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巨龍之魂和失敗的試驗

    濕地,格瑞姆巴托

    離開登陸者平台之後,艾維斯便啟用了當初第一次南下時,讓希爾瓦娜斯繞道布置的傳送門,直接傳送進了這座被詛咒的矮人城市。

    只是出于隱蔽性的考慮,傳送門的位置並沒有直接選在紅龍女王的囚禁室,而是開在了中央鍛爐附近的一個房間里。因此當艾維斯完成傳送後,第一時間便進入了潛行狀態,並配合著空間之力的運用向深處摸了過去。

    不過艾維斯此行得目的,並不是被囚禁在城市深處的紅龍女王,而是目前持有巨龍指揮的獸人,耐克魯斯•碎顱者。

    事實上早在獸人戰爭爆發之前,艾維斯便仔細梳理過迷失世界的歷代版本,準備事先選好迷失世界晉升的目標。也是通過這次梳理,艾維斯才徹底弄清楚了,迷失世界三種晉升方式的意義。

    事實上認真算來,迷失世界三種晉升方式中,難度最低的是其實是跑圖。這種方式不要求戰斗和擊殺,只要收集足夠的信息就能輕松開啟一個個副本。而以艾維斯如今的潛行技能,再配合越發熟練的空間能力,幾乎沒有哪個副本能阻攔他的腳步。

    可惜這種方式的難度雖低,但對副本完整度的要求卻極高。除了個別副本之外,絕大多數副本都只能在副本事件發生的當下,才有使用這種方式的可能。而對急于促成迷失世界快速晉升的艾維斯而言,這種方式自然沒有任何選擇的可能。

    因此相對于跑圖的繁瑣,擊殺版本最終首領這種一勞永逸的晉升方式,無疑最符合艾維斯的要求。可惜這種晉升方式雖然高效,但想要達成的可能卻微乎其微。因為除克爾甦加德之外,能成為版本最終首領的,每個都是實打實的滅世級災難。如果艾維斯在主世界連這些首領都能擊殺,那迷失世界晉不晉升也就不重要了。

    不過這種晉升方法雖然異常困難,但艾維斯卻並沒有放棄這個可能。甚至在完成這次梳理工作後,他便開始針對後續版本中,所有首領中最弱的死亡之翼,制定了一些列的擊殺計劃。

    當然這倒不是艾維斯看不起死亡之翼,而是在他研究了各個版本後突然發現。大地裂變這個版本好像有些特殊。因為除了倒霉的奈法利安之外,其它團隊副本的首領,在事件發生前幾乎都無跡可尋。

    因此如果艾維斯想要提前開啟這個版本的話,除了誅殺死亡之翼外貌似並沒有其它的方法可用。

    而在明悟到這一點後,艾維斯再次梳理了自己的記憶。發現要想實現自己的想法,格瑞姆巴托這場戰役,將會是絕佳的出手時機。而在確認了這一點後,艾維斯便開始了多項計劃。其中獲取並利用巨龍之魂,就是他計劃中的重要一環。

    不過拿到巨龍之魂,雖然對熟知歷史的艾維斯來說並不困難,但想要使用這件神器卻並不容易。雖然這件神器當中,目前匯聚了四色龍王大量的守護者之力,但艾維斯卻沒辦法弄到死亡之翼身上的大地守護者之力。

    為此艾維斯想到了同樣掌握大地之力的格魯爾。不過最開始他是準備等到德拉諾外域化後,去收拾瑪瑟里頓的同時,順便拿下實力大損的格魯爾。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為了防止杜隆坦他們造成變數,艾維斯不得不提前開啟了這次的德拉諾之行。

    好在過程雖然和艾維斯的計劃不符,但他最終還是拿到了格魯爾的力量。而為了檢驗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艾維斯這才特意跑來了格瑞姆巴托。

    不過跟著破碎的走廊在城內找了一圈,艾維斯都沒能發現耐克魯斯的蹤跡。因此在短暫駐足之後,艾維斯只能將目標放到了紅龍女王的囚禁處。果然隨著他用空間之力避開守衛,下到了第一層的台階。前方開闊的大廳中,便傳來了一個獸人得意的聲音。

    “哈哈,你這爬蟲竟然還想反抗?正好我也閑著無聊,那就讓我再給你些教訓吧!”

    “吼!!”

    伴隨著陣陣嘶吼,艾維斯也貼著牆壁進入了大廳。只見此時的大廳中,兩只如同小山一般的紅龍,正無力的匍匐在一個獸人術士面前。而此前連續不斷的嘶吼聲,正是耐克魯斯折磨塔蘭尼斯塔茲的動靜。

    由于被巨龍之魂壓制了體內的力量,塔蘭尼斯塔茲在面對耐克魯斯的暗影鞭撻時,抵抗力比普通生物好不了多少。而在獸人術士瘋狂的抽打下,塔蘭尼斯塔茲的嘶吼聲也開始逐漸變得無力。

    “住手你這個惡棍!你這樣會殺了他的!”

