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

    人不見了, 手機打不通,這事兒沒法往好處想。

    江潭按掉手機。

    冰冷的語音提示一下消失,周遭的熱鬧又清晰起來, 卻驅不散四人這里凝重的空氣。

    葛亮︰“野哥到底是被誰找走了啊!”

    江潭淡淡搖頭︰“如果真是被找走了,沒有關機的理由。”

    “而且他說了讓我等晚會結束的。”林霧想起微信里的玩笑話,雖然是玩笑, 但那樣的聊天語氣就是默認了兩人要在晚會後見面的,所以他才會一出來就在這里等。

    “難道是……綁架?”葛亮說到最後兩個字兒, 聲都顫了,開始四下張望, 尋找有沒有什麼搏斗的痕跡。

    原思捷實在受不了地推一把他腦袋, 終于明白王野平時為什麼踹二哈同學的頻率最高了︰“你的意思是,王野听見有不明人士找, 主動走出來送人頭?”

    “肯定是熟人作案啊, ”葛亮不假思索, “野哥一听認識, 就出來了,然後什麼防備都沒有, 讓人套了麻袋就走, 絕對的!”葛亮越說越覺得自己已經破案了,“不然憑野哥那武力值, 能一點動靜沒有就讓人整走?”

    “他是從家里逃出來的, ”林霧喃喃自語, “逃出來之後才去了愛上書屋校……”驀地抬起頭,“他家里的事兒根本就沒處理完。”

    “你的意思是,野哥是讓家里……”葛亮錯愕, “可是野哥說已經‘淨身出戶’了啊。”

    原思捷說︰“他那是什麼家庭,說脫離就能脫離的?”

    “先別急著下結論,”江潭冷靜道,“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王野是被強制帶回家里了,這些都只是憑空猜測。”

    “那野哥到底哪兒去了!”葛亮狠狠踹一腳樹干,急了。

    機械院的輔導員剛從禮堂出來,一眼就看見自家學子“欺負”學校的無辜綠植,立刻發出正義的喝止︰“葛亮,你給我住腳——”

    葛亮腳還沒徹底收回來呢,被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沒站穩︰“劉、劉老師……”

    “別管我叫老師,我是管不了你了,”導員瞄一眼仍不斷有院校領導出來的禮堂門口,氣得腦瓜仁都疼,“你不回宿舍在這兒練無影腳呢?練你就悄摸兒練還給我挑禮堂正門口……不對,”導員趕緊打住,“都讓你給我氣糊涂了。老師平時怎麼教育你的,是不是告訴你要愛護學校的花花草草,有道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葛亮耷拉腦袋,被抓現行還能咋辦,躺平任教育吧。

    導員教育完了,才發現江潭和原思捷也在,當然也看見了林霧,但輔導員面對不屬于自己院的學生,都會自動觸發[只要不鬧出格,你就是路人]這一被動技能。

    “你們仨怎麼回事兒,不回宿舍聚在這里干什麼?”

    原思捷反應最快,直接道︰“找王野呢,劉老師,你看見他了嗎?”

    王野不見了是事實,如果能借助輔導員的關系,不管是調取校內監控還是詢問學校保安都會比他們自己去更順利。

    “王野?”輔導員一副“你們不知道嗎”的表情,“回家了,剛跟我請的假。”

    “他和您請的假?”林霧一著急,直接開口。

    “是他家里人,”輔導員雖然不認識林霧,但一看就是本校學生,便也態度溫和道,“晚會快結束的時候他說家里人來找,出去一下,後來他父親給我打電話,說家里有事,他這幾天都要請假。”

    最壞的預想成真。

    悶熱的空氣里,四人都不說話了。

    機械院老師陸續從禮堂出來,輔導員叮囑四人一句“行了,趕緊回宿舍”,便轉身過去和同事們匯合。

    原思捷緩緩看向剛才還說“沒有任何證據,不要憑空猜測”的江潭。

    江潭完全沒有被打臉的自覺︰“看來王野的確是被帶回家了。”

    “這就是綁架,”葛亮急火攻心,“野哥要是自願回去的不可能關機!”

