,手中再次凝聚出一柄魔劍,“通過感知腳下細微的震動以及耳朵听到的微笑聲音就可以判斷出。”

    “這是游俠這一職業的基礎技巧,”萊恩向著兩人走去,“我想導師先生應該有些了解。”

    “萊恩先生說的沒錯,”導師點點頭,將雙手從耳朵旁拿開,“我的團中有一個孩子就是晉級的游俠,這確實是游俠最基礎的技巧。”

    “可是,為什麼”

    處刑者還是有些奇怪。

    “處刑者大人,回想一下,剛才您在干什麼?”萊恩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我在”處刑者皺了皺眉,隨後恍然大悟道,“我在思考!”

    “bgo~”萊恩打了個響指,“由于思考,您下意識的忽略了那些極其細微的感知。”

    “啪——啪——啪——”

    處刑者鼓起掌來,一臉贊嘆地說道︰“沒想到小丑你不僅學識淵博,還對戰斗如此精通,真是讓人驚訝。”

    “您過獎了,處刑者先生。”

    萊恩一手按在腹部,彎下腰道,“這里不是【失落之城】,而是一座村莊。”

    “它叫貝里克村,是【失落之城】邊緣的一座普通小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