    可惜紅龍女王悲淒的呼喊,並不能換來耐克魯斯的憐憫。只見他臉上流露著病態的快意笑容,道︰“哈,這樣就不行了嗎爬蟲!你不是絕不屈服嗎?你不是擁有無盡的憤怒嗎?來啊!展現給我看看啊!哈哈哈哈!”

    又是一陣鞭撻後,發現塔蘭尼斯塔茲的氣息越來越弱,逐漸感覺無趣的耐克魯斯不禁將目光轉向了紅龍女王身上,隨即猙獰的笑了笑道︰“看來你的動力好像有些不足,那不如讓我幫你堅定一下信心!”

    “來吧惡棍!你所做的一切,總有一天我會從你身上一一討回!”

    “哼哼,愚蠢的爬蟲!在神器的威能下,你永遠只能是我的奴隸!”

    “唔~”“什麼人……啊!”

    可就在耐克魯斯準備招呼紅龍女王時,階梯上方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叫。听到動靜耐克魯斯立刻將視線轉向了階梯方向,同時大聲道︰“發生什麼事了?衛兵!衛兵!”

    然而耐奧姆斯的呼喚卻並沒有得到回應,感覺情況不對的獸人術士,立刻釋放了一顆基爾羅格之眼前往樓道探查情況。但從基爾羅格之眼傳回的畫面中,耐克魯斯除了看到兩具尸體倒臥在樓道轉角之外,畫面中並沒有發現任何隱藏起來的敵人。

    “看來有人入侵了這座城市!”

    操控著基爾羅格之眼,在樓道範圍來回巡視了一圈,確認沒有任何法術掩蓋的痕跡後。對于刺客行為一頭霧水的耐克魯斯,卻也稍稍安定道︰“看來刺客是想潛入這里,但被守衛發現了蹤跡。倉促之下他雖然殺了人,但最終還是只能選擇離開。不過……”

    在腦中模擬了刺客的行動軌跡後,自認為找到答案的耐克魯斯,開始氣急敗壞道︰“外面的那些守衛究竟是干什麼吃得!居然讓人悄無聲息的潛入到了這里!看來是時候給他們抽抽懶骨頭了!”

    隨著胸中怒氣的升騰,氣急敗壞的耐克魯斯拿上自己的武器,便準備去教訓那些懶惰的手下。但當他順著階梯走過拐角時,忽然感覺腦後一痛,隨即整個人便失去了意識。

    而在耐克魯斯暈厥過去後,艾維斯順勢手便補了一發催眠術,然後才將他拖進了展開的鏡像空間中,撇了撇嘴道︰“如果不是不想驚動死亡之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獸人!”

    忍下給耐克魯斯補上一刀的沖動後,艾維斯俯身拿起了,掛在對方脖子上的巨龍之魂。隨即扣上了自己之前制作的裝置,準備將屬于格魯爾的大地之力,導入巨龍之魂當中。

    可是隨著艾維斯的動作,巨龍之魂在力量注入後,雖然亮起了微弱的光芒微。但憑借自身對巨龍之魂內部的感知,艾維斯卻發現格魯爾的力量,並沒和神器中的其它能量聯動。並且隨著格魯爾力量的逐漸灌注,巨龍之魂內部的力量,也開始出現了排斥反應。

    “這巨龍之魂還真有些挑食啊!”

    察覺到巨龍之魂內部的能量排斥後,艾維斯也知道自己的計劃失敗,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將之前灌注到巨龍之魂當中的力量,轉化為攻擊打在了鏡像空間的內壁上。隨著空間和能量的同時泯滅,重新回到外界的艾維斯,也將巨龍之魂放回了耐克魯斯的胸前。

    “看來想要使用巨龍之魂,必須找到同源的大地守護之力才行。”

    在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後,艾維斯按照事先準備的方案,在牆上留下一句用獸人文字書寫的威脅,之後便傳送離開了格瑞姆巴托。而在艾維斯離開後十來分鐘,恢復意識的耐克魯斯,頓時冷汗直冒的從地上彈了起來。

    “呼~真神保佑!神器還在,神器還在!”

    一把抓住胸前的巨龍之魂,緊張情緒舒緩下來的耐克魯斯,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禁皺眉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對方明明有能力將我干掉。”

    在自語的同時,牆上留下的血文,也終于吸引了耐克魯斯的注意。

    ‘準備好了嗎,背叛者!暗影會將你一點一點的吞噬!’

    然而看完這些文字後,耐克魯斯卻是一頭的霧水,道︰“這究竟是什麼意思?背叛者……難道之前那個刺客來自部落?”

    但仔細查看了兩個守衛的傷勢後,耐克魯斯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道︰“這種干淨利落的手段更像影子議會,但他們不是早就被奧格瑞姆連根拔起了嗎?還是說……古爾丹之後又重新訓練了一批人手?”

    可惜耐克魯斯心中的疑問沒人能給他答案。而在一番思索無果後,耐克魯斯也只能快速離開了現場,並將心理的憋屈發泄到了城內的獸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