    “說這些都沒意義了,”原思捷道,“重點是現在怎麼辦?”

    葛亮說︰“去野哥家啊,他咋把人帶走的,咱們就咋把人帶回來!”

    經歷過長白山事件,回來後他第一件事就是要野哥家地址,可不想再失聯了沒地方找人。

    “去不是問題,但怎麼把人帶回來?”原思捷一籌莫展,怎麼想都沒成功率,“王野已經從家里逃過一次了,他爸這回防範得肯定比上一次更嚴。”

    林霧向校外方向轉身︰“嚴不嚴的,去了才知道。”

    夜幕下的河畔,沿岸的景觀燈布置得比冬日更加五光十色。

    四人在亮如白晝的燈光里,穿過茂密的水岸樹林,向河畔別墅靠近。

    才到外圍,就看見整棟別墅燈火通明,院內院外還有十幾個黑影在巡邏。

    走在最前面的葛亮差點被發現,飛快後退縮回樹影里。

    “靠,真就嚴防死守啊……”不敢大聲說話,葛亮只能用氣音,“現在咋辦?”

    原思捷和江潭沉默。

    沒招兒。他們又不是專業特工,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躲開重重眼線。至于硬拼,還不如當特工有勝算呢。

    唯一的好消息是,這陣勢說明王野九成九在別墅里。

    林霧一直在思索。

    終于,他緩緩開口︰“常規的方法肯定是行不通的……”

    皎潔的光從樹影空隙透下來。

    夏夜的月亮,卻在林霧眼里映出一片冷色,像一頭真正的狼。

    江潭問︰“你想做什麼?”

    “我想搏一搏,”林霧定定看向三人,“如果你們相信我,就在這里等。”

    葛亮瞪大眼︰“你要自己去?”

    “對,”林霧一字一句,“我一定會把王野帶回來。”

    被荊棘纏住,那就咬斷荊棘。

    王家一樓客廳里,所有燈全開。水晶燈的璀璨、筒燈的冷白、氛圍燈的微黃交織成一種渾濁的強光,炫目燈光里好像家具、人臉都扭曲了,像荒誕夢境。

    事實上這事兒也的確挺荒誕。

    王野站在客廳中央,身後兩個魁梧的男人,像押解犯人的牢頭。

    大門口還四五個這樣的,而在別墅四周,不斷有人影來回巡邏,王野粗略算一下,為了把他整回來,再嚴防死守不讓他跑,王海辭至少出動了快二十號人。

    頭還殘留著昏迷初醒的疼,但王野想樂。

    他真就樂了。

    低悶的笑聲在寂靜客廳里听起來又突兀,又刺耳,又滑稽,可他一點不覺得,于是難受的就變成坐在沙發里的三個人。

    “你笑屁啊……”王錦城沒好氣說一句。雖然被揍的記憶仍有點讓他打怵,但一想到爹媽都在,王野也不敢咋樣,又壯了膽。

    田蕊不贊同地朝他皺眉。

    王野不知道王錦城看懂沒,反正他是看懂了,那意思是你爸還沒說話呢,你乖乖看熱鬧就行了,別挑事兒。

    王海辭穿了一件暗紋襯衫,在自家溫度適宜的空調房里,從頭到腳打理得一絲不苟,不像準備訓兒子的老子,倒像要和下屬好好談談的老總。

    王野笑累了,挑釁似的看他。

    王海辭毫不掩飾臉上的失望︰“我給了你這麼多天時間,希望你能自我反省,主動回家來認錯,看來是沒可能了。”

    “認錯?”王野險些又要樂,“是我沒和蔣叔說清楚,還是蔣叔沒傳達清楚,還是你沒收到那些卡?”

    “你蔣叔把卡都給我了,包括你說的那些混賬話。”王海辭聲音陰沉。

    “都帶到了,然後你還覺得我會回來認錯,”王野特好奇,“你是怎麼做到這麼堅信地球就是圍著你轉的?”

    “你什麼態度!”王野明顯的不敬挑釁到了王海辭的威嚴,他再繃不住,厲聲怒斥。

    “王野,”田蕊喊了自己兒子大名,但語氣還是緩和些,半批評半勸,“怎麼和你爸說話呢。”

    “你現在怎麼變成這個樣,”王海辭又氣又痛心疾首的,“你以前從來不會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可能是最近和人聊天聊的,貧了,”王野沒個正形,忽而又收斂起來,有點冷地看向王海辭,“我以前不是態度好,是你們不願意和我多說話,我也懶得和你們廢話。”

    “好,很好,”王海辭怒極反笑,“你長大了,能耐了,家里裝不下你了是吧,”輕蔑一笑,“你一個連大學都念不好的,知道在社會上生存有多難嗎,你真以為靠你自己就行?我看就是我和你媽把你保護得太好了,慣的你不知天高地厚。”

    王野也笑,眼里的嘲諷比王海辭更甚︰“你要真覺得我不行,干啥抓我回來,悠閑坐家里等我熬不住了,回來求你多好。”

    王海辭語塞。

    田蕊也驚得說不出話,因為從前王野無論怎麼和王錦城打架,對待她和王海辭時,還是有一個兒子的樣子的,絕對不會像現在這麼放肆和不孝。

    王錦城同樣有點嚇著了,連他自己都不敢這麼跟王海辭說話,王野今天是瘋了嗎?

    王野沒瘋,以前只是懶得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兒,非裝父慈子孝其實挺沒勁的,但今天他才發現,好像不說清楚不行,他高估了彼此的默契。

    那就再講明白一點吧。

    “家里的公司,財產,動產不動產都算,我全不要。當然了,分配權在你們,可能本來也沒打算給我,”王野說著,瞥一眼王錦城,“但我今天把態度放這兒了,也省得一些腦子不好使的人三天兩頭上趕著找削。”

    王錦城一點就著︰“你說誰呢!”

    王野氣定神閑︰“說傻逼。”

    王錦城直接竄起來︰“我操——”

    “小城!”田蕊眼疾手快抓住自己兒子。

    王海辭頭疼欲裂,猛地拍一下沙發的實木扶手︰“夠了!”

    王錦城和田蕊一瞬噤聲。

    王海辭站起來,被氣得呼吸急促,竭力緩了又緩,才穩住,沉聲道︰“我和你媽今天才知道,你對我們有這麼多的怨氣,我想,也許我和你媽對你的關心真的不夠……”

    王野眼底閃過一絲極細微的情緒。

    “但不管我和你媽對你如何,也不管你對我們還有你弟弟有什麼不滿和誤會,”王海辭話鋒一轉,“你把你弟弟打住院是事實,我認為,在這件事上你應該給他道歉。”

    王野呆愣幾秒,笑了,笑王海辭,也笑自己。

    王錦城笑不出來,要不是田蕊扯著,他還能竄起來︰“誰他媽要他道歉,我要揍回來……”

    王海辭皺緊眉頭掃他一眼。

    王錦城僵住,抗議變成了小聲嘀咕。

    收回目光,王海辭和王野說︰“你跟你弟道個歉,你前面說的那些渾話我都可以當做沒听過,以後你還是王家長子,等我和你媽老了,王家還是要靠你們兄弟倆。”

    王海辭一臉鄭重,仿佛做了重大讓步。

    “原來跟王錦城道歉這麼管用……”王野好整以暇看向親爹,然後字正腔圓,“我不。”

    作者有話要說︰  大霧即將進入最後階段,昨天看到很多小伙伴說咋感覺故事還沒完呢,其實這個文就是寫虎狼cp的青春啦,在野性覺醒這樣的劇變面前,他們還是要面臨家庭、愛情、友情,在這段最美的時光里,成長為最好的自己(但是也並沒有說明天就完結的意思,大家不要自行腦補啊,也多少讓小老虎和小狼甜一甜嘛)

    然後,大霧這麼特別的世界,不搞點事情咋能行呢,都對不起毛茸茸!所以新文案《野性覺醒》已經開啦,講的是野性覺醒三十年後,那時候社會已經度過了野性覺醒的適應期,開始在全新的社會狀態下穩定運行,會是一段更加新奇刺激的故事~歡迎小伙伴們預收=bsp;   ————

    前200留言小可愛發紅